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一片杀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6.一片杀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皇上扬长而去,代将军都看出来北静郡王有点不同寻常, 连忙走过来:“郡王, 您没事儿罢?”

    北静王蹙着眉摇头, :“无事, 只是昨夜没有歇好罢了。”

    北静郡王最后从大帐里出来,武曌已经在等他了, 见到北静郡王蹙着眉走过来, 便笑了笑, :“皇上定然是不听你的。”

    北静郡王笑了笑, :“该的,我都已经了, 言尽于此, 再多了皇上也不会信,我反而倒成了谋反的逆贼了。”

    那日里北静郡王发现祭台有暗格, 今日皇上要去祭祀,北静郡王自然要提醒, 只是他上辈子经历过,自己的好心反而被皇上纠成了反叛的证据,因此北静王知道自己不能太多, 就算是明/哲/保/身,也不能太多。

    武曌淡淡的:“既然该的都了,那剩下的……就是命了。”

    北静郡王一笑, 转头看向武曌, 今儿个日头非常好, 火红的朝/阳绽放着灿烂的光辉,将武曌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光,给武曌平添了一种不出来的贵气。

    北静王笑:“夫人也信命么?”

    武曌笑了笑,也看了一眼北静郡王,然后就收回目光,似乎在眺望远方,:“我信自己命里有的,去争自己命里没有的。”

    北静郡王听罢了,若有所思的:“那……夫人可争到了?”

    武曌幽幽的:“郡王试试看?”

    那面儿两个打哑谜,皇上已经到了祭台边上,茜香国的女国王,还有公主,并着一帮子大臣已经在了,周边压根儿没有多少侍卫,看起来非常有诚意。

    双方立刻寒暄客套/上,祭祀吉时很快就到了,茜香国女国王十分恭敬,请皇上先上台,皇上才是疑心病最重的那个,自然不敢上台,笑着:“国王先请。”

    茜香国的女国王笑了笑,也没有推辞,立刻一转身,扭着纤细的腰/肢,丰/臀款摆,慢慢走上台矶,下面儿皇上看着,总觉得风光无限,左右看了看,那女国王已经走了半路,似乎没什么诈,当即皇上也准备上台矶去了。

    皇上身边带着几个侍卫,还有几个大臣,也慢慢走上台矶,很快双方就来到祭台之上,很明显茜香国的人占少数,不足为惧。

    祭祀典礼很快就开始,双方盟誓交换俘虏不会耍诈,交换俘虏之后再行会谈等等,处理双方关系。

    皇上身边跟着几个受器重的大臣,北静郡王却站在祭台下面,因着北静郡王功高震主,身上有了战功,皇上想要打/压他,自然不会带着他上台去祭祀,祭祀这种事情,是包含/着至高无上的荣耀的。

    北静郡王也不着急,就站在台下面,目光十分淡然,这个时候高副将带着一队人巡逻,从旁边走过去,目光投向北静郡王,然后悄悄的点了点头,北静王没有任何动作,双手下垂放在身前,只是闭上了眼睛,仿佛要入定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啊啊啊啊!”一阵惊叫,随即是“护驾!!护驾——”

    “茜香国的人有诈!”

    “护驾!护驾!!皇上被劫持了!”

    一瞬间,祭台上面和祭台下面的朝臣全都混乱起来,大声喊着,士兵们“呼啦!”一声,从四面八方冲上来,但是全都来到祭台下面,便不能再往上走了。

    因为此时,茜香国的女国王,正手持火器,顶在皇上的脑袋瓜上,冷冷的一笑,了一些什么。

    旁边几个茜香国的士兵押/解着通事官,通事官跪在地上,颤巍巍的:“茜香国……国的女国王,让我/朝士兵后退,否则……否则就给皇上脑袋打一个窟窿眼,她……她手里的火器可不是闹着顽的……”

    台下一片轰然,很多人都没想到茜香国/会在这个当口耍诈,竟然劫持了皇上,也有好多人似乎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茜香国定在国内和谈,这摆明了没安好心。

    士兵们一个个戒备这,群臣紧张着,北静王则是十分淡定,只是伸手拦住武曌,不让旁边冲过来的人撞到了武曌,眼中没有任何波澜,这不是预料之中的事儿么?

    他已经提醒了皇上,但是皇上一意孤行,还要贬低践/踏自己,此时北静郡王心中,不出来是什么感受。

    大臣们连忙喊着:“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有茜香国的王子!你们难道不要自己的王子了么?!他可是女国王的亲儿子!”

    女国王听了,又是冷笑一声,似乎不当一回事,通事官:“女……女国王了,中土有句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茜香国的男儿都是铮铮铁汉,他的牺牲……是有回报的。”

    那面儿皇上吓得额头上都是汗珠儿,扑簌簌的滚下来,何止是他吓得不行,旁边作为俘虏的南安郡王也吓得不行,一堆人把兵刃架在他的脖子上,南安郡王就算再傻也知道,这次算是完了,连皇上都要完了,茜香国的人要跟他们鱼死破了!

    皇上全身打飐儿,又被众目睽睽的劫持了,心中怒火冲,他本来是想打/压北静郡王的气焰的,哪知道如今自己却在下人面前,出了丑,非但没有盟约不,还被劫持了,怎么能咽下这口恶气,只是他没有办法。

    皇上压下恶气,:“你不要伤害朕,你们茜香国,不过是强弩之末了,若是你现在放了朕,朕还可以原谅你的过失。”

    通事官翻译了一遍,茜香国的女国王哈哈大笑,通事官有翻译:“女国王……你放/屁……”

    皇上顿时脸色难看,台下群臣也是一片哗然,女国王又了一串,通事官翻译:“女国王,若不是你们仗着祖/宗的庇荫,朝/廷早就给败光了,举目看看,朝/廷里不是靠世袭的蛀虫,就是溜须拍马的蠢物,不贪/赃枉法的,被当成了傻/子,不结党营私的,被当成了下/贱/货,你们的强大已经走到头了!就是这样的朝/廷,还让我们年年进贡,委屈求和,你们凭什么?”

    皇上脸色更是难看,但是愣是不出话来,因为茜香国的女国王的对,的一针见血,像贾家那样,世袭吃了三代四代的人,混的如鱼得水,而像林如海这样,靠自己的才华考得功名,就因为不贪/赃,不枉法,当个盐官手里头还没几个子儿,就被人看成是怪物,这是一个乌黑的下,是非颠倒,黑白无常的世道……

    臣子们一个个听了,竟然没有一个敢话的,这个时候北静郡王却慢慢走了出来,从人群中走出来,他负着手,抬着头,看向祭台之上,朗声:“王一辈子,不曾贪/赃,不曾枉法,也不曾结党营私,自认为不是女国王口/中的蛀虫,也不是溜须拍马的蠢物……就凭这些。”

    女国王听了通事官的翻译,更是哈哈大笑,通事官:“女国王,你得对,但是你一个人,根本无法/力挽狂澜。”

    皇上听到北静郡王的话,更是觉得面上蒙/羞。自己在这儿受/辱,北静王却在“炫耀”他的清/白,皇上现在已经把火气强加在别人身上,仿佛是冲坏了脑子。

    皇上突然灵光一动,:“你不要冲动,只要你放开朕,朕答应你,不需要你们的进贡,把你们的王子还给你们,既往不咎,不止如此……朕……我/朝年年会向你们茜香国进贡……”

    他的话一出,台下一片轰然,炸锅一般,比方才皇上被俘虏还要哄乱,一堆人蹙在一起谈论着,那些声音不,好些都能听见。

    “皇上怎么能出这样的?!”

    “丧权辱国啊!”

    “这是圣上么……咱们的国威都要扫地了!”

    茜香国的女国王听了,似乎不为所动,通事官:“女国王了,她不信你们的鬼话。”

    皇上生怕茜香国的女国王开/枪,立刻:“朕一言九鼎!朕是皇上,朕是真龙子,一言九鼎!出口的话,绝对算数,你可以让人写下盟约,朕现在就盖上玉玺!还有!对对对……还有,朕可以给你们一个人质,这个人质在你们茜香国之中,若是真违反了盟约,你们可以处决人质!”

    武曌一听,当即笑了一声,心中一片了然,果然就听皇上迫不及待的:“水溶是朕的亲弟/弟,我/朝的北静郡王,位高权重,做这个人质绝对够分量!”

    群臣顿时又是一阵喧哗,皇上仍然着:“用北静郡王换了朕,朕立刻给你们签盟约。”

    群臣纳罕,一阵阵又喧哗起来,好些个和北静郡王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都觉得心寒。

    北静王却笑了笑,似乎没当一回事,朗声对台上的女国王:“茜香国国王意下如何?”

    茜香国的女国王似乎在考虑,这个条件毕竟开的挺诱人的,如果鱼死破,的确有了气节,但是未免太鲁莽,如今有了好处,还能收贡品,传出去是扬眉吐气的事儿,一点子也不亏。

    茜香国女国王:“我怕你们使诈,北静郡王需要上台来,你们没得选择。”

    北静郡王立刻踏前一步,就要上台,这个时候武曌突然伸手拉住北静郡王的腕子,北静王拍了拍武曌的手被,:“夫人,稍等一会子,我先过去。”

    武曌则是低声:“郡王,争命的时候该到了。”

    北静郡王听了,一震,眯了眯眼睛,:“是呢。”

    他着,立刻转身,款步上台。

    茜香国女国王见他走上来,便:“你们中土人,诡/计多端,你自己走过来。”

    北静郡王没有任何反/抗,慢慢走过去,士兵们连忙上前,检/查了一下郡王,身上并没有带任何兵器,更别是火器了。

    北静郡王慢慢往前走,女国王见他走得近了,就:“够了,可以了。”

    只是北静郡王却充耳不闻,仍然慢慢往前走,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起来十分温柔随和。

    女国王见他仍然走过来,越来越近,已经不是安全的距离了,便大声:“够了!站住!”

    通事官赶忙大喊:“郡王!不要再往前走了!”

    北静王却不理,仍然往前走,一时间台上大喊,台下喧哗,不知道北静郡王突然中了什么邪。

    皇上也吓得不行,北静王一直往前走,女国王就狠狠的用火器抵着他的脑袋,甚至发狠的“嘭!!!”一声,敲在他的脑袋上,敲得皇上顿时鲜血长流。

    皇上也大喊着:“水溶!!你要造/反么?!够了,停下来,不要再往前走了!!”

    女国王见他还是往前走,两个人距离没剩多少了,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流汗,异常紧张的叩着火器,喊着:“你以为我不敢嘛?!”

    众人就听到女国王大喊了一句什么,通事官都来不及翻译,通事官根本没有翻译,只是大喊着:“别……别!!!”

    就听到“嘭!!”一声,非常清脆,女国王竟然真的一下按下了火器,火器猛地发出一声脆响,吓得皇上脸色顿时惨白,神情呆滞。

    台下也是一片寂静,悄无声息,连风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吓得不敢出声,脸如土色,只有武曌站在台下一脸坦然。

    空响……

    皇上还好端端的站着,是空响!

    众人狠狠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武曌立刻递了一个眼色过去,高副将猛地拔身而起,大吼一声:“抓/住茜香国贼子!!”

    他着,跨上马去,士兵们得到了号令,立刻响应,包括营帐外围的士兵,一片片黑甲轰然呐喊起来。

    大营里茜香国的人,不过一千有余,而他们拥有两万兵马,高副将早就受到消息,就等着今日一战,因此早有准备,而茜香国的人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一下子台下哄乱,群臣奔逃,台上也是一片混乱,茜香国的士兵们虽然不多,但是都手持火器,女国王放了一枪,是空的,士兵们立刻放枪,这平日里火力强盛的一支火器队,竟然瞬间变成了哑炮儿队,没一个能打出火/药的。

    北静郡王长身而立,披风被咧咧的风吹得招展,面上仍然带着微笑,:“你们茜香国的伎俩,实在不值一提,还不够逗我夫人顽一顽的。”

    女国王自然不知北静郡王什么,但是他的目光让女国王忽然害怕起来,女国王立刻抢起长剑,似乎想要与北静郡王搏命。

    那面儿皇上吓得立刻往前一扑,抱头鼠窜,跌在地上立刻爬起来,就要逃跑。

    女国王怎么能错失皇上这个人质,立刻一把抓/住皇上,将人拽回来,想要做自己的盾牌。

    北静王手腕一转,已经一把抢下一个士兵的长剑,他一身王袍,提着剑,还是像方才那样慢慢走过来,又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眼神温柔,却异常令人恐惧。

    女国王大喊着,使劲勒住皇上的脖颈,身边的两拨士兵不断厮杀着,甚至顾不得他们,北静王就一步步走过去。

    女国王大吼着:“不要过来!!!不要你们皇上的狗/命了么!”

    北静王只是慢慢往前走,女国王大吼着,突然提剑来刺,北静郡王/剑尖一挡,就在这一个电光火石之间,“嗤——!!!”一声,北静王的剑尖一抖,竟然引着女国王的剑,一下划向皇上的脖颈。

    皇上根本没反应过来,“嗬——!”一声大吼,一个字儿都没出来,颈子霍然开了一个大口子,猛地豁开,鲜血“呲——”一声喷/出来,顿时呲了女国王满脸。

    女国王和皇上脸上都是见鬼的表情,只是皇上根本来不及一句话,就“咕咚”一声倒在血泊之中,再没了声息。

    北静郡王的长剑一滴血也没有,女国王的长剑顿时被呲的花了,她的“盾牌”瞬间倒地,吓得女国王根本无从反应,看怪物一样盯着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抖手直接丢掉手中的长剑,脸色淡淡的看向女国王,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淡淡的:“你看错了我。”

    他着,转过身来,一步步的,在一片杀声之中,慢慢走下祭台台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