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皇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04.皇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一脸迷茫,老太妃笑着跟花儿一样, 脸上的褶子都笑出来, 拉着武曌的手, 把北静郡王挤到一边儿去,:“我的乖儿媳,你好好儿的, 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有什么要的, 只管找我,我这些日子就跟着守着你。”

    武曌更是迷茫,狐疑的看着老太妃, 老太妃这才想起来,拍手:“对了, 你怕是还不知道,好儿媳, 你有喜了, 太医已经两个月了,我这儿子,一点子也不心疼人儿, 两个月竟然拉着你在边关东奔西跑,这会子还遭了逼宫,若是有个好歹,我这老命也不要了, 我就跟他拼了!”

    武曌听着老太妃“哒哒哒”开炮一样的着, 顿时更是懵了, 北静郡王抹了一把脸,连忙:“母亲,您少两句,让夫人歇一会子。”

    老太妃笑眯眯的,嘴角一直咧在耳朵根儿,:“怎么?我这心疼我儿/媳/妇,还有我的孙孙,不行么!倒是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你媳妇有喜了,你愣是不知道。”

    武曌终于听明白了,顿时惊讶不已,自己竟然是有喜了,还以为身/子不爽利,这么一想,最近的确身/子不舒服,懒睡的厉害,而且没什么食欲,还容易恶心反胃,原来这是喜症。

    新皇刚刚确立,虽然还没有正式登基,不过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就等着选择良辰吉日,大/赦下,祭拜祖,正式登位。

    北静郡王已经不是昔日里的一个郡王,如今成了真正的新皇,也顺理成章的从郡王府搬出来,搬到了宫里头来,老太妃如今是太后,有自己的寝宫,武曌是新皇的正妃,理应成为皇后,已经入住了皇后的寝宫。

    紫鹃和雪雁跟着武曌,还是时时刻刻伺候着,水溶虽然很忙,毕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大事事,全都需要他来掌控,还有一干叛党余党等等,但是无论如何,水溶都会来陪武曌用膳。

    武曌身/子虚弱,又吃什么都吐,水溶自然要过来陪着武曌用膳,其实是监/督武曌用膳。

    这日中午,水溶过来陪了武曌用膳,很快又有事儿找他,就让紫鹃和雪雁照顾好武曌,然后匆匆走了。

    武曌用了膳,有些懒睡,不过这气越来越暖和,武曌睡下午觉之后,又觉得盗汗难受,便起来,准备去御花园走走。

    丫头们还有宫女太监,并着武曌一并子出门,其实武曌以前早就过惯了前呼后拥的日子,因此并不觉得怎么不自在,还是照常,让人跟着出来转转。

    她随便走了走,突听有叫喊的声音,不由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声儿?”

    紫鹃就:“娘娘您不知道,这是罪妇贾氏在哭喊,每日都要哭喊几回。”

    武曌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昔日里的贤德贵妃贾元春,她日前因为假皇子的事儿,已经输得一败涂地,被皇后打入了冷宫,这些日子水溶很忙,所以根本没时间处理贾元春,贾元春就在冷宫里哭号,声音非常大。

    武曌正愁没事儿,便:“走罢,去看看热闹。”

    紫鹃本想拦着,但是转念一想,什么人能让娘娘吃亏?怕是还没生出来,便跟着武曌一并子往里走。

    武曌进入了冷宫,吓坏了冷宫里的宫人,那些个宫人都很懈怠,毕竟也不需要怎么照顾,每日管饭,别死了就行,如今看到未来的皇后娘娘过来,当即吓得立刻跪下请安。

    武曌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过来看看,令人开门,宫女:“皇后娘娘有孕在身,那罪妇疯癫,奴婢怕冲撞了娘娘!”

    武曌淡淡的:“开门便是。”

    宫女只好开门,把门上的大锁撤掉,殿门轰然打开,里面一股子发霉的味道,贾元春就在里面,身上戴着锁链,疯疯癫癫披头散发的。

    贾元春本还在哭喊,嘴里着:“我是太后!我是太后!我儿子皇帝!!我是太后!”

    结果看到有人走进来,顿时一下子就清/醒了,两只眼睛冷冰冰的瞪着武曌,恨不能立刻扑过去,若不是因为手上脚上的镣/铐,贾元春此时就已经扑了过来。

    紫鹃搬来一张椅子,仔细擦了,请武曌坐下来,武曌端端坐下,掸了一下自己的袍子,:“本宫今日来看看你,看你这日子过得不错,也就放心了。”

    贾元春恶狠狠的盯着武曌,武曌一笑,:“你不必这么看我,成者王侯败者寇,这个道理,你进宫的时候,想必就懂得。”

    贾元春脸上青筋暴/动,武曌又:“等新皇登基之后,先皇就会安葬,昔日里先皇百般宠爱你,如今先皇一个人走的孤孤单单,是时候让你去陪陪先皇了。”

    贾元春眼睛一动,她听出来,恐怕武曌是想让自己去陪/葬!

    后宫嫔妃在皇帝死后,就那么几条路,要么殉/葬,要么守灵,要么出嫁,要么直接赐一套白绫完/事儿。

    贾元春气的全身打飐儿,身上的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一瞬间,“豁朗!!”一声脆响,贾元春立刻暴起,冲过来,旁边的宫女太监大喊着,全都扑过来保护武曌。

    只是没成想,贾元春的镣/铐很紧,根本不够长,并没有够到武曌,宫女太监们全都松了一口气,定眼一看,武曌不愧是未来的皇后娘娘,竟然纹丝未动,一脸的镇定自然。

    武曌笑了笑,:“你一辈子不就等着这种无上的光荣么?如今给你荣耀,你反而不要?难不成,想跟着那些反叛的人,一起问斩么?”

    贾元春怒吼着:“你别得意!!你以为弄死我,你会好过么!这里是皇宫!皇宫!皇帝的后宫都有三千佳丽,你放心好了,你不会永远得宠的!总有一,你会体会到我这样的痛苦,被冷落,被忘记,然后变成了一个可怜的老妇/人!!你以为你能专宠么?你做梦!皇帝是男人!而且还是大/权在握的男人,怎么可能只爱见你一个人?!”

    武曌听着她诅咒一般的大吼,笑了笑,仍然很淡然,:“只有没什么能耐的人,才喜欢抱怨。”

    武曌罢了,站起来,:“本宫与你,也算是相识一场,就当是最后的饯别罢。”

    她完,轻笑一声,转身便走出了冷宫。

    贾元春还在身后嘶声力竭的谩骂着,那些宫女太监恐怕武曌生气,因此赶紧过去把贾元春的嘴巴堵起来,不让她骂人。

    武曌从冷宫出来,回了皇后的寝宫,刚一进去,宫女便迎出来,:“娘娘,南安太妃来了,等了许久,这会子候在偏殿呢。”

    宫女正话,哪想到那南安太妃却款款的自己走了出来,迎着武曌笑着:“哎呦!我的女儿!”

    南安太妃叫的亲切,走过大约行了个礼,:“我的女儿,为娘听你有喜了,特意过来看看。”

    她着,拉着武曌的手,好生亲/昵,武曌则是淡淡撇开,自己施施然走过去,坐在榻边上,似乎想要歇一歇,:“太妃过来,有什么事儿么?”

    南安太妃撞了一鼻子灰,也不当一回事儿,自顾自坐下来,笑着:“其实我今儿来,也没什么旁的事儿,就是关于贾家抄/家的事儿,你不知道,贾家里面儿,虽然一帮子乌烟瘴气,但是其实还是有几个好的,例如那王熙凤,你以前也见过的,她便是个好的,有成算,只是平白嫁了贾家这么个不是东西的,如今他们家要抄/家,王熙凤打算离了他们家,我一听,这孩子倒是不错的,平日里也能会道儿,若是能进宫来,陪着我女儿话儿,也是极好的。”

    武曌一笑,顿时就明了了,南安太妃这是仗着她是自己的“母亲”,因此跑过来,给旁人情来了,指不定收了王熙凤多少好处呢。

    只是南安太妃也太没成算了,她能不知道王熙凤和武曌早就撕/开了脸皮?这会子把自己真当成了皇后娘娘的亲娘了,估摸/着别人一奉承,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武曌笑了笑,紫鹃递过来茶水,武曌就托着茶碗儿,轻轻的吹了吹叶儿,笑着:“南安太妃的是谁?那王熙凤,除了贾家的媳妇儿,不还是王家的大/姐么?就算她离了贾家,不跟着贾家抄/家,不还得跟着王家抄/家么?”

    南安太妃一听,顿时脸色就不怎么好了,咳嗽了一声,向前欠了欠身,:“女儿,你有所不知,如今这宫里头,虽然只你一个人儿,但是往后里,定然少不得美/女如云的,那王熙凤有些姿色,又能会道,你给她些子恩/惠,将她拉拢了来,把皇上伺候的服服帖帖的,往后也能辅佐着您,不至于被旁的狐媚子给欺负了,是不是?”

    武曌一听,笑了,南安太妃也陪着笑,结果就听到“豁朗”一声,武曌将茶碗往桌上一丢,差点烫了南安太妃,吓得南安太妃赶忙站了起来。

    武曌顿时收了笑,冷冷的一嗤,:“太妃不知收了王熙凤多少钱?王熙凤乃是罪臣一脉,太妃不但维护着,竟然还想捣鼓进宫里来,塞给皇上,这是什么居心?”

    南安太妃吓了一跳,连忙:“这……不是……”

    武曌立刻打断她的话,:“不是什么?南安太妃心里最好清楚着,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处境,平日里与贾家和王家走的近也就罢了,这当口子,可别把自己真当成了活菩萨!那些个聪明,趁早收一收,掂量明白了什么是厉害的,什么是要紧的。”

    武曌的冷冷的,一点子也没有留余地,南安太妃顿时被人掀开了脸面,火/辣辣的疼,好像被人抽/了好几个大嘴巴似的还是当着一干宫女太监的面儿。

    南安太妃气的喘粗气,武曌又:“南安郡王从边关回来,不过是少了根手指头,如今若是再这么搅和,少的便是脑袋瓜子。”

    她这么一,南安太妃吓得“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害怕,武曌那口气,冷森森的,仿佛是一把刀子架在自己的后脖埂子上,冰凉冰凉的。

    南安太妃跪下来,:“皇后娘娘息怒……我……我知了。”

    武曌淡淡的挥手:“你且去罢,自己好生想想。”

    南安太妃赶紧站起来,一打叠的谢恩,溜烟儿就跑了。

    水溶在前面儿和大臣们议事,总有忙不完的事情,等着晚膳的时候,却雷打不动的抽身要走,到了门口,听紫鹃好雪雁简单禀告了两句,是皇后见了谁,谁来找了皇后晦气等等。

    水溶大体听了,就自己走进去,正好已经布了膳,水溶进去一看,好家伙,今儿个武曌吃的不错,竟然吃了一大盘子的肉,还有一道鸡汤,一只鸡啃得就差骨头架子了。

    水溶走过去,笑着:“今儿怎么胃口好了?”

    武曌笑了笑,:“有人捡了骂,叫我锻炼了一番口才,可不是胃口就好了?”

    水溶走过去坐下来,结果还没坐稳,就听到“嗝——!!!”一声,还挺响亮,险些吓人一跳,水溶当下往桌子下面一看,好家伙,原来有东西/藏在下面,不是四儿是谁?

    四儿如今不得了了,还穿着衣裳,打扮的可是富贵的模样,明明就是一只大黄狗,看起来却威风凛凛,如今趴在桌子下面,正啃着一只羊腿/儿,使劲撕扯着,打了一个大嗝儿,看起来吃的挺好,肚子都鼓出来了,嘴边上挂着油花花的油星子。

    水溶低头一看,顿时什么都明了,这桌子怕不是武曌吃的,全都是四儿吃的才是!

    武曌因着胃口不好,吃不下什么东西,四儿正好过来,可怜巴巴的,明明丫头已经喂过了它,却还过来讨食儿,对着一桌子肉流口水,流的差点把寝宫都给淹了!

    武曌就灵机一动,赶紧弄了一些个吃的喂了四儿,免得一会子水溶过来又哄她吃东西。

    武曌被识破了,一脸自然,根本没有半分惭愧,水溶无奈的刮了一下武曌鼻梁,:“坏蛋,你看看四儿胖成什么样子?”

    四儿反/抗的“嗷呜”了两声,继续低头啃羊腿/儿。

    水溶又:“再了,它吃这些不好,往后别给它吃这些,本就是傻狗子,若是再傻怎么办?”

    四儿又被“侮辱”了一番,使劲晃着头,对着水溶呲牙咧嘴的。

    水溶又让人去弄一些清淡可口的给武曌吃,亲自捧着粥碗喂她,打起千百种温柔/软语,:“乖,好歹吃些个儿,若是饿坏了朕的皇子,那可怎么办?”

    武曌一笑,:“你怎知是皇子?若是女儿怎么办?”

    因着只有两个月,太医也不敢妄测是男孩还是女孩。

    水溶则是一笑,亲了一下武曌的额头,:“若是女儿,定然与夫人一般的可怜儿,我也爱见。”

    水溶好不容易哄着武曌用了膳,丫头们笑嘻嘻的拖着装死狗的四儿,让皇上和娘娘独处一会子,四儿虽然抗/议,但是无效,还是被一路大吼的拖走了。

    水溶见丫头们还灵力,心里稍微有些欣慰,笑着将人一抱,一下将武曌打横抱起来,吓得武曌赶紧搂紧他的脖颈,:“心些。”

    水溶笑着:“知道,我有轻重,让我伏侍夫人洗漱更/衣,嗯?”

    他着,抱着武曌直接进了内殿,还没将人放下来,那面儿突然来了一个太监,战战兢兢的:“皇上……有个叫做薛蟠的人求见。”

    水溶脸色当即不是很好,沉着声儿:“薛蟠?朕今儿晚上歇了,一律不见。”

    那太监却:“他有要事禀报皇上,是关于贾家余党的事情,还贾家和王家的余党,想要在皇上的登基大典上,做……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手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