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1.一条活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1.一条活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两千两黄金补上了, 还有各种顽意儿,监军的尸首很快又被火化, 众人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感觉十分过瘾。

    那面儿处理了将军, 北静郡王又开始令人训练军/队, 安排巡逻,还有重建边城的事情, 武曌集/合了一些无家可归的难/民耕种。

    如今已经要到开春儿的时节了, 正好是耕种的时候。如今正逢战乱, 好些人无家可归,好些田地都被荒废, 若是没有耕种,将士们的口粮还需要靠朝/廷调度补给, 非常的被动。

    武曌令人把难/民集/合起来, 给他们饭吃, 让他们耕种,很快效果就出来了,百/姓对王妃是赞不绝口, 一个个都觉得武曌是活菩萨下凡。

    两边谈判的事情,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但是因为北静郡王怕茜香国使诈, 所以并没有一口同意下来, 只是让茜香国给出方案。

    边关战事平静下来, 开春儿之后, 气也渐渐暖和起来,因着边关恢复的不错,只需几个月,已经慢慢回归平静,看起来十分平和。

    百/姓爱戴,将士拥护,北静郡王的呼声非常高,很快朝/廷似乎听到了动静,又准备派人来宣旨。

    众人根本没当一回事儿,因着上次宣旨非常不愉快,这次就没有任何期待,反正也不会给什么太大的奖赏。

    结果就在众人很懈怠的时候,圣旨到了,一下子吓坏了好些人,并非是奖赏有多大,而是宣旨的人,竟然是皇上本人!

    皇上御驾到了边关,亲临督战,亲自过来宣旨。

    北静郡王、武曌还有各路将士们全都跪在城门口,迎接皇上御驾,从没亮开始,就一直等着,等到接近中午了,御驾这才慢悠悠的来了,看起来浩浩荡荡,怪不得速度很慢,因为这么多伞,这么大的气派,根本走不快。

    皇上的御辇在城门口停下来,众人赶紧跪下来山呼万/岁,皇上这才从御辇中探身出来,:“各位都是真的心腹忠臣,不必如此多礼了,快起罢,咱们入府话。”

    众人这才迎着皇上的御驾进入了城门,然后/进入府们。

    其实武曌清楚,皇上这次来是干什么的,一来是谈判,毕竟他们抓到了茜香国的王子,需要和茜香国谈判,俘虏的级别很高,这次茜香国谈判的人,很可能是他们的女国王。

    还有第二个原因,第二个原因那就更重要了,则是因为北静郡王最近呼声太高了,北静郡王仿佛是一个神话,尤其有前面的南安郡王一对比,北静郡王就被衬托成了人,仿佛是神仙一般,他一来就打了胜仗,甚至俘虏了敌方的王子。

    除了打仗之外,北静郡王/还组/织大家重建,不只是好大喜功,而且体贴百/姓,将自己的吃穿用度拿出来,补贴百/姓,也不只是花把势,真的全都做到实处,边城的恢复速度非常惊人。

    这一切的一切,令远在京/城的皇上,感觉到了深深的担忧,不是担忧敌人再次攻打而来,也不是担忧边城百/姓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更不是担忧谈判的真假诚意,而是担忧……

    北静郡王会功高震主,影响自己的威严。

    其实皇上早就有心疏离北静郡王,因着北静郡王随和又没官架子,所以呼声很高,这次皇上本想借着让他打仗的事儿,把他调离京/城一段时日,结果没成想,反而促成了北静郡王的呼声,让他在百/姓之中,也有了很高的呼声。

    因此皇上十分担忧,找到一个茬儿,就立刻整治北静郡王,但是上次监军检/举北静郡王贪/赃的事情,竟然没有成功,哪成想北静郡王没有伸/冤,反而把金子补了上来,皇上已经开口了既往不咎,自然也不能翻/脸,没的现世打嘴。

    皇上思虑了很久,感觉边关已经平定,再有谈判这种大事儿,万一再签订了和平盟约,若是让北静王来,其实不是又给了他一个功劳?

    因着这些那些,许多事情,皇上干脆打算自己来一趟,镇/压一下北静郡王的风头。

    皇上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入府邸,武曌注意到,皇上还带了两个妃子过来。

    两个都是武曌认识的人,而且还都和贾家沾亲带故,第一个是贤德妃贾元春!

    贾元春跟着队伍,坐在贵妃的大驾中,被宫女簇拥搀扶着进入了府邸,脸上保养的十分之好,看起来气色不错,又是那般珠圆玉润了。

    之前贤德妃因为诬/告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已经被打入冷宫,没成想竟然又出来了,而且好似恢复了宠爱。

    其实这事儿很简单,就是在武曌和北静郡王离开京/城厚发生的,贾元春竟然产下了一子,还是个男孩儿。

    贾元春被打入冷宫之后,发现自己身怀有孕,但是那时候她并没有出来,毕竟如今自己在冷宫,很多人都会想着法子的算计自己。

    因此贾元春忍耐了很长时间,等孩子生下来了,这才令人告诉皇上,皇上一听,险些给吓坏了,皇后娘娘也吓坏了,但是孩子都已经生了下来,她根本没有什么办法。

    太医还弄了什么滴血认亲的戏码,贾元春哭的那叫一个委屈,又因着贾元春生下了男孩儿,皇上高兴,所以一下就恢复了贤德妃贵妃的称号。

    皇上的后宫虽然不凋零,但是嫔妃只是给皇上生了不少公主,有几个儿子,全都夭折了,因此贤德妃生下的这个皇子,可谓是皇上如今唯一的皇子,以后的继承人,皇上自然高兴了。

    而皇上带来的另外一个嫔妃,那就更是熟悉了,则是薛宝钗了。

    薛宝钗入宫在贤德妃恢复宠爱之前,被/封为昭仪,皇上非常喜爱她的温柔识大体,知道她不妒忌,比皇后温顺,因此得宠一时,只是没成想,薛宝钗还没入宫半个月,贤德妃产下一子的消息就满飞了,皇上瞬间忘了她这个昭仪,复又宠爱贾元春起来。

    这次到边关,皇上是离不开宠爱的贾元春,薛宝钗则是特意请求皇恩,跟着一并过来的。

    队伍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府邸,例行公事一番。

    皇上坐在上首,环视了一圈,突然:“怎么不见监军?”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因为监军已经死了,尸首现在都化干净了!

    北静郡王则是不急不缓的火:“回禀陛下,日前监军来到边关,因水土不服,太医施救无效,不幸过世了。”

    “嘭!!”

    皇上气的使劲拍了一下桌子,:“死了!?”

    北静郡王淡淡的:“正是,过世了。”

    皇上气的直喘粗气,当然不会信了北静王的“鬼话”,:“尸体呢?让朕的随行太医来验/尸,看看是不是真的水土不服!”

    北静郡王/还是淡淡的:“这……因着边关战役不断,又有疫病肆虐,所以……臣弟恐怕监军的尸体滋生疫病,已经令人火化安葬了。”

    “烧了!?”

    皇上更是气得脸色发青,北静郡王则是淡淡的:“正是,已经火化。”

    皇上听他了两次“正是”,更是浑身打飐儿,环视了一下四周,将士们全都垂低了头,没一个人话。

    皇上立刻站了起来,走到将士们中间,:“监军是朕派来督促军/队的,到了边关,怎么也有几个月了,之前还给朕做了奏本,如今倒是突然水土不服起来了?一下子就死了?这真是奇怪的事儿了!”

    将士们一个个不话,也不看皇上,就跟木桩子似的。

    那头里代将军:“这……禀皇上,也不是突然就水土不服,是有些个症状的。”

    他一完,皇上立刻瞪了他一眼,代将军赶紧低下头去。

    皇上从前面走到后面儿,又从后面儿转到了前面,一个一个的看,幽幽的:“监军到底是不是水土不服,朕觉得,很多人心里都清楚,若是有人想要些什么,不防现在站出来,也有朕站在这里给你撑腰。”

    皇上这么着,众人还是默默的低着头,武曌心中好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么?

    皇上了好一阵子,奈何还是没人话,北静郡王则是十分淡定的:“皇上,监军的确是水土不服,很多将士都能作证,臣弟也知道,监军跟随皇上多年,感情甚笃,只是人死不能复生……皇上节哀罢。”

    皇上险些给他气死了,最后冷哼一声,一甩袖子,直接走人了。

    那面儿贾元春和薛宝钗赶紧跟上去,追着皇上走了,进了房间,贾元春才柔柔的:“皇上,千万别生气,气坏了龙体,不过是个太监,也不值什么。”

    皇上坐在椅子上,狠狠的一甩茶杯,“豁朗!”一声砸得粉碎,:“朕是为了一个太监生气么!?”

    贾元春被吼得一怔,薛宝钗这才慢吞吞上前来,低声安稳:“皇上,郡王也不是有/意顶撞皇上的,再者了……如今郡王功高,皇上少不得要忍让两回。”

    薛宝钗瞬间到了点子上,但是没有消火儿,反而把皇上给气着了,皇上劈手又砸了一个杯子,贾元春连忙:“不过是个郡王,就算他再大,还能大得过皇上么?皇上,您为这生气,不值什么,别气坏了龙体。”

    两个妃子安慰着,皇上又发了一顿的火气,这才稍微安生了下来。

    那面子皇上离开,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皇上还想重赏之下出勇夫,但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毕竟将士们都恨死了监军,恨不得扒他皮抽他筋,如今北静郡王和武曌算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将士们感激还来不及。

    尤其这边关,不像是朝/廷里,朝/廷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而边关都是过命的兄弟,大家自然要讲义气,不能告发了。

    武曌回了房间,也是累了,一大早上还没亮,就皇上要到了,一直在城门口等着,如今已经中午了,这才歇下口气来。

    武曌歪在榻上,准备歇一会子,北静郡王跟着也进来了,让丫头关上/门,自个儿坐在榻边上,给武曌揉/着额头,又去揉肩膀,笑着:“夫人,这手法还行么?”

    武曌一笑,:“凑合罢。”

    北静郡王一面子揉/着,一面子笑着:“若是改我不做郡王了,专门给夫人揉肩膀,怎么样儿?”

    武曌这才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笑着:“不做郡王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没话,武曌则是:“你若哪不做郡王了,也只有一条路。”

    北静郡王顺着她的话,:“什么路?难道揉肩膀,夫人还不稀得?”

    武曌一笑,饧着眼睛看他,抬起手来勾住北静郡王的下巴,低声:“做子。”

    北静郡王一怔,心中一震,有些纳罕的看着武曌,没想到她竟然“口出狂言”?

    武曌笑了笑,:“郡王若是不做郡王了,还想走一条活路,那怕就是做子了,不过……这也是开顽笑的话儿,做不得真。”

    武曌虽然后半句成了开顽笑,但是北静郡王心里已经久久不能平息,因为武曌看的很透彻,若是自己想要走活路,肯定只剩下谋反这条路了。

    想他上辈子忠心耿耿,最后的下场是什么样子?还不是凄凉而死?

    北静王蹙着眉,良久没话,武曌也不打扰他,自顾自斟了杯茶来喝,见他还在发呆,突然灵光一闪,就歪着身勾了一只画眉的笔来。

    北静郡王这面子发呆,突然感觉脸上凉丝丝的,一回神,就发现武曌那戏谑又俏皮的脸孔就在自己面前,还举着笔,在自己脸上画。

    北静郡王赶紧捉住她的手,:“做什么呢,犯坏。”

    武曌笑盈盈的拿起镜子,照给北静王看,:“给郡王这花容月貌的脸上,画一只花容月貌的乌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