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交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9.交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大门轰然打开, 北静王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从外面进来, 王子腾立刻让人将贤德妃接入自己的队伍中。

    贤德妃刚要一句什么,就听“啪!”的一声, 已经被王子腾一个巴掌扇在脸上,王子腾脸上青筋暴/动,狠狠瞪了一眼贤德妃, 贤德妃不敢再话,捂着自己的脸, 却觉得十分不甘心。

    队伍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京/城,王子腾很快让人带着贤德妃入宫, 城门口的士兵也都散去了。

    众人进来之后, 北静郡王自然是无法进宫的, 毕竟如今京/城已经被王子腾接管了, 到处都是王子腾的势力。

    北静王一方面担心武曌的身/子, 另一方面也担心老太妃和林如海等,毕竟他们都在京/城里, 因此赶紧让人驱车回府,又派人去林府上找林如海。

    他们到了北府门口, 还没下车, 武曌就看到了林如海。

    武曌连忙从车上下来,林如海这么久没见到女儿, 自然想念的不行, 差点老泪纵横, 拉住武曌端详了半, 这才:“好好好,回来了就好……”

    北静郡王也跟着下来,林如海一看到北静郡王,当即就着急起来,:“郡王,老太妃……”

    他这么一,北静郡王和武曌心里都是“咯噔”一声,北静郡王赶紧抢着:“太妃怎么了?”

    林如海:“老太妃前些日子被人请进宫里去了,至今都没有回来。”

    武曌这么一听,顿时心里了然了,怪不得刚才在城门口,王子腾竟然选择保下贾元春,而不是和他们杠到底,论王子腾的势力来,如是撕/开脸皮,死扛到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王子腾却答应让他们进/京,最大的原因是一方面他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另外一方面,他还有人质在手里。

    在皇上驾崩的消息传进/京/城的时候,王子腾已经让人“请”了老太妃进宫,老太妃此时就在宫里头,一直没有回来。

    北静郡王一听,脸上顿时青筋暴怒,双手猛地攥拳,武曌蹙了蹙眉,:“郡王,如今王子腾还需要用老太妃要挟郡王,因此并不会对老太妃如何,郡王暂且放心,毕竟……咱们也不是没有把柄捏他。”

    北静郡王听武曌这么,勉强点了点头,如今情势非常危急,京/城就仿佛是一个大火坑一般,不是被烧死,就是凤凰涅槃,再没有第三个选择了。

    众人进入了北府,大家聚/集在大堂里,代将军和高副将听王子腾挟持了老太妃,都非常生气,:“王子腾那个龟孙/子!”

    代将军:“这如何是好?王子腾是昔日的京营节度使,如今又升/官成了九省都检点,可谓是手握重兵,在京/城里人脉甚广,又捏住了老太妃,咱们该当如何是好?”

    武曌:“不要着急,这种时候,最忌讳自乱阵脚。”

    北静郡王让高副将和代将军先去查看一下京/城里的情况,毕竟京/城里可不只是贾家和王家这一个派系,还有其他派系,比如皇后的派系等等。

    北静郡王/刚刚进/京,还不确定到底情况是什么样子,还是要观察一下子才好。

    高副将和代将军很快就离开了北府,北静郡王请林如海先去歇息,然后带着武曌也进了房间,让武曌休息,再过一会子就要亮了,武曌身/子还不舒服,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住。

    武曌迷迷糊糊的睡了,还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北静郡王怕打扰了武曌休息,赶紧起身过去开门,门口丫头:“王爷,宫里来人了,是请王爷过去喝/茶。”

    武曌听到动静儿,也醒了,她本就睡得轻,虽然头疼,没有睡够,但这个当口也不放心,就起了身,正好听见丫头话。

    北静郡王只了一句:“知道了。”

    便转身关了门,走了回来。

    武曌迎上去,就见北静郡王手里拿着一样东西,他摊开手,武曌定眼一看,是一只钗子,这钗子武曌认识,因为老太妃特别喜欢,所以一直佩戴着,久而久之,武曌也认识了。

    这分明是老太妃头上取下来的钗子,这会子又宫里找他去喝/茶,分明就是威胁。

    武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着急,咱们这就去会一会这个王大人。”

    北静王脸色非常阴霾,点了点头,:“只是劳累夫人了。”

    两个人换了衣裳,门口早就有人等着了,是宫里来的车马,那头里高副将和代将军听宫里有人过来,当即全都快马赶来,急的不行,想跟着北静郡王一起进宫。

    那太监却:“上面儿吩咐了,只请王爷和王妃进宫,其他人一概不得擅入。”

    高副将立刻喝骂:“上面儿?上面是谁?你出来让爷爷听听!?”

    那太监被高副将吓坏了,哆哆嗦嗦,也不敢再,没了方才的气焰,武曌却笑着:“高副将别担心,不过是喝个茶,聊聊儿,还怕他怎么样儿了?”

    那面子武曌和北静郡王很快蹬车,马车咕噜噜行驶起来,快速往宫里去了。

    宫中一片萧瑟,和平日里不大一样,这会子没什么人,连宫女太监都很少见了,武曌和北静郡王下了马车,就看到一堆士兵浩浩荡荡开来,一个个执着长剑,竟然是来“迎接”他们的,“请”他们过去坐一坐。

    众人来到了一个偏殿,殿上竟然还有不少大臣,其实都是和北静郡王一样,不服皇五子登基的,因此找茬请进来喝/茶的。

    很快,就听得“踏踏踏”的脚步声,有人从内殿走了出来,竟然是王子腾,王子腾大摇大摆的,背着手,慢悠悠走出来,笑眯眯的直接坐在了最上首的位置上,紧跟着又有人出来,不过大家没看清楚,因为隔着纱帘,当然是个女子,就是贾元春无疑了。

    贤德妃坐在纱帘后面,似乎也想要旁观这次茶话会。

    王子腾笑着打谅了一回北静郡王和武曌,:“前个儿老太妃进宫来喝/茶,我知道王爷在边关血战,保家卫国,因着家里头的事儿,多少也就顾不上什么,又想着咱们同/僚一场,自然要照顾着老太妃了,这不是?快请老太妃出来。”

    随即好几个侍卫簇拥着老太妃从里面便走了出来。

    北静郡王一见,老太妃何等尊贵,如今反而成了阶/下/囚一样,手上脚上都是镣/铐,还有好些侍卫押/送着,幸而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形容稍微憔悴了一些。

    北静王见老太妃这个样儿,当即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脸上青筋都崩了出来,武曌赶紧伸手压住北静王的肩膀。

    老太妃从里面走出来,她虽然形容憔悴,但是并没有害怕或者焦虑的神情,反而像是见过大世面一般,坦荡荡的。

    王子腾笑着:“真是感人啊,王某这辈子最注重亲情,最见不得这种母/子团圆的场面儿,真真儿感人。”

    在场还有很多大臣,眼见王子腾的嘴/脸,却敢怒不敢言。

    武曌此时便笑了笑,王子腾见她笑的轻/松,:“北静王妃什么意思?如今你反而比我笑的清闲?”

    武曌淡淡的:“清闲?不,你连我的笑意都摸不通,这样怎么做九省都检点?王大人,您不会觉得自卑么?”

    王子腾顿时脸色不好看,冷笑一声,冷冷的:“不过一个娘们儿,就算有两分头脑,还把自己比成了则皇后了不成?也不照照自个儿的模样儿。”

    武曌听他这么,也不生气,只是幽幽的拿出一张纸来,:“想要惩治你,需要用什么则皇后的手腕子么?这张纸就足够了。”

    她着,一抖开,王子腾根本看不清楚,上面字很,还有个手印儿,隐约看出来应该是个卖/身契,但是不知是谁的。

    那头帘子后面的贤德妃却吓得不行,因为那卖/身契是她的!

    就是之前为了混入京/城,贤德妃乔装卖/身葬父,卖/身给了那个商贾的卖/身契。

    贤德妃一惊,不过很快镇定下来,那上面根本不是自己的名字,因此不必害怕什么,如今他们手握宫中重兵,朝中很多人都听他们的,剩下的敢怒不敢言,更是不足为惧。

    况且他们还有老太妃在手做人质,根本不需害怕什么。

    武曌一笑,:“各位看一看,这是一封,当今贤德贵妃的卖/身契!”

    他这么一,在场的人全都沸腾了起来,王子腾立刻大喝:“放肆!!你竟然敢如此羞辱国/母?!”

    武曌:“国/母?贤德妃算什么国/母?王大人不妨让人过来验一验,这上面的手印,到底是不是贤德妃本人的,一模一样,怎容贤德妃狡辩?!”

    众人连忙去看,果然卖/身契上有手印,上面写着卖/身葬父,不过签字是“翠儿”,并非是贤德妃的名字。

    贤德妃忍不住大骂一声:“放肆,你……”

    她的话还没完,武曌已经一笑,:“这上面的手印和贤德妃完全契合,不信可以让人来验明,那么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如今坐在殿上的,王大人口/中的这位‘国/母’,到底是不是贵妃本人?”

    众人顿时又是一片喧哗,贤德妃脸色难看到了几点,王子腾不知道贤德妃还搞出这么一出,当即气的喘粗气,眼珠子恨不得凸出来,里面全是血丝。

    武曌已经冷冷的:“手印契合,要么这位国/母就是村妇假扮,要么就是已经卖/身做妾有辱皇室,试问,一个村妇,或者已经霍乱皇室的商贾之妾,又怎么做堂堂国/母呢?她的儿子,又怎么能做一国之君呢?传出去,恐怕会被下人笑掉大牙罢!”

    武曌这么一,大殿里顿时沸腾起来,久久不能平息,武曌显然已经把贤德妃的两条路都堵死了,因为手印肯定是契合的,所以贤德妃不承认做妾,那她就是假的,并非真正的贤德妃,而是妾翠儿,若是贤德妃承认自己给商贾做妾,那就是一桩丑/闻,她的儿子也绝对不能再当皇上。

    王子腾顿时脸色狰狞到了极点,转过头去,狠狠瞪着贤德妃。

    北静郡王此时站出来,笑的很是随和,:“当然了,我们今日进宫,就是为了拉拉家常,不会像王大人,做事儿这么绝。王用这一张纸,换太妃出宫,想必王大人和贤德妃娘娘,不会拒绝罢?”

    王子腾喘着粗气,老太妃是他手里的牌,绝对不能丧失,他已经退了一步,放了北静郡王/进/京,如今若是再退一步,不知道还会不会再退,这样一直退下去,最后就只有失败。

    王子腾脸色阴霾到了极点,似乎想要舍弃贾元春,就算拉贾元春下/台,王子腾手里还有皇五子,顶多没了太后罢了。

    王子腾脸色越来越狰狞,似乎在做决断,不想顺了北静郡王的心,只是贾元春能不明白?自己即将被舍弃了。

    贾元春当即站起来,大声:“好,交换!”

    她这一话,王子腾也“蹭”的站了起来,:“不行!”

    贾元春立刻:“王大人!你敢以下犯上?太妃不过是在宫中做客,如今话儿也完了,还不请太妃随北静郡王回府?”

    王子腾要舍弃贾元春,贾元春想要自保做太后,当然会同意妥协,当即两个人瞪着眼睛,王子腾不甘心,但是贾元春有儿子做护盾,王子腾又不能明面上反她。

    武曌笑了笑,:“还是贤德妃娘娘有眼光儿,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和和气气解决了就算了,太妃年纪大了,宫里头始终不是家里头,如今我们便走了,等出了宫,这一片纸儿,自会遣人送过来,到时候是火化还是昭告下,就全凭贵妃娘娘高兴了。”

    贤德妃脸色也很狰狞,但是没有办法,她需要自保,她清楚王子腾需要的是她的儿子,更清楚自己想要当太后,而不是垫脚石。

    贤德妃忍着气,:“来人,送北静郡王等人……出宫。”

    众人面面相觑,但是又不敢不听,当即有几个侍卫过来,将老太妃身上的镣/铐解/开,北静王赶紧过去扶着老太妃,众人立刻上了马车,出宫去了。

    王子腾顿时怒不可遏,猛地掀翻桌子,大喊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这是放虎归山!放虎归山!早晚有一你会把大家都作死!”

    贤德妃则是冷冷一笑,阴阳怪气的:“王大人,您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的心思,把大家都作死?你只是想要舍弃本宫,求得你自己的荣华富贵罢了!今儿个本宫就把话儿撂这儿,若是不让本宫做太后,我们就鱼死破,谁也别想好过,你王家的那些斤两,当本宫真不知道么?!”

    贤德妃罢了,冷哼一声,甩袖子便走了,气的王子腾大声嘶吼,抽/出宝剑来,将偏殿劈了个乱七八糟。

    众人上了马车,北静王赶紧:“母亲,没事儿罢?”

    老太妃:“没事儿,不必担心,那王子腾不敢怎么样。”

    老太妃的身份摆着,若是他真的对老太妃怎么样,群臣定然会找到借口,因此老太妃只是有些憔悴,并没什么。

    北府门口堆着一堆人,眼看北静王和武曌把老太妃安全带出来,这才狠狠松了口气,全都簇拥上来,迎进府里。

    高副将:“如今情势不得了,王子腾扣/押了很多不服气的官/员,城里全都是他们的兵,反/对的派系根本不敢吭声儿。”

    代将军:“如今能和他们对抗的,也只有忠顺亲王的派系了,只是忠顺亲王那面儿太沉得住气,现在还没有回音儿,到底怎么办啊!”

    北静郡王深知忠顺亲王的为人,毕竟认识了两辈子,没有把握的事情,忠顺亲王是不会做的,他要做就做得很绝,而且这次忠顺亲王也是名正言顺的正统,他和北静郡王一样,也有登基的可能性,因此拉拢忠顺亲王,似乎看起来不可能。

    武曌见他们着急,反而很是悠闲,:“你们倒是忘了最大的胜算,还有一派,根本没投诚王子腾,也绝对不会投诚王子腾。”

    高副将立刻:“什么人?”

    北静郡王听她这么一,顿时醒/悟过来似的,两个人对看了一眼,还相视一笑,把众人全都给看懵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