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0.推举新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100.推举新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高副将着急的:“王爷, 王妃!你们就别卖关子了, 到底是什么能个儿人,你们倒是出来, 让我们知道知道啊!”

    武曌淡淡的:“正是皇后。”

    众人一听,更是懵,皇后?!

    代将军一拍手, 愁眉苦脸的:“皇后?怕是不行啊,皇上驾崩之后, 皇后好像怕事儿,直接从宫里搬出来, 打着养病的旗号, 已经搬到行宫去了, 好些日子不见人了, 皇后家里的那些人, 这次也没有一个出头儿的,全都缩了起来, 看起来不想管这个事儿。”

    武曌:“看来我要亲自走一趟,去拜会拜会皇后娘娘了。”

    众人不知武曌打得什么主意, 皇后一辈子没有皇子, 只有女儿,如今女儿还不能生育, 她曾经怀了个男孩儿, 还被长公主给做掉了, 如今皇上突然驾崩, 贤德妃有一皇子,这摆明了贤德妃赢,皇后输的一塌糊涂。

    因此皇后才会借口自己生病,搬出皇宫,一来示弱,二来而是保全自己,皇后到底是个聪明人。

    武曌第二一大早便起床了,准备亲自去行宫拜会皇后。

    北静王伺候着武曌早起,见武曌一脸恹恹的表情,:“夫人身/子受的住么?昨儿个也没吃多少,身/子该垮了。”

    武曌揉了揉自己额角,:“只是没什么胃口罢了,也不至于这么娇气。”

    北静郡王帮她整理好衣裳,丫头们伺候着束发上妆,然后准备车马。

    北静王不放心武曌,一定要跟着一起去,便也上了车马,行宫就在城里,但是在很偏僻的地方,路上功夫不少,北静郡王就让武曌躺在自己身上歇息,还伸手帮她揉额角,尽职尽责的。

    武曌不由得一笑,:“郡王的手法这么纯/熟。”

    北静郡王亲了亲武曌的嘴唇,:“还不是伏侍夫人,伏侍出来的?夫人不知,自己喝醉了酒之后,有多难伏侍,若是伏侍的一点子不好,又哭又闹的。”

    武曌自然不知道,毕竟她那时候没什么意识,还断片儿了,北静郡王就把上次她在茜香国营中醉酒,叫自己溶溶,还非要自己跳舞看的事情了一遍,当然了还有大乌龟乌龟等等,强吻了北静郡王/还抽/了他一个嘴巴等等。

    武曌听得瞠目结舌,更是暗自决定千万不能再喝酒了,早晚要出事儿,北静郡王就低下头来,拉着武曌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快摸/摸,给为夫打坏了没有?”

    武曌一笑,:“没坏,还是这般花容月貌的。”

    两个人笑了一阵子,车马就慢慢停了下来,已经到了行宫门口,北静郡王陪着她过来,但是不好跟着进去见皇后,只好在偏殿坐了,:“自己当心些。”

    武曌笑了笑,:“这有什么可当心的?你等着就是。”

    武曌罢了,就整理了一下衣裳,让宫女去通传,过了一会子,宫女过来请武曌,武曌便跟着走了进去。

    皇后娘娘坐着,手里抱着一个暖炉,虽然日子是一比一热了起来,不过看起来皇后娘娘气色不怎么好,还需要手炉,畏寒的厉害,脸色也平平淡淡的,白了有种心如止水的感觉。

    武曌走过去,行礼:“拜见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却一笑,好像有些自哂,:“起来罢,这儿也没人儿,别拜了。”

    武曌站起来,皇后让她坐下来,武曌不坐,皇后就:“我这儿也没有好茶,我知你喝不惯,就不给你瞎弄了。”

    她着,又:“况……我这儿也乱,你还是早些回去罢。你要什么,我心里头能不清楚,只我是帮不上忙的,改明儿,等新皇登基了,我也该拾掇拾掇,离开京/城,只盼走得远远儿的,也就罢了。”

    武曌听她得一派死灰,笑了笑,:“皇后娘娘,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一走了之?就算皇后娘娘能逃离京/城,您的家人呢?皇后娘娘想过么?他们昔日里可得罪了不少贾家人和王家人,为了皇后娘娘能在后宫独占鳌头,不知道做了多少事儿,如今皇后娘娘一走,他们变成了瓮中鳖,落水狗,只等着被贤德妃和王子腾赶/尽/杀/绝了。”

    皇后一听,脸上顿时抽/搐了一下,但是还装作心如止水的模样,:“我能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我又没有儿子!”

    皇后这么一,武曌就笑了起来,:“对,皇后您没有儿子,您何止没有儿子,您有什么?”

    皇后听她这么,当即有些发/怒,武曌却不管,继续:“您有一个女儿,女儿却不能生育,您有一个儿子,儿子却被长公主的药流掉,您还有皇后娘娘那高贵无比的头衔,如今却被贤德妃爬上头顶,随便揉/捏践/踏,甚至拉/屎撒尿!”

    皇后听到这里,“嘭!!!”一声拍在桌上,似乎觉得不解气,顿时站起来,一把掀翻了桌子,还将手炉扔在地上,喘着粗气,尖声大叫了一声,不过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发/泄罢了。

    旁边的宫女太监吓得统统下跪,全都不敢抬头,甚至都不敢发出呼吸的声音。

    皇后颤/抖的指着武曌,:“你!!你胆敢对本宫无礼?是谁害的本宫的女儿不能生育的?!是谁?!”

    武曌淡淡的注视着皇后,:“是你自己,别忘了,那香囊是皇后你自己的。”

    皇后娘娘顿时被堵得一僵,脸色更是难看,随即露/出一片凄凉的神色,捂住了自己的脸,全身瑟瑟发/抖。

    武曌又:“看看你的样子,如今的你,就像是一只秃了毛的鹌鹑,更别做枝头上的凤凰了。”

    “别了……”

    皇后大喊了一声,武曌却不理她,继续:“你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却要自己咽下去。”

    皇后大吼着:“别了!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谁也不可信!”

    武曌没有反驳,:“或许你得对,但是皇后娘娘不要忘了,贤德妃想要除掉北静郡王与我,就仿佛是她想要除掉皇后您一般,只凭这一点,皇后就该信我。”

    皇后看了一眼武曌,慢慢的收回了神,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坐回了上首,:“我没有儿子,没办法做太后,为何要帮助你?”

    武曌笑了笑,:“皇后即使做不成太后,起码你的家世还在,试想想看,若是贤德妃做了太后,贾家和王家掌/权,皇后娘娘您的家人,还会存在么?恐怕会被王子腾杀鸡儆猴,拿来做标榜罢?”

    皇后脸色突然狰狞了一下,然后久久没有话,一直凝视着武曌,似乎在看她的诚意,武曌又:“起码北静郡王上台,不会对你的家人赶/尽/杀/绝,皇后娘娘更可以亲眼看到……贤德妃从上跌入泥沼的过程,何乐不为呢?”

    皇后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一直盯着武曌,武曌也不怕她看,反而坐了下来,很悠闲的与皇后娘娘对视。

    过了一会子,皇后娘娘突然:“当今的皇五子,不是皇上的子嗣。”

    武曌心里“梆”的一下,:“不是皇上的子嗣?”

    皇后娘娘轻轻一笑,似乎已经妥协了,:“不是,前不久之前,在皇上御驾之后,皇五子得了重病,其实死了,并没有挺过来。”

    武曌眯了眯眼睛,:“皇后娘娘怎么如此清楚笃定?”

    皇后一笑,看向武曌,神采突然迸发出来,笑着:“因为皇五子并不是病死的,是被药死的,本宫令人下的毒。”

    武曌听到这里,心中并没有什么波澜,到是一片了然,情理之中,皇后又:“本宫没有儿子,一个的冷宫妃子,就想要凭着儿子飞上枝头?她做梦!”

    皇后册封贾元春为贤德贵妃,皇后娘娘非常不甘心,心里又很害怕皇上册封皇五子为太子,所以就趁着皇上御驾,贤德妃陪驾的时候,偷偷让人动手,药死了皇五子,让皇五子死的仿佛是生了病一般。

    皇后又:“真正的皇五子已经死了,当时皇上和贤德妃都不在宫中,王子腾凭借着自己的势力,抢来了一个宫女和侍卫有染生下的孩子,和皇五子年纪差不多大,充当了皇五子,后来王子腾还令人偷偷处决掉那宫女和侍卫,被本宫发现了,本宫把那两个人救了下来,如今人还在京/城里。”

    孩子还没长开,年纪又,王子腾想要凭借自己的势力,偷换日,毕竟若是皇子死了,他们贾家和王家的势力就会受挫,只是王子腾没想到,那宫女和侍卫被皇后带走了,打算有朝一日,留下来做保命符用的。

    武曌:“就算有宫女和侍卫,也很可能让贤德妃和王子腾他们搅过去。”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对,本宫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只是个宫女,只是个侍卫,贤德妃该,是本宫教/唆他们诬/告的,所以……”

    她着,突然露/出狰狞的笑容,挥手遣走了所有的宫女和太监,然后亲自走到了内屋儿,打开了一个柜子,从柜子里抽/出一个大盒子,盒子冰凉凉的,一拿出来,仿佛是冰鉴一样,冒着白气儿。

    皇后狰狞的笑着,伸手抚/摸了两下大盒子,然后“咔嚓!”一声打开,那并非是个冰鉴,分明就是个棺/材,就藏在皇后娘娘的寝宫里。

    棺/材里都是冰,放着一个孩儿的尸首!

    武曌定眼一看,定然是皇五子无疑了。

    皇后娘娘指着那皇五子的尸首,:“你看,这才是皇五子,本宫怕这事儿日后败露,特意给自己留的保命符,若是他们不想让我好,本宫也和他们鱼死破,就是了,谁也别想好好儿的做新皇!”

    武曌侧眼看着皇后,她的神情几近疯癫,大笑着,指给武曌:“他的额头上有一刻痣,宫中所有人都知道,皇上还曾经夸赞皇五子那颗痣,和皇上自己长的位置一模一样,那假的皇五子是没有的,王子腾令人用墨画上去,到时候有了这些证据,再让人擦了假皇子的痣,一切就都不容置疑了!”

    武曌点了点头,皇后娘娘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不会觉得我手段太狠了罢!对一个孩子下手?哈哈哈,他们手段何曾不狠,不是也对我的孩子下手么?”

    武曌淡淡的摇了摇头,:“不,我只是在想,皇后娘娘拥有最狠的心,最狠的手腕子,最后却输得一败涂地。”

    皇后浑身一震,良久不出话来……

    北静郡王不放心,还听到了砸桌子的声音,站在门口等着,一会子/宫女太监还都出来了,里面变得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良久之后,殿门才打开,武曌从里面走出来,北静王赶紧迎上去,:“夫人,没事儿罢?”

    武曌摇了摇头,北静郡王扶着她赶紧离开,那面儿皇后静静的坐在殿里,看着北静郡王心翼翼的扶着武曌,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或许是她一辈子都不曾体会过的滋味儿……

    王子腾拥护皇五子登基,扣/押了很多大臣,这早上,又突然召开大规模的朝议,大臣们畏惧他的势力,纷纷换上官服,还没亮,就聚/集在殿上,准备上朝。

    北静郡王也早早就起了,一身银白色官袍,头戴王帽,从外面款步走入殿内,很多人侧目去看北静郡王,但是似乎觉得大局已定,不敢过去攀谈。

    那面儿很快就有太监通传,首先走出来的王子腾,随即纱帘之后又出现了贤德妃贾元春,贤德妃怀里还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娃娃不知怎么的,似乎没见过大世面,一直在哭闹着。

    一时,朝议的殿上,只剩下了皇子哭闹的声音。

    王子腾走上两步,站在台矶之上,:“先皇驾崩,群臣悲痛,诸多国都趁着我/朝群龙无首,妄图侵犯,各位,我/朝泱/泱/大/国,岂容这些国放肆?!今日齐聚各位栋梁骨/干在此,就是为了推举出一名皇家正统,登上新皇之位,将我/朝发扬光大,以告慰先皇的在之灵!”

    他着,一招手,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众臣一阵惊慌,转头去看,就见大殿门口突然冲进来两队侍卫,全都是黑甲长剑,开进殿来,直接将大殿包围起来,包围的团团密密!

    群臣一阵喧哗,有人声:“王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王子腾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前些日听,有几个国的细作混入了京/城,唯恐对各位骨/干之臣不利,因此特请将士们来保驾,确保今日推举新皇……万无一失。”

    众人面面相觑,北静郡王一脸镇定,犹似没看见似的。

    就在众人受惊吓的时候,突然听的一声轻笑,随即有人朗声:“今日这么大涨势,怎么没人通知本宫?”

    众人一听,连忙向外看去,就看到皇后娘娘阵势不,并着一帮子皇后家里的外戚老臣,从外面款款走了进来,侍卫们虽然想阻拦,但是看到是先皇的皇后,也不敢怎么阻拦。

    武曌就跟随在旁边,一路扶着皇后,也走进了大殿之中。

    北静郡王见武曌来了,这才投过去一眼,两个人目光一撞,武曌还对北静郡王挑唇笑了笑。

    皇后一直在行宫躲着,王子腾没有功夫处理她,还以为皇后就这么乖了,如今一见,当即惊讶的:“皇后……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皇后冷冷一笑,十分不屑,武曌则是:“怎么,王大人?贤德妃这个贵妃都能垂帘,皇后娘娘乃是一朝国/母,国/母倒来不得了?如今先皇刚刚驾崩,便连国/母都不认了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