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3.新皇万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03.新皇万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满手是血, 却一点子也不在乎,提手一招,代将军和高副将立刻下令, 外面的军/队冲进来收拾残局,将地上的死尸, 还有龙禁尉的尸体全都抬出去,最后只剩下一片殷/红的血迹。

    突听到“哇哇”的哭声, 北静郡王转过身来,就看到贤德妃晕倒了,孩子被扔在角落里, 正缩着哇哇哭泣。

    北静郡王抬起手来,将那孩子从地上抱起来, 面容十分温柔,一点子也没有方才的狠辣, 还轻声哄了哄。

    众人全都面面相觑, 一时大殿上没有任何声息, 只剩下了北静郡王哄孩子的声音, 那孩儿本还哭着,不知是不是北静郡王哄孩子的功夫很厉害, 宝宝竟然立刻破涕为笑,咯咯笑了起来。

    北静郡王就把宝宝交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那宫女和侍卫喜得不行, 连喊着:“我的孩儿……我的孩子!”

    北静郡王则是:“走罢。”

    宫女和侍卫抱着孩子, 连连朝着北静郡王磕头, 又朝着众人磕头,这才赶紧退出了大殿。

    北静王这样慢条条的做完了这套事,这才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那面儿武曌肚子里还有些隐约的疼,不过算是能忍,转头看了一眼兴/奋的皇后。

    皇后还处于高度兴/奋之中,眼神锃亮,看到了武曌的目光,就低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帮我了大忙,我这一辈子,从没……从没这么畅快过,我自然会回报你。”

    她着,突然朗声:“各位,听哀家一言。”

    皇后一出声,众人全都看了过来,皇后慢慢走上台矶,看到了地上晕倒的贤德妃,狠狠踹了一脚,冷声:“拉下去,先打入冷宫!”

    旁边的侍卫赶紧冲过来,将贤德妃拉下去,贤德妃这才醒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人拖着往外走,似乎知道大势已去,嘴里喊着:“不要杀我!我是被/逼/迫的……”

    皇后娘娘走上台矶,站在龙椅旁边,:“各位都是先皇器重信任的骨/干,如今又一同经历了这样一番动/乱,想必心中已经非常清楚,北静郡王德才兼备,又破碎了王子腾的奸计,实乃是我辈楷模,先皇如今又无子嗣,北静郡王乃是先皇的亲弟/弟,因此哀家……推举北静郡王为新皇,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皇后的话完,大臣们竟然没有哗然,似乎都觉得意料之中,毕竟王子腾的奸计,可是北静郡王在控场,若不如此,此时已经是假的皇五子登基了。

    别北静郡王铲除了王子腾的奸计,就如今宫里头的团团兵马,都是北静郡王的,自然该是北静郡王登基。

    只是大家还有一个顾虑,就算如今皇五子是假的,不能登基了,但是如同北静郡王一般,同样拥有正通血脉的,还有一个人,同样呼声很高,也是功高盖主,那就是……

    忠顺亲王。

    忠顺亲王就站在众臣之中,他还是亲王,比郡王等级要高得多,又是长辈,党派众多,所以很多大臣摇摆不定,不想再站错了队,跟错了风,因此都没有立刻话。

    一时间大殿上静悄悄的,北静郡王也没有话,皇后的党派,以内阁大学士为首的,立刻全都下跪,:“北静郡王德才兼备,乃是新皇的不二人选!”

    皇后的党派全都归顺了北静郡王,这数量可谓不少,只是仍然有很多人刚才吓怕了,不敢贸然战队,就怕又来个什么翻转。

    忠顺亲王此时慢慢走了出来,众人还以为忠顺亲王要发难,结果就看忠顺亲王突然拱手,然后下跪,朗声:“北静郡王德才兼备,臣愿拥护郡王为新皇。”

    众人一片哗然,真是万万始料不及,在很多人看风向的时候,忠顺亲王竟然亲自站出来拥护,第一个下跪,忠顺亲王的党派当即连忙下跪,一时间风向一边压倒,群臣连忙全都跪下来。

    大殿上震山呼:“恭请北静郡王登基!恭请北静郡王登基!”

    北静郡王/还站在人群中,他饧着眼睛,心中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似乎要破茧而出,他想过很多次自己这辈子要怎么活,而现在自己终于要坐在龙椅上及冠,相比于上辈子被软/禁而死,北静郡王此时心中,当真是波澜万千。

    代将军:“请王爷不要自谦!”

    北静郡王笑了笑,脸上还是挂着谦和的笑容,不过却没有推辞,反而伸手握住了武曌的手,:“夫人。”

    武曌点了点头,北静王就拉着她手,慢慢拾级而上,带着武曌一并走上了台矶,站在龙椅旁边。

    众人见北静郡王走上台阶,立刻就噤声了,全都恭敬的跪在地上,北静郡王朗声:“王如今弱冠,远不及各位骨/干之臣阅历广博,从今往后,还请各位爱卿齐心协力,鼎力相助。”

    他着,又:“如今眼下,有几件事儿,必须立刻提上日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皇安葬的事情,这事情至关重要,还请各位费心。”

    当即有相关部门的大臣站出来,:“请新皇放心,下官定然倾尽全力,协助新皇。”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那便是最好的了。”

    他着,又:“其二是处理王子腾叛党之事,王子腾虽然伏诛,但是他的叛党还在,朝/廷不需要这些在先皇驾崩之时,便趁火打劫的蛀虫!”

    臣子们连忙应和,那些和王家和贾家相干系的人,一个个抖得不行。

    北静王淡淡:“这件事情,就交给督察院左副都御史来处理。”

    林如海站在群臣之众,被点了名字,立刻上前,恭敬的拱手:“下官领命,请新皇放心。”

    众人一听督察院,心中还有些侥幸,然而一听是左副都御史,当即差点吓晕过去,那不就是北静郡王的老丈人林如海么?

    别看林如海年近四十,但是他可是官/场上的“愣头青”,当年林如海靠自己的本事成了探花郎,没两年官居二品,还娶了贾家的嫡女贾敏,可谓是风生水起,只是没多久,林如海就因着得罪了人,不懂的如何“做/官”,被皇上外放,放到了扬州,堂堂一个二品大官,干起了六七品巡盐御史的活计。

    林如海在扬州做盐官,虽然只有六七品,但是好歹是个有油/水捞的好活儿,只是谁成想,林如海还是穷的叮当响,靠着一年没几两的俸禄过活,一个子儿都不曾多沾染,清廉的让人把他当成怪物。

    所有人都很不屑林如海,觉得他没成造诣,这样的木头怎么在官/场混迹?只是没成想,如今北静郡王一句话,竟然让林海纠察王子腾的事儿,这可行了,那些个和王子腾沾边儿的人,顿时全都一脸菜色。

    因着他们知道,林如海这个怪人,有一一,有二二,绝对不会收别人的贿/赂,这一趟查出来,还不翻地覆,血雨腥风?

    北静郡王安排好了这些,便又:“第三件事情,便是茜香国的事情,茜香国狡诈阴险,谋害先皇,虽然如今还不适宜讨/伐,但是也必须有个计划出来,众卿可以回去思虑思虑,谁出使茜香国为好。”

    众人点了点头,北静郡王顿了顿,又:“最后,便是登基大典的事情,则一个良辰吉日,大/赦下。”

    众臣听罢了,立刻有叩首:“是,新皇英明!新皇万年!”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众卿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若是有事,可以当时禀报。”

    众人立马左右看了看,声讨论了几句,这个时候就听一声惊呼,北静郡王顿时反应,猛地一把抄手过去,竟然是旁边的武曌要摔倒。

    武曌跟随着北静郡王一起上台之后,就没有再话,只是站在旁边,此时却双眼一闭,陡然要倒,北静王赶紧接住,感觉武曌身/子瑟瑟发/抖,方才被举为新皇的坦然都荡然无存了,大喝了一声:“太医!”

    他着,立马将武曌打横抱起来也顾不得旁人,赶紧抱着武曌大步进了内殿,殿上代将军高副将等人赶紧控/制场面,该抓人的抓人,该散了的散。

    武曌只觉肚子绞痛,不出来怎么回事儿,全身打飐儿,疼得她几乎昏/厥过去,刚开始挺一挺还好,不知怎么的,过了一会子竟然又疼了上来,这次竟不能忍,一下就倒了下去。

    北静郡王急的跟什么似的,连忙抱着武曌快速冲进内殿,不由分,将人直接放在龙榻上,宫女太监忙成一团,太医火急火燎的就冲了进来,赶紧给武曌请脉。

    武曌一瞬间疼的不行,额头上全是冷汗,北静郡王赶紧抚/摸她的额头,将武曌头上的汗擦干净,以免她着凉,握住武曌的手:“没事,没事的,一会子就好了。”

    太医过来请脉,赶紧看了情况,那面儿紫鹃和雪雁也冲过来伏侍,刚冲过来就大喊了一声,武曌竟然晕过去了。

    北静郡王更是手忙脚乱,太医看了之后,连忙请示,是要用/药用针,情况比较紧急。

    北静郡王根本没听懂什么,现在也不能管了,赶紧让太医施救,太医火急火燎的三五成群讨论了一个方案,然后拿针拿药,给武曌含/着,就开始下针。

    那面子老太妃在府里本就不安生,贾芸跑进来通报,:“太妃!郡王登基了!”

    老太妃顿时一惊,浑身一颤,不出是什么感觉,她从郡王/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在盼,只是最后没有盼成,因为自己的地位不够高,只是个江南女子,连累了自己的儿子做不成皇帝,后来已经死心了,正想着踏踏实实的过活,结果没成想,如今却盼出了头。

    老太妃一阵欣喜,贾芸又:“老太妃,郡王请您进宫呢,是王妃不太好。”

    老太妃刚刚还欣喜,这会子就是惊吓了,:“怎么了?怎么不好?”

    贾芸:“具体怎么的,我也不知清楚。”

    老太妃火急火燎的,赶紧让人备车,紧赶慢赶的进了宫,赶紧进入了寝宫,里面忙做一团,北静郡王在外面走来走去的。

    老太妃冲过去,:“林丫头怎么了?”

    北静郡王摇摇头,:“太医还没。”

    老太妃要进去,被北静王拦住,:“母亲,先等一等,您也不会医术,进去平白添了乱,还让太医分心。”

    老太妃觉得也是,就在外面撕着手帕,一直等待着,急的不行。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那面子太医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北静郡王和老太妃赶紧冲上去,太医差点吓毁了,赶紧跪下来回禀,:“恭喜新皇,恭喜太后娘娘,胎儿保住了!”

    北静郡王和老太妃顿时一阵吃惊,两个人饶是平日里见多识广,荣辱不惊,也都一时不出话来,还是老太妃先反应过来,惊讶的:“什么?什么保住了?”

    老太医还以为老太妃高兴坏了,便重复:“回太后娘娘的话,胎儿抱住了,娘娘也并无大碍,只是身/子虚弱,方才动了胎气,因此有些惊险。”

    因着北静郡王如今是新皇,而武曌是北静郡王的正妃,八/九不离十是皇后了,不过老太医不敢瞎揣度圣意,所以就喊武曌是娘娘,这种事没错儿的。

    那头里老太妃又是怔愣了,过了好一会子,就在太医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老太妃顿时叫了一嗓子,吓得太医差点跪下,老太妃这才:“林丫头竟然怀了!”

    北静王这才反应过来,从头到尾他是最没反应过来的那个,听到这里,才一脸恍然大悟,喜得他这辈子都没体会过这种欢心畅快。

    北静郡王:“我夫人有喜了?”

    老太医一听,敢情新皇和太后都不知道这事儿,当即赶紧跪下来恭喜,:“正是呢,娘娘有喜在身,看起来应该是两个月了,可能前期娘娘身/子弱,脉象并不明显,所以并没有诊断出来,还是恭喜新皇和太后了。”

    武曌一向身/子弱,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她畏寒的厉害,冬稍微冷一些,月事就会推迟,推迟个一个月,那是正经,有的时候三个月来一次都是正常的,平日里虽然吃着药,但也是时好时坏,还是要看身/子的情况。

    因此伺候她的紫娟和雪雁,虽然知道武曌月事推迟了,但是没又往那面儿想,还以为是到了边关,那面儿太冷的缘故。

    没成想竟然是因为武曌怀/孕了!

    武曌迷迷糊糊的,感觉疼痛减缓了一些,这才昏睡过去,她醒过来的时候,饧了饧眼睛,猛然吓了一跳,就看到老太妃守在自己跟前,那表情不出来的奇怪。

    武曌想要起身,老太妃赶紧扶着她,不叫她起来,:“别起来别起来,快躺下来,你现在身/子弱,一点子都不能受凉。”

    那面子北静郡王/刚被人叫出去,禀报一些事情,听到里面的动静,立刻也冲进来,看到武曌醒了,赶紧跑过去,扶着武曌,:“可有什么不舒服?还疼不疼?渴不渴?冷不冷?肚子了饿了么?”

    武曌听到这一串儿,顿时头都大了,总感觉老太妃和北静王盯着自己的表情,仿佛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正似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