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见血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90.见血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众人一时全都蒙了, 北静郡王贪/赃, 这是他们绝对不相信的, 看到高副将和监军的反应,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明白了一些。

    宣旨的太监则是:“我不管这么多, 皇上的旨意带到了, 我这面儿要回去复命了, 你们好自为之罢!”

    那太监着就走了, 监军吓得要死, 但是装作很淡定的样子, 还冷笑:“前儿个我跟高将军你好歹, 非但高将军不给我脸子, 还对我摔牌骂色子,如今好了, 知道我的厉害了么?我看你们还敢……”

    他的话没完, 高副将已经冲过去,“咚!!!”一下将监军踹倒在地上,连续跟上两拳, 打得监军鼻青脸肿, :“我打死你这个贼人!郡王带着兄弟们出生入死,几回兵行险着九死一生,就让你这孙/子这么诬蔑!”

    旁边还有好多将士, 代将军也在场, 但是都没有一个阻拦的, 就眼睁睁看着那监军被打的鼻青脸肿, 顿时鼻血长流,脸都涨成了猪头。

    北静郡王/还以为皇上的旨意是犒赏三军,这回好了,三军没有奖赏,只是口头的表扬,也没有物质的补给,老百/姓还等着拨粮食呢,却迎来了一番奚落和责备,还让他还钱。

    北静郡王听着,心里一阵阵发寒,却又觉得本就如此,又不是没体会过?

    监军倒在地上,一阵阵哀嚎,大吼着:“郡王!!郡王!!救命啊——哎呦!!你们不能打我!你们想造/反么!?我若是死了,你们都别想逃!皇上会放过你们么?!”

    高副将一连打了好几下,监军险些吐血,等到监军到这里的时候,高副将才稍微住了手。

    监军觉得自己的有用,立刻顺着:“我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你们算什么?!一个个只会打仗的大老粗!我一句话,你们都要死全/家!还敢打我!呸!给爷爷舔鞋都不配,什么郡王,狗屁王妃……”

    他的话到这里,就听到“嘭!!!”一声,众人都是“嗬!!”的抽/了一口冷气,高副将还在忍耐,之前就是自己骂了监军,因此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所以并没有再动手。

    而那监军突然将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横着搓在地上,直接撞在了大堂的柱子上才停了下来。

    众人都吃惊纳罕的睁大眼睛,只见方才那一下,竟然不是旁人打人,就是北静郡王亲自出手,北静王只是袍子微动,方寸不乱,但是一拳打出去,不愧是习武的练家子,监军险些懵了,直接倒在地上,“哇”的吐了一口血。

    监军吓得要死,抹着自己嘴巴:“你……你敢打我!!我要在皇上面前参你!!”

    北静郡王掸了掸自己的袍子,:“本王什么时候打你了?谁看见了?”

    众将士立刻都没看见,监军满口鲜血,牙都要掉了,:“你们这是造/反!!反了!反了!要造/反!!”

    武曌方才看了一场好戏,终于笑眯眯的话了,:“他得对,你们若是打他、骂他、责备他,但凡让他受一丁点儿的委屈,那都叫做造/反。”

    监军从地上爬起来,冷笑一声,:“算你们之中,还有识相的人!”

    武曌又是一笑,挑/起唇角,饧着眼睛打谅监军,:“但我多得是不造/反的法子,你们想不想试试?”

    众人一听,就知道武曌定然有法子了,当即全都扑上去,一把抓/住那监军,监军还想跑,根本跑不掉了,被人按在地上,顿时大门牙都磕掉了。

    将士们把监军绑回来,押在北静郡王和武曌面前,北静郡王脸色黑的厉害,却克制着自己的怒火,淡淡的:“夫人爱见怎么顽,就怎么顽。”

    武曌一笑,:“前些儿,不是从茜香国哪里缴获了一些火枪么?快拿来我试试,就让这个监军做靶子,我若是失手打死了他,你们可别怪我。”

    将士们一听哈哈大笑,立刻有人去捧来□□,有人则是把监军绑在柱子上,让他当活靶子。

    监军吓得险些尿裤子,眼看着将士们拿来□□,奉给武曌,武曌双手托着火枪,在手里把顽,一会子掂掂,一会子摸/摸,一会子又瞄准儿的。

    武曌眯着眼睛瞄准儿,将准头放在监军下/身,瞄准了好一阵子,吓得监军缩起双/腿来,武曌这才突然:“啊呀糟糕,我忘了你那儿没有,还是瞄准儿其他地方罢。”

    众将士一听,顿时都是哈哈大笑,监军气的脸色都青了,他虽然已经入宫做了太监,但是自从戴权死后,他就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俨然又是一个戴权,这样一来,谁敢看不起他,恨不得喊一声九千岁,从没有人敢用这种事情奚落自己。

    如今被这么多人当众奚落,咬牙切齿的,但是不敢话,生怕她一枪爆了自己的脑袋。

    武曌笑着:“别动啊,你要是动了,我可不管打到哪里,或许一下子打不死,但是肠子跑了出来,还得塞回去,又难看,还要受罪,那就麻烦了。”

    监军吓得已经不行了,大冬的浑身是汗,哗哗地往下/流,但是他心里又觉,王妃不过是一个女人,肯定不敢开/枪的。

    监军便壮起胆子,声音还有些打飐儿,却:“别虚张声势了,我知道你们不敢杀我,还不……还不放了我,赶紧准备些银钱孝敬老/子,这样也好,让我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不过是个娘们儿,我在宫里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

    “嘭!!!!”

    “啊啊啊啊啊!!!”

    监军哆哆嗦嗦的话,哪成想,这个时候他口/中的“娘们儿”眼睛一眯,真的开了一枪,而且这一枪,正好打在监军的大/腿上。

    监军顿时惨叫了一声,感觉腿上一凉,先是麻木,然后彻骨的剧痛,疼的若不是被绑着,根本站不住。

    旁边的将士们也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武曌,全都蒙了,没想到武曌真的敢开/枪。

    武曌开了枪,还一脸惊讶的:“啊呀!走火儿了,妾好害怕呀!”

    她着,把□□一扔,然后就钻在北静郡王怀里去了。

    北静郡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武曌“撒娇”了,之前也见过,当然是在武曌戏/弄知府的时候,这次又是,扎在北静郡王怀里,估计还在笑呢,笑的花枝乱颤的,旁人还以为王妃害怕瑟瑟发/抖呢。

    武曌还:“见血了见血了,妾晕血,好可怕。”

    将士们面面相觑,心想着,切茜香国王子手指头的时候,王妃好像都没晕血,这会子竟然晕血了?

    监军被打了一下,疼的哀嚎起来,已经不敢骂人了,只顾着大喊。

    北静郡王则是十分配合的搂着武曌,轻声安慰:“别怕,没打死,破了一个洞而已,不值什么。”

    监军听着,险些气死过去,但是因为真的很疼,所以根本不出话来,只能哀嚎不止。

    武曌听着,这才慢慢退出北静郡王怀里,眨着大眼睛,:“真的只是破了一个洞,好像没什么事儿,但是若是再破一个洞,会不会有事儿?”

    将士们顿时都汗涔/涔的,心想着以后得罪谁,也绝对不能得罪了王妃,这太可怕了。

    监军见武曌拿起火枪,又要瞄准,连忙大喊着:“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我猪狗不如,求王妃娘娘饶命!饶命啊!我猪狗不如!我是畜/生!我诬/告郡王!”

    武曌摆/弄着□□,:“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自己是畜/生,那我要是错手杀了畜/生,皇上定然不会怪/罪我的。”

    监军一听,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赶紧开口:“不不不!王妃饶命啊!饶了人罢!人!人这就写信回京/城,王爷没有贪/财。”

    武曌冷冷一笑,:“皇上会信么?”

    他这一句话,简直像是道破了机一样。

    是了,皇上会信么?

    皇上当然不会信,就算没有的事儿,皇上也想无/中/生/有,如今有人递了材料过来,皇上自然趁机作文章了,监军再回禀什么皇上也不会相信的。

    北静郡王听到这里,不由也笑了一声,倒像是自嘲的冷笑,他重生回来的时候曾经想过,是要报仇,还是安安稳稳的过活一辈子?毕竟但凡兵变,哪有不死人的?不管能否成功,需要搭上的人命必定不少。

    到如今北静郡王才明白,安安稳稳?那决计是不可能的……

    将士们一听,:“这……这怎么办啊!两千两黄金,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还有那些摆件顽意儿,我听都没听过!”

    “是啊是啊!怎么办?”

    “咱们凑一凑,不定够呢?”

    “就你那俩儿子,你知道两千两黄金是多少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的高副将顿时愤怒起来,上前一步,抽/出腰间佩刀,:“郡王,王妃,让我杀了这孙/子,然后以死谢罪,这事儿全都因我鲁莽而起,我愿一力承担!”

    高副将的激动,真的要用刀抹脖子,旁边的将士们吓得不行,连忙去抢,北静郡王一眯眼睛,手指一曲,就听到“铮!!!”一声,高副将手上的大刀立刻被一枚石子一打,突然斜着歪了过去,没抹着高副将的脖子,反而“哆!”的一声扎在了监军的脚面上。

    “啊啊啊啊——”

    监军又是一阵大吼,简直飞来横祸,众人都给他吼得愣住了。

    北静郡王则是淡淡的:“这事并非因高将军而起。”

    高副将听他这么,心中又是惭愧,又是感激。

    武曌则是叹口气,幽幽的:“你们当我是死的么?这要死要活的,又是抹脖子,又是砍脚的,不信我?”

    众人赶紧看向武曌,武曌则是笑眯眯的对腿上一个窟窿,脚上扎着大刀的监军笑着:“如今我给你一个活路,你选是不选?”

    监军疼得不行,大喊着:“选!!选!我选!饶命啊——!”

    武曌点了点头,仍然慢吞吞,款款的:“那就是了,两个月之内,限你填补足了这两千两黄金,还有你上报的各种顽意儿,你若做得到,大家伙儿饶了你,你若做不到,那就只好在身上,开七个八个大窟窿了?”

    “是是是!我做得到!做得到!”

    监军立刻答应下来,磕巴都没有打一个。

    武曌笑了笑,:“这事儿,就有劳高将军了,看着他,别让他趁机捣鬼,咱们……等着收钱。”

    高副将一听,当即点头:“放心罢王妃!”

    那监军为了自保,自然答应下来,其实他想要趁机溜走,但是没成想武曌来阴的,腿上的伤,脚上的伤都不给治疗,这样残疾着根本没办法逃走。

    再有高副将看着,更是没办法走,监军只好写了一封信,让人递给京/城自己府里,派人来送金子,那封信高将军也是反复看了,然后拿给郡王和王妃看,这才让自己的人递出去的。

    没有两个月,很快,监军府里头就来送金子了,还有各种玩顽意儿,大包包的运送过来,堆满了府中的井。

    北静郡王扶着武曌出来一看,监军家里头果然油/水不少,这么多的好东西,就算是将士们批命一辈子,也换不来十分之一。

    众人啧啧称奇的看着这些好东西,监军连忙:“只多不少,真的只多不少,饶了人罢,快让太医给人医治,若是再不治,人怕就成了瘸子了!”

    武曌笑了笑,伸手拨了拨箱子里的金银财宝,随手拿起一直金钗子,摆/弄了摆/弄,还往自己鬓发上试了试,旁边北静郡王笑着:“夫人花容月貌,这钗子配不上夫人,俗了些。”

    武曌叹气:“是了,想要找个配上的钗子,也是难。”

    她着,又是一笑,这才慢悠悠的看向监军,:“奇怪了,谁要给你医治了?你知道么?边关这个地方,很多士兵来了都会水土不服,死个把人,都是正常的。”

    他这一,监军顿时全身发/抖,:“你……你是什么意思?!”

    武曌幽幽一笑,抬了抬手,:“监军身/子骨弱,本就娇气,毕竟是宫里娇生惯养的,如今到了边关,水土不服,虽然太医尽力医治,但是仍然没有效果,我们也只能……送监军最后一程了。”

    监军听到这里,大吼着:“不!你们话不算数!!”

    武曌挥了挥手,似乎很不耐烦,:“给监军赐饭罢。”

    她着,身边好几个将士走出来,手里捧着饭,逼近监军,逼着监军将饭塞下去。

    监军大吼着,使劲挣扎,只是根本没有用,几个士兵钳住他,有人卡着他的嘴,往里使劲塞。

    刚开始监军还能大骂着:“你们这些人!乱臣贼子!不/得/好/死!你们这是造/反……阴险人!不/得/好/死啊!!”

    但是后来根本不出来了,没吃两口,顿时浑身抽/搐打飐儿,一下就歪了过去,没气儿了。

    武曌则是淡淡的:“监军水土不服,恐怕身上有什么疫病,再传染给了将士们,还是体贴面面的火化了,才是要紧的。”

    北静郡王挥了挥手,:“按王妃的做。”

    代将军赶紧应声,:“是!”

    北静郡王这才扶着武曌,十分温柔的:“夫人累了,我扶你回去歇一会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