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补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特殊占有正文 9.补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师筱卿很生气。

    非常、非常生气。

    初吻在那种环境下被夺走了,一点不美好,甚至不想回忆。

    她倒是不至于因为这个要死要活,或者哭抢地,她不是那种很矫情的人,就是有点憋屈,还有点恶心。

    被不喜欢的人亲了,就跟被人轻薄了似的,现在想想,那一脚踢得轻了。

    就当被狗啃了。

    她在心里这样默念。

    手里握着笔,紧紧地攥着,在本子上胡乱地画。

    顾若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然后心翼翼地问:“卿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师筱卿看向顾若,忍不住问:“你跟你前男友,是怎么在一起的?”

    “初中的时候,当时不太懂,糊里糊涂的就在一起了。有多喜欢不上,就是好奇,想试试谈恋爱什么感觉。”

    “然后呢?”

    “结果他嫌我烦了,就分手了,扭头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那……初吻是……”

    “呃……”顾若立即红了一张脸,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初三晚自习,偷偷的,就……”

    师筱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估计是你情我愿的。

    她跟杨楠算什么啊?

    把笔记本再翻一页,她又回忆杨楠刚才的样子,模样有些憔悴,眼里带着一股子邪气。

    似乎只是对于她照他吸烟样子的还击?

    或许她不该在他沮丧的时候招惹他?

    又看了一会书,她长叹了一口气,心情特别的糟糕,不知道该如何化解。

    *

    师筱卿刚到补课班,就看到杨楠坐在补课班的椅子上,长腿伸得老长,仰着头,伪装成尸体的模样。

    孟老师正在跟一个年轻的男人话。

    男人穿着衬衫打着领带,下身是西裤跟皮鞋,手里一直拿着西装外套,衬衫领口的纽扣都系着,人显得一丝不苟。

    她进屋的时候,年轻男人朝她看了一眼,她跟男人对视,错愕了一瞬间。

    男人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眉眼俊朗,薄唇紧抿,表情里彰显着不苟言笑。可是俊朗的面容无疑很吸引人,她突然觉得,自己看过的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们都瞬间黯然失色了。

    男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继续跟孟老师聊了。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在杨楠斜对面坐下。

    杨楠依旧在装尸体,注意到有其他学生来了,往师筱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一愣,然后猛地坐直了。

    年轻男人回头看了杨楠一眼,眼神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杨楠没注意到,直勾勾地看着师筱卿,听到年轻男人的咳嗽声,才回过神来,再次扬起头来装尸体。

    “我弟弟有点混。”年轻男人对孟老师道。

    杨楠的哥哥,传中的杨大宝。

    想起这个名字,师筱卿就想笑。

    过了一会,杨景凡到了杨楠身边,问:“书带了吗?”

    杨楠有气无力地回答:“在学校呢。”

    “所以你就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还穿着衣服呢,你看,我妈给我买的,印着一根大香蕉呢。”

    杨景凡看着杨楠的样子,表情越来越难看,好像下一秒这哥俩就能打一架,最后杨景凡还是忍住了:“你跟同学看一本了,我先回去了。”

    杨楠哼哼了几声,就跟要死了似的,也不怪杨景凡看杨楠就不顺眼。

    杨景凡没多留,穿上外套就直接离开了。

    杨景凡刚离开,杨楠就坐了起来,朝门口看。

    “我以前是你哥哥的班主任。”孟老师走过来跟杨楠话,“当年他学习特别好,人也聪明,差点就成了高考状元。”

    杨楠一听就乐了:“您也了是差点,不就是没成吗?知人知面不知心您知道吗?您都想象不到他私底下有多龌蹉,多思想败坏。”

    “怎么个败坏法?”

    “比如这货现在就站在门口偷听呢。”

    师筱卿忍不住朝门口看,没看到人影,过会就听到了皮鞋的脚步声。

    这回杨楠笑得更嘲讽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他也是关心你。”孟老师解释,似乎觉得自己的得意门生很不错,没有任何不妥。

    “我真是谢谢他的关心了。”杨楠着,一瘸一拐地起身,到了师筱卿身边坐下,“同学,一起看个书?”

    师筱卿立即拒绝了:“我不愿意。”

    “还生气呢?”

    师筱卿没搭理杨楠。

    杨楠看了看孟老师,见孟老师去打印题了,就将手臂搭在桌子上,凑过来声:“出来你别笑,我也是第一次亲嘴,你也不算亏,最起码我也不算丑,你是不是?”

    师筱卿立即瞪了他一眼。

    杨楠笑得特别荡漾,有种黄鼠狼成功偷了肥鸡的得意,掏了掏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士力架来,丢给了师筱卿:“来,横扫饥饿。”

    “我不要。”师筱卿现在更气了,自然不会要。

    结果杨楠真拿回去了,撕开就开始吃:“我还没吃晚饭呢,刚放学就被我哥拎来了。”

    “你要在这里补课?”

    “是啊,学五年级被选拔到了体校,做了一年的预备役后,就开始在体校里混了,突然让我上学,我浑身上下每个骨头缝都在抗议。”杨楠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干脆任由自己自生自灭了。

    师筱卿盯着杨楠看了一会,忍不住问:“那你转过来,要考大学。”

    “我家里有钱。”

    “哈?”

    “2中都能给我弄进去,虽然一本费劲,但二本应该还是能给我托关系弄进去一个。”

    师筱卿点了点头,继续问:“然后混个毕业证?”

    “嗯。”

    “那以后呢?”

    “可能是……接手家产吧?”

    师筱卿突然觉得没必要聊下去了,这种人根本不用她帮忙操心。

    杨楠继续笑,趴在桌子上盯着师筱卿看,结果师筱卿突然按了笔,用笔尖戳向他的眼睛。

    他吓得赶紧抱头,然后吓得直后怕,躲开了立即问:“你是不是虎?”

    师筱卿也转过身,坦然地看着杨楠:“现在我们俩出去打一架,我不一定会输。”

    杨楠愣住了,好半才回过神来:“社会、社会,惹不起。”

    两个人就此安静下来,师筱卿安安静静地补课。

    补课期间,杨楠从自己的本子上撕下来一张纸,把纸对折,又撕了一段,然后写了字,递给了师筱卿。

    师筱卿看了纸条一眼,上面只写了一个字:嗨。

    神经病!

    师筱卿白了杨楠一眼,就将纸团捏成一团,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杨楠不放弃,又将纸对折,撕了一条,写了一句话,递给了师筱卿。

    师筱卿看了一眼:告诉我你的微信号呗。

    “微”字还写了好几遍,估计是忘记怎么写了。

    她又将纸条捏成一团,放进了书包里,并且觉得杨楠就是神经病,一共就这么几个学生还搞动作,真以为老师瞎啊?

    杨楠坐在补课班里,总显得格格不入,看会周围的同学,再看看讲题的孟老师,再扭头看看师筱卿,这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出了补习班,师筱卿走在前面,杨楠一瘸一拐地跟在她身后,他们都没话。

    走了没多远,就碰到了来接师筱卿的师国梁。

    父女二人走在一块,杨楠依旧跟着,三个人一块进了单元门,等电梯的时候,师国梁看向杨楠的校服,问:“你也是2中的学生?”

    “嗯,我还跟她一块补课呢。”

    “腿受伤了?”

    “啊……伤着了,没多大事,过阵子就能好,就是不能太活泼了。”杨楠回答的语气挺低落的,却在强颜欢笑。

    “伤筋动骨一百,之后注意点就行,伙子个子挺高的,有185厘米了吧?”

    “189厘米。”

    “还能长不?”

    “不知道啊,我已经是我们家最高的了。”

    “已经挺高了,比我都高半头多。”

    进了电梯,师国梁继续跟杨楠聊:“你刚搬过来吧,以前没见过你。”

    “是啊,刚搬过来没多久。”

    “挺好的,以后你跟卿卿搭个伴,我就不用去接她了。”

    杨楠笑得有点邪,点了点头,然后回答:“叔叔,您好像不太了解您女儿,她不需要人接。”

    就凭师筱卿敢跟他下战书,还有揍他的架势,根本不用保护,真被歹徒劫持了,还得担心歹徒会不会挨揍呢。

    “还是得有人接,身边有个男生,歹徒一般不敢贸然袭击。卿卿学过散打,但是实战经验不足,而且歹徒偷袭,直接用刀不就坏了?”师国梁笑呵呵地着,电梯已经到了15楼。

    父女二人下了电梯,杨楠还跟他们道了别,然后注意到师筱卿的书包上还挂着他送的狮子。

    心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复杂,很快又笑了起来。

    师筱卿还真是总给他惊喜啊,想想就有种蛋碎了的感觉。

    *

    师筱卿最近心情不太好,顾若只能一个人来检查分担区卫生。

    刚走到栏杆边,就看到沈轻跟咋咋呼呼直接从栏杆跳了进来,朝着她就走了过去。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躲开,结果被沈轻一把抓住了:“欸,固若金汤,跟我过来一下。”

    顾若吓得战战兢兢的,被沈轻拽到了角落。

    沈轻有点着急,松开顾若的时候有点粗鲁,让顾若身体一晃,差点撞到栏杆。

    顾若偷偷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其他学生都躲开了,没有人来救她。

    她吞咽了一口唾沫,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主动递给了沈轻。

    沈轻看着顾若的钱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即哭笑不得起来:“不是,我就是想找你帮我办个事儿。”

    顾若哭得梨花带雨的,摇头拒绝:“我只会学习……我恐怕不行……”

    跟在旁边的咋咋呼呼立即乐得前仰后合,气得沈卿直瞪他。

    “不复杂,你知道杨楠吧,上次跟我一块,个挺高的男生,你帮我去学校里面把他叫出来一下。”

    顾若立即擦了一把眼泪,继续摇头:“我……我不敢跟他话……”

    “那你觉得我吓人,还是他更吓人?”沈轻突然有点好奇这个问题。

    “你……不不不……你挺和蔼的。”顾若因为着急,用错了形容词。

    沈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型,没忍住,笑了起来。

    这个怂包怎么这么有意思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特殊占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特殊占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特殊占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