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正文 第四章(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四章

    以和珅现在的地位本事,自然是建不成的。

    他将目光放到了乾隆的身上。

    和珅真正发迹,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从他就任管库大臣,管理布库,颇有理财之能,令布的存量大增。兼之和珅生得俊美挺拔,乾隆见之,便觉得实在珍惜这样有才有貌的青年,遂将其擢为乾清门御前侍卫,兼副都统。

    打这时起,和珅是乾隆跟前的红人了。

    之后两年,和珅晋升的速度更是堪比坐了火箭。

    上辈子和珅在商海里就滚过了一圈儿。和珅需要慢慢学的东西,他却不必,直接便能用上。

    ……

    和珅渐渐想得入了神。

    “公子?”

    “公子?”宣通道长有些不安地搓了搓膝盖。

    明明在福建也是个角色,常人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但到了和珅的跟前,宣通道长便总觉得自己矮了一头,半点造次都不敢。

    “嗯,你先歇下吧。有如何打算,明日再与我。”

    宣通道长只得应了。

    “取碗甜水来给道长。”和珅道。

    丫鬟应了声,取了甜水、点心摆在宣通道长跟前。

    这些玩意儿,却是宣通道长从前不曾见过的,他压下心中惊奇,不好表露出半点土包子的模样来。

    果然还是京城里的好东西多。

    宣通道长一边感叹,一边克制不住地大口吃喝了起来。

    和珅慢悠悠地欣赏着他的姿态,心底隐约已经有了数。

    这些甜水、点心都是在清朝食物原本的基础上,经过了更为精密的加工制成的。自然是精细了不少。不比宫中饮食,但若是民间,却足以叫人惊艳了。

    和珅很满意。

    将来的生财之道又多了一条。

    “道长歇息罢。”和珅起身离开。

    宣通道长不敢拦,起身连连点头,目送着和珅离开。

    待和珅走远,宣通道长方才打量起这处宅子。

    不显何等富贵,但却处处透着精妙气。

    宣通道长在脑子里回想一番和珅方才的模样,心底又忍不住叹道,京城果真是不同的。在他跟前,自己竟是更觉自我渺了。

    丫鬟们很快收拾了碗碟。

    宣通道长往桌上一扫,才发现上头留了一封书。

    拆开一看,宣通道长立刻便打了个激灵。而越往下看,他就越是颤动不已。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

    他就知道,公子是早有准备的!

    宣通道长将那封书叠好揣入怀中,没再去寻和珅,甚至第二日就搬了出去。

    之后一段时间,宣通道长都居住在京城郊外一处道观中。有几个听过他名声的,这就拜上了门来。在他们的牵引之下,宣通道长开始逐渐打入京城富贵人家的圈子里。

    而这,仅仅只是他重新在京城打下名气根基的第一步。

    清乾隆三十一年,开科举。

    和珅年十六。

    他的老师,吴省钦、吴省兰二人极为看重和珅身上的才华本领,在和珅身上花了不少心思,力求和珅能取得一个好名次。

    这一年,一处道观终于有了些名气。

    但凡寻常郎中大夫不能医治的怪病,都可到这里去试一试。虽然京中权贵之家对此分外不屑,但多少都对这家道观有了些印象。

    此时,和珅正坐在窗下,拆着手边的书信。

    一封是宣通道长写的,是与他道观的近况。和珅草草扫过便撕碎焚烧了。

    另一封却是从扬州来的。

    和珅三两下便拆开了来,嘴角还带着他自己不曾注意到的点点笑容。

    不过很快,那笑容便消失了。

    这信并不是黛玉写来的,而是林如海写来的。

    不知为何,贾雨村早早就由林如海推举重新做了官,而黛玉却迟迟没有进京来。

    和珅很无奈,大约是因为他以自身一己之力,推迟了贾敏的死期。荣国府自然也就不会来接人了。

    和珅按捺下思绪,细细扫过了那封信的内容。

    不久,和珅便挑了下眉,嘴角还不留痕迹地勾了勾。

    倒是没有和书中的剧情偏离太远。

    荣国府派去扬州的人还在路上,大概是因为早早先去了信的缘故,所以还没等到人,林如海便迫不及待又写了信给和珅。

    林如海拿不准是否要让黛玉随荣国府的人进京来。毕竟他是离不开任地的,纵使黛玉身边再跟了丫鬟奴仆,去的也是外祖家,林如海也依然牵挂不下。

    于是便托到了和珅这里来。

    和珅折了信,却是压在了书本间。

    其实何必林如海特地嘱托呢?若是黛玉进了京来,他自然是要照拂的。

    正想着,窗棂突然被敲响了。

    和珅抬头朝外看去,就见和琳正站在外头,满面委屈。

    和珅不得不暂且放下手中的书本:“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还被谁欺负了?”

    “我今日在官学听人了……”和琳气鼓鼓地道。

    “什么了?”

    “兄长不日便要娶亲了。”

    和珅觉得好笑。

    要娶亲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见和珅不出声,和琳便更觉失望了,他垂下眼眸,低声道:“听闻是直隶总督冯英廉的孙女……这等家族出来的人,若是日后对我不好,兄长岂不是也护不住我……”

    和珅更觉得好笑了:“的什么胡话?你的这家姑娘,我连见也没见过。”

    “当、当真?”和琳抬起头看他,眼角还挂着点泪珠:“可他们都兄长要先娶亲,方才去考试。”

    和珅在记忆力搜寻了一番。

    隐约记起来,最近似乎是有人同他提起此事。

    但和珅的心思压根不在上头。

    何况在他看来,自己的年纪不大,那些个姑娘年纪便更了。如何能娶回家?

    和珅摇头:“莫要打搅你兄长了,你快回去看你的书罢,整日听风便是雨,怎的这样不稳重?”

    和琳抬手抹了把眼泪,却是笑了出来:“兄长不娶亲就好……”

    和珅抿了抿唇,没话。

    娶亲?

    上辈子他都没找见一个心仪的姑娘,更别这辈子了。

    在封建礼仪的教化下长大的姑娘,恐怕没有能适合他的。

    想到这里,和珅突然捏断了毛笔。

    且等等……

    他可不娶亲。

    但黛玉日后可是要嫁人的。

    和珅想来想去,也实在想不出来,林妹妹将来会同何人成亲。

    那贾宝玉是断断不能成的。

    贾宝玉虽本性不坏,但以他的性子,若是和黛玉在一处,黛玉便会吃尽亏,受尽苦,不得又要走上原著的那条死路。

    那怎么成!

    这一往下想,就有些收不住了。

    等和珅回过神来的时候,墨汁已经沾满手了。桌上的宣纸也都乱七八糟了。

    和珅敲了敲桌面,对门外道:“将刘管家唤来。”

    外头应了声。

    不多时,那刘管家便心地推门进来了。

    他在和珅跟前躬了躬腰,殷切地笑着问:“公子可是有什么吩咐?”

    和珅微微笑着,将刘管家从头打量到了脚。

    和珅平时在宅子里很少笑,一旦笑起来,反倒叫刘管家发憷得很,心中暗道是否自己做错了什么。

    “刘管家从前过,自己有个五岁的女儿夭折了,是也不是?”

    “是。”刘管家一头雾水,但嘴上还是很快应了。

    “刘管家如今只有个儿子吧,原本应当是儿女双全的,如今实在有些可惜……”和珅低低地叹了一声,像是真为刘管家感觉到怜惜似的。

    刘管家愣愣地点了下头:“是……奴才家里那口子,想起这事来,总还会难过上好久。”

    “不若收个义女吧。”和珅道。

    “义……义女?”

    和珅又笑了笑,将一张纸推至他的跟前:“瞧瞧,这是那姑娘的生辰八字和画像,生得也算乖巧。与你作个义女,当是不亏的。正巧,这姑娘极为年幼时便被父母丢弃,可怜得很呢。”

    刘管家糊里糊涂地点了头,待将那纸捏在手中,看了会儿子功夫,脑子里才隐约明悟过来。

    想必是公子有什么要做,但不能过了明面,所以得借他的手吧?

    这个时代背景之下,有胆大心野的奴仆,但更多的却是对主家死心塌地的奴仆。因为他们一旦为奴,便是一生都是贱籍。他们的荣辱富贵都是同主子一体的。自然是为主人家当牛做马也愿意。

    刘管家点了头,埋着头道:“奴才这便派人去同她认亲。”

    “不,你亲自去。”

    刘管家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是。”

    若是这一去,能在公子跟前博个另眼相看,那是大大值得的!

    这宅中上下谁都知道,公子将来是要有大作为的!

    刘管家不求别的,但求日后他那儿子能跟着沾些光,便是祖坟冒青烟了。

    刘管家当便收拾了包袱,带了个车把式和一个丫头出发了。

    他要去的,乃是姑苏。

    寻的是个名叫“雪雁”的姑娘。

    刘管家寻到雪雁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姑娘原来是一大户人家的家奴,从便跟着那户人家的姐作了贴身丫鬟。

    刘管家瞅准机会,总算见到了那叫“雪雁”的姑娘。

    雪雁对父母早没了印象,原先还当这人是个骗子,但对方亮出身份,是从京城来的,乃是一官宦之家中的管家。他还带了个丫头。

    那丫头殷勤极了,竟是给雪雁端茶倒水起来。

    雪雁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心底的滋味儿霎地就变了。

    莫她身上本也没什么可骗的。

    就对方万一当真是骗她的,但雪雁却觉得,真有了父亲的滋味儿是不一样的……哪怕只有那么一会儿短暂的功夫。那也是不同的。

    就好似,从前能任人欺凌。

    但突然有一朝发现,自己也是有所倚靠的,便不必那样胆害怕,难过时还自己一人躲被子里哭了。

    刘管家叹了口气,道:“从前是真没了办法,才舍了你。谁能想到,我托付的那人家,竟是也将你丢了。那之后我与你娘想起此事,每每都痛苦不已……做梦都想着能将你寻回来。”

    雪雁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爹多想告诉你啊,爹寻了个差事,有个好的主人家。主人家日后是要做官。你娘还给你做了好多衣裳。主人家厚道,赏了些好看的料子下来。但家里头却没个姑娘来穿那些衣裳……”

    雪雁已然泣不成声了。

    “你若不愿人了我同你娘。便拿我们当干爹干娘,也是成的。给我们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雪雁心底早就一片松软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她忙哭着点了头。

    刘管家松了口气。

    等仔细端详这姑娘的面容,倒还真有几分夭折的女儿的味道。

    刘管家心底一软,暗暗嘱咐自己,既然公子了,日后那便真要将这姑娘视作女儿。

    “此次来寻你,也是得了主人家的恩。不日我便要回京去了。日后我会常寄些你娘做的东西给你。还有银钱……你莫要苦了自己。只是可惜了……可惜了,你不在京中。爹想照拂你,却也没甚法子。”刘管家苦着脸道。

    雪雁又是一番泪流满面。

    “你还有个兄长,体弱得很。但却很是思念你,整日念着,何时寻回了妹妹,如何疼你……”

    雪雁抽抽搭搭地道:“既然上造化,让我又有了爹娘。兴许,兴许不久,有了缘分,我也会去京里……”

    雪雁没敢,是自家姑娘要去京城,那个什么荣国府里头。她虽然不聪明,但也没蠢笨到极致,知晓主人家的事,是不能肆意拿出来的。

    刘管家听完,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便同你娘,你兄长,在京城等你……”

    雪雁跟着点头。

    如此折腾了一个时辰,雪雁才归了林家。

    刘管家松一口气,特地买了些吃食、穿的衣裳,又留了点银钱,托林家门房给了雪雁,方才觉得将事情办妥了,于是赶紧往京城回去了。

    他还得向公子报个好呢。

    ……

    黛玉发现这几日雪雁都有些不大对劲,眼圈总是红红的,有时望着手里的针线,瞧着瞧着就哭了。

    莫不是魇着了?

    “是谁给你委屈受了?”

    雪雁惊了一跳,抬起头来,胡乱擦着脸,不好意思地道:“是、是我的家人寻来了。”

    黛玉也惊讶:“不是早没了消息吗?”话完,黛玉又紧跟着道:“是一桩好事,莫要哭了。你早该与我了,我还能叫你歇息几日,与他们叙一叙。”

    雪雁却是又哭了:“没得叙了。我爹如今在京里给一户人家做管家……他怕是已经赶回去了。”

    黛玉眉梢也垂了下来:“莫哭了。日后不得就去京里了。你是比我要好的,你尚且还有父母可孝顺……”

    雪雁忙收了声,怕招黛玉也哭起来。

    她睨了睨黛玉的脸色,绞尽脑汁后,却只干巴巴地了一句:“姑娘也莫要难过,日后若是真进了京。姑娘虽然离了老爷,但是……还有那位公子呢!”

    完,雪雁又瞧了瞧黛玉,只盼着这句话能让她面色欢喜一些。

    离了家,去京城探望那个哥哥。

    是黛玉从前分外盼望的事。

    但如今母亲没了,父亲公务繁忙,身子大不如前,她却又要离父亲而去……

    黛玉抬手按了按额角,只觉得,要是就停留在那时,母亲尚在、父亲康健,那个哥哥也在林宅中玩儿时就好了……

    等刘管家回到宅中时,和珅已经开始闭门不出了。

    科举在即,他分不出别的心思了。

    刘管家也不急着等和珅奖赏,反倒回了家,让家里的婆娘又做了些女孩儿衣裳、荷包、手帕、扇子。又特地同儿子嘱咐过了。

    刘家人都不蠢,明白这事办好了,才能在和珅跟前得个好。

    于是都积极不已。

    等和珅这头参加完科举,这头刘家人已经做好等雪雁来京里的准备了。

    尽管也许这个姑娘一辈子也不会来,但刘管家总觉得,既然公子吩咐下来了这事,那就明日后还会用得上这个姑娘。

    那她必然就会来京里的。

    刘管家对和珅相当信任。

    结束完科举后,和珅先去拜谢了老师,然后又查了和琳的功课学问。这才坐下来,听刘管家细细汇报了去姑苏的事。

    “你办得很好。”和珅笑了。

    而这一次,他的笑容没再令刘管家感觉到害怕,而是欣喜不已。

    “待她到了京里,你还要多见见她。”

    “是。”

    “明日把你儿子叫到宅子里来。”

    刘管家双眼亮了,低低地应了,然后才退了下去。

    今年是乾隆三十一年,比历史上和珅参加科举要早了三年。和珅微微一笑,他要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一点。

    他还要改变历史上和珅的名次。

    和珅参加科举时,名落孙山,仅以文生员袭承三等轻车都尉。

    但这一次……他却要有不一样的结果。

    当然,还不仅仅是这些。

    既然他不仅是来到了清朝,还恰好和《红楼梦》撞到了一起。那就让他将林妹妹的命运也一同更改了吧……

    清乾隆三十一年。

    和珅以年少之龄,夺得今科状元,一鸣惊人。

    据传,当日他作下的文章,令当今圣上翻来覆去,连阅数遍不舍释手。

    又据传,在金殿上,圣上更是亲口夸赞和珅“龙章凤姿,质自然”,又因和珅精通满、汉、蒙古、西藏四种语言,更精通四书五经,圣上对其喜不自禁。很快便赐了官下去。

    唯一和历史有所重叠的,便是和珅因那篇文章展露出的才干,担任了布库大臣,正式踏入了官场之中。

    还得了个在乾隆跟前出入的机会。

    布库官职并不起眼,但京中谁人都知晓,这只是和珅的一个踏脚板,借着这个基础,他很快就会青云直上。

    毕竟中进士者,多为四十多岁。

    朝中官员大都不年轻了。

    一个年仅十六的人物,同样与他们置身官场中,人家将来的潜力却是更大的。

    一时间,和珅之名在京中响亮了起来。

    也还真有人家到了宅中,意图与和珅亲。

    和珅一一都推拒了。

    乾隆听闻了此事,还好笑地问和珅:“常男儿应当先成家再立业。你如何不肯娶亲?”

    十六娶亲,年纪也并不算。

    以这个年纪做了父亲的比比皆是。

    乾隆此时年纪已经不了,但却并无多少严肃之态,面对和珅时,相反还和蔼可亲极了。

    与和珅话时,也没有多少架子。

    当然,这并不是乾隆便是好惹的。

    和珅从来不会得意忘形。

    和珅在乾隆躬身道:“臣初入官场,尚且还有得学,怎能分心思在情爱上?臣只愿能有更多为皇上分忧的时候。”

    乾隆本就是个爱听好话的皇帝,此时自然心中舒坦不已。但嘴上却还是调侃道:“我瞧你怕是不喜欢人家姑娘吧?”

    和珅笑了笑:“底下的姑娘大都是好姑娘,哪里轮得到臣来谈论喜欢与否呢。”

    但和珅却不自觉地走了下神。

    喜欢的姑娘?

    他能喜欢谁?

    和珅接触过一些这个时代的女子,但却实在没有一个能令他动心的。

    和珅时而都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心理年龄过于大了,所以才更没了毛头子的冲动。

    但想着想着,和珅的脑子里却是划过了一个名字。

    对了。

    也不知黛玉如何了。

    和珅没有放任自己走神,他将这个名字暂且按在心头,又同乾隆了会儿话,然后才被打发走了。

    ……

    正如那日在殿中与乾隆的那样,和珅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公务当中。

    兢兢业业,一心以乾隆为先。

    和珅从来不怕锋芒毕露。

    而乾隆也相当吃这一套,和珅事事都想着为他分忧,在乾隆看来,实在一片赤诚之心啊!

    底下的官员都应当如和珅这般才是!

    乾隆如此想着,也就很是干脆地又升了和珅的官儿。

    清乾隆三十二年。

    和珅擢为乾清门御前侍卫,兼副都统。

    这比历史上要快了将近九年。

    这省下的九年,足以和珅去做许多事了!

    同年,在劝下的林如海,同意了黛玉随荣国府派来的婆子们,前往荣国府外祖家。

    这一年,黛玉不过十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权臣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权臣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