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二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二十三章

    “我、我也不曾见过。” 灵月微微一呆。

    “那不是临安伯府中的人?”探春问。

    灵月点头, 又摇头,还忍不住又扭过头去多看了两眼。

    惜春毫不客气地笑出声, 奚落道:“他倒是比临安伯府的公子,瞧着要更强些。”

    其实何止是强些。

    但惜春这样一,便是故意要气她的。

    灵月咬了咬唇:“自然……自然是比不得的。”

    只是她这话得含糊, 倒也不知晓她的是谁比不得谁。

    惜春轻嗤了一声。

    黛玉捻了块豆糕塞进了惜春的嘴里。

    惜春这才收敛了身上的冷锐一面, 口咬着豆糕吃了起来。

    灵月却依旧被刺激得不轻,她转头唤来自己的丫鬟:“你去,去同兄长,便我要见他,有事同他。”

    探春皱眉道:“这样不妥。”

    “如何不妥?隔着这么多丫鬟嬷嬷呢。”灵月反倒长了底气,又道:“便将他身边的朋友也一道请来。”

    听口吻,也不知往日在家里是何等的骄纵。

    丫鬟听了她的吩咐, 果真便去了。

    这头和珅几人恰好驻足了,还未再挪动步子,倒是让那丫鬟赶了个正着。

    丫鬟心地打量了一眼和珅,随即红着脸行礼道:“姑娘请公子过去, 要与公子话。”

    临安伯见那丫鬟在偷偷瞧和珅,还以为灵月胆大包到点了名地要见和珅, 当即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她又胡闹什么?”临安伯怒道。

    临安伯公子忙出声道:“妹妹可是要同我话?”

    丫鬟怯怯地点了下头。

    临安伯顿了顿,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女儿倒不至荒唐到那等地步。

    “那便带路吧。”临安伯公子道。

    临安伯骂道:“瞧瞧你将她宠得成个什么样子了……”

    临安伯公子只是笑笑, 也并不与他争论。

    “去吧, 快些去, 快些回!”临安伯松了口。

    那丫鬟的目光却还往和珅身上瞥呢。

    她倒是个精的,知晓方才自家姑娘正议论着这位公子,若是能一并请回去才好……

    丫鬟并不知晓和珅的身份,只当冲着临安伯府的面儿,也该是请便能请去的。

    临安伯公子见状皱了下眉头,问:“妹妹还同你了什么?”

    丫鬟怯怯地道:“姑娘还,便请公子的朋友也一同去,隔着人,两句话就成了。”

    临安伯心下紧张,忙转头去看和珅神色。

    却见和珅微微一笑道:“这样不会唐突了你家姑娘吗?”

    那丫鬟被笑得晕晕的,讷讷道:“不会的。”

    临安伯张了张嘴,正想要斥责。

    和珅已经先一步开了口:“姑娘家面儿薄,驳了反倒不美。我同公子一并过去,公子同令妹清楚便好。”

    临安伯公子松了好大一口气,面上神色也轻松喜悦了起来:“那感情好。”

    好,好个屁。

    临安伯在心头怒斥。

    但随即瞥见那丫鬟脸红红的姿态,心念一转,若是……若是灵月有那样的心思,倒也并非不成的事……

    临安伯正想同和珅亲近呢。

    “那便……去吧。莫将你妹妹纵容狠了。”临安伯道。

    临安伯公子忙笑着谢了父亲,转身让那丫鬟带路朝女眷那边去了。

    和珅这才拔腿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

    这段路远不远,近不近。

    那丫鬟领着路走了一会儿子,全然避开了旁的女眷。这点上倒还不算得荒唐。

    终于,那亭子就在眼前了。

    和珅能清晰瞥见亭子里头坐着几个姑娘,旁边许多丫鬟婆子伺候着。

    能让临安伯府千金陪伴在侧的,按理也是地位不低的人家的姑娘。

    临安伯公子皱眉,问那丫鬟:“你怎么不还有别家的姑娘在?”

    丫鬟笑道:“不碍事的,那是荣国府的几位姑娘,早先姑娘吩咐了我来请公子时,她们也没什么。”

    临安伯公子这才放下心来。

    不然若是冲撞了谁家女眷,今日便要不得好了。

    荣国府的人当真也来了!

    和珅走在一旁,脑中滑过了这样几个字。

    他不由抬眸,仿佛不经意一样再朝那亭中扫去。

    只一眼,和珅就轻易锁定了一道身影。

    那是个穿着石榴色长裙的少女,头上戴的簪子,和珅还能认出来是之前盒子里的其中一件儿。

    又走得更近了一些。

    少女的容貌也更清晰了些。

    她精致的五官长开了,但眉眼间依稀还残存着幼年时的模样。

    因为年纪长了一些,又饱读诗书的缘故,使得她身上的气度也更有大不同了。

    石榴色的裙子将她的面容衬得娇艳了两分,却半点也不媚俗。

    耳边微微晃动的坠子,将她的下巴勾勒更巧了一分,瞧着更招人疼了。

    瞧着真真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

    一眼便足够叫人觉得惊艳了去。

    一时间,和珅倒是分不出神去打量别的人了,单单只少女的模样,便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那便是黛玉了。

    那便是长大后的黛玉了。

    和珅忽然颇有些欢喜。

    看着书中的人物,就这样好好地坐在跟前,哪怕与她还一句话也未,却已经觉得满足。

    这时,一个穿着鸭黄色罗裙的姑娘,从亭子里头奔了下来:“哥哥!”

    话音落下,那姑娘便到了跟前,竟是半点也不顾旁边还有和珅这么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灵月,休得无礼。”临安伯公子的斥责实在没什么力度。

    被称作“灵月”的姑娘果真不痛不痒,反倒还探头来瞧和珅,嘴上问:“这是哥哥的朋友吗?也是今日来给祖母贺寿的吗?”

    临安伯公子斥道:“这位是和侍郎。”

    灵月微微瞪大了眼,好奇地将和珅从头打量到脚:“我是认得你的。”

    “嗯。”和珅淡淡地应了一声,连半点目光也不曾分给她。

    灵月并不识趣,她冲着临安伯公子一通挤眉弄眼道:“荣国府有个姑娘生得着实好看呀……哥哥不总,要娶这世上最好看的女子么?”

    当着和珅的面,叫妹妹这样一通出卖,临安伯公子立刻便臊红了脸。

    但却又按捺不住真朝亭子那边看去。

    这一瞧,临安伯公子的脸便红得更厉害了。

    “莫要在此胡言。”临安伯公子实在完全继承了临安伯那毫无威慑力的脾气,纵使是斥责的话语,从他口中出来,也成了软绵绵的。

    灵月自然是不听的。

    她撇了撇嘴道:“我本就着玩儿的罢……不过瞧她模样好看,偏又不大好接近的样子……”

    和珅的脸色立时便沉了下来。

    哪怕灵月未曾点名道姓,但和珅也知晓她的是谁。

    灵月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她还在同临安伯公子着话,一面又悄悄打量和珅。

    究竟她是真赌气,将兄长请了过来。

    还是为的别的算计,便有些不大好了。

    “待会儿我能到前院来么?”灵月问。

    “不成。”临安伯公子依旧涨红着脸。

    “为何不成?”灵月软声道。

    “莫要在侍郎跟前没了形状。”

    灵月嘟了嘟唇,正待再开口。

    “临安伯府的规矩,倒是叫我开了眼界。”和珅冷淡地瞥了他一眼。

    临安伯公子脸上的臊红立刻退了个干净,反而还有些泛起白来。

    灵月也是一呆。

    但她到底是在闺阁中,被娇宠得久了,并不知晓利害,此时还笑着道:“临安伯府的规矩好着呀。”

    和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但我瞧你便着实不像是临安伯府里的姑娘。”

    灵月没听出其中冷意,只对上和珅的目光,不自觉地绞了绞手帕,顺着和珅的话头往下道:“那,那像是哪里的?”

    临安伯世子心道不好,但他又不敢打断了和珅的话。

    “如此轻浮口吻,拿别人家的好姑娘取乐。倒更像是打女闾里头出来的。”和珅淡淡道。

    “女闾是什么地方?”灵月不解地问。

    临安伯公子这会儿反应了过来,一张脸又是涨红,又是泛青,跟打翻了调色盘似的。

    那不是……

    那不是取笑灵月……

    “我有几句话要同临安伯。”罢,和珅也并不给这二人半点颜面,转身便走远了。

    临安伯公子吓坏了,心中又懊恼又畏惧,连脚下都有些使不上力气了。

    这头灵月盯着人的背影瞧了会儿,这才又撇撇嘴,转身回了亭子里头。

    亭子里,惜春已经露出了更讥讽的神色来:“走近了瞧起来,你哥哥倒是更被比下去了。”

    这回灵月也不知在想什么,竟是没再反驳。

    惜春瞧了她的样子,便也掐准了时机,嘲讽道:“灵月姑娘也觉得旁边那位公子更好了?”

    灵月抿唇一笑:“他的确是个好的。”

    瞧着倒像是一副心神都跟着人走了的模样。

    黛玉倒是神色淡淡,懒得与她话。

    这姑娘是个自己闹了笑话,偏还没有半点自知之明的。

    正想着呢,就又听她抬头问:“你们谁知晓,女闾是个什么地方?”

    话一出,对面三春都是一脸不解。

    唯独黛玉微微红了面颊:“这话你从哪里听来的?”

    灵月笑道:“方才那位公子我像是打女闾里头出来的。”

    黛玉惊愕住了。

    那位公子,怎么这样灵月?

    不过想到方才灵月种种惹人厌烦的举动,倒又觉得她得了这个名头,不算冤枉。

    灵月催促道:“你快,这是什么地方?”

    黛玉抿下了唇,颇为不好意思地道:“春秋时齐国设女闾七百。便是指,指官办的烟花之地。”

    灵月呆在了那里。

    随即面上血色褪了个干净,再瞧跟前这几个人的目光,总觉得她们像是在讥讽自己的愚蠢。

    灵月满脑子里轰隆隆地响着,一时间半个字也不出来。

    他、他怎能这样她呢?

    她哪里触怒了他?

    这时,却有个嬷嬷快步走来了,进了亭子便拉长了脸道:“姑娘快些跟我去见老太太。”

    “作、作什么?”

    “老太太今日得教教姑娘的规矩,免得哪日给临安伯府惹了大的麻烦……”

    “我哪里会……”灵月满脸都发起了烧,她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旁人的目光。

    而那老嬷嬷已经不容情的上前来,强行请灵月下了台阶,往老太太院儿里去了。

    待她一走。

    探春才忍不住道:“方才还得意着,怎么突然便这样了?”

    惜春打了个呵欠:“谁晓得呢,兴许是刚才冲撞了那个公子。”

    黛玉抿唇道:“这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