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2.该死的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2.该死的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皇上来了边关, 虽然不满北静郡王, 但是肯定要去慰问百/姓的。

    第二,皇上就安排了去城里看望百/姓, 还有灾民的事情。

    武曌这会儿没醒来, 团着被子窝在北静郡王怀里,因着北静郡王身上暖和,自然做了武曌特大号的暖炉。

    那面子皇上都起了,一会子要去看望百/姓, 北静郡王也不得不起了,便准备起身,结果武曌扒着他不放。

    武曌没睡醒,揽着北静郡王的腰,就是不松手, 还使劲的蹭, 蹭的北静郡王火气那叫一个大,捏住武曌下巴,迫使武曌抬起头来, 笑着:“终于逮着机会, 让我捏着夫人下巴了?乖乖的,再睡一会子,我先起了。”

    武曌睡眼迷离的, 被人捏了下巴, 当即“啪!”的一巴掌挥过去, 北静郡王没想到, 只不过捏了一下夫人的下巴而已,平时都是夫人捏自己的下巴,结果自己被夫人打了一个五指扇红。

    武曌迷迷糊糊的抽/了北静郡王一巴掌,北静王那叫一个“委屈”,捂着自己的脸坐在床边,媳妇儿一样,但是武曌抽过之后没印象,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北静郡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低头亲了一下武曌的嘴唇,这才起身准备陪着皇上去看望难/民。

    那头里北静王离开,武曌还在睡觉,紫鹃和雪雁就进来了,:“王妃,王妃?”

    武曌睡得很熟,就讨厌别人打扰自己,眯着眼睛看了两个丫头一眼,两个丫头也不想打扰,硬着头皮:“王妃,贤德妃有请,是薛昭仪也在,想请王妃去喝个早茶。”

    武曌挥了挥手,含糊的:“就朕有恙在身。”

    武曌的十分含糊,两个丫头也没听清楚,只是听到了什么有恙在身,自然不会真想到真朕假朕的,生怕王妃有起床气,赶紧退出去回话去了。

    那面儿贾元春和薛宝钗还等着呢,贾元春想要给武曌一个下马威,但是没成想,武曌不过来,是自己病了,压根不来,气坏了贾元春,薛宝钗只好安慰了两句。

    没过一会子,皇上竟然回来了,皇上直接踢开大门,“嘭!!”一声就进来了,吓得贾元春和薛宝钗一惊,赶紧迎着。

    贾元春给皇上捏着肩膀,捶着腿,:“皇上,怎么有那么大火气,伤身啊!”

    “伤身伤身!就是这么一句话,会不会换点其他花样儿了?!”

    贾元春无端端被骂了,有些灰头土脸,薛宝钗连忙:“皇上不是去看望百/姓了么?”

    皇上冷笑一声,:“不还好,起那帮子刁/民!哼哼,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不可教/化!”

    原来北静郡王陪着皇上去看望百/姓,结果百/姓一看到北静郡王,当即全都下跪,山呼郡王千岁,根本不认识皇上是谁,后来百/姓才开始山呼皇上万/岁,但是皇上万/岁竟然跟在郡王千岁后面,皇上自然心里不痛快了。

    再加上这一路上,百/姓全都十分爱戴郡王,纷纷把自己家里最好的东西送给郡王,无非是一些米啊,面啊,要么就是自己做的吃的等等,再好的也没有了,入不了法眼,但是百/姓这么爱戴,也让皇上心中警铃大震,更是不痛快了。

    皇上在外面不能显得自己心眼子,因此回来之后大发雷霆。

    皇上发了火儿,贾元春和薛宝钗可谓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轮番的去哄皇上,皇上这气儿才算是咽下了一些儿。

    今儿个除了去看望难/民,也没什么事儿,皇上就歇在了贾元春这里,不过薛宝钗也没有走,两个人就伺候伏侍着皇上,还找来了宫女,摆上宴席,唱歌跳舞的助兴,一直闹到很晚,半夜之后这才胡乱的睡去。

    只是那面刚睡下没多久,突然听到“咚咚咚咚!”的声音,武曌和北静郡王这面在睡梦中也听到了,立刻全都惊醒了,这是有敌来犯的戒备声。

    北静郡王赶紧翻身而起,:“我去看看情况。”

    他着,下了床,赶紧披上衣服,匆匆整理,代将军也已经起来了,穿好了铠甲,北静郡王一出门,他就迎了出来,:“郡王!有敌来犯!”

    北静王皱了皱眉,:“皇上呢?此时禀报了没有?”

    代将军:“末将也想禀报,但是去了皇上的房间,并没有人。”

    北静郡王心中则是一片了然,:“去贵妃那处找了么?”

    代将军一听,顿时尴尬的很,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去贵妃那处?不是找死么?

    北静郡王赶紧让太监去贵妃那处寻找皇上,果然是找到了,不过太监很快冒着冷汗回来了,颤颤巍巍的:“皇上……皇上的确在贵妃那里……只是、只是好似刚睡下,又饮了酒,此时怎么也叫不醒。”

    北静郡王一听,当即一甩袖袍,:“来人,随我登城门,不用等了!”

    代将军和众将士赶紧应声,纷纷跟随北静郡王登上城门观察敌情。

    原来并非是茜香国,而是一些国/家,想要趁机打劫一番,不过没成想边城已经恢复的不错,北静郡王立刻指挥派兵,迎击偷袭的军/队,色微亮的时候,已经大败敌军,敌军丢盔卸甲的撤退了。

    北静郡王眼见敌军撤退,这才让人鸣金收兵,:“各位辛苦了,都回去歇息罢。”

    众将士这才松了口气,纷纷走下城楼,回府去了。

    北静郡王回到府上,武曌之前醒了就没有睡下,一直在门口等着,北静王一回府就看到了武曌,连忙迎上去,伸手拉住武曌的手,:“这么凉,夫人等了多久?快些进去。”

    武曌:“情况怎么样?”

    北静王一笑,:“夫人还不信我么?已经没事儿了,不过是周边国趁火打劫罢了。”

    武曌着才放松,点了点头,跟着北静郡王回去了。

    一直到了中午,那面儿皇上酒气才行了一些,太监禀报:“皇上,有人攻城!”

    皇上一个激灵,脑子里因为宿醉还昏昏沉沉的,此时吓得眼珠子都露/出三白了,:“攻城?!茜香国的?!”

    太监赶紧:“不不不,不是茜香国的军/队。”

    太监解释了一下,皇上一听,原来是早上的事儿,如今已经过了中午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么些事儿也来问朕。”

    边关军/队再次抵御敌兵,虽然不是茜香国的军/队,但是皇上觉得,自己应该摆个宴席,给大家庆功,这样也能罗一下人脉。

    其实军/队中等着皇上犒赏三军,等了很久很久,等了好几个月,如今皇上真正犒赏三军了,将士们反而没有感觉了,只觉得太迟了,迟的心里都麻木了。

    庆功宴还是如期举行,皇上带着贵妃和昭仪在座,各路功臣全都陪坐,北静郡王也带上了武曌。

    武曌好些日子没喝酒,其实有些个馋酒,但是又怕喝了误事儿,因此只是抿了两口。

    武曌坐在席间,和北静郡王并排,上首的皇上不由看了好几眼,侧着眼睛,觑着武曌细细打谅,似乎比出京之前,更多了一些风韵,不出来的好看动人。

    北静郡王哪能看不出来皇上的眼神,当即挺/直腰板,武曌身/子本就娇/,这样一来,就给挡了个严严实实,皇上想要再看,一丁点子都看不到了。

    宴席开始之后,众将士们开始自/由敬酒,只有几个人到皇上面前敬酒,一来也是皇上贵为九五之尊,将士们都是粗人,不敢敬酒,二来也是和北静王混的熟了,郡王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因此就全都跑到郡王面前去敬酒。

    还有高副将代将军这样儿的,和武曌很熟悉,又十分敬佩武曌的,对着武曌还敬酒。

    北静郡王赶紧端起酒杯,:“夫人身/子弱,不适合饮酒,王代饮了。”

    众人立刻嘲笑起北静郡王,高副将笑着:“郡王这般宠妻无度,王妃该被郡王宠坏了!”

    代将军则是:“这有什么?像咱们王妃这么聪慧的,就该被宠着!要我,王爷宠的还不够呢!”

    众人哈哈大笑,一时气氛还不错。

    皇上坐在上首,看着下面一片欢腾,心里顿时又不舒服起来,还觉得北静郡王会做体面,让人都觉得他没有官架子,会收拢人心。

    大家酒过三巡,正是酣畅,武曌喝了一杯多,还没什么事儿,不过北静郡王怕时辰太晚,武曌身/子骨又要受不得,便催促着她回去休息,想让丫头扶着她回房。

    就在这个当口,突然有士兵冲进宴厅,大喊着:“报——!!!”

    皇上一听,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是谁打来了,都有些不敢听,结果那士兵:“报!!茜香国使臣送来求和谈判的盟书,请皇上过目!”

    僵持了几个月,茜香国的人终于送来了求和谈判的书信。

    皇上一听,他不就是为这个来的么?

    当即让人快速呈上来,打开一看,越看越是高兴,这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们已经退兵回了茜香国,并且非常懊悔自己的行为,想要用安南郡王换取茜香国的王子,决定还是每年进贡,归顺朝/廷。

    末了还写了,茜香国女国王这次会亲自出马,在盟会上交换人质。

    皇上顿时龙颜大悦,他就是来揽这次的功劳的,接受求和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北静郡王去,不然北静郡王就立了一个大功,不只是有人脉,会罗人心,还有了军功。

    皇上当即让太监宣读书信内容,众人一听,先是高兴,随即都一个个愁云惨淡的。

    北静郡王听了也蹙了蹙眉,茜香国的人求和,想要交换人质,为了表示诚意,茜香国的女王/还会亲自交换人质,只是……

    盟约的地点,茜香国的人却定在了茜香国之内,单单一这点,就十分不妥。

    北静郡王拱手:“皇上,臣弟以为,茜香国的人诡/计多端,盟会地点定在茜香国之内,恐怕不妥,还请皇上三思,皇上乃九五之尊,万勿亲自赴会。”

    皇上一听,冷笑了一声,:“朕虽然是九五之尊,但也是下人、百/姓的九五之尊,自然要亲力亲为了,再者了,我们手上还有茜香国的王子做人质,他们还能有什么诈?朕看水溶你是这些日子在边关呆久了,疑心病犯了罢!”

    皇上这么,众人都面面相觑,北静郡王当即脸色不怎么好看,毕竟他是好言相劝,茜香国内的地形皇上并不了解,北静郡王在边关这几个月,一直在研究地形,茜香国易守难攻,地里崎岖,若是进了茜香国谈判,摆明了就是关门打狗的事儿。

    再者了,茜香国这一代便是女国王,茜香国的公主又是主帅,看起来比王子的地位要高,他们抓/住王子这几个月里,茜香国还想要僵持一阵子,怎么看来都觉得下一任国王,很可能是茜香国的公主,这样一来,茜香国的人保不齐就会丢车保帅,舍弃了王子,和皇上来个鱼死破。

    北静郡王没想到自己的好意,被当成了奸佞就罢了,皇上还当着众人的面儿,他疑心病。

    众人纷纷侧目,没有人再接话儿,皇上以为自己占了上风,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朕会让人修书回话儿的。”

    将士们虽然觉得不妥,但是一时没人话,都没有再,宴席本酣畅的紧,最后竟然不欢而散。

    北静郡王很快带着武曌回了房间,北静郡王脸色一直不是很好看,武曌那面已经洗漱完毕,卸了妆容和首饰,北静郡王/还坐在桌前,皱着眉冥想。

    武曌走过去,拍了一下北静郡王的肩膀,郡王这才醒过来,:“夫人已经洗漱完了?我方才走了一会子神。”

    武曌:“郡王何止是走了一会子神,怕是已经神游太虚了罢,再一会子就亮了。”

    北静郡王听她调侃自己,笑着:“那正好,等亮了,我陪着夫人看看朝/阳,怎么样儿?”

    北静郡王见武曌穿的单薄,赶紧将人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哪知道武曌不松手,勾住北静郡王的肩背,笑着:“郡王,有句老话儿了,良言劝不得该死的鬼,郡王又何必自取烦恼呢?”

    北静郡王笑了一声,低声:“是了,夫人教训的极是,如今**一夜,王该当做一个……风/流鬼才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