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2.赢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02.赢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王子腾的话音一落, 就听到“嗤!!”一声, 距离北静郡王最近的龙禁尉, 立刻举起自己的长剑,猛地砍落下来。

    “嗬!!!”

    “王爷!”

    “郡王……”

    群臣一阵大喊, 眼看着那龙禁尉的长剑就要落下来, 就要生生斩掉北静郡王的头颅,北静郡王却气定神闲,一丝未动,连袍子都没有晃动一下。

    一瞬间,鲜血喷/出,“呲——”的一下,飞/溅在四周,众人连忙闭上眼睛,还以为北静郡王今日是死定了,只是没成想,定眼一看,顿时纳罕的又是抽/了一口气。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 就在龙禁尉举起长剑,准备砍下来的时候, 旁边一个龙禁尉,突然猛然暴起, 手指长剑, 一下扎穿了前面龙禁尉的后心。

    他动作凌厉狠辣, 一剑穿心, 剑尖染血,从龙禁尉的后心扎进去,前心冒出来,生生扎了一个对穿,然后猛地一踹,“嘭!”一声,又将长剑整个拽出来。

    那被扎了对穿的龙禁尉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卡血声,嘴里喷/出鲜血,眼睛瞪圆,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咕咚”一声就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这才露/出了后面龙禁尉的脸来,那人一身铠甲,身材高挑,并不算是太壮实,平日里公子哥儿一样的俊/逸脸面,如今染了鲜血,额头上青筋暴怒,猛地一抖长剑上的血珠,冷冷的抬头去看王子腾。

    王子腾看到这一幕,怒吼道:“卫若兰!!!”

    这龙禁尉不是旁人,正是卫若兰!

    卫若兰本就是五品龙禁尉,一直都是皇家守卫,前些日子王子腾包围皇宫,掌控京/城布防,卫若兰是龙禁尉里的一员,自然也在其中。

    王子腾不傻,他知道卫若兰和北静郡王是发,两个人年纪也差不多,是一并子长大的,听老太妃对卫若兰也是视若己出,卫若兰经常跑到北府去。

    因此王子腾在支配龙禁尉之时,就想要除掉卫若兰,不过没成想的是,卫家突然卑躬屈膝的过来求饶,是想要投靠他们王家。

    王子腾本是将信将疑,卫若兰为表示诚意,还亲自去传话,把老太妃带进了宫里来软/禁,当时就和老太妃撕/开了脸面,老太妃气的差点当场昏/厥过去。

    这样一来,王子腾需要卫家的势力,又考虑到卫若兰与北府撕/开了脸面,便放心的留下了卫若兰。

    只是此时,他没想到,卫若兰竟然反过来将了他一军。

    王子腾怒吼着,看起来怒不可遏,旁边好些龙禁尉都傻眼了,这些龙禁尉,好多都是贵/族买来的官/位,因为龙禁尉是皇上身边的护卫,这样见面,很容易变成红人,再不济混个脸熟之类的,其实多半是贵/族家中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

    如今一见了血,大家就看明白了,一个个畏缩不前,吓得脸色惨白,这其中还有捐了龙禁尉的贾蓉!

    贾蓉哪见过这种兵变的场面,被扎了一个对穿的龙禁尉,是他的酒肉朋友,贾蓉溅了一脸的血,此时手里的长剑都拿不稳了,险些给掉了,吓得全身打飐儿,他的盔甲一打飐儿,就发出“得得得”“当当当”的声音,仿佛敲锣打鼓一般。

    王子腾嗓子里发出冷笑的声音,:“你以为策反一个卫若兰,你就能怎么样了么?京/城里所有的护卫,都听我调遣!今日谁要是不尊皇五子为新皇,谁就休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王子腾的嘴/脸终于全都露/出来了,群臣立刻沸腾起来,,有些人不敢话,有些人则是打着鱼死破的想法,:“王子腾!你这是造/反!”

    “王子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想要混血皇室血脉!”

    有人这么着,王子腾陡然一把抓过去,一下抢过旁边龙禁尉的长剑,“嘭!!!”一声,劈在旁边的装饰上,顿时金屑横飞,吓得众人抽/了一口气,全都噤声了。

    王子腾怒吼着:“拥护新皇者,立刻下跪!!否则杀/无/赦!!!”

    他的话音一落,贾家的人,还有王家的人,伴随着一些史家的人,全都纷纷跪了下来,连忙磕头,:“拥护皇五子登基!拥护皇五子登基!”

    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王子腾执着长剑,转了一圈,用剑尖对着众人,哈哈大笑:“下跪!!!不下跪的,就被剁成肉泥!”

    此时皇后冷笑一声,:“王子腾!你以为没有王/法了么!”

    王子腾干脆怒吼着:“我就是王/法!!谁敢反/抗我?!”

    此时皇后的亲信,内阁大学士立刻站出来一步,冷笑:“王子腾,如今你犯上作乱,扰乱皇家血脉,更是兵戎上殿,其罪当诛!”

    他着,又看向王子腾后面的领侍卫内大臣,:“你身为内大臣,难道要与王子腾这贼子一起造/反不成!你对的起先皇对你的信任么?还不立刻喝退这些龙禁尉?念在你是一时糊涂,听信了人谗言,此时还有改过的机会!”

    内大臣吓得一哆嗦,他的确统领皇宫中的侍卫,只是如今王子腾了算,他也是被/逼无奈,若是不跟着造/反,就要杀头。

    内大臣似乎有些犹豫,内阁大学士又:“迷/途/知/返,还有一线生机!!”

    王子腾喝道:“不要听着老儿乱!他是皇后的党派,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等拥护了皇五子登基,你就是功臣!”

    武曌此时笑了一声,:“领侍卫内大臣已经是一等一的正一品,若是这次能助王子腾兵变逼宫,定然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只是内大臣不妨想一想,你已经是一品,王子腾还能给你升到什么地步,超品?还是封王封侯?不,都不是,而是……杀/人灭/口!”

    内大臣吓得陡然一惊,汗毛都要炸起来了,王子腾喝道:“不要听她谗言!”

    武曌继续:“自古以来,马前卒只有死,你知道的太多了,包括今日王子腾不光彩的事情,等到来日他掌握了大/权,还能留你性命?怕是要杀/人灭/口,若是绝了,还要以绝后患,抄/家灭门,那都是有的。”

    内大臣吓得更是不行,看了一眼王子腾,又看了一眼武曌,王子腾怒喝:“不要听她的!她不过是一个娘们儿,信口雌黄,她懂什么?!”

    武曌一笑,:“是呢,我不过是个弱女子,这一点子连我这样的弱女子都能看懂,内大臣您官居一品,不会看不透罢?王子腾这副嘴/脸,您还没看够么?”

    内大臣显然是被动了,情绪有些激动,北静王和武曌一唱一和的:“今日/你若迷/途/知/返,本王可力保你,本王虽然官/位不高,但是为官这么多年,未曾过一句假话,可以在此当众立誓!”

    武曌:“郡王的品性有目共睹,可比什么王大人,可信得多,内大臣,若这是一场博弈,您可没有理由,把身家性命的本钱,全都赔在王子腾身上。”

    内大臣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大喝:“龙禁尉听令!!全部退出大殿!”

    龙禁尉顿时面面相觑,王子腾一听,大喊着:“不许退!外面还有我的军/队,整个皇宫都已经被包围了,谁退出去,立刻杀头!”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随即代将军和高副将冲入大殿,他们一身铠甲,脸上挂着血迹,步履匆忙,却丝毫不乱,不愧是从边关来的大将,都是见过大世面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死尸,一点子也不畏惧。

    两个人走上前来,立刻抱拳:“王爷,宫外做乱的叛军,已经被悉数控/制,有不服者,杀头警示,如今叛军有/意归降,还请王爷示下!”

    王子腾一听,顿时心中像是要爆裂了一样,大喊着:“不……不可能……”

    王子腾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军/队会被北静郡王那点子人控/制,按照比例来都不可能,只是王子腾也不想想,他的军/队,在京/城里养尊处优,而北静郡王的军/队,那是从沙场上锻炼出来,九死一生的勇/士,怎么可能同日而语?

    贤德妃一听,知道大势已去,而且皇五子的身份不攻自破,顿时哀叫一声,瘫倒在地上,两眼一翻,似乎就失去了意识,禁不住打击晕了过去。

    代将军高副将冲进来,又有内大臣反水,一时间不只是京/城,连大殿上的兵马都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

    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一看,赶紧悄无声息的自己站了起来,再没有一个人敢跪在地上了。

    王子腾气急败坏,喘着粗气,突然呐喊了一声,猛地冲上去,众人一阵惊呼,武曌感觉被人使劲推了一把,王子腾已经冲了上去,猛地推开武曌,一把抓/住皇后。

    王子腾是会功夫的,一下擒住了皇后,武曌被他一推,“嘭!”的倒在地上,撞的她一下生疼,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肚子里面绞痛无比,竟然都无法站起来,脸色顿时惨白起来。

    王子腾挟持了皇后,立刻往后撤了好几步,北静郡王见武曌倒在地上,一步跨过去,将武曌抱在怀里,:“夫人?”

    武曌忍着剧痛,摇了摇头,靠着北静郡王慢慢站起来。

    那头里王子腾大喝着:“谁也不许过来!”

    贤德妃眩晕了一下,想要站起来,却眼见王子腾狗急跳墙,挟持了皇后,顿时又是哀叫一声,再也支撑不住,这回是真真儿的晕了过去。

    王子腾勒着皇后的脖颈,用长剑卡着,瞬间就见血了,皇后却冷笑起来,又变成哈哈大笑起来,:“王子腾!!你们王家贾家,都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王子腾被皇后笑的心里火气冒出来,喝道:“不许笑!你死到临头,还笑!?”

    皇后却大笑不止,一点子也没有害怕,:“哀家斗了这么多年,斗的连孩子都没有了,还剩下什么?!只剩下看你这最后的嘴/脸,哀家为什么不能笑?哀家赢了!赢了!!”

    王子腾愤怒不已,喊着:“不许笑!否则我宰了你!”

    大臣们惊慌失措,连忙喊着:“王子腾!不要轻举妄动!”

    “逆贼你要做什么!?”

    “快放了皇后娘娘!”

    武曌眼看着情势,王子腾显然是想要要挟皇后逃出去,她忍着疼痛,眸子微微一颤,随即就:“没错,王子腾,你输得一败涂地,这一次是皇后娘娘赢了!”

    皇后眼睛里都是金光,:“是!是我赢了!是哀家赢了!”

    武曌却又:“只是……如今罪魁祸首却要要挟皇后娘娘您,若是他逃了出去,皇后您的赢,就不算彻底。”

    皇后一听,脸色顿时变了,目光很是茫然,:“哀家到底赢了没有?”

    众人一时间听不懂武曌什么意思,总觉得她的话怪怪的。

    武曌又:“皇后娘娘,您一辈子从未赢得彻底,就是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你有所顾虑,不是顾虑荣华富贵,就是顾虑自己的性命,王子腾这个贼子之所以要挟您,就是因为他知道,您爱惜自己的性命……”

    众人一听,顿时更是哗然,他们似乎隐约听过出来了武曌的意图,武曌这不是逼着皇后和王子腾鱼死破么?

    武曌幽幽的:“皇后娘娘,不如让这逆贼看看,你到底在乎的是什么?”

    皇后听到这里,立刻大笑着:“是什么?在哀家进宫的那一刻起,哀家就什么也不在乎了!”

    她着,大吼了一声,竟然直接往王子腾的剑上撞。

    王子腾吓了一跳,感觉皇后就跟疯婆子一样,若是真杀了皇后,他根本就没有活路了,当即赶紧撤开自己的长剑。

    就在这一霎那,武曌看了一眼北静王,北静郡王陡然拔身而起,猛地一个翻身,一步冲过去,“唰!!”的一声,一把握住王子腾的剑刃,另外一手稳住皇后,向后一带。

    武曌赶紧接住皇后,快速向后退了好几步,旁边卫若兰立刻迎上来,将武曌和皇后围在人群之后。

    王子腾见北静郡王冲上来,剑刃一转,北静郡王伸手捏住他的剑刃,手心里陡然就出了血,“呲——”一声,却不松手,只是冷笑了一声。

    “啪!”的一声,长剑被北静郡王一弹,顿时断作两截,王子腾被震得向后退去,“咚!!”一声撞在漆红大柱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北静郡王染血的手已经一抖,“嗤——!!”一声,断剑飞出去,直接扎在王子腾的咽喉上,“哆!”一声,愣是生生将人钉在了漆红大柱上。

    王子腾只来得及发出“嗬——”的一声,被钉着挂在大柱上,陡然无声,瞪大了眼睛,就这样没气儿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