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5.“沉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5.“沉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喝醉了, 一定要给北静郡王画乌龟, 这还不止,歪在北静郡王怀里笑,一颤一颤的,撩的北静郡王火气很大。

    武曌还饧着眼睛笑,看着北静郡王下面儿,:“乌龟跑出来了。”

    北静郡王咳嗽了一声, 连忙深吸两口气, :“夫人,这怎么也是大乌龟。”

    武曌立刻纠正:“乌龟!”

    北静王很是无奈,:“好好好,夫人快躺下来。”

    武曌这会老老实实的躺下来了,北静郡王把她的笔拿起来,放在一边, 见她老实了, 这才转身去擦脸。

    结果哪知道武曌是诈降, 很是诡/计多端, 顿时一咕噜又爬起来,抓了笔,就去拉北静王的衣服,北静郡王/还在擦脸, 这下子把他吓坏了, 还以为武曌这么热情。

    然而不是武曌热情, 武曌竟然想在郡王身上画乌龟。

    北静郡王头疼不已, 赶紧哄着武曌,好半,这才让武曌把画眉的笔放下来。

    武曌躺在床/上,不喝醒酒汤,觉得太酸不喜欢,蹙着眉,就是不喝,北静郡王一叠的温柔/软语,哄着:“乖,就喝一口,真的不酸,甜的,不信你尝尝?”

    武曌才不会这么好糊弄,话慢吞吞的:“你喝,我不喝。”

    北静郡王自己也没醉,根本不用喝这个,为了哄武曌喝醒酒汤,北静郡王也算是豁出去了,武曌:“溶溶跳舞。”

    北静郡王当即有些为难,自己根本不会跳舞,也没学过,不过武曌抱着碗,如果北静郡王不跳舞,她就不喝。

    北静郡王一阵子无奈,正好把佩剑拿过来,:“跳舞我不会,舞剑倒是可以,还请夫人掌眼?”

    他着,“唰!”一声引剑出鞘,在昏黄的烛/光下,快速的翻飞着剑光,银白色的剑光瞬间连成一道波光,不停的闪烁着,仿佛是惊涛骇浪,一层一层的打过来,看得人眼花缭乱。

    武曌抱着汤碗,定定的看着北静郡王,北静郡王高的身材在烛火下衬托的无比轻灵,动作优雅又张弛这野性与力度的美/感,手臂绷紧的时候,肌肉隆/起,仿佛是一头豹子一般。

    北静郡王见武曌看的痴迷,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不是他自吹,从到大,北静郡王的武艺就是不错的,他虽然平日里做的是闲云野鹤一般的王爷,但是武艺从来没搁下,身材自然也是不必的。

    北静郡王当下挽了一个剑花,就在他一回身当口,看的很“痴迷”的武曌,十分机智的手一歪,直接把碗里的醒酒汤给泼在床/上了,然后还做出一副喝完的模样。

    北静郡王没想到武曌醉了还这么机智,见她喝了,便“唰!”一声收了剑,还剑入鞘,然后把长剑丢在一边,走过去:“是不是不酸?喝了快歇下,免得明儿个早上头疼。”

    武曌“乖乖”的躺下来,那面儿北静郡王看了看自己的脸,脸上眉黛印子虽然没了,但是红了一大片,毕竟使劲搓的。

    总觉得这么回去周旋,不放心武曌,而且自己脸上也有印子,因此就不打算过去了,干脆也陪着武曌睡下来。

    北静郡王想叫丫头弄水来沐浴,只是怕弄了水动静太大,又把武曌的酒气弄起来,再撒酒疯可不好惹,便不打算沐浴了,只是随便擦了擦,明日一早再。

    北静王将外袍脱掉,擦了擦身上,武曌就窝在被子里,只露/出额头和眼睛,紧紧盯着北静王的背影。

    北静郡王/还以为夫人“沉醉”在自己的身材之中,因此并没有当回事儿,擦好了之后,就转过来,准备睡觉了。

    他一转过来,武曌赶紧把眼睛一闭,装作没看见,那动作倒是逗笑了北静王,还以为武曌是害羞了,便走过来,亲了一下武曌额头,然后准备在她身边儿躺下。

    北静郡王这一躺下,顿时觉得床/上不对劲儿,冰冰凉不,还是湿的,一大片。

    北静王一惊,赶紧翻身起来,抬手一摸,酸的!竟然是醒酒汤!

    武曌在一边顿时笑得肚子疼,躲在被子里一颤一颤的,北静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方才武曌一脸“娇羞”,不是因为害羞了,而是等着猎物上钩呢。

    北静郡王无奈到了极点,感觉自己已经没脾气了,赶紧起来,披上衣裳,准备叫人来换床单,估计褥子也要换了,全都湿/透了。

    北静郡王扶着武曌起来,毕竟床湿/了一大半,又不能换一半,刮了一下她的鼻梁,:“你干的?还笑?”

    北静王赶紧把丫头叫进来,丫头一看都懵了,还以为是不可名状的事情弄脏的,不过感觉又不是,因为那一大片,跟尿床一样。

    丫头们收拾东西,武曌还不老实,扭来扭曲的:“热,出去走走,溶溶,走。”

    北静郡王实在无奈,不带着武曌出去走走,指不定她在丫头面前又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再让自己颜面扫地就完了,因此北静郡王赶紧半扶半抱着武曌,:“好好好,出去走,咱们披一件披风。”

    北静郡王连哄带骗的,给武曌披了披风,这才带着人出了大帐子。

    武曌浑身软/绵绵的,出来一吹风,感觉爽了不少,还深吸了一口气,北静郡王则是怕她冷着,赶紧给她拉紧披风,就等着丫头们换好床单。

    北静郡王给她拢一下披风,武曌就自己拽一下,拢一下拽一下,好像闹性子似的,最后衣裳领子差点都给拽开了,北静郡王看着武曌雪/颈半露的样子,咳嗽了一声,:“夫人,快披好,别着凉了。”

    武曌见北静郡王目光有些躲闪,顿时笑起来,饧着眼看他,一脸挑衅的模样儿,还非捏着北静郡王的下巴,一定让对方和自己对视。

    武曌明显醉的厉害,:“别害羞。”

    北静王无奈,自己仿佛又被夫人给调/戏了,:“害羞?”

    武曌又笑着:“这就害羞了?那还有更害羞的呢?”

    她着,都不等北静郡王反应过来,武曌突然压过来,直接将北静郡王壁咚在了大帐上,然后毫不犹豫的吻上来。

    别看武曌身量没有北静郡王高,但是气势一点儿也不输,一手壁咚着大帐,另外一手抓/住北静王的前襟,那动作十分豪放凶/残。

    北静王吓了一跳,不过反应过来时候也乐意被夫人强吻,手一环,搂住武曌的细/腰,将人往怀里一拉,然后加深了亲/吻。

    武曌迷迷糊糊的,刚开始主导权明明在自己手上,后来就被北静郡王夺了去,武曌喝了酒,酒气上头,本就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如今更是本性暴/露无遗,自然不可能认输服气,顿时和北静郡王较上了劲儿,两个人唇/舌缠/绵起来。

    丫头们换了床单出来,这样一看,吓了一跳,连忙当做没看见,赶紧捂着眼睛就跑了,这幕席地的,王爷和王妃雅兴真好。

    北静郡王眼神发沉,他感觉到武曌一直撩自己,撩的他仿佛是见血的野兽一样,根本无法克制。

    就在北静郡王觉得渐入佳境,今晚上定然能抱得美/人归的时候,武曌突然“啪!”一个巴掌扇过来。

    北静郡王被扇了一个五指扇红,顿时都蒙了,瞪大了眼睛,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夫人,你这是……”

    武曌则是“嘘”了一下,还抓着北静郡王的衣襟,被吻的脸颊殷/红,眼中水汽氤氲,这模样让北静王恨不得立刻办了她,只是如今北静郡王脸还带着五指印呢,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

    武曌嘘了一声,突然神神秘秘的:“你看。”

    北静王/还以为武曌又发酒疯了,非让他看,也不知道看什么,指着的那个方向是盟约的祭台方向,之后就要在那个地方会谈,然后签订盟约等等。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那面儿酒席都散了,没什么人在外面,静悄悄的,能听到春虫在鸣叫的声音,除此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一片寂静。

    武曌指着,北静王什么也没看见,只觉得这大黑儿的,这么一还挺渗人。

    北静郡王哄着:“夫人,咱们回去罢,外面儿太冷了。”

    结果武曌不由分,又是“啪!”的一个巴掌打过来,刚才北静王是吻得太投入,所以根本没有注意,所以被武曌扇了一巴掌,如今北静郡王都挨过一巴掌了,怎么可能还挨第二巴掌,当下一把握住武曌的手,:“夫人,怎么又打?”

    武曌又“嘘”了一声,很认真的:“那……那面儿有个人。”

    北静郡王又顺着武曌指的看,真的没有人,这大黑儿的,仿佛见鬼了一样。

    武曌喝醉了,但异常执拗,就是不走,:“真的有人……就在那面儿,突然……突然消失了。”

    北静王连忙摸了摸武曌的额头,只是醉酒有点热,好像没什么太大的事儿,也不是生病,应该不会看花眼。

    武曌坚持那边有人,就在这个时候,那光秃秃黑漆漆的祭台上,真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仿佛凭空出现,不是由远及近,也不是由近及远,仿佛是从土里直接钻出来的一样,但真真儿的就是一个人!

    武曌瞪大了眼睛,立刻:“人!”

    北静王自然也看见了,眯了眯眼睛,觉得不是很对劲儿,那个人从土里钻出来之后,很快就离开了,从祭台上下来,然后走掉了。

    武曌拽着北静王袖子,晃了好几下,示意自己没有错,真的有人。

    北静郡王当下更觉得不对劲儿,拉住武曌的手,知道她醉了,温柔的哄着:“乖,夫人,跟我过来,别出声儿。”

    武曌连忙点了点头,被北静郡王拉着一路往祭台过去,他们避开士兵,很快到了祭台附近。

    祭台很高,有台矶,到时候需要拾阶而上,北静王拉着武曌往上走,武曌因着喝多了酒,还没清/醒,走了一会子就觉得心慌气短,根本走不动了。

    北静郡王心疼夫人,赶紧蹲下来,让武曌伏/在自己背上,背着武曌往上走,结果武曌骑在北静郡王背上,立刻一拍手,:“溶溶,驾!快跑。”

    北静郡王顿时差点吐血,感觉自己夫人发酒疯已经到了一个极致,下次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夫人再喝酒了,瞎撩人不,还会气人。

    北静郡王背着武曌往上走去,很快就到了祭台上面,刚才那个人影儿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北静郡王将武曌放下来,让她别动,自己在周围看了看,弯腰蹲下来,还伸手在四周摸了摸。

    北静王蹙着眉,在四周检/查了一下,屈指又在地上敲了几下,总觉得地上扑的石砖,缝隙有些奇怪,而且石砖与石砖之间,竟然还有磨损的痕迹?

    北静郡王当下抽/出自己的佩剑,将佩剑插在石砖缝隙中间,使劲的一撬,“咔嚓”一声,石砖顿时被起了起来,这压根不是什么石砖,而是一扇门。

    石门悄悄打开,下面陡然露/出一段台矶,里面压根不深,一眼就能看个究竟,竟然摆放着一箱子火器,码得整整齐齐。

    北静郡王一看,心中顿时一震,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和谈的祭台上有个暗格,里面放了这么多火器,到时候只要皇上一上祭台,身边定然不会安排太多的人,茜香国的人想要刺杀皇上,简直易如反掌,祭台这么高,台下的军/队想要营救,压根是来不及的事情。

    北静郡王看着那箱火器眯了眯眼睛,似乎若有所思。

    几之后就要和谈,和谈约定在祭坛上举行,双方先上祭台祭盟誓,然后才开始和谈。

    这早上,众人已经全都起了,来到大营里,做最后的准备,皇上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正在听代将军的禀告,茜香国的军/队果然驻扎在二十里之外,没有任何异动。

    北静郡王掀开帐帘子从外面走进来,皇上只是看了一眼,不当一回事,继续和代将军话。

    北静王一大早上起来,脸色就不是很好,似乎有些阴霾似的,走过来,站在下首良久,代将军都禀报完了,皇上又了一些七七八八的事儿,这才像是看到了北静郡王一样,没诚意的:“水溶你来了,交换的俘虏准备好了么?”

    北静郡王拱手:“回陛下,已经准备妥当。”

    皇上点了点头,:“那就好。”

    他着抬步要走,似乎准备去参加和谈了,北静郡王却在这个时候踏出一步,突然拱手:“陛下,茜香国的人狡诈多端,安排兵马驻军二十里之外,定然有他们的意图,但决计不是诚意,这次和谈恐怕是一场阴/谋,还请陛下……三思。”

    皇上看着北静郡王,笑了一声,很不当一回事儿似的,:“水溶啊,你就是这样,疑心病太重了,怎么能成大器?”

    皇上罢了,根本不搭理北静王,很快大步往外走,“豁朗!”一声,摔下帐帘子,扬长而去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