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8.卖/身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8.卖/身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贤德妃突然失踪, 武曌让高副将带人去打听, 毕竟贤德妃身上没有什么银两,她一个贵妃, 平日里也不带这些,倒是有很多贵重的首饰。

    武曌就让人去打听,有没有人在兑这些首饰, 而且不要往荒山野岭打听,专门去找市集之类, 因着贤德妃一个女儿家,又是贾家娇生惯养的/姐, 绝不可能往深山老林里跑, 她受不得这个苦。

    高副将很快就去打听, 武曌还病着, 北静王等众人走了, 赶紧让武曌躺下来,给她盖好被子, :“先睡一会子,等饭来了再起来吃。”

    武曌休息了一会子, 她倒是困乏的厉害, 很快就睡着了,没一会子紫鹃就把饭送来了, 因着赶路匆忙, 他们把沉重的东西都扔在了茜香国的国界内, 如今这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儿, 也没多少考究的粮食了,只能吃些粗鄙的。

    紫鹃端了一碗粥来,不过米不是什么好米,只是尽量熬得稀烂罢了,又弄了些肉和饼子过来。

    北静郡王扶着武曌起来,武曌睡得软/绵绵的,跟没骨头一样,靠在北静王怀里,粥还能吃两口,吃肉的时候,没两口又给吐了,觉得油味儿太大。

    北静郡王赶紧让丫头收拾了,亲自给武曌换了干净的衣裳,又喂她吃了好几口粥,:“多吃些,如今这地儿也没什么好吃的,改明儿回了京/城,定然给你好好补补。”

    武曌一笑,:“回了京/城,还不知是怎么个水深火/热的境地呢。”

    北静郡王一想也是,皇上驾崩,如今京/城里定然乱七八糟,党派错综复杂,怎么可能顾得上吃好吃的?

    北静王沉默了一会子,突然:“夫人跟着我受苦了。”

    武曌淡淡的:“只盼着苦尽甘来?”

    北静郡王笑了一声,探身在武曌额头上亲了一下,让她躺下来继续歇息。

    队伍就往京/城的方向开拔,过了两日,武曌的身/子也不见怎么好,高副将突然过来禀报,是似乎找到了贤德妃。

    北静郡王:“似乎?”

    高副将:“对啊,探子也不敢肯定是贤德妃,因着长得挺像的,但是……但是名儿不一样,而且不是孤身一人。”

    高副将派人出去寻找贤德妃,按照武曌的方法,他们很快在一个边关的市集发现了宫中的发簪,绝对是贤德妃的,还是皇上赏赐给贤德妃的发簪。

    他们顺着这个线索找下去,找到的却不是一个孤身的女子,而是一个……富贾的妾。

    那富贾是在边关倒卖各个国/家特产的,丰年的时候就卖特产,专门向边关的穷苦百/姓低/价收,然后高价倒卖,到了战乱的时候,就开始倒卖粮食,专门高价卖给一些难/民,要么就是用粮食去换孩子,然后把那些看起来水灵的孩子,卖给富人家做丫头。

    如今边关动/乱的太厉害,富贾也是怕了,没什么生意可做,就准备去京/城里捞一票,他一路从边关而来,听在一个城镇里面,遇到了一个卖/身葬父的丫头。

    那丫头名字很俗气,就叫翠儿,据因为家里穷苦,都没有姓氏,在集市上卖/身,就被那富贾看上了,便签了卖/身契,带回家去了。

    武曌一听,忍不住笑着:“看来贤德妃竟然还挺聪明?”

    高副将揉/着后脑勺,:“王妃,这么来,这还真是贤德妃了?”

    武曌一笑,:“八成是。”

    贤德妃想要避开他们,又不想吃苦,武曌还以为她会当当钗子之类的,没想到竟然跑去给富贾做妾,富贾正好要去京/城,这么一来,脚程自然不慢,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旁人根本不敢想的,也不会往这边儿想。

    武曌嘴角上噙着笑容,:“这贤德妃,越发的有趣儿了,我倒是想亲自会会她。”

    武曌这些日此恹恹的,也不知什么地方闹了毛病,总没精神,也不怎么吃饭,急坏了北静郡王,北静王此时听武曌要去会会贤德妃,没有半个字不答应,赶紧答应下来,难得夫人有这个心思。

    当即众人准备了一番,北静郡王和武曌,并着高副将等等一概人等,准备偷偷上路,去那个镇子会一会贤德妃,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贾元春,其他人则是继续上大路,往京/城去。

    当中午,北静郡王就带着众人离开了队伍,轻车简行的往镇去了。

    武曌坐在马车里,靠着北静郡王,还挺悠闲的,一路被伏侍着,喝个茶都有人喂到嘴边上来了。

    他们一路行到黄昏,终于到了镇子,也不知能不能遇到贤德妃,北静郡王吩咐高副将去四处打听打听,他们就找个客栈落脚,休息一番,明日再行上路。

    北静郡王下车去吩咐高副将,让他不要声张,暗地里找一找。

    高副将拱手:“放心罢,卑将明白,不会误了大事儿的,卑将见王妃不舒服,王爷快带着王妃去下榻落脚罢。”

    那两个人着话,武曌歪在马车里,似乎觉得躺得有些乏了,就坐起来,伸手打起车帘子来,往外看了看。

    这镇子不算很大,但是竟然很发达,黄昏的街道上车水马龙的。

    紫鹃怕武曌着凉,便:“王妃,外面儿风太硬,还是将帘子放下来罢。”

    紫娟话的当口儿,正好有一辆马车从旁边过去,遇到了他们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得很奢侈的男子对着武曌吹了一声口哨,十分轻佻的模样儿。

    紫鹃一看,登时生气了,刚要狠狠瞪过去,让厮去处理,哪知道这样一看,顿时傻眼了,何止是紫鹃,连雪雁也傻眼了。

    那面儿武曌一见,则是笑了出来,这叫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辆马车也掀着车帘子,男子显然想要调/戏武曌,结果车帘子掀的太开,里面儿看得一清二楚,还坐着几个姑娘,看起来像是妻妾一类的。

    其中一个十分面善,不正是贤德妃贾元春么?

    贤德妃显然也看到了他们,吓得立刻缩起来,往后使劲藏,那面儿有争风吃醋的妾就:“啊呀老/爷!您快看那,那美/人儿把咱们翠儿妹妹都比下去了!真真儿仙一般呢!”

    他们话的当口,就见武曌还笑了一下,差点把那男子迷的不行,富贾当下走下车来,来到他们车马旁边,:“/美/人儿,你一人赶路么?这么孤单,不如咱们一起……啊啊啊啊!!!”

    他的话还没完,北静郡王已经看到了他,立刻走过来,一脚踹在那富贾的膝盖弯上,富贾没有防备,就算有防备,也根本无法躲闪的急,一个不稳,咕咚就跪在了地上。

    富贾车里的妾们都是“啊呀!”尖/叫了出来,大喊着:“你们怎么打人!老/爷!老/爷!您没事儿罢?”

    富贾从地上爬起来,气的发/抖,:“你……你们这群贱/人,我……哎呦!”

    他的话有没完,高副将已经冲过来,一拳打在富贾眼睛上,瞪眼:“骂谁呢!?”

    那面儿打着架,武曌已经施施然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了看富贾和他的那些妾们,妾们都跑下来嘘寒问暖了,唯独贤德妃还藏在车里,似乎想要趁他们不注意,赶紧从车上溜下来逃跑。

    武曌便施施然的:“那面儿是谁?”

    好几个丫头赶紧过去把躲躲藏藏的贤德妃揪出来,贤德妃一身贵妇的衣裳,不过看起来很是土气,妆容画的也十分妖/娆,看起来倒像是个十分妩媚的妾一般。

    武曌一笑,:“这人好生眼熟。”

    那富贾一见他们人多,又被打了好几下,顿时怂了,:“她是我买来的妾,叫翠儿!别打我,别打我,要是喜欢,你们带走就是了!”

    富贾着,旁边赶车的厮连忙从包袱里拿出“翠儿”的卖/身契来。

    “翠儿”一看,惊慌失措,就要过去抢,武曌动作却快,一把拿过来,“哗啦!”一声抖开,上面有画押,盖着指印儿的,署名却是翠儿。

    武曌见了忍不住就笑,上面写着卖/身葬父,愿给商贾做妾,做牛做马伏侍商贾等等,而且还是个死契,根本无法赎回的。

    武曌将卖/身契交给北静郡王,北静郡王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回。

    武曌就:“好了,我们也不为难你们,都走罢,这翠儿倒是合我眼缘,给我做了丫头,也就行了。”

    那面儿富贾害怕,生怕再被打,赶紧带着妾们就跑上车,厮赶车,飞快的跑了。

    “翠儿”眼见自己被留下来,急得不行,想要跟着车跑,不过立刻被几个丫头给按住了。

    武曌幽幽一笑,:“好一个翠儿。”

    贤德妃此时憋不住了,立刻摆出贵妃的架子,:“大胆北静王妃,你敢对本宫如此放肆!”

    武曌惊讶的笑着:“咦?你现在是贵妃了?不是翠儿么?”

    她着,顿了顿,又:“还不请贵妃娘娘,上车?”

    丫头们赶紧赶着贤德妃上了马车,他们这回子好了,也不需要下榻了,直接和大部/队汇合,就准备一并子进/京了。

    贤德妃逃跑不成,又被押/解了回去,一路上多次想要逃跑,但是都没有办法。

    半个多月之后,大部/队就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京/城的城门下,这会子已经是半夜了,城门早就关闭,城上却灯红通明,好多士兵巡逻,一个个明火执仗,人声鼎沸的,把城头照的犹似白日一般。

    部/队在大门前停下来,北静郡王让人去通传,打开城门。

    很快就有人站在城头上往下看,竟然不是别人,就是如今官居九省都检点的王子腾,王子腾低头往下看,朗声:“北静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北静郡王骑在马上,抬头往上看,王子腾寒暄了一阵子,却没有开门的意思,群臣也都外面站着,纷纷喧哗了起来。

    北静王朗声:“王护送圣上灵柩进/京,还不快快打开城门?”

    王子腾又笑了一声,:“郡王您这话儿的,这城门开不得啊,因着我这里收到了检/举,郡王……有/意谋反!”

    他这话一出,群臣喧哗的声音顿时更大了。

    王子腾又笑着:“不过我与郡王同朝为官多年,深知郡王的为人,郡王定然不是这种谋反作乱的人,因此还请郡王委屈片刻,原路返回边关,在边关住上三五个月,等新皇登基之后,再请郡王回京拜见新君,亦不迟。”

    他这么一,大家又不是没有耳朵的,自然都明白了,王子腾拥护贾元春的儿子皇五子,这时候是不想让北静郡王/进/京,毕竟皇上驾崩的突然,根本没有传位遗诏,这样一来,虽然皇五子是正统,但是皇五子实在年幼,而北静王功高震主,很多人都会拥护北静郡王,北静郡王是皇五子的最大敌人。

    因此王子腾作为贾家和王家的主心骨儿,自然要尽最大的努力,将北静郡王排斥在京/城之外,等皇五子登基之后,再放他进/京,到那时候名正言顺,才是最保险的。

    北静郡王此时笑了笑,:“本王扶柩而来,王大人却不令人打开城门,这是对先皇的大不敬,先皇刚刚驾崩,王大人已经猖狂如此了?”

    王子腾:“北静郡王不用煞费苦心了,这对于王某来,又不少块肉?”

    王子腾话无/耻至极,自然了,这个时候,就是自己利益存亡的最关键时刻,大家自然都撕/开了脸面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武曌突然笑了一声,幽幽的:“王大人,您的肉,在这儿呢。”

    她着,众人立刻全都看过去,毕竟她是一个女子,在男人眼里十分卑微,根本看不上的,而此时,武曌从车中款款走下来,不止如此,她还“扶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不是旁人,正是皇五子的亲生/母亲,贤德妃贾元春了!

    王子腾准备扶持皇五子上台,贾元春那可就是太后,如今贾元春却在武曌他们手里,无非是最大的把柄。

    王子腾这么有恃无恐,其实就是因为他已经接到了探子的回报,是贤德妃已经脱离了大部/队,偷偷独自进/京,不日就能抵达京/城,因此王子腾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哪知道如今贤德妃却在武曌他们手里?

    王子腾顿时像是被人抽/了一个大嘴巴一样,脸上青了红,红了绿的,他刚刚口口声声拥护皇五子为新皇,如今若是不顾贤德妃,定然会被朝中其他党派捏住把柄,一顿揉/捏,这个时候,是不能出任何岔子的,若是出了一点子岔子,就仿佛是野兽堆里洒下一滴鲜血,立刻就要遭到分尸。

    王子腾脸色难看到了几点,脸上扭曲,狠狠的看了一眼“扶着”,其实就是挟持贤德妃的武曌,随即:“好好好,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么?你们想的也太美了!”

    王子腾着,最后仍然恶狠狠的:“开门!放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