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三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三十一章

    和珅一个觉没能睡囫囵, 便被人喊了起来。

    抬起头,就见和琳哭丧着脸:“兄长, 我闯祸了。”

    和珅不紧不慢地坐起来, 叫人取来了衣裳,一一穿好, 这才问:“昨日不是约了你几个朋友去吃酒了吗?”

    “正踏进酒馆的时候,就又遇上前几日那两个泼皮了, 他们口出不逊, 还支使厮动手。”和琳叹了口气:“我一个没忍住……”

    “既是他们的过错, 那你这样心虚作什么?”和珅在桌前坐下,立即便有丫鬟送了食物上前。

    府中的菜色都是按和珅拿去的菜谱做的。

    什么豆浆, 春卷,糖心酥, 肉馅饼……模样算不得如何精巧, 但味道却出色极了。

    和琳望着咽了咽口水,却并不敢腆着脸去要吃食。

    他道:“虽是对方的过错, 但我招惹的却是伙来头不的人,只怕要给兄长添了麻烦了。”

    来头不?

    京里头贵人不少, 个个都敢一句来头不。

    但能让和珅看得进眼里去的, 还着实很少。

    “那你便,是哪家的公子叫你揍了?”

    “荣国府嫡孙, 皇上薛家嫡长子。”完, 和琳就忙闭了嘴, 一脸“你打吧我绝不还手”的神情。

    还真是贾宝玉同薛蟠!

    和珅微微惊讶。

    看来他同荣国府的缘分, 着实不浅啊。

    见和珅不出声了,和琳立时便慌了:“兄长,我可是闯了大祸了?”

    和珅依旧没理他,只等吃过了饭后,又慢条斯理地用茶水漱了口,这才道:“你若揍了旁人,兴许真是惹了祸。但若是他们二人……倒实在不算什么了。”

    和琳松了口气:“幸好幸好。”

    和珅冷睨了他一眼:“就算如此,日后也休得胡来。”

    和琳点头:“我以后若是再遇上他们,定然收敛住自己,能动嘴就决不动手。”

    “谁让你不动手了?”

    和琳愣了愣:“兄长的意思是?”

    “日后若与旁人起了冲突,自然须仔细思量,但若遇了他们,能动手就别用嘴。”

    和琳恍然大悟:“明白了!”

    “可那边的人如果找上门来了……”

    “且等我下了朝再作处理。”

    和琳点点头,欢喜地送着和珅出了门。

    待下了朝回到府中,已经有人等在门外了。

    门外候着的正是打荣国府来的人,只令人觉得怪异的是,明明挨了打的是荣国府那头的人,但瞧他们在门外局促的模样,倒仿佛他们才是动手打人者。

    和琳看得忍不住暗中嘀咕,这些人,莫不是怕极了他的兄长?

    和珅换下衣衫,着寻常打扮。

    他缓缓跨出门来,看向门外一干人,道:“巧了,我也正要往荣国府去呢。”

    外头等着的人立即齐齐松了口气。

    他们还担心和侍郎不肯去呢,他们可不敢在和侍郎跟前摆了荣国府的谱。

    软轿起。

    和珅带上和琳,一同往荣国府去了。

    进了荣国府,和珅同和琳便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无他,只府中上下都知晓,和侍郎的弟弟动手打了宝二爷同薛大爷,是今日要来道歉来了。

    这和侍郎的弟弟,胆子何等的大,才敢动这样的手。

    是长得异于常人,三头六臂?

    还是身形高大,孔武有力?

    待近了,荣国府的下人们才看清。

    那是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瞧着比宝二爷还要上两岁,但身量倒是不矮。

    那年轻公子身形纤瘦,面容俊俏,眉间还带着一丝怯弱,像是生而便有不足之症。

    这副模样,怎么瞧也不像是他动手打了人。

    思及宝二爷同薛大爷的样子,倒像是他们打了和侍郎的弟弟。

    引路的下人,径直将他们带到了贾政的院儿里。

    薛蟠、宝玉皆在。

    不止他们。

    连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也都在。

    待客厅内气氛凝滞,下人们连大气也不敢喘。

    直到和珅踏了进来,里头的人方才抬起了头。

    薛姨妈正给薛蟠擦着药,薛蟠这时候倒是乖乖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而宝玉却显得有些慌乱了。

    他低下了头,并不大敢与和珅视线相接。

    “致斋兄。”贾政站起身来,面色颇有些肃穆。

    和珅一早便嘱咐过和琳了,他敲了敲和琳的后背,道:“去吧,讲昨日经过清楚。”

    王夫人坐在那里,面孔冷淡,手里捻着佛珠,瞧上去多有不快,不过碍于贾政不好表露罢了。

    待和琳上前,她便冷眼盯住了和琳。

    王夫人管了内宅上下,气势自是有的,但和琳又哪里是那些经不起风霜的公子?

    和琳面上半点畏惧之色也不见,更遑逞在她的目光下瑟瑟发抖了。

    和琳张嘴便道:“前几日便同他们打了一架,一个酒楼里头,就剩下一张大桌子。我们十来个人,自该坐大桌子。偏他们二人来了,便嚷着要店二换了我们。他们要来坐。”

    “店二狗眼看人低,还当真要将我们赶走。我们心想这也就罢了。他们二人,却是带着几个厮跟班,搂了模样姣好似女子的书童坐下了……”

    “这不是拿我们比他们怀里头的兔儿爷都不如吗……我同窗心中一怒,便先动了手……”

    宝玉脸色发白,不敢再容和琳下去,便涨红了脸道:“胡言乱语,那日我同薛家哥哥去吃酒。带了厮书童,是因为刚从私塾里出来。哪有你的这样……”

    薛蟠倒是未曾争辩。

    他素来如此。

    薛姨妈都是知晓的,又何必非要装一本正经呢?

    和琳不理宝玉,正要开口继续往下。

    宝玉见状便道:“此事并非你们的过错,昨日见了你们,是我同薛家哥哥先动的手。”

    这话王夫人并不曾听宝玉起过,乍然一听,脸色都变了。

    宝玉这话一出,岂不等同于承认了前头和琳的话吗?

    这样惊慌,先认了自己的罪过,不正是怕和琳出来吗?

    贾政气得骂了声:“孽障!”

    和珅这时才缓缓开了口:“存周兄不必动怒,来还是我这弟弟顽皮,下手重了些……和琳,还不快同他们道歉。”

    和琳也立刻躬身道:“宝玉莫要怪我,我先前也不知晓,你是荣国府的公子。”罢,又看向薛蟠,也道了歉。

    薛蟠倒是浑不在意,为了这么桩事儿,打便打了。

    出去,没打赢,岂不更丢人?

    此事上,薛蟠反倒有些瞧不起贾宝玉。

    还未曾受什么伤,便有一家子的人赶紧着为他出头了。

    出去也不怕惹了笑话。

    “也不知宝玉病得如何,我便带了些药过来。”和珅一抬手,便有厮上前,递上了上好的药材。

    再定睛一瞧,却是什么?

    竟是人参。

    贾政倒是觉得心下感动。

    那头王夫人却觉得这倒更像是讽刺。

    意在指责他们,不过孩子间打了一顿,受了点皮肉伤,便闹得这样郑重。

    王夫人的面上实在挤不出半点笑容来。

    贾政看向一旁的薛姨妈,问道:“此事便如此了了,可行?”

    薛姨妈清楚自己儿子的秉性,本也不想将事闹大,之后得知打人的是和珅的弟弟,她便更没了算账的心思。若非王夫人拉着她一起,她是连面也不会出的。

    眼下贾政都发了话了,薛姨妈哪里还有不应的道理?

    “自是行的。”薛姨妈笑着道:“本都是同龄的年纪,一同打闹玩耍,磕了碰了,正是常事。”

    贾政满意了,心底还隐约觉得王夫人题大做,心胸豁达不比薛姨妈,整日里吃斋念佛也不知道念到哪里去了。

    和珅:“那我便带着和琳告辞了。”

    “我送致斋兄。”

    “那便有劳存周兄。”

    罢,贾政便带了厮,将人送出门去了。

    事情竟是就这样高高拿起,却又轻轻放下了。

    宝玉面上羞臊得厉害,心头更堵得慌,他也不愿去瞧王夫人的面色,匆匆便先回了自己的住所。

    他一走,薛姨妈等人也坐不住了。

    薛姨妈便出声道:“姨娘,我便先带着他们二人回去了。”

    王夫人面上冷淡,并不应话。想来是对薛姨妈方才那番大度有了不满。

    薛姨妈便装作未瞧见一样,拉着宝钗,带着薛蟠,立刻出门去了。

    待贾政回来时,待客厅中便只余下王夫人了。

    贾政板着脸道:“日后莫要再为这等事,便兴师动众。”

    “宝玉受了伤,如何算是事?”

    “你也听了,那和琳的是什么。若他当真狎玩身边的书童厮……”贾政咬着牙关,面色冷厉,“那败坏的还是荣国府的名头!”

    好龙阳风倒也不算得什么。

    总有些权贵之家,圈养几个娈.童。

    但宝玉才何等年纪?

    不思诗书,反倒整日惦记着情爱。

    若他真荒唐到那等地步,贾政只怕自己要被活活气死。

    王夫人听了,心下也是一惊。

    她并非一味愚笨,维护宝玉的人。

    她还盼着宝玉将来好呢。

    见她神色晦暗不明,贾政见话也到份儿上了,便住了嘴,不再言语。

    王夫人想着,不能总叫贾政惦记着此事,便口风一转,道:“老爷既与那和侍郎这样亲近,不如便与他和家结个亲。倒是亲上加亲,岂不更美?”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