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孤男寡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特殊占有正文 20.孤男寡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中午在食堂, 师筱卿跟顾若表情木讷地看着杨楠坐在她们对面吃饭。

    杨楠在中午的食欲似乎更好, 吃的要比早上吃得还多。

    如果以前他在体校,运动量大,她还能理解。但是在2中, 体育课都经常被其他老师抢课的地方, 这么吃, 不容易吃撑吗?

    “你吃这么多真的没事?”师筱卿问。

    “没事,我拉的也多。”杨楠回答得坦然。

    “……”不该搭话的。

    杨楠刚来2中,没两就被沈轻找茬了,就像不良少年之间打架似的, 很是社会,弄得不少学生都不敢接触杨楠, 杨楠到现在也没什么朋友。

    不过他不在意, 他就缠着师筱卿, 现在已经开始中午跟她一块在食堂吃饭了。

    食堂是校园的一大聚集地,学生们都会来, 各个年级的汇总在一块,会混搭着坐。

    师筱卿跟杨楠面对面坐在一块, 在食堂里颇为扎眼。

    2中不是没有谈恋爱的学霸, 但是一般都蛮低调的, 这么明目张胆地坐在一块的少之又少。

    有的学生看到了, 会私底下议论。

    师筱卿跟杨楠的关系, 在体校闹得沸沸扬扬, 2中也听到了些许消息。这两个人又经常在一块, 不少人已经开始确定,他们在一块了。

    师筱卿还是那种懒得跟傻瓜解释的性格,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反正我什么也没做,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根本不在意。

    至于杨楠……

    巴不得在师筱卿身后贴张纸条:杨楠专属。

    以至于他们的关系,一直扑朔迷离的。

    前阵子,还在传,杨楠是为了跟沈轻抢师筱卿,两个人打了一架,杨楠受伤了,才为了师筱卿转校到2中的。

    过后沈轻气不过,所以来2中找茬,两个人在学校里又打了一架。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师筱卿也会帮忙清场,还看着这两个人打架。

    还顺便解释了杨楠没还手这件事情。

    这个版本的传言渐渐成了大家认为的“真相”,颇有一怒为红颜的架势,简直就是一出校园江湖录。

    吃了一会,师筱卿发现杨楠并没有全吃完,把剩下的若干食物打包,放进了所料袋里。

    师筱卿这才觉得杨楠的食量符合常理。

    “吃完了没,一起去喂狗去。”杨楠的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笑眯眯地看着她们俩。

    “不去。”师筱卿直接拒绝了。

    “欸,顾若,给你看个相片。”杨楠着,把手机拿了出来,师筱卿一看就急了,然后就看到杨楠给顾若看的是补课时拍的相片。

    “照得挺好看啊!”顾若发自肺腑地赞扬。

    “是吧,我觉得我绝对有摄影师的赋。怎么,亲亲要不要跟我去喂狗?”

    师筱卿知道,杨楠这是威胁她呢,不由得气恼起来。

    杨楠继续跟顾若聊,靠着座椅,手臂搭在椅背上,样子有种纨绔的味道。

    “沈轻还跟我起你呢,是暖宝宝用的不错,再给他来几个,然后暖手宝的充电线给他,他也要做一个精致的蓝孩子。”

    “哦,那我回教室取吧。”顾若立即就同意了。

    “嗯,多少钱我给你。”

    “不用,他还请我吃冰激凌了呢。”

    杨楠点了点头:“那就先回教室。”

    回教学楼的时候,杨楠依旧跟在师筱卿身边,手里还拎着打包的饭,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两个女生聊。

    在顾若回教室取东西的时候,师筱卿站在门口跟杨楠一块等,然后走到杨楠身边,声警告:“你别太过分!”

    “没有啊,我就是想给她看看我的摄影作品,我非常满意。”

    “你这样特别令人讨厌!”

    “能被你讨厌,也证明我在你心里跟别人的分量不一样,特别的,独一份的。”

    师筱卿看着杨楠无耻又帅死人补偿命的样子,无语了好一会,最后叹了一口气。

    她突然想恶补《名侦探柯南》,找一个周全点的灭口方法。

    顾若拿了东西出来,几个人一块去了靠近体校的围栏边,那边已经有几个人在等了。

    沈轻看到杨楠他们过来,立即在栏杆外蹦,手臂一摆一摆,腰一扭一扭,要多浪有多浪,很是活泼地叫着:“妈妈!妈妈我在这里!”

    师筱卿没理他。

    喜当爹还能得过去,没听过几个喜当妈的。

    尤其是儿子还比她高出那么多。

    杨楠把食物递出栏杆外,他们就可怜兮兮地蹲在围栏边吃东西。

    师筱卿看了一会,忍不住问:“为什么体校限制你的饮食啊?”

    她以前从来没听过这种事情。

    “我们上午有的时候是文化课,下午才是集中训练,我们的项目又是经常摔到垫子上‘敦敦敦’的那种。以前有几位吃得太多,结果‘敦敦敦’就吐垫子上了,影响训练,我们教练就不许我们吃太多。”杨楠回答,语气颇为无奈。

    “那可以去周围的店吃点啊,这么在冷风里吃多难受。”

    “周边的店我们教练都打过招呼。”杨楠再次回答,语气里带着深深的绝望。

    师筱卿还是有点不理解:“也可以手机订餐送过来啊。”

    “订餐发现一次,罚款50元。后来我们教练用收来的罚款,回请我们吃饭,一学期请了7次。”杨楠着,跟着叹气,想起以前那种恶魔般的日子,就觉得心中凄凉。

    师筱卿又看着蹲在旁边吃饭的沈轻、邓毅然以及卢雪寒,也出现了同情的表情。

    顾若在沈轻蹲着吃饭的时候,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在了沈轻身边的石台上,然后快速闪避开,就跟躲鳄鱼似的。

    沈轻嘴里的东西咀嚼到一半就停下了,忍不住抬头看向顾若:“我就那么吓人吗?”

    顾若连忙摇头否认。

    在沈轻身边的卢雪寒看了,忍不住跟着笑:“看把美人吓的,就跟被教导主任训话了似的。”

    邓毅然立即接道:“上次还把人家给吓哭了,他还好意思问人家自己吓不吓人,你猜她怎么回答的?”

    “怎么?”卢雪寒啃了一口鸡翅。

    “你特别的和蔼。”

    卢雪寒听完大笑出声,嘴里的鸡肉都掉了出来,一点形象都没有。

    接着扭头看向顾若:“美人,你怎么那么软萌呢,我特别喜欢你。”

    顾若被卢雪寒撩了一把,一瞬间红了脸。

    卢雪寒属于高个子女生,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长相有点像少数民族,五官立体,带着些许英气,有种跟性别不符的帅气。

    她这样帅气的女生,往往女生缘很好,男生缘也好,但是搞对象嘛……难。

    就像上次的米雪,就不喜欢师筱卿这样的女孩子,觉得她白莲花,还是盛世级别的。但是米雪就不会讨厌卢雪寒这种女生,来也是有些奇怪。

    顾若倒是被卢雪寒帅了一把,羞羞地盯着卢雪寒看了一会,回答:“嗯,谢谢你。”

    “声音还甜啊,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母|乳喂养。”

    “哦……”跟学霸话,逻辑要严谨,“真是个可爱。”

    沈轻吃着东西道:“是苹果还差不多,圆溜溜的脸。”

    “就你好,大鞋拔子脸。”卢雪寒忍不住数落。

    “我也是体校一朵花好吗?”

    “就你?!还好意思呢,你是不是每次约都没发展到脱鞋的地步啊?”

    沈轻立即红了一张老脸。

    杨楠则是笑了起来,跟着揭老底:“我之前看到他钱包,里面就是十五个套套。过阵子再看,还是那十五个,花色都一样。你把那些东西放包里,是不是就是想显得钱包鼓?不怕放过期?”

    沈轻立即没食欲了,直接嚷嚷起来:“你们什么情况,群攻我干屁?得就好像你们用得着似的。”

    单身狗何必为难有理想的单身狗?

    师筱卿怕他们吓坏了顾若,直接拉着顾若先离开了,让杨楠自己留在来跟他们自相残杀。

    *

    晚上刚到补课班,杨楠就有点难受了,一直趴在桌子上,一个劲喝热水。

    孟老师询问了杨楠几句,杨楠都没事,孟老师就继续讲课了。

    师筱卿抄完笔记,把笔放在桌面上,活动了一下手腕,进行短暂的休息。

    扭头看一眼杨楠,伸手摸了摸杨楠的额头,居然烫得吓人。她又摸了摸杨楠的脖颈,又看了看杨楠的状态,确定他是感冒了。

    杨楠眯缝着眼睛看了师筱卿一眼,突然转了个头,背对师筱卿,她还没回过神来,手就被杨楠拽走了,让她再摸摸他另外一侧脸颊。

    看来也不是很严重。

    她继续听课,听了一会,又伸手摸了摸杨楠的额头,没有退烧的迹象。

    接着去摸杨楠的手,却被杨楠直接握住了,她不得不凑近了问:“哪里难受吗?”

    杨楠转过头来回答:“头疼。”

    “还有吗?”

    “心口疼,你帮我揉揉。”

    师筱卿不客气地将手抽了回来,继续写笔记。

    杨楠还以为师筱卿不能管他了,结果师筱卿拿走了他的本子,帮他总结了一些重点,写在了本子上。

    他忍不住扬起嘴角笑,盯着师筱卿帮他写笔记的样子看,眼神里全是喜欢。

    补课结束,两个人结伴回家,在电梯里,师筱卿忍不住问:“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可以吗?”

    杨楠靠着电梯壁,有气无力地比量了一个“ok”的手势:“完全oj|bk。”

    师筱卿盯着他看了一会,点了点头,电梯到达15楼后走了出去。

    回到家里,师筱卿先是写了会作业,总觉得不放心,于是放下笔,去客厅里翻箱倒柜,找出了家里的退烧贴跟感冒药。

    徐梅看着她的动作问:“怎么,感冒了?”

    “杨楠感冒了,他刚搬过来不久,家里没有药,我给他送过去点。”

    “哦,那行。”

    徐梅看着师筱卿出门,忍不住担心:“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去一个男生家里,是不是有点不妥啊?”

    “大晚上的,他们家里其他人也在呢,能有什么事?”师国梁还在看电视,没多在意。

    他们并不知道,杨楠家里就只有杨楠一个人。

    *

    师筱卿到了18楼,按了杨楠家的门铃,等了一会,杨楠才打开门。

    他的身上已经换了睡衣,手里还拿着毛巾,刘海还有点湿,看到师筱卿的表情有点懵。

    不过他还是很快开了门,让她进来。

    “我给你拿了退烧贴,你一会贴上。里面还有药,真的特别难受了再吃,先喝点姜汤就行了。”师筱卿把药放在了玄关上就要离开。

    杨楠就近坐在餐桌前,虚弱地:“我现在开始浑身疼了,动不了了,只想躺着。”

    师筱卿停在门口看了他一会,一个高大的男生,生了病居然显得可怜兮兮的,特别需要人照顾似的。

    杨楠的难受应该不是装的,脸红嘴唇却煞白,脸色十分难看。

    她还是妥协了,换了鞋子走到杨楠身边,再次去摸他的额头。

    杨楠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用手捧着,蹭了蹭撒娇:“你手凉,好舒服。”

    这个男生撒起娇来真的很过分,让她的心软成了一滩,无可奈何地道:“那你去躺着吧,我帮你煮姜汤。”

    “冰箱里有可乐,用可乐煮吧,不然我喝不下去。”杨楠居然还好意思提要求。

    “还挺挑。”

    “反正我不喜欢板蓝根的味道。”

    “行了,我知道了。”

    杨楠站起身来,身体晃了晃,她立即扶住了他,再次做了他的拐棍,扶着他进了卧室躺下,帮他盖上被子,这才去了厨房。

    厨房桌子上,放着一些方便面的袋子,估计是杨楠今晚上自己煮的。

    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的东西,蔬菜不多。

    再看看冷冻层,里面大多是空的,已经没用什么存粮了。

    想想也是,他每都要去上学,之后还去补课,也就周日能出去购物,买点方便面比较方便,或者就是订餐了。

    不过订餐时间久,不能保证能赶上补课,估计最后也是去店里吃。

    她拿了姜跟可乐,帮杨楠煮了可乐姜汤。

    捧着杯子到卧室里,就看到杨楠躺在床上,居然还在用腿夹着被子躺着,卷着裤腿跟袖子,眉头微蹙,应该还在难受。

    “你得好好躺着。”师筱卿提醒。

    杨楠开始蠕动身体,嘴里嘟囔着:“出汗,难受。”

    “出汗才好呢,你就是染风寒了,起来把姜汤喝了。”

    杨楠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没动。

    师筱卿只能放下杯子,帮他盖好被子,然后扶他起来喝姜汤,一整杯都喝完了,她才让杨楠重新躺下。

    从袋子里取出退烧贴,撕开后贴在了杨楠的额头,又用手按了按。

    “这么凉啊……”他忍不住嘟囔。

    “热的是暖宝宝。”

    他被怼得哑口无言,只能乖乖闭嘴。

    师筱卿又把药取出来,坐在床边看药盒,嘴里念叨着:“这个是一粒,一两次,饭后服用,这个是四粒,一三次,属于中药的胶囊,所以吃的多……”

    她□□叨着,杨楠就挪了一下身体,抱住了她的腰,一脸幸福地嘟囔:“亲亲真好啊,你怎么这么好呢。”

    “松开。”

    “我在用我温暖的体温,温暖寒冷的你,有没有被感动?”

    “没有。”

    杨楠还算听话,直接松开了她,继续老老实实地躺着。

    师筱卿又了一遍药怎么吃,杨楠也都应了。

    她又扭头去了厨房,帮杨楠煮了热水,倒进保温杯里拧好,又给杨楠接了半杯凉白开,放在了床头。

    “夜里实在难受了,需要吃药的时候,把保温杯里的水兑到杯子里就可以喝了,知道吗?”

    杨楠已经要睡着了,只是用鼻音应了一句:“嗯。”

    糯糯的,还有点可爱。

    师筱卿看他的状态还有点不放心,问:“你家里有备用钥匙吗?”

    杨楠没回答,指了指床头柜。

    她自己打开柜门,然后就看到了一抽屉内裤,又关上了,然后就听到杨楠:“在底下,你摸摸看。”

    她只能硬着头皮,在一堆内裤里摸出了一把钥匙来。

    “钥匙我拿走了,以防万一用的,等你好了就还给你。”师筱卿将钥匙放进口袋里,没得到回答,杨楠似乎睡着了。

    她又帮杨楠盖了盖被子,扭头离开了杨楠的家,在门口用钥匙锁了门。

    *

    第二早上,师筱卿并没有跟杨楠一起去上学。

    检查完分担区回来,路过3班的时候,她特意从后门玻璃朝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杨楠没来上课。

    回到教室,她取出手机,点开杨楠的聊框,输入了一行字:好了吗?

    想了想,最后没发送出去,而是将手机收了起来。

    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一,放学回去的路上,再次体验到了公交车炼狱。

    其实有杨楠在身边,确实能分担不少。

    得了闲,她取出手机来,看了看微信,杨楠一都没跟她话。

    回到家,她到15楼下了电梯,站在楼梯间迟疑了一会,思考要不要去看看杨楠,最后还是作罢了。

    补课班里。

    今孟老师给学生们准备了哈密瓜,已经切好了,分成了几个盘子分给了他们,牙签都插好了。

    “杨楠今没来?”孟老师问。

    “嗯,他生病了。”

    孟老师从书桌前,拿出了几张卷子:“你家里离杨楠家里比较近吧,把这个送到杨楠那里去,让他试试看吧。”

    “嗯,好。”师筱卿立即接了过来,收进了包里。

    她突然有了名正言顺看杨楠的理由。

    其实其他的时候都可以问,杨楠也会乐意回答,但是总觉得很做作似的。

    她不擅长关心人,发出问候都会害羞。

    补课结束,师筱卿回去的步伐有点急促,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是单独一个人回去。

    一路跑到了家楼下,划了电梯卡,到了15楼下楼,又从楼梯上了18楼。

    他们区的电梯卡只到对应楼层,幸好他们两家只差三层楼。

    到了1803,她按了门铃,半都没有人开门。

    她从口袋取出钥匙,打开门,拉开门走了进去。

    杨楠家里没有开灯,她自己将灯打开,然后问了一声:“杨楠,你在家吗?”

    等了一会,没人回答。

    她换了鞋子,朝卧室里走去,并没有开卧室的灯,就看到杨楠依旧在床上蜷缩着躺着。

    她突然有点不安,快步走到了杨楠身边,看到床头柜上的水已经喝完了,他应该吃过药,药盒随便放在床头柜上。

    她伸手将杨楠额头的退烧贴撕了下来,然后摸了摸额头的温度,怕是因为退烧贴干扰了体温,又摸了摸他的脖颈,温度好了一些了。

    杨楠似乎被惊动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摸到了一只手,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师筱卿。

    师筱卿下意识的放下心来,还活着呢,这就没事了。

    结果想要抽回手,手却被抓住了,紧接着,她整个人都被抓着到了他的怀里。

    杨楠翻了一个身,将她压在身下,俯下身,不管不顾地亲了上来,她被吻得措手不及。

    如果上一次是蜻蜓点水,那么这次就是惊涛骇浪,撼动了整个海洋。

    嘴唇被碾压着,因为没有防备,撬开唇齿也只用了一瞬间而已。

    粗重又炙热的呼吸在她的脸颊上散开,粗重的呼吸似乎就在耳边,让她一下子坠入了深渊之中。

    她用手抵着他的胸口,却推不开这个野兽一样的男生。

    其实他的唇瓣有点干,但是足够柔软,口中也有烟草的味道,似乎睡觉之前吸了烟,还不止一根。

    因为体温比常人要高,以至于这个怀抱十分温热,让她的眼前升腾起了一股子雾气,一点点剥夺着她的理智。

    杨楠显得很急切,用力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胸腔里,吻也热切难耐,霸道非常。

    第一次接吻,感觉只是有点痒。

    第二次接吻,则是浓烈的酒,让不胜酒力的她一下子就醉了。

    第一次饮酒,并不觉得味道多好,却被酒水烫着口腔,酒不醉人人自醉,吻不缠绵却勾魂。

    许久,他终于肯放开她,唇瓣却在亲吻她的脸颊,稀碎的吻,密集得如同清晨的露珠坠落,带着诱|人的甘甜。

    最后,他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她试着叫了一声:“杨楠……”

    然后用手掐了他一把,他的身体突然一颤,然后整个人都僵持住了。

    *

    杨楠真的烧迷糊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依旧头重脚轻,头痛欲裂。

    他跟班主任请了假,他去不去学校,真的没什么区别,假很快就批了,于是他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睡到中午饿得不行,拿手机订了外卖,下楼的时候只套了外套,腿被风一吹再次严重了病情。

    吃完饭后,浑身疼得难受,他强忍着吃了药,在傍晚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估计是药劲上来了,他睡得很沉。

    他断断续续做了很多梦。

    他梦到自己还在体校,参加学校的选拔,被选中了,跟沈轻他们一块去了省队,还偶尔回来看看同班同学,别提有多潇洒。

    还有,他梦到他追到师筱卿了,还跟她卿卿我我的。

    梦里,师筱卿特别软萌,任由他拿捏,她抱着师筱卿从纯洁友好的接吻问候,到后期的滚床单,都进行得特别顺利。

    正是关键时候,师筱卿摸了他的脖子,他觉得特别舒服,于是拉住了师筱卿的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怎么能让她逃走呢,好不容易追到的,他要惩罚她,于是不管不顾地亲吻。

    后来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她怎么又把衣服穿上了?

    她怎么还掐他?

    她……

    他错愕地看着师筱卿,两个人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任何举动。

    房间没有开灯,白封闭久了,外加地热不错,周围的温度很高。

    师筱卿穿着外套,还被一个发热的人抱在怀里,压在身下,热得要命。

    最要命的是这诡异的气氛。

    她终于回过神来,抬手给了杨楠一拳,然后直接将杨楠踢下床,自己快速起身,拿起包就走。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从包里取出了卷子,丢给了杨楠,毫无章法的嚷嚷:“给你!”

    完,又把口袋里的钥匙丢给了他,直接跑了出去。

    杨楠听到巨大的关门声,吓得身体一颤,然后揉着脸颊,觉得脸一定肿了,疼得要命。

    他想去追,但是他没动,低头看着自己裤裆支撑起来的形状,这种状态追出去就跟性|骚|扰似的。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给师筱卿发消息。

    南方以楠:我睡迷糊了,对不起,我跟你道歉。

    等了一会,师筱卿没回,他再次打字。

    南方以楠:我真错了。

    然后就看到他被师筱卿删除了好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特殊占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特殊占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特殊占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