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五章(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五章

    岸边,几顶软轿实在有些引人瞩目。

    不为旁的,实在是这软轿旁站了婆子仆从,瞧着实在气派极了。

    后头有人打这边经过,方才起。

    那一顶乃是打荣国府出来的。

    后头两顶,却是打某位大人宅中出来的。这位大人正是皇帝跟前的红人,谁也不敢瞧了去。

    也不知这几顶软轿都是来接谁的。

    旁人也就艳羡一番,便离去了。

    不多时,有船靠了岸。

    几个婆子走了出来,那荣国府的轿子旁站着的仆妇立刻就动了,迎了上去。

    随后那船上才出来了两个姑娘,年纪都不大,五官还未长开,透着一团稚气。

    其中一个穿着嫩黄襦裙,梳着朝云髻,身上别无其它钗环配饰,干净雪白的姑娘尤为打眼。

    旁边跟着丫头,虽然也生得俏丽,但到底没得可比,一瞧便知道那是个丫鬟。

    下来的这二人,正是黛玉同雪雁。

    黛玉攥了攥手中的帕子,视线并不胡乱打量四周。

    早听闻京里的繁华,她若肆意打量,倒是堕了姑苏林家的脸面,怕是要被他人耻笑的。

    雪雁就紧张多了,她紧挨着黛玉,扶着黛玉的那只手都微微抖了起来。

    那迎上来的仆妇瞧见了,心下立时便轻贱了这个丫头。脸上也未免显出了一分懒怠来。

    雪雁心一紧,更惊慌了。

    倒是黛玉此时更稳得住些,她瞧了一眼那仆妇,目光清澈剔透,反倒叫那仆妇一个激灵,忙不敢再看,微微低着头,便要邀请黛玉上轿去。

    这时黛玉才发觉,岸边还有别的轿子,瞧着也是权贵人家出来的。

    而那轿子前头,还站了个年纪大的男子,那男子竟然在往这边瞧。

    黛玉心一惊,蹙了蹙眉,将视线转了回去。

    而雪雁却是突然浑身一震,揪了下黛玉的袖子,怯怯地道:“姑娘,那,那是之前来姑苏寻我的……我、我爹。”

    “别怕,日后还能见的,兴许今日就是知晓你来了,就等在这边瞧你一眼。”黛玉低低地了声。

    一旁的仆妇伸长了脖子,想听她们议论些什么。

    突然间,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到了她们的身上,仆妇们都是靠瞧主子眼色得以生存的,自然再敏感不过,她们心一惊,悚然地转头看去。

    ——那是之前停在一旁的轿子。

    那其中一顶轿子掀起了轿帘,里头坐着个少年正在瞧她们,目光冰冷慑人,叫人害怕不已。

    仆妇们齐齐颤抖了下,也不敢再随意瞧了。

    她们只是荣国府的三等仆妇,瞧着风光,但真到了贵人跟前,却是连地上的草芥也不如,自该心些。

    这头黛玉已经在搀扶下进了轿子,雪雁便跟在了一旁。

    仆妇们不敢再多留,忙喊了声:“起轿。”

    几个年轻力壮的轿夫抬着软轿便走入了人群中。

    这时黛玉似有所感,不自觉地幅度掀起轿帘,回头看了一眼。

    也是怪了。

    她对四周的繁华景象无甚兴趣,但却对那两顶软轿起了兴趣。

    那两顶软轿还在等人吗?

    ……

    和珅始终目送着荣国府一行人的身影走远,视线没有偏移半分。

    刘管家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一早便被带着往这边来了,公子是要接个人。

    待那雪雁走下来的时候,刘管家便明白了。

    这是要接雪雁同她的主子吧!

    但紧跟着,刘管家却见雪雁,同她扶着的姑娘,走上了荣国府的轿子。而公子一句话也没……

    刘管家都急了:“公子,咱们不是来接那位姑娘的吗?”

    “嗯。”

    “可这人……都,都走了。”刘管家干巴巴地道。

    “她是要去她外祖家,我怎么能拦下?”和珅淡淡道:“远远瞧一眼,没什么事,我也就放下心了。”

    刘管家微微傻眼。

    这可不是公子的作风啊。

    直到彻底瞧不见荣国府一行人的身影了。

    和珅这才道:“回去吧。”

    刘管家也只得点头,立刻吩咐轿夫起轿。

    轿子穿梭在热闹的街市之上,和珅掀起轿帘,看着外面。

    黛玉在荣国府的轿子上,也是这样一路瞧过去的吗?

    她身边仅带了个雪雁,雪雁又过于怯弱,不知事,她连半个倚靠都没有,可会觉得害怕,无所依?

    和珅不由想起了红楼原文。

    黛玉的心思过于通透细腻,从她弃舟上岸,见到荣国府来接人的仆妇时,便已经存了心翼翼的心思。

    正是因为处处思量,心行事,才致使黛玉在荣国府过得并不开心。难得有个不合礼教的贾宝玉,能让她获得片刻的放纵轻松,但贾宝玉却又是个没用的。

    想到这里,和珅狠狠拧了拧眉。

    若在未重见到黛玉之前,他心底的担忧有五分,此刻已经被挑到了十分。

    黛玉长大了许多。

    他从前见她时,她才六岁。如今身量却已经长了一大截,嫩黄的襦裙套在身上,隐隐也有了几分大姑娘的味道。

    她的眉眼也长开了些。

    正如书中写的那样。

    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难怪是绛珠仙子转世。

    和珅也觉得,若上真有仙子,便正应当是黛玉的模样。

    “公子,可是直接回宅子?”刘管家在外头扣轿低声问。

    “嗯。”

    和珅也是冲动了。

    他从接到准信儿开始,便令人留意码头了。

    之后确定了黛玉到的日子,他便特地告了假,亲自带了顶软轿,等在了岸边。

    等荣国府的人到了之后,和珅才骤然想起来。哪怕他再想要照拂黛玉,再想要将黛玉接到宅子里去,心看顾。他与黛玉也是没有关系的。

    而荣国府却是黛玉的外祖家。

    论起礼教,黛玉自当先往外祖家去。

    可这一旦去了,日后哪里还有见面的时候?

    和珅感觉自己一颗心,就像是被扔进了炸锅里,翻来覆去,不管如何放置都难受得紧。

    她会吃亏,会吃苦。

    荣国府不是个好地方。

    和珅闭了闭眼。

    那该如何是好呢?

    和珅在脑中将荣国府上下关系过了一遍。

    他与荣国府从无来往,但只怕从今日起就要有所来往了。

    乾隆并不喜欢荣宁两府,盖因这两府行事越来越荒唐,连府中奴仆走出去,竟然都自觉比旁人高了一等。

    乾隆是个心眼儿,非常不喜欢谁人越过了他去。荣宁两府的奴仆就这样放肆,如何叫乾隆不多想?

    和珅要与荣国府来往,那就必须得经过乾隆的眼皮子,还得是光明正大,藉口十足。

    这对于和珅来并不难。

    他花了这么久的功夫,就是为了在潜移默化之下,让乾隆深信,自己是一心为乾隆办事的,不管好坏,麻烦的、轻松的,脏的臭的……

    在这样的档口,和珅若是为了乾隆而去接近荣国府,那只会在乾隆跟前落个好,而不是被怀疑,是否想与荣国府结交,上荣国府的这条船。

    心中有了决断,和珅便很快予以了实施。

    乾隆果然对和珅夸赞不已。

    乾隆不喜荣宁两府,但身边却又少心腹臣子。朝中得力的大臣也都多与各方攀连,如何能随意使用?

    唯有和珅,父母皆早亡,只剩下些后母。无人能做得了和珅的主,而和珅的老师又是不起眼的,往上看也没有裙带关系的攀扯。

    实在再合心意不过了。

    乾隆高兴地将此事交给了和珅去办。

    而出于爱惜之心,乾隆还有嘱咐了几句:“爱卿也不必时时为此事烦忧,若有得,那是好事。但若无所得,也没甚么大碍。”

    到后头,乾隆的口吻更亲切了些:“你为我安心办差,已是大善。”

    打那结束以后,和珅就又升了个职。

    乾隆将其升为御前侍卫,并授正蓝旗副都统。

    这就真真是皇帝跟前的人了!

    且这头。

    黛玉扶着婆子的手,进了花门,过了抄手游廊,转过紫檀架子大理石的插屏,过了三间厅,来到正房大院儿前。

    石矶上几个穿红戴绿的丫头忙站起了身。

    “刚才老太太还念呢,可巧就来了。”着便打起帘笼。

    黛玉走进去,还未拜见,便被贾母一把搂入怀中,哭了一会儿后,又被引着见了几个舅母、表姊妹、嫂子……

    之后才又分别去了大舅舅和二舅舅的院中拜见。

    舅舅们都不在,只有舅母邢夫人、王夫人先后与她了会儿话。

    然后便听王夫人起了那位衔玉而生的表兄。

    这个表兄,黛玉早前便听母亲起过,但却对此人印象浅淡。

    毕竟论起兄长,黛玉细细回想下,还是那个幼年时来府中,陪着她玩了几日的哥哥,更像是她的兄长。

    更别,之后几年黛玉都未曾同他断了书信。

    那感情自是要比一个从未见过面的表兄要来得亲厚的。

    不过心头如此想,嘴上却是要夸的。

    黛玉顺着王夫人夸了几句那位名叫“宝玉”的表兄,王夫人却是笑着道:“你别睬他,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

    罢,王夫人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还浅浅叹了口气。

    黛玉心中隐约明白。

    从前她就听闻这位表兄不爱读书,只爱与姐姐妹妹们玩儿,因而常被二舅舅教训。

    是顽憨好处,那都是夸了他。

    实际上,应当是顽劣才是。

    黛玉的心思不由偏了偏。

    也不知晓那位幼年时遇见的哥哥,如今长成什么模样了?该不会也同表兄这般吧?

    不不。

    黛玉随即又在心中否定了。

    那个哥哥同父亲常通往来书信,与她也写过书信的。

    父亲常言谈举止便可瞧出一人的品性来,瞧那位哥哥的文字间,应是磊落大方的。

    必然是不同的吧。

    黛玉在思考的时候,王夫人也在打量她。

    黛玉有所觉,她心地瞧了王夫人一眼,霎地明白过来。

    王夫人这样与她,可是要她不要像其他姊妹那样,整日陪着那位表兄憨顽?

    黛玉能明白王夫人的心思,但心底却多少有些难过。

    虽是外祖家,但到底不比自家,还要多费这样的心思。罢了,以后记在心头,多心就是。

    此时丫鬟来回是老太太那里传饭了。

    黛玉便又被带去了贾母的后院,一进房门,便见已有许多人伺候在侧了。

    架势大得很,同旁的人家是有大不同的。

    饭毕。

    有丫鬟端了茶盘上来。

    黛玉一怔,不得又想起来,早年那位哥哥离府时,曾嘱咐了她不少话。

    那时她年纪,后头许多都记不清了,但父亲却会与她转述。

    其中便过,饭后务必待饭粒咽尽,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

    黛玉知晓自己身体不好,叫许多人牵挂。因此这个规矩一守便是好几年。但这里已不是家中,身边也没有那位哥哥在。

    此时围着她的虽都是亲人,但却都叫她陌生得很。

    黛玉不愿叫人耻笑,更不愿添了乱子,只能暗暗下决心,要将从前在家中养下的习惯改过来,随外祖家一致才好。

    黛玉瞧着别人如何做,便也跟着做。

    她漱了口,盥手毕,才从丫鬟手中接过吃的茶来,跟着抿了几口。

    贾母同黛玉了几句话,又问她读过什么书,正着呢,就听见一阵脚步响。

    丫鬟道:“宝玉来了!”

    黛玉却并不大想见这位表兄。

    读的书未见得有她多,又是个顽劣的。

    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

    但丫鬟话音刚落,便见一个年轻公子进来了。

    这年轻公子生得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难怪家中那些姊妹爱同他玩儿,原来生得倒是讨喜的模样。

    但黛玉也只是感叹一声,便没再放在心上。

    比宝玉生得更好看的公子,她是见过的。

    虽然如今已记忆模糊,但黛玉总记得,年幼时遇见的那位哥哥,生得更要好。

    清风霁月一样的人物。

    不似宝玉这样,瞧着便是娇宠大的,男孩子生成这般模样,叫人喜欢不起来。

    那宝玉果然爱与姊妹玩闹,进门来,便将目光落在了黛玉的身上,开口就与黛玉攀起了话来。

    黛玉心中不喜他,但当着一干贾府众人的面,她心中又知晓宝玉乃是贾府上下捧着的宝贝。嘴上便也一一答了。

    贾宝玉见状却是来了劲,在问过她的名字后,竟是要给她起个表字。

    “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

    三表姐探春在一旁笑了:“只恐又是你的杜撰。”

    宝玉也跟着笑:“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

    眼瞧着二人笑闹起来,黛玉不知为何,心底涌起一阵不适。

    也是怪,黛玉脑子里不自觉地又想——

    若是那个哥哥,怕是不会这样做的。

    这时,宝玉突地又问:“妹妹可也有玉没有?”

    “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

    宝玉突然脸色一变,扯下玉就狠狠往地上一摔,竟是发起了痴狂病来:“什么罕物……”

    房中登时乱作一团,全部人都涌上去捡那块玉。

    黛玉脸色也变了。她被挤得歪了歪,还险些摔倒下去。

    这人真是不能惹的。

    黛玉站在那里,有些无措,又有些想落泪。

    宝玉是外祖家中的稀罕宝贝,众人都捧着他。自己来时一路心,但却偏惹得他摔了玉,早听那玉是他的命根子……想也知道,该有人要怨她了。

    那头一众人围着哄宝玉。

    黛玉站在一旁,瞧着瞧着,心底却是有些泛起了凉意,越发不想再理会这位表兄了。

    日后要更远着才是!

    待终于将宝玉哄住了,贾母便将她叫到跟前去,吩咐奶娘,将宝玉住的地方挪出来,让给黛玉住。等过了残冬,再另做安排。

    黛玉面上没显露半分神色,但心底那点儿温情已然被抹了个干净。

    既是表兄的住处,怎能又让她去住呢?

    早便去了信,让她来荣国府。却没早早安置出她的居所吗?

    黛玉只觉得舌尖泛着苦意。

    这便是寄人篱下的滋味儿么?

    黛玉至体弱,但也未曾吃过这样的苦,心底不由阵阵思念涌起,脑子里一会儿是父亲,一会儿是母亲去时的模样,一会儿又是那个模糊的,属于那个哥哥的残影……

    酸楚抵着心肺。

    黛玉揪了揪帕子,垂下眼眸,一言不发。

    贾母哄了宝玉好生半,才动得他将碧纱橱将让出来给妹妹住。

    但就算是如此,宝玉却还满心惦记着:“好祖宗,怎敢搅扰了您,从旁收拾个屋子出来便是……”

    贾母喝他:“的甚么胡话!”

    但面上却不见半点厉色。

    黛玉绞紧了帕子,手上再不动作了。

    但内心却半点也不平静。

    她没见过外祖母,但心中却是怀着孺慕的。只是到了此时,黛玉却有些茫然。

    来时,一干外祖家的亲人,将她搂住哄着心肝儿,又着受苦了之类的话……

    怎的,却又安排不出个妥善的地方来呢,竟是让她和表兄挤在一处。纵使再如何收拾,再将宝玉挪到贾母院中去,但那也总是不像话的。

    但纵使黛玉心中再如何想,那决定也是下了。

    贾母她带来的人,老的老,的,没几个能得力伺候的,便将身边的丫鬟鹦哥给了她,然后才叫鹦哥陪着她住进碧纱橱去了。

    转眼,便是入了夜。

    黛玉辗转反侧却是有些难以入睡。

    一是床铺陌生得紧;二是想着贾府里头有个混世魔王宝玉,总叫她觉得心里梗得慌;三则是初来便是如此,一时间,黛玉竟是望不见前路如何……

    她要在贾府待上多久,她不知晓。

    将来如何,她更不知晓。

    正是因为不知晓,所以才更叫她不安。

    尤其今日宝玉一番举动,会叫二舅母对她心生不快吗?

    黛玉想着便觉胸闷了许多。

    此时有个丫鬟进来了,黛玉认得她,知晓她叫袭人。是宝玉跟前很得力的丫头。

    袭人笑了笑问:“姑娘怎么还不安息?”

    鹦哥道:“林姑娘正在伤心呢,今儿才来,就惹出你家哥儿的狂病,便觉是自己的过呢……”

    黛玉低声道:“不知道那玉究竟是个什么来历?听上头还有字?若是因我摔坏了,怕是大过。”

    袭人笑道:“连一家子也不知来历,上头还有现成的眼儿,听得,落草时是从他口中掏出来的。等我拿来你看便知。”

    黛玉忙制止了。

    但心底却有了点异样。

    袭人起这玉时,竟透着一股别样的亲昵味道,像是同宝玉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主子如命根子一样的玉,也能“等我拿来你看便知”。

    袭人很快走了。

    鹦哥也轻手轻脚地灭了灯。

    黛玉躺在床上依旧没有睡着。

    她总觉得,这荣国府大得很,规矩也大得很。主子仆从与别人家都不一样。

    看上去规矩甚为严密。

    但她来这里的头一,却又觉得处处都透着荒唐,并不严密。

    就好像,好像仅仅只是在个看起来规整的壳子里,套入了个分崩离析的内里。

    黛玉翻了个身。

    罢了,莫要想那么多了。

    黛玉闭上眼,总算睡了过去。

    只是这一夜睡得并不清净。许是白日里思虑重了些,夜里竟是做了个梦。

    第二日黛玉醒了,鹦哥服侍着她起了身洗漱。

    瞧她呆呆的,鹦哥还笑问道:“姑娘可是没有睡醒?”

    黛玉摇了摇头,脸上总算有了点清明色。

    其实这时,黛玉正在回忆那梦里的情景。

    她梦见了什么呢。

    她梦见自己变回了五六岁时。

    她站在自己的院子里头,突然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

    父亲先进来了,而后是老师,再来是一个模样生得格外好的哥哥。

    那哥哥径直走到了她的身旁,口中唤了声“玉儿”,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只是下一刻,黛玉便被叫醒了。

    梦境戛然而止,这才迟迟没有回过神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