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7.名正、言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7.名正、言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茜香国的女国王已经吓傻了眼, 北静郡王转身从祭台上慢慢走下来,竟然没有人阻拦他。

    祭台下面, 高副将等人赶紧一拥而上, 连忙:“郡王, 没事儿罢!”

    北静郡王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将祭台上的贼子, 全都一并扣/押。”

    “是!”

    高副将连忙帅兵冲上祭台,这时候茜香国的女国王和公主等人, 仿佛是关在笼子的疯/狗, 根本没有了办法,他们没带多少人, 就仗着手里的火器, 如今火器被人调了包,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人质已经没有了, 皇上此时倒在血波之中, 已经死的不能再透了。

    士兵们轰然冲上祭台,上面一阵大喊的声音,然后是厮杀的声音,但是不消片刻,声音也就平息了, 毕竟实力悬殊, 茜香国的人根本无法抵/抗, 全都被高副将的兵马一举擒住。

    北静郡王一脸阴霾, 从高台上走下来,给高副将下令之后,立刻快步往前走,穿过混乱的人群,赶紧去找武曌。

    武曌就端端的站着,相比其他大臣的慌乱逃窜,武曌是一丝不乱,北静郡王抢过来,伸手拉住武曌,:“可有受伤?”

    武曌淡淡的笑了笑,:“我又没去祭台上,怎么受伤?”

    北静王上下打谅了两眼武曌,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这个时候茜香国的兵马已经被全都稳住了,不过一千多人,再加上各种官/员,很快就被扣/押在当地。

    因着茜香国的人全都被稳住,这时候臣子们才开始安静了下来,也不逃窜了,有人突然大吼了一声:“皇上——皇上啊……”

    随即众人就看到高副将等人抬着一具尸体走下来,不是皇上是谁,脖子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了满身都是,睁着眼睛死不瞑目,但是因为死的太快,脸上基本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一个人/大喊起来,其余的人也开始跟风的大喊起来。

    “皇上啊!皇上!”

    “皇上驾崩了!!”

    “都是茜香国的贼子!为皇上报仇啊!”

    大臣们纷纷喊着,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反正一个个用袖子遮着脸,仿佛是在哭泣一般,发出哭抢地的叫喊声,嘶声裂肺的。

    茜香国的女国王和公主等等,被人五/花/大/绑着,从祭台上退下来,茜香国的女国王高喊着:“是他!!是他杀了你们皇帝!!是他!是他——!!!”

    茜香国的女国王大喊着,只是众人听不懂她什么,毕竟语言不通,只有通事官听懂了,但是通事官也不敢多,一直战战兢兢的躲在后面。

    群臣看到茜香国的女国王和公主,顿时激动了起来,大喊着:“杀了茜香国的女国王!为皇上报仇!!”

    “报仇——!!”

    “报仇!报仇!杀了茜香国的女国王,吞并他们的土地!”

    群臣一时非常激动,北静郡王看了看四周,:“皇上已经驾崩,却无法瞑目,还是先将皇上的遗体送入营帐罢。”

    他这么一,群臣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下,然后赶紧护送着皇上的遗体进入营帐,他们压根儿没带棺/材来,因此只能把案子一拼,然后让皇上的尸身躺在案子上,上面盖一层黄布,这就算是完了。

    众臣全都聚/集在大帐里,前面儿是皇上的尸身,下面是各位大臣,纷纷议论着,不知道在些什么,一时间大帐里仿佛是集市一样乱七八糟。

    很快有大臣:“皇上已经驾崩,如今之计是砍了茜香国的女国王,给皇上报仇!否则这事儿传出去,我/朝的脸面都荡然无存了!”

    另外有人:“皇上驾崩,现在最要紧的事儿,明明是应该举荐新皇,这样才不至于群龙无首!”

    “举荐什么新皇?皇上留有一个子嗣,贤德贵妃的皇五子,如今皇上驾崩,皇五子顺理成章,理应成为新皇!”

    “什么皇五子?皇五子还没有满一岁,怎么能做皇帝?让他来统帅边关的士兵,给先皇报仇吗?!”

    “就是啊,我觉得北静郡王才是正统人选,北静郡王乃是先皇的亲弟/弟,正宗的皇室嫡派,而且这次出征劳苦功高,方才还亲自上台去交换人质,足足明北静郡王忠心耿耿,我等拥护北静郡王登基才对!”

    “北静郡王?忠顺亲王才是最佳人选,忠顺老亲王是皇上的亲叔叔,谁不知道忠顺亲王那是文韬武略无所不能,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上过多少次战场!”

    大家一时间议论着,谁也不让谁,最后因为这件事情打得不可开交,但是唯一一个统/一的观点就是……报仇。

    群臣一时激动,:“没错!报仇!不然我/朝的颜面就荡然无存了,立刻处决茜香国的女国王!”

    “还有那个公主!”

    “将茜香国灭国!”

    北静郡王和武曌一直站在旁边听着,听到这里,北静郡王才淡淡的:“茜香国不能灭,起码如今还不能灭。”

    他的话一出,众人都有些轰动了,虽然他们立谁为新皇还不能确定,但是已经全都统/一了要杀茜香国的女国王,灭掉茜香国。

    北静王的话,无疑是一颗巨大的炸/药。

    好些人瞪着北静王,有吃惊的,有想要趁乱打劫的。

    果然就有人:“郡王这是何意?茜香国咄咄逼人,甚至杀死圣上,这样阴险狡诈的存在,难道不该清除么?也是了,方才在祭台上,也只有北静郡王和皇上离得近,谁知道北静郡王是不是收了茜香国的女国王什么好处,做了入幕之宾呢!”

    他这么一,大家纷纷看向北静郡王,北静郡王十分淡定,也不见一点儿生气。

    好多人声私/语起来,似乎觉得北静郡王居心叵测一般。

    北静郡王扫视了一圈众人,淡淡的:“王居心叵测?在茜香国提出入境盟会的时候,王就再三请求皇上不要参加/盟会,很可能是圈套,在场诸位,当时可都听见了?就在近日盟会开始之前,王又再次恳/请皇上,盟会有诈,不参加也罢,诸位,皇上了什么?”

    众人一听,议论的声音终于了一些。

    北静郡王又淡淡的:“如今我们身在茜香国境内,虽然这盟会大营之中,只有一千茜香国兵马,但是盟会大营二十里之外呢?整个茜香国呢?相信各位也都知道,茜香国乃是我/朝周边,相对来比较强胜的国/家,周边国也都以茜香国马首是瞻,如今我们想要一举扫平茜香国,难道是简单的事情?各位只是在朝/廷中写写凑张,这边参一本,那边汇聚一本,可真正打过仗,行过兵,用过粮?知道真正打一次茜香国,需要消耗多少粮食和兵力?”

    众臣一听,都没了声息,不过十分不甘心,有人便:“我是文官,这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之内,倒是郡王,用自己的管辖来衡量别人,是不是偏颇了?”

    北静郡王一笑,仍然不见生气,继续:“如今要将茜香国夷为平地,而我/朝刚刚驾崩了皇帝,一来群龙无首,二来对于茜香国来,这是一场保国为家之战,对于我/朝来,这是一场并吞之战,打到最后,茜香国每个人都是士兵,若不上战,只有灭/亡,而我们呢?我们的士气可以和茜香国的士兵血拼到最后一刻么?再有就是战线太长,国库根本无法支持这么大的开销。各位又想过没有,今日就算我们能勉强灭掉茜香国,那明日呢?周边的国/会不会自危,为了避免做第二个被灭掉的茜香国,联合兵马骚扰我/国?到时候我/国已经空虚无度,还怎么再支持下去?”

    北静郡王一口气了这么多,群臣顿时安静了下来,似乎也没有人再反驳了,这一场战斗,怎么看也不能打下去,尤其不能将茜香国灭国。

    北静郡王淡淡的看了一眼众人,:“为今之计,只有令茜香国女国王臣服,恢复进贡,稍加安抚,等待我/朝恢复血气,才能再打。”

    众人都不话了,似乎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但是十分不甘心。

    当下北静郡王令代将军和高副将,去把茜香国的女国王公主和王子全都押/解进来,那些人还以为自己要被砍头了,只是没想到,北静郡王却不杀他们,只是让他们归降,年年进贡,并且给先皇的尸首下跪磕头就可以了。

    茜香国的女国王吃了一惊,震/惊的看向北静郡王,随即就什么都明白了,哈哈大笑着:“你们是怕了我们茜香国!不敢和我们作战!”

    北静郡王淡淡的:“你该庆幸,你没有做亡/国的女国王。”

    通事官翻译了一遍,茜香国的女国王脸色不好看,最后:“好,我答应!”

    茜香国的女国王和公主王子,纷纷跪在地上,给皇上的遗体磕头,然后两边人达成盟约,会在纸上存档。

    忙完这些事情的时候,色已经黑了,北静郡王看完了盟约,并没有立刻放走茜香国的女国王,而是当作人质,令全军连夜撤出会盟营地,快马加鞭的赶路,一直撤出茜香国的国界,这才将茜香国的女国王交换回去。

    众人退出茜香国的国界,不敢停留,又行了一段路程,眼看色大亮了,这才稍微休息,安营扎寨,准备整顿一会子再走。

    武曌身/子骨儿不行,累得有些脸色苍白,那面儿北静郡王因为要顾全军,所以一直骑马领在头里,这会子让大家安营扎寨,雪雁就跑过来了,:“郡王,快去看看王妃罢!王妃吐了,脸色也不好看,不知怎么的。”

    北静郡王赶紧吩咐代将军管理安营扎寨的事情,自己翻身下马,快步朝着马车过去。

    因着还在扎营,武曌并没有下车,北静郡王赶紧带来了太医,武曌半躺在马车里,将手垂出来,老太医就在马车外面请脉问诊。

    老太医看了一眼武曌的脸色,又请了脉,问了问情况,紫鹃帮忙回答,:“王妃没食欲,昨儿出事儿之后,就没动多少东西,最多吃了两口,如今又身/子乏,颠簸的想吐。”

    老太医赶紧给武曌开了药,:“应该只是太过劳顿,王妃不用担心,吃两副药,好生将养就是了。”

    武曌其实三两头的病,这会子他们急着赶路,身/子骨自然有些受不得,也不当回事,点了点头。

    北静郡王个赶紧过去看情况,眼见营帐安札好了一个,就抱着武曌,快步进了营帐,将她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摸了摸武曌的额头,:“不发/热,定然是劳累了,这一路辛苦夫人了。”

    武曌:“也没什么。”

    北静王:“一会子我让人端了饭来,就算没胃口,还是要多少吃些儿,这才好吃药,免得又闹了胃病。”

    武曌点了点头,他们正话的当口,那头里高副将“豁朗”一声掀开帐帘子就闯了进来。

    高副将一闯进来,看到武曌和衣盖被躺在床/上,吓得赶紧又退出去,不过还是高喊着:“郡王,不好了!”

    北静郡王蹙了蹙眉头,武曌一听,虽然高副将平日里比较鲁莽,但是这些规矩还是守的,对自己也是毕恭毕敬,完全没有初见的那般看不起,如今莽莽撞撞的,定然是什么大事儿。

    武曌赶紧起身,北静王给她披了一件披风,严严密密的裹/着,这才让高副将进来。

    后面进来的何止是高副将,除了高副将,代将军,还有几个相熟的将士都进来了,似乎情况不是很理想的样子。

    北静郡王:“到底什么事儿?如此莽撞。”

    高副将连忙压低声音:“郡王,不好了,贤德妃逃跑了,方才末将的人去请贤德妃下车,结果马车里是空的,贤德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武曌一听,心中十分了然,贾元春逃跑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么,因为她想让自己的儿子登基成为新皇。

    贤德妃肯定觉得北静郡王是她最大的一道阻碍,如果跟着队伍走,那么不定就会被北静郡王给扣下来,所以贤德妃趁着混乱,赶紧自己跑路了。

    不用了,定然是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去了。

    那面儿高副将心直口快,:“要我扶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上台,什么都不懂,我是决计不愿意的。”

    代将军也点了点头。

    其实按理来,扶持贤德妃的皇五子上台,皇子还,群臣的利益其实都能发挥到极大,但是贤德妃是有后/台的,他们家里有个王子腾,手揽四方重兵,曾经又管理着京/城的布防,可以是位高权重了,而且是兵权,祖上又有宁国公和荣国公,实力权/利不,这样一来,想要仗着皇上年幼发展,也只能是他们贾家王家等等发展,很快会扼/杀一帮党派。

    显然代将军和高副将他们,不属于这个党派的,他们跟着北静郡王出生入死,早就是北静郡王的党派了,如今贾元春逃跑,显然视北静郡王为眼中钉,那往后,这些将军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大家心里一方面不服气,一方面也多少有点成算。

    高副将一拍腿,:“干脆咱们点齐兵马,管他皇几子,浩浩荡荡的护送着北静王入京,我们这么多兵马,他能拿咱们怎么样?!”

    他这话虽然狠,但是正合了大家的心思,皇上已经寒了民心,北静郡王整得民心,还不如就此反了。

    北静王蹙眉不语,一时气氛十分凝重,武曌则是突然笑了一声,:“看看你们,的什么事儿,贤德妃一个女儿家,她能走多远?再者了,咱们是扶柩入京,名正、言顺,又不是造/反。”

    北静王抬起头来,饧着眼睛看着武曌,似乎在想什么,:“名正……言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