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二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二十六章

    二月十二。

    正是黛玉的生辰。

    虽这荣国府里也都是她的亲人, 但终归父母不在身旁, 黛玉也就歇了过生辰的心思, 只想着就这样安安稳稳过一日,便是好事了。

    切莫让那贾宝玉,借了生辰的名头, 又摸上门来, 反倒不美了。

    紫鹃心细,待黛玉一早醒来, 她便同雪雁捧了长寿面到黛玉的跟前。

    “愿姑娘长寿安康,年年岁岁都如今朝。”

    雪雁疑惑道:“怎么都如今朝呢?”罢, 她又压低了声音,嘀咕道:“这荣国府里头才不好呢。”

    紫鹃听罢,低声笑道:“可还有和侍郎那样好的啊。”

    雪雁恍然大悟, 笑了起来。

    黛玉倚在床头,忍不住笑骂道:“总是胡话,该撕了你那张嘴。”

    紫鹃将长寿面放下, 服侍着黛玉起了身, 一边还道:“纵使是撕了我这张嘴,我也是要的。姑娘听了不也高兴么?姑娘高兴, 便是值得了。”

    “哪里学来的歪理。”

    黛玉穿好了衣裳, 由紫鹃服侍着在桌边坐下。

    长寿面的热气升腾起来,将脸都烘得热了, 倒不见什么苍白之色, 反透着粉。

    紫鹃、雪雁在一旁都看呆了去。

    待吃过长寿面后, 黛玉便与紫鹃、雪雁闲谈了几句。

    雪雁还记得昔日在姑苏时的情景,便同紫鹃了起来,黛玉听罢,也笑着道:“从前母亲还在时,生辰那,便要带我出门去瞧花灯,买些糖吃。”

    紫鹃怕勾起黛玉的伤心,便掐了雪雁一把,忙转了话头。

    黛玉隐有所觉,笑了笑,便也不再就此事下去。

    晚一些,黛玉去了贾母的院儿里,同贾母了会儿话。

    贾母让人拿来了上好的料子,又取了一对玉镯放在黛玉的掌心:“这是我出阁时的嫁妆,没戴过几回,但见了的人都好看呢。如今我瞧倒是更适合玉儿。”

    只是嘴上这样。

    贾母心底却多少有些尴尬。

    那位和侍郎,也不知是何等的不看重钱财,往黛玉这里送的玩意儿如流水一般,倒是不曾断绝。

    每次送来的也都不单是一两件,常是些珍贵玩意儿凑作两三盒,三四盒再送来。

    如此一来,便反将荣国府里头送去的东西,衬得无端寒酸了。

    黛玉笑着接过了:“多谢外祖母。”

    贾母笑着抚了抚她的头,道:“如今听着生分,不如叫祖母来得亲近。”

    黛玉只是抿着唇低低地笑。

    贾母也像只是打趣一般,很快便揭过了这一页。

    过会儿子功夫,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也都来了。

    王熙凤上来便笑道:“我就林丫头该在老祖宗这里,林丫头又长一岁了,便到了亲的年纪了。”

    着,王熙凤便走上前,往黛玉掌心塞了个香囊。

    “前些日子,为我那丫头去求了炷香。巧了,那庙里的高僧正卖香囊呢,是大师开了光的。我也不懂这些,但想着林丫头生辰近了,便求了个来。林丫头可莫要嫌弃我这手寒酸才是。”

    王熙凤从前并不信佛,但有了巧姐后,反倒会去庙里头拜一拜。

    这事黛玉是知晓的。

    她心思剔透,将府里头大部分的人都瞧得分明。

    也正因为如此,此时黛玉方才觉得惊讶。

    琏二嫂子八面玲珑,瞧着她与所有人都亲近,但实际上却又好似与谁都不过表面功夫。以她的性子,送自己金银珠宝,布帛药材都是有可能的。

    但却不大可能是个香囊。

    香囊价值比不得金银,但却透着股子亲厚的味道。

    毕竟在外人看来,这样的礼物未免显得寒酸。以琏二嫂子的聪明,哪里会送这样的玩意儿呢?

    黛玉掩下讶色。

    面上笑意涌现,道:“感动还不来及呢,哪里会嫌弃。多谢嫂嫂了。”

    罢,黛玉便将那香囊贴身挂上了。

    香囊模样算不得精巧,不过上头满是福字纹,倒也别有一番味道了。

    “凤姐儿倒是个手快的。”王夫人打趣了一声,也走过来,握了握黛玉的手,道:“舅母前两日便将礼备好了,这会儿子,该是送到你房里去了。”

    之后便是邢夫人。

    她干巴巴地挤出来一句:“我也让丫鬟送你屋子里头去了。”便没了下文。

    黛玉倒也半点不在意,她一一谢过,便先回去了。

    荣国府里姑娘多。

    也的确向来没有大办的道理。

    但王夫人还惦记着贾政同她的话,待下午时,便让厨房里头特地做了桌寿宴,送到黛玉房里去了。

    长辈们并未前往,但平辈的姊妹们却是去了。

    三春一个不落。

    宝钗倒也是披上披风,顶着春寒来了。

    三春少有积蓄,送的便是自己亲手锈的手帕、扇子之类的玩意儿。

    而薛家不乏钱财,宝钗送得便要厚重些。是副头面。

    还不等开了宴,前头便有人来是出了桩事儿。

    雪雁听闻,心中多有不快,暗道,怎么赶在这样的时候出事了,便问那丫鬟:“谁出事了?”

    “宝二爷……”

    雪雁差点憋不住笑,暗道这便是桩好事儿了,赶在今日倒也正好。

    那丫鬟素日里与雪雁关系不错,此时便多了两句:“事情闹得不呢,二老爷都去请那位和侍郎过来了。”

    “此事怎么与和侍郎扯上关系了?”丫鬟惊讶地问。

    “和侍郎送了东西来,二老爷院儿里几个没轻重的,将东西随意搁在了厅中。宝二爷瞧见了,便拿去了玩耍……”

    那丫鬟声音虽然压得低,但这厢却都听见了。

    三春同宝玉感情甚笃,此时听了,面上讪讪,倒也不好什么。

    只是宝钗从前并不知晓宝玉的那等荒唐事,听了过后,还觉得有些惊讶。

    黛玉摔了筷子:“表兄怎能如此任性妄为?”

    她站起身来,对紫鹃道:“取我披风来。”

    紫鹃点点头,转身进了内室。

    待披风取出来后。

    探春便劝了一句:“今日姐姐生辰,何必让这样的事坏了兴致。”

    黛玉摇头道:“也不该叫他欺到我的脸上来。”

    探春便不话了。

    惜春叹了口气道:“他素来如此,谁也管不了他,姐姐莫将自己气着了。”

    这头话音刚落下。

    便听见一阵脚步声近了。

    “宝二爷来了。”外头的人道。

    还没等黛玉皱起眉,外头的人又道了声:“二、二老爷来了。”

    丫鬟们打起帘子,就见一个穿着华贵衣裳的年轻公子,一晃进来了。

    正是宝玉。

    只是待定睛一瞧。

    那张脸又肿起来了。

    且连他走起路来,便也是一瘸一拐,像是挨了棍子。

    宝玉进门,见了黛玉便落下泪来:“是我不好,林妹妹若是要怪罪我,便打我吧……”

    宝玉冠发都乱了,瞧着实在不成样子,加上脸上肿得眼睛都快挤到一处去了,瞧着又可笑又可怜。

    黛玉冷声道:“我哪里敢怪罪了表兄。”

    宝玉一听,更觉不好,正要些软话求饶,那帘子又掀了起来。

    贾政进来了。

    几个姑娘忙都站了起来,同贾政见了礼。

    贾政沉声道:“宝玉着实混账,今日误取走了和侍郎送来的东西。还叫院儿里头的嬷嬷拿去玩耍了。我听罢也是怒极。现下便让他来与你道歉。黛玉莫要放在心上。”

    黛玉听罢,更觉不快与委屈。

    道了歉了,她便要原谅么。

    谁规定的道理!

    黛玉别开了视线,没有应声。

    屋中气氛霎时有些凝滞。

    贾政忙尴尬地笑道:“怕再出了差错,和侍郎便又亲自送了过来。”

    黛玉心下惊讶,忙朝门外瞧去。

    只见那打起的帘子外,分明还站了几个人,只是方才她满脑子都是愤怒,倒是也顾不上去瞧别人了。

    许是为了避嫌,人站得远些。

    但就算是这样,也足以让他们瞧个分明了。

    那年轻公子,模样俊美,身量挺拔修长,瞧着与宝玉大不了多少的年纪,着一身素净的衣袍,却端的贵气十足。

    实在当得起霁月清风四个字。

    这屋里头的姑娘们,便没一个不是红了脸的。

    按理,贾府里头的子孙们容貌倒也不差。

    只是个个都生得油头粉面的,哪里及得上外头那位公子呢?

    宝玉那张好看的皮囊,都叫生生比下去了。

    黛玉突觉得心都跳得快了些。

    这一出倒是她未曾想到的。

    原本的宝玉闹了祸事出来,叫她心头愤怒,只觉得今日生辰怕都要过不好了。

    可谁又想得到,她今日生辰,偏是有那个哥哥前来,得以站在她跟前,同她一起过呢?

    一阵大悲大喜。

    一时间,黛玉话都不出来了。

    方才的愤懑与委屈,也都像是浇了水上去,个个都熄灭了。

    贾政见谁也没动,眼瞧着好端端一个生辰,便又要陷入悲苦的氛围中。

    他忙出声道:“和侍郎同我交好,也算得上是你们的长辈。”

    罢,他便招呼身边厮道:“去请和侍郎进来吧。”

    那厮应了声,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

    此时正值仲春,待太阳落了山后,便还有凉意。

    和珅站在院子里,风吹来,明明带着凉意。

    但他却奇迹地觉得,从胸口蔓延向全身的,分明都是暖意。

    满腔的怒火,此时也都熄了个干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