正文 第四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四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四十二章

    纳彩,问名, 纳吉。

    不过一转眼便了结的事。

    黛玉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她从未有过这样安眠的时候,头沾了枕头便很快入睡了, 连半个梦都不曾做。

    晨间醒来,紫鹃、雪雁服侍着她起身。丫鬟春纤捧了套衣裳进来,放在黛玉的跟前。

    黛玉扫了一眼。

    见是浅黄褙子配了条白色长裙, 款式并不是从前她常穿的。

    春纤道:“这是二太太前些日子吩咐下去,给姑娘新做的衣裳,前几日取回来了, 正巧能穿了。”

    黛玉点点头,将那新衣裳穿上了身。

    “姑娘真美。”春纤由衷地称赞道。

    别的丫鬟婆子也跟着夸了起来, 生怕落后了半句。

    黛玉将他们的盛赞声听在耳中,心中也隐约明白, 他们之所以这样的态度,更多的原因是被昨日那一出惊到了。

    黛玉只是淡淡一笑,也不与他们计较此事。

    这院儿里头,也有她从姑苏带来的, 总有几个是真心的, 她又何必为了那么几个不真心的而气着自己呢?

    不过他们倒也没错。

    这身衣裳穿上身的确格外好看。

    浅黄将她衬得年纪更了些,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水嫩气息。

    虽她避过了贾母一日,但总不能一直避着, 作为晚辈总是要去定省的。

    黛玉洗漱完毕, 用了早饭, 便往贾母的院儿里去了。

    贾母这两日心气不顺,便直接体现在了面上。

    黛玉进门的时候,贾母坐在榻上,神色恹恹,瞧着比平日都要苍老上两分。黛玉虽然瞧出了贾母的心思,但到底眼前的老太太是她的外祖母。

    她初到荣国府的时候,外祖母也曾搂着她“心肝儿心肝儿”的喊,也曾每日将她叫到身边话,二人都会一同忆起贾敏……

    黛玉心底软了些,走上前道:“外祖母可是没有睡好?”

    贾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道:“玉儿,外祖母是为你的事忧心。”

    黛玉抿了下唇:“外祖母只管每日享福就好,何必忧心那些事。”

    “怎么是事?玉儿,你同外祖母,你当真便甘心嫁给那和侍郎吗?”

    “外祖母这是何意?”

    “他是今上跟前的贵人,你同你父亲,可是不好得罪了他,这才应下了这桩亲事?你若并非真心喜欢他,外祖母来为你想法子。外祖母舍不得玉儿离了荣国府。玉儿是外祖母的心头肉啊……”贾母搂着黛玉,低低哭出了声。

    黛玉却僵在了那里,一时间不出话。

    外祖母若是不同她这番话,她还会觉得心软,只当外祖母是瞧不见宝玉身上的恶处。

    但了这番话……

    见黛玉半晌不出声,贾母便有些失望了。

    看来不管她做什么,黛玉同宝玉都没有缘分了。

    贾母叹了口气,道:“罢了,是外祖母想得多了,只要玉儿觉得好,外祖母便是心下欢喜的。”

    听了这话,黛玉也实在高兴不起来。

    她不是会憋着性子,委屈了自己的人,待同贾母过几句话后,黛玉便也没了往日的贴心,早早地离开了贾母院儿里。

    待她的身影消失后,贾母才问身边的嬷嬷:“玉儿这是记恨我了?”

    嬷嬷笑道:“哪里会呢,她是您的亲外孙女呢。”

    “只怕宝玉又要伤心了……”完,贾母又是一怔,“来这两日怎么不见宝玉?”

    那嬷嬷摇头道:“兴许是近来二老爷对他管束严了些,正在读书呢吧。”

    贾母点了下头,想着晚饭时将宝玉叫过来陪着用,这才觉得胸中舒畅多了。

    “可惜了,可惜了……”贾母叹息一声,“错过了一个玉儿,不知上哪儿再找那么好的姑娘了。”

    嬷嬷道:“宝姑娘不也年纪合适吗?”

    贾母摇了摇头:“不好,她不好。”

    宝钗过分稳重,又不喜打扮,贾母素来喜欢模样好、打扮妍丽的姑娘,宝钗自然不为她所喜。

    见贾母露出这样的姿态,那嬷嬷也不好再什么了。

    要给宝玉娶个宝玉喜欢的,老太太喜欢的,二太太也中意的。

    那可实在难!

    这一年,是乾隆三十三年,两淮爆发了盐政提引征银案。其中贪污巨甚,令满朝震惊。

    且这日早朝上,乾隆无比干脆地点了和珅去两淮处理此事,另又密令江苏巡抚彰宝会同尤拔世协助查清。

    而下了此道命令外,乾隆又任命其为军机大臣,并调任其为镶黄旗满洲副都统。即镶黄旗驻军的正二品行政长官,受将军节制。

    此时和珅还何等年轻?

    不过十七。

    不少朝臣嫉妒得眼珠子都红了。

    越是年轻便坐上要臣的位置,那他的政治生命就更长,手中掌握的权力也只会越来越大。

    和珅谢过了乾隆,但他面上始终神色平淡。

    因为他知道,后头才是对于他来,更重要的事。

    毕竟他一早就知道和珅的权臣之路,会得封什么官员,他半点也不意外。

    就在众人以为到此时便结束的时候,乾隆又开口了:“高玉,念。”

    传旨太监高玉立即抖了抖手中的圣旨,高升唱道:“制曰:户部右侍郎镶黄旗满洲副都统钮钴禄和珅,满洲正红旗人,经明行修,允文允武……

    “林氏幼女,出身姑苏世禄之家,幼娴内则,淑质生……”

    原来是道赐婚的圣旨!

    待高玉念完后,和珅跪地谢恩。

    其他人又是一番感叹。

    前头升官儿,后头便得了个娇妻。

    实在人生最得意两件事,都恰巧砸在和珅的头上了。

    幸而他娶的只是个汉人女子,若又是个满洲大姓女子,且父辈皆列在朝中,那才叫人嫉妒得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而后又有另一个太监走下来,将一物交到和珅的手中。

    那是乾隆亲笔写下的婚书。

    和珅自然又是躬身谢恩。

    而后才散了朝。

    高玉却并未跟随乾隆离开,相反,他跟着和珅一路跨出了宫门,身后还带了内务府的人。

    因着林家在京中并无宅院,这圣旨便径直捧到荣国府去了。

    和珅没有同行,他回府去了。

    身边厮还高高捧着个盒子,不敢随意动弹。

    那盒子里放的乃是一柄玉如意,与之还有同式的另一柄,则被送往了荣国府。

    皇帝赐婚,会同赐下玉如意,一柄放在男方的聘礼之中,一柄放在女方嫁妆的头一抬中。以此示家恩宠。

    和琳早早便等在府中了,听见兄长的脚步声近了,他“蹭”地站了起来:“谁去送聘礼?”

    和珅扫了他一眼,只见和琳满面兴奋之色,连带的两颊都微微泛着红。

    “难不成你想去?”

    “自然!”和琳点头,“我想见见……嫂嫂。”

    “见不着的。”

    和琳吁出一口气,垮下脸:“为何?”

    和珅斜睨他一眼:“哪里轮得到你去见?”

    和琳傻兮兮地笑了起来:“兄长莫不是近来也未曾见到她?”

    和珅抬手拍了他下,也不再与他多言,算计着时间相当,便令府中众人,收拾起聘礼,在此时抬过去。

    荣国府已经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荣光了。

    荣宁街上,挤了不少瞧热闹的百姓,他们都一致地盯着荣国府的门前。

    只是往日他们瞧的是那门前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子,今日瞧的却是那打宫里头出来的传旨太监。

    荣国府中备下香案。

    除却一干辈不能出以外,贾母、贾政、林如海等人,再又唯一携了个黛玉,在厅内接下了圣旨。

    贾母有一瞬的茫然。

    赐婚?

    赐给谁?

    待瞧见黛玉略显羸弱的身影跪在前头,她才骤然反应过来。

    哦,是和侍郎求了圣旨来,赐婚他和黛玉。

    这是何等光耀的事啊!

    那一刹,贾母都能瞥见旁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神情。她甚至忍不住想,若是贾家多生了几个嫡出的好女儿,嫁给那和侍郎多好啊。

    黛玉还是应当配给她的宝玉啊。

    传旨太监将早朝时念过的内容,便在荣国府又念了一次。

    他开口便道:“制曰……”

    众人心头一紧,知晓这是皇帝亲手写下的赐婚圣旨,可见对臣子之看重。

    荣国府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喘。

    听着那传旨太监的声音,他们便好似在一汪大海上沉浮。

    有茫然,有喜悦,有震惊,有羡慕,有忌惮与恐惧……

    不久,收起圣旨。

    那传旨太监面色冷漠,对谁都端足了姿态,唯独见了黛玉时,他示意一旁的丫鬟将黛玉扶起来,将那圣旨放在了黛玉的手中。

    笑道:“恭喜姑娘。”

    这一声惊醒了贾母,也惊醒了荣国府上下所有人。

    他们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皇帝赐婚给了黛玉。

    那个寄住在荣国府里,不好相与的林姑娘,就这样一夕间,登上了云间,倒是叫他们再碰也碰不上了。

    高玉并未立即离去,他又笑着对黛玉道:“恭喜姑娘得皇上赐婚。”

    “多谢公公。”黛玉略有一丝茫然,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行礼落落大方,并没有半点怯弱。

    高玉又道:“恭喜姑娘,今日和侍郎又得皇上封赏,如今已是军机大臣、镶黄旗满洲副都统了。”

    荣国府上下又是一呆。

    又得赐婚,又得升官。

    哪里有这么多好事,竟都砸在一个人身上了呢?

    “多谢公公。”黛玉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黛玉这会儿也颇有些不大真实的滋味儿。

    姑苏林家在当地已是颇有些身份的,她父亲的官职也不,她也可算作高门出身。但就算如此,进了京,进了荣国府,从前一切便也显得不算什么了。

    荣国府才算作真正的高门。

    可与荣国府接触一段时日,这时又突地发觉,荣国府也不算什么。

    顶上还有皇帝呢。

    荣国府里丫鬟们能得了宝玉的好,便个个欢喜得不行。

    可如今她得的是皇帝的赐婚……

    而连她都瞧得出来,和珅并非裹足不前之辈,日后他的官位只会越坐越大。

    那她自然也只有随他而起的道理,断不会有往下跌的可能……

    黛玉的目光微一转,便能瞥见旁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再对比刚入荣国府时……

    那时竟然已经在记忆里变得那样遥远了。

    “恭喜姑娘。”

    “恭喜林姑爷。”

    荣国府上下这才像打破了凝滞,纷纷起身恭贺。

    但他们谁也不敢靠近了黛玉,生怕无意中碰到了她手中的圣旨,便等同于冲撞了今上。

    贾母由鸳鸯搀扶着走了过来,神色复杂:“玉儿能得这样的好姻缘,外祖母心中也是欢喜的。”

    王夫人在不远处瞥见了,心底打了个嘲讽,但面上却是不显,同样也走过来,慈爱地恭喜黛玉。

    贾政还同林如海呆立在一处呢。

    林如海没想到和珅让皇帝赐婚,便真让皇帝赐婚了。

    而贾政同样没想到,这二人竟然真的走到了一处。

    从前王夫人与他的话,竟都是对的。

    除却他们外。

    大房的邢夫人便实在高兴不起来了。

    待将那传旨太监送走后,邢夫人便同贾赦叹着气道:“早知晓那和侍郎这样舍得给未婚妻做脸,便该叫迎春去争一争的。迎春都是大姑娘了,早该嫁了。这样大一个荣国府,大老爷嫡亲的女儿没能嫁出去,反倒是一个来寄住的外甥女得了贵人的青眼。”

    贾赦此时还回味昨日怀里头女人的滋味儿,对邢夫人的话像没听见似的。

    邢夫人只觉得这日子过得心里添堵,便低下头去,又充木头人了。

    半晌,才听贾赦不耐烦地道:“她的亲事,当是由她老子了算。你莫管,过不了多久,便将她嫁出去。”

    话语间,倒更像是打发一件东西似的口气。

    邢夫人听了也不觉恼,反倒笑起来。

    仿佛只要迎春嫁人了,便是个好事儿。

    不管那有权的还是有钱的,占一头就好了。

    就在厅中人准备散去的时候,荣国府外突然又听见了喧哗之声。

    贾政当即不悦地斥责门口厮:“外面闹了什么事?”

    皇帝刚赐了婚,可莫要闹得面上无光。

    那厮跑着去了大门外瞧,不多时又疾步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老太太,大老爷,二老爷,外头……外头聘礼抬来了,街上百姓瞧见了,议论,议论起来,便,便闹了些。”

    几人不得休息,便又陪着林如海出了荣国府的大门。

    只黛玉不好见人,便由贾母带着到后头歇息去了。

    其实黛玉是很想去瞧一眼的,自打那日父亲和她了此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他了。

    一时间身份变幻,黛玉有些迫切地想要见他一见,来消除心中的无所适从。

    贾母坐在上座,瞥见黛玉神色,没有半点忧愁不甘,虽也并不十分兴奋,但眼底透出的点点光亮,诉着她心中是接纳这门亲事的。

    贾母心底顿时便如同吃了个千斤坠似的。

    重重沉了下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