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3.通风报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3.通风报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着武曌和北静郡王在边关有一段时日了, 所以京/城里的老太妃不是很放心, 虽然北静郡王经常让人递书信回京, 但是回京的日子遥遥不可期, 他们还要深入一次茜香国去谈判。

    老太妃都觉得深入茜香国谈判非常不可取, 心里十分担心,就让人递了书信回来, 同时送一些日用的补给给北静郡王和武曌。

    这日里北静郡王和武曌没什么事儿,北静郡王/刚刚从城楼上下来,带着士兵们训练一回, 又看了看边关以外的动静。

    北静郡王/进了门,那面儿紫鹃突然进来,:“郡王, 王妃, 老太妃那面儿来人了!”

    其实老太妃也递了几次书信过来,所以没什么稀罕的, 北静王:“叫进来。”

    结果就听到“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一个肉包子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一跳一跳的,犄角还一蹦一蹦的,紧跟着又听到了“汪汪汪汪”的狂吠声。

    北静郡王听到这狂吠的声音, 顿时心头一紧, 心想, 不好, 争宠的来了。

    果然,就看到六儿跳窜窜的跑进来,手里牵着一根狗链子,拴着四儿。

    大黄狗似乎怕极了六儿,不想跟着他往前走,死拉活拽的,恨不得在地上蹭,哪里还有昔日里和北静郡王争宠的那股“奸狗子”的劲儿,可怜极了。

    不过四儿一进来,似乎就看到了武曌,当即蹦起来,声音都变了,“嗷嗷”了两声,飞快的窜过去,一下趴在武曌面前,吐着舌/头,摇着尾巴,那模样一脸讨好。

    武曌一见四儿,也是高兴,笑着:“四儿,你怎么来了?”

    四儿似乎能听懂武曌话,非常聪明似的,立刻摇着大脑袋,“嗷嗷”了两声,看起来很温顺似的,把自己的大脑袋往武曌的膝盖上蹭。

    北静郡王见四儿不是很干净,似乎一路上没少在地上滚,就伸手拨/开四儿的大脑袋。

    四儿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北静郡王,对着他狂吠两声,然后又转头对着武曌吐舌/头摇尾巴。

    武曌被四儿逗笑了,连忙摸了摸她的大脑袋,安抚的:“乖,四儿。”

    北静王站在一面儿看着,一方面总觉得心里醋溜溜的,争宠的狗崽子是自己亲手送的,另一方面又觉得十分不得劲儿,总觉得夫人在叫四儿的时候,好像叫自己似的……

    北静郡王赶紧拿过书信看了看,笑着:“母亲让六儿给你带了益母草留颜方,那是什么?夫人生病了,若要方子,怎么不早让人去取来?”

    武曌笑了笑,:“不是吃的方子,是洗脸用的,到时候做出来,郡王也可以用,这里风吹日晒的,风沙也大,再把郡王的花容月貌吹坏了。”

    北静郡王一听,好嘛,原来是养颜的房子,老太妃也不知道尽是想些什么,这里是边关,弄些养颜的方子做什么?不过若真是把夫人的脸吹坏了,北静王也是心疼的。

    北静郡王又顺着信往下看,不由有些头疼,伸手按了按额角,:“母亲还让六儿给你带了很多胭脂……”

    六儿一听,连忙招呼人送进来,一大盒子,“嘭!”一声放在桌上,沉甸甸的,打开一看,里面好些胭脂,还有各种各样的画眉的笔。

    其实北静郡王有些奇怪,眉毛不是就那么两条,为什么女儿家的柜子里,画眉的笔,涂胭脂的笔等等,要那么多?大的的长的短的,各式各样?

    北静郡王有一次还在武曌的梳妆台上看到了一个特大号的笔,笔头呲着,形状很怪异,整体是个扁片,不知道做什么的,武曌则是笑着,是老太妃送来的,宫里的新花样儿,画眉用的。

    北静郡王当时就有些懵,还拿起那根画眉的笔对着武曌的眉毛比了比,明明武曌是柳眉,而且上次自己给她画的也不是很粗,武曌就很嫌弃,竟然还弄了这么粗一个大眉笔来,这是怎么画法?

    其实郡王不知道,那是一根一根画的,根本不是让他一笔画……

    北静郡王看着锦盒里琳琅满目的东西,总算是长见识了,那面儿又接着往下看书信,老太妃还让人送来了日用/品。

    儿/媳/妇怕冷,给她带来了几条披风,都是带毛儿的,还有几床锦被,毛毡,就连手炉一口气也带了七个!

    儿/媳/妇怕生病,给她带来了好些药丸子,都是京/城里刚刚配好的,全都很新鲜,一盒一盒的贴上了标签,还有好些美/容养颜的,零零总总一大推。

    不止如此,老太妃还怕在边关儿/媳/妇没得吃,就带来了好多干肉,好保存的,让他们拿来做饭吃。

    武曌一样一样看过,每看一样就谢一次老太妃,这儿/媳/妇和婆婆相处的倒是十分融洽,每次北静郡王都恨不得觉得武曌才是她亲生的,自己则是那个捡来的。

    北静郡王看完了信,拿起来又看了一遍,然后转过来又看了一遍,这才把信放下来,看向六儿,:“老太妃可有给我的东西?”

    六儿仰着头,看着高大伟岸的北静郡王,揪了揪自己的犄角,似乎在冥想,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一拍手,:“没有了,老太妃让六儿记着的,我都记着了!”

    北静郡王顿时一口血堵在肺里,差点呛死,果然自己不是亲生的。

    六儿还好心的:“郡王,干肉你可以和王妃一起吃啊!”

    北静郡王干笑了一声,:“不用了,你吃罢。”

    六儿十分诚恳的:“不不不,老太妃给我路上准备了好些干粮,好多/肉,我都吃完了!”

    他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这下子好了,感情老太妃都记得六儿,结果独独忘了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北静郡王要去城楼上巡视,一会子中午回来和武曌一起用午膳,还没亮,灰蒙蒙的,北静郡王已经悄声起床了,翻身起来,给武曌拢好被子,然后自己悄无声息的穿衣裳,偷偷摸/摸的,好像做贼一样,生怕吵醒了武曌。

    武曌懒睡,但是又睡得很轻,一打扰就醒了,若是睡不好,旁人顶多难受一下子,起来也就好了,武曌却是要难受一,头疼酸/软什么的。

    自从北静郡王开荤以来,就更是注意给武曌保养,毕竟保养的好,自己的日子自然也好。

    武曌听见他起床了,本想继续睡得,但是睁开眼睛看见北静郡王换衣裳,不由得就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子,虽然很困,但是风光不错,看了一会子,等北静郡王穿上铠甲,收拾妥当,没什么风光了,武曌又闭上眼睛睡了。

    北静郡王离开,四儿就偷偷窜了进来,趴在武曌床边,眼巴巴看着武曌,等武曌睡醒了和自己来玩耍。

    武曌醒的不早,起来之后洗漱,用了早膳,就在屋儿里陪着四儿玩耍,顶多是抛抛球之类的,因着外面冷,武曌就在屋儿里扔球,四儿也不嫌弃距离近。

    一大早上的,皇上那面儿就让人打听去了,北静王今的行程,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府等等,然后坐在屋儿里,有些迫不及待的等着。

    过了一会子,似乎是有人回来了,皇上赶紧起身,恨不得亲自迎着,还以为回话的来了,结果一出外屋儿,外面站着和宫女话的却是贤德妃贾元春。

    皇上似乎有些失望,:“爱妃怎么过来了?”

    贤德妃一笑,:“自然是给皇上通风报信来的?”

    皇上一惊,:“爱妃何出此言呢?”

    贤德妃进了屋儿,这次笑着:“北静郡王今儿早上去了城楼,一会子中午才回来。”

    皇上更是看了她一眼,满脸的狐疑,贤德妃一笑,:“皇上不必介怀,为皇上物色美/人,本是皇后娘娘该做的事儿,只是如今皇后娘娘不在这里,而是远在京/城坐纛儿,因此臣妾也只好僭越一番,为皇后娘娘代劳了,还请皇上,千万不要怪/罪臣妾呢。”

    皇上一听,眯了眯眼睛,随即笑起来,:“还是爱妃识大体。”

    贤德妃一笑,:“臣妾也并非识大体,只是一心为皇上着想,心里只能放的下皇上,皇上爱见的,臣妾就爱见,皇上不爱见的,臣妾定然不多看一眼,如今皇上爱见的不过是个女子,做臣妾的,怎么好让皇上劳心劳神呢?”

    皇上更是哈哈大笑,:“得好!得好!你比皇后要懂事的多,不像是皇后,一副善妒的嘴/脸!”

    贤德妃:“皇上,皇后娘娘是大家之后,不比我们这些粗鄙的女儿家,自然是不一样的了。”

    贤德妃讨好了一阵皇上,皇上就笑眯眯的从屋儿里出来,直奔北静郡王的院子。

    他一路走过去,路上没什么伺候的下人,毕竟这里是边关,不比京/城里,而且之前战乱,很多人全都能跑就跑了,只剩下一些子没钱的老百/姓,只能在这里扎根,走不走都是死,自然不愿意背井离乡。

    皇上一路过去,只是在院门口遇到了两个丫头,紫鹃和雪雁正在准备益母草留颜方的材料,忙忙碌碌的,六儿觉得新鲜,也跑过来一起顽耍,六儿去拿东西了,紫鹃和雪雁正在磨药粉,那面儿皇上竟然来了。

    皇上就一个人,直接走进来,两个丫头吓了一跳,赶紧下跪请安,皇上摆了摆手,:“朕约了水溶谈事情,不用多礼了。”

    他着,径直往北静郡王的房间走去,此时北静郡王当然不在,还在城楼上呢,武曌倒是在房间里,这也是皇上打听好的。

    两个丫头吓得顿时魂/飞/魄/散,赶紧阻拦,:“皇上!皇上,郡王不在房/中……”

    皇上自然不听的,大步往前走,还挥手打开一直阻拦的紫鹃。

    六儿抱着材料过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当即把东西扔下,赶紧调头跑出去,快速的往城楼跑去。

    皇上挥开紫鹃,差点还踹了她一脚,大步往里走,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武曌在房间里看书,方才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如今一抬头,就看到紫鹃和雪雁,两个人一脸惊慌的模样。

    武曌一看心中便是了然了,皇上走进来,迫不及待的上下打谅着武曌,眼睛里能迸发出火光,走进来之后,立刻回身,“嘭!!”一身关上/门,还把门闩落了下来。

    紫鹃和雪雁吓得不行,赶紧在外面拍门,:“皇上!皇上!”

    皇上却充耳不闻,只是落了门闩,确保没人进来,这才更加放肆的打谅着武曌。

    武曌则是站起来,放下手中的书,一丝不乱,给皇上请了安,:“拜见皇上。”

    皇上听她的声音,顿时酥/到了骨子里,连忙抢上两步,就要去拉武曌的手,武曌则是手一缩,没叫皇上碰到。

    皇上却不生气,还当做了乐趣儿,又逼上一步,笑着:“林姑娘一个人在这里?朕那不成才的弟/弟呢?”

    武曌心中冷笑,皇上摆明了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面儿皇上一边,一边逼近,还作势伸手要抱武曌,嘴里调笑着:“瞧你身/子骨这么弱,快来让朕看看,是不是平日里水溶待你不好,把朕心疼坏了。”

    武曌淡淡的:“皇上什么,我听不明白。”

    皇上一笑,:“朕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还不乖乖的?别惹朕不欢心,一会子水溶回来,你还想当着他面子不成?”

    皇上着,快速冲过来,就要去抓武曌,武曌这个时候眯了眯眼睛,倒是一步都没有再退,而是突然吹了一声口哨。

    “呼!!!!”的一下,就听到一声风响,皇上根本没反应过来,感觉眼前黑影一压,一个庞然大物竟然从屋儿里窜了出来,方才没有注意,而且在内屋儿。

    竟然是一条大黄狗!

    大黄狗很是凶猛,张着大嘴,一脸凶狠的模样,口水滴答滴答往下/流,直接扑过来,在皇上“啊——”的一声惨叫/声中,一下将人扑倒在地上,“咚!”一下子,差点给皇上磕傻了。

    这还不算完,四儿扑出来,立刻撕咬起皇上来,皇上哀嚎不止,四儿一口咬中他的大/腿,皇上一边爬一边挣扎,想要爬起来往外跑,哪知道四儿不放过他,立刻也跟着冲起来,大嘴巴来回的咬。

    “嘶啦嘶啦!”好几声,竟然将皇上的龙袍瞬间咬成了破布条,皇上顾不得这些,从地上窜起来就跑,冲到屋门口,一拉门,“哐当!”一声,门锁了,原来是从里面落了门闩,当即皇上又手忙脚乱的开门,把门闩一抬。

    就这简单的动作当口,大黄狗已经扑了上来,“咔嚓!”就是一口,直接咬在皇上屁/股上,疼的皇上直打挺,大喊着:“啊啊啊啊!你这畜/生!松口!松口!疼死朕了!救命……救命……”

    皇上被撕咬了好几下,终于打开门闩,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外面紫娟和雪雁吃了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里面也太惨烈了,但是不是王妃的喊声,竟然是皇上喊救命的声音,仿佛王妃是个母夜叉一样。

    因着声音太大,那面儿好些人全都听见了,几个下人连忙出来看情况,还有路过院门口的代将军和高副将,也全都过来看情况,还以为是有贼子闯入府中,意图行刺呢。

    六儿飞跑着去找北静郡王,北静郡王一听皇上进了自己的院子,脸上立刻寒了下来,赶紧从城楼下来。

    此时北静郡王也赶了过来,一身大汗淋漓,冲进院子,一眼就看到了皇上,皇上一身狼狈,龙袍都被撕烂了,屁/股上,大/腿上还都是血迹,被咬的那叫一个血肉模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