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三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三十九章

    待王夫人再回来时,身边已经没了宝玉的身影。

    黛玉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她就这几日怎么怪得很, 外祖母总将她叫去一同用饭, 桌上还总能见到宝玉。

    而二舅母这边却又碰不上宝玉, 今日突然撞上了, 还叫二舅母打发走了。

    只怕是外祖母起了什么心思,而二舅母这边却并不希望宝玉同她有牵扯, 这便特意拦下了。

    回想起近日来外祖母的一举一动, 黛玉心中沉甸甸的,实在轻松不起来。

    谁都知晓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

    偏外祖母铁了心地要将她塞给宝玉。

    这顿饭, 黛玉吃得有些没滋味儿。

    三春就住在王夫人院儿里, 薛姨妈、宝钗住的梨香院与她方向又大不相同。

    散去后,黛玉便携了雪雁,二人慢慢往回走去。

    “方才便瞧出来姑娘心里不痛快了。这是怎么了?”

    “我不喜欢表兄。”

    “这事儿我们都知道呀。”

    “……却还有人让表兄往我跟前来。”

    “二太太?”

    “二舅母已经帮我拦着了, 不然今日桌上便也有宝玉了。”

    雪雁心中一凌, 立即便想到了是谁,只是不好提起罢了。

    雪雁将那个名字往心底压了压,但又为黛玉觉得憋屈。

    便道:“姑娘不如将此事给老爷?”

    “不好,反倒叫父亲与荣国府起了嫌隙。”

    “那便给和侍郎?”

    黛玉滞了滞, 心中有些意动,但随即又觉得:“……也不大好。”

    总不好事事都去劳烦他。

    “也无妨, 我心中既然明白过来了,日后避着就是了。”

    雪雁点了头, 但心底还是忍不住想着, 姑娘抹不开面子将此事给和侍郎听, 那便她去好了。

    此时贾政院儿里。

    林如海还在翻动手里头的册子,翻来翻去,最后只余下一声长叹。

    贾政在一旁问:“如何?”

    林如海摇了摇头:“竟是没一个……”

    “没一个瞧得上的?”

    林如海痛心疾首地道:“没一个比得过和珅的。”

    贾政不知他为何这样,便只是笑道:“本也没几个比致斋兄强的。”

    林如海听他口唤“致斋兄”,心头更是一阵不快,他咬着牙,连往日风度都全然不顾了:“哪里还有什么致斋兄?日后且唤他‘和珅’就是。”

    贾政望了他一眼,心中怀疑妹婿是否吃错了药。

    “口呼其名,岂不半点也不尊重?”

    “他干出这样的事儿来,自然不能指望别人尊重他。”

    贾政更摸不着头脑了:“何事?”

    林如海叹道:“那日临安伯走后,和珅便同我,他心中倾慕黛玉,欲求娶黛玉……”

    贾政呆在了那里。

    王夫人竟然猜得准准的!

    待回过神后,贾政抬起头道:“这是一桩喜事啊!何故这样愁眉苦脸?”

    罢,贾政还忙将他面前的册子收了起来,道:“我便不该将此物给你,既有致斋兄求亲,你还叫我拿册子与你。这不是叫我同他结仇吗?”

    林如海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行径是多有不妥。

    但和珅也并非这样气之人。

    “内兄不必忧心,和珅从来都是个心胸宽广的……”

    贾政:“……”

    你怕是没见过他动手揍宝玉。

    如今再想一想,只怕那时和珅就已经动了心思,这才多般不待见宝玉。

    贾政心中一时有些后怕。

    若那时真叫宝玉做下了糊涂事,岂不是不仅得罪了林如海,还要将和珅得罪个彻底?

    贾政将册子交与别人收走,道:“妹婿也知晓他是个好的,旁人都比不上他,他又一心求娶黛玉。这样一桩好事,还有何可犹豫的?”

    “此事我该如何同黛玉?”

    “这有何值得百般考量的?该如何,便如何。黛玉本也到了年纪。”

    林如海叹了口气。

    贾政为了弥补自己拿了册子来的过失,不愿此行径传到和珅的耳中去,令和珅与他起了嫌隙。

    于是便又催道:“你明日便要离京,此时不何时?”

    林如海也正为此事而纠结。

    他知晓黛玉的年纪不了,正当是嫁人的时候。可没有哪个父亲是能这样快便舍得将女儿嫁出去的。

    临安伯府上门求亲的时候,许是他第一面便不大满意,从心底里斩断了将来的可能性,因而心底倒半点也不觉烦恼。

    但和珅不同。

    正因为他心中知晓和珅是个良配。

    无人能比和珅再优秀,若要为黛玉择婿,再有一百个男子,怕也抵不上一个和珅。

    他知晓,若和珅当真疼宠黛玉,那黛玉便是迟早要嫁给他的。这样一想,林如海便觉得心中难安、不舍起来。

    贾政见他还不动,心下焦急,便又道:“起来老太太也有为黛玉亲的心思。”

    “哪家的公子?”

    “将宝玉给黛玉。”

    林如海心一紧。

    贾政心中暗道,我都甘愿拿宝玉同和珅作对比了……和珅有何等好?你嫁了女儿给他,又是何等大喜事?你要再不明白过来,我便只得改日亲去向和珅告罪了。

    贾政却不知晓。

    在林如海心中,宝玉的形象已是坏得不能再坏了,这时候一听,林如海又惊又怒。

    林如海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他站起身来,道:“我便不在内兄这里多留了,明日我便要走了,趁着这时,还要同黛玉些话。”

    贾政松了口气,笑道:“去吧。”

    林如海一边往黛玉那处走,一边心中怒火升腾。

    原想着这荣国府里,只有丫鬟婆子们不守规矩,只有宝玉不是个东西,常去搅扰黛玉。

    可谁能想到,本该疼爱黛玉的贾母,竟也舍得将黛玉往那火坑里推。

    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贾政都心中知晓。

    贾母会不明白吗?

    林如海叫那把怒火烧得胸口都疼了起来。

    黛玉的母亲也是贾母曾经疼爱的女儿啊!

    黛玉是她去后,留下的唯一血脉啊!

    她怎么、怎么舍得?

    碧纱橱。

    紫鹃正捧了热茶到黛玉的跟前,贾母房里的人也正站在屋里头,与黛玉着,老太太请她晚些时候过去。

    黛玉正要拒绝,便听见外头的人喊了一声:“林姑爷。”

    父亲来了!

    黛玉胸中顿时欢喜了些。

    她起身迎了出去:“父亲怎么来了?”

    “明日便该要离京了,我放心不下你,于是想着再来瞧一瞧你。”林如海一眼便扫见了贾母身边常跟着的丫鬟。

    那丫鬟见了林如海,忙也躬身道:“林姑爷,我得了老太太的令,过来请林姑娘呢。”

    林如海刚熄下去的火,噌地一下又窜了上来。

    他冲那丫鬟摆摆手道:“你且回去吧,老太太今日可不能同我抢女儿。”

    林如海有些压不住怒意,那丫鬟却没听出味儿来,还笑着道:“那我这便去回了老太太。”

    待那丫鬟一走,黛玉便问出了声:“谁惹父亲生气了?”

    林如海叹了口气,并未回答黛玉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近来你去你外祖母那里,总见着宝玉?”

    “是。”

    “从前不曾想到,荣国府里头原是这样的……”林如海面色灰暗地在桌边坐了下来。

    黛玉瞧他面色,这才发觉父亲竟然苍老了许多。

    黛玉忙跟着坐下来,道:“父亲可是听了什么?”

    林如海沉默一瞬:“你舅舅同我,老太太欲将你给宝玉。”

    黛玉早先便猜到了,因而听闻了这话,反倒不急不忙了。

    “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如今已经知晓了。他如何配得上你?”林如海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之色。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哪里舍得让宝玉糟践了去?

    光是这样想一想,林如海便觉得如刀子割肉一般,实在难以忍受。

    “外祖母的意思我也瞧出来了。”黛玉淡淡道:“父亲放心,我无意于他,自然会避让。外祖母总不能强求了我。”

    顶多就是总将她叫去,膈应膈应罢了。

    来也怪。

    黛玉觉得自己如今,竟然没那样容易为荣国府的事动怒了,也不知是因为见得多了,还是自己变得更坚韧些了。

    “我这里有另一桩事与你听,你若同意,可免去这等烦忧。老太太此后再不会同你提起宝玉。”林如海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了。

    “父亲罢。”

    “……你可还记得你幼时,来了我们家里,陪你玩过一阵子的那个哥哥?也就是如今你称他为‘世叔’的和侍郎。”

    黛玉无奈道:“那日去二舅舅院儿里,他不就正在吗?我早先已经与他见过一次了。”哪会不记得呢?

    黛玉便将走马灯的事了一遍。

    林如海听完,又叹了口气:“他倒是个有心的。”

    黛玉见他脸色愈发忧愁,忍不住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林如海咬着牙,费劲儿地从喉中挤出来一句话:“他同我,他欲求娶你。”

    黛玉坐在那里,面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开口。

    林如海瞧着她的样子,心中有些拿不定,便问:“你是父亲唯一的血脉,父亲只希望将底下最好的捧到你跟前。父亲将你送到荣国府,一是希望你能得到更好的照料,二则是希望你将来能有个好婚事。”

    黛玉依旧不言,她甚至微微低下了头,像是在思虑什么。

    林如海:“父亲知晓你年纪到了,早先便留意起了哪家有好男儿。可纵观京城,却是没一个比得过和侍郎的。你若点头,这便自然是桩好亲事。”

    “你若不点头,那父亲便回绝了他。也未必非他不可。并不是优秀出色的男子,才懂得疼人……”

    雪雁早呆在一旁了。

    听林如海这样,雪雁便急急忙忙地道:“这和侍郎也是个会疼人的。”

    林如海青着脸承认:“他在京中对你这番关照,的确是上了心的。但谁知晓他是不是一早便怀了心思?这才在你跟前献殷勤?”

    黛玉心中知道,不是。

    他来时,从来都晓得为她避嫌。

    也更未用过逾越的目光看她。

    他在她跟前,不过寥寥几面,却始终都是君子风度。

    她虽听人他教训宝玉时何等可怕,但正因为如此,才更叫黛玉觉得动容。

    他只将威严凌厉的一面留给了旁人,留给她的,便始终同幼时没有分别。

    始终体贴而温柔。

    黛玉这时才抬起头来:“那日临安伯府的人走后,他的?”

    “是。”

    黛玉抿了下唇。

    心跳如雷。

    耳根子也隐隐发着烫。

    她没有喜欢的人。

    但他又是不同的。

    好似起了一分好感,但又实在分不清,是拿他作兄长,还是……还是别的。

    “你若想好,我便差人往侍郎府去个信儿。父亲明日便要离京,只怕护不住你。若你不应,父亲明日便带你一同归姑苏。兴许和珅心胸宽广,但叫我这样一拒,心中难免起了嫌隙,日后自然不好再照拂你。”

    “我且想一想……”

    就这样离开京城吗?

    她的确不喜欢荣国府,她也思念父亲,思念姑苏,思念曾经的家。

    但是,心底又有些割舍不断。

    只要一想到离开,心底就有种焦灼升起来。

    黛玉脑中翻来覆去都是那人的面孔。

    若抛开“世叔”身份。

    黛玉想起那日在临安伯府的亭子里瞧见他时,见他风华盖过了所有人,那一刻不自觉的震动。

    耳根的烫意,渐渐蔓延到了脸颊。

    她点了下头:“我也觉得,再没有人能比他更好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