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7.出京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7.出京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走过去一看, 顿时有些失笑,原来武曌是睡着了, 估摸/着是热汤实在舒服, 解乏又能安眠,武曌看了会子书, 竟然趴在浴桶边缘睡着了。

    北静郡王当即有些好笑,不过眼见武曌睡着了, 一点子防备也没有,自己秋日成婚以来, 如今已经转眼过了年, 不是被人看成不行,就是觉得虚不胜补, 禁欲了好一阵子。

    如今美色就在眼前,北静郡王垂眼看了两眼, 轻轻将自己的掌心搭在武曌瘦削圆/润的肩头上。

    只是这一下,北静郡王本只想要悄悄的揩点油儿, 哪知道,武曌被一动竟然要醒了,“嗯?”了一声,手里的书一松,就要掉在地上。

    北静郡王做贼心虚,也是眼疾手快, 一把接住拿书, 装作刚进来的样子, 十分正义的:“怎么就这样儿睡着了,快些出来,免得着了凉。”

    武曌迷迷瞪瞪的醒过来,还有些慵懒,趴在浴桶边缘,歪着头去看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被她看的发毛,咳嗽了一声,掩饰的低头去看自己手里的书,这样一看才发现,武曌方才看的,不是什么杂书,也不是很么话本儿,竟然是关于茜香国的书,还有各种和朝/廷交好的记录等等。

    北静郡王一看,有些吃惊,:“这书……”

    武曌还没大醒过来,懒洋洋的:“从郡王书房桌上拿来的,因着明儿个就要随着郡王去边关,因此想要习学习学,临时抱抱佛脚。”

    北静郡王心里顿时腾起一股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里使劲的打转儿,激荡了许久,自己的夫人要跟着自己去边关不,竟然还在研习这样的书籍,北静郡王不得不对比起自己上辈子,娶回家的全都是皇上身边儿的细作,没有一个可以白头到老的,反而害了自己,如今没成想,竟然走了这么大的运,竟能把武曌娶回来。

    北静郡王低笑了一声,:“劳烦夫人了。”

    武曌:“也没什么。”

    她着随即站起来,似乎是准备更/衣上榻了。那面儿她刚站起来,水珠哗啦一声,吓得北静郡王赶紧转身回避,武曌见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当即就笑了出来,似乎觉得十分有/意思。

    北静郡王听武曌还嘲笑起自己,不由有些无奈,背着身:“夫人快些擦干净,不要着凉了,若是着了凉,可有夫人受得。”

    武曌则是笑眯眯的:“方才趴着,手臂麻了,拿不得布巾,能劳烦郡王么?”

    那头里北静郡王硬着头皮转过来,恨不得闭着眼睛给武曌擦水,胡乱擦了擦,然后立刻将人抱起来,送上榻去。

    武曌见他这模样,顿时笑起来,:“郡王不流/血了,反而流上汗了,敢情也是虚的?”

    她着,一把拽住北静王的腰带扣,“咔嚓”一声,将北静郡王的腰带抽下来。

    北静郡王眼神陡然一沉,低下头来盯着武曌,声音都变得沙哑了,:“夫人这回可没饮酒罢?”

    武曌笑着:“丁点子都没有。”

    北静郡王又沙哑的:“明日还要赶路,夫人这番招惹我,路上可受得了?”

    武曌故意摆出一副侧头想了想的样子,:“这个……要看郡王到底行不行了?”

    北静郡王不由得低笑了一声,笑声更是沙哑低沉,:“这可是夫人的?”

    武曌饧着眼,笑:“好生伏侍着。”

    武曌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甚是颠簸,晃晃悠悠的,晃得她不怎么舒服,迷迷糊糊的听到耳边好些人话,不过武曌实在太困,根本睁不开眼睛。

    昨日里她招惹了一下北静郡王,别看北静王/平日里温温和和的,看起来十分随和,也没有官架子,不怎么会生气的似的,但是其实是个十足的狼,而且是饿了很久的恶狼。

    武曌这身/子骨儿不是很好,又招惹了恶狼,虽然是一个披着美/人儿皮的恶狼,结果果然是受不得的,后来也不知怎么就睡过去,没有了印象。

    武曌睡了好一阵子,第二次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才感觉真正是醒了,睁眼一看,顿时有些迷茫,怪不得摇摇晃晃,很是颠簸的样子,原来这并非在屋儿里,更不在什么王府,而是在马车上!

    马车里铺着厚厚的毛毡子,挂着厚厚的帘子,武曌躺在车里,还盖着厚厚的被子。

    她现在酸/软的厉害,提不起一点儿劲儿来,勉强睁开眼睛,就听到有人轻笑的声音,:“夫人醒了?这下子可服输了?”

    武曌顺着声音一看,原来自己并非躺在枕头上,而是躺在了北静郡王腿上,马车里就他们两个人,北静王坐着,手里拿着一卷书,让武曌枕着自己的腿,这会子见武曌醒了,就把书放在一边儿。

    武曌听北静郡王一,不由想起昨夜的事儿来,也没有害羞的样子,倒是十分坦然。

    北静郡王赶紧扶着她坐起来,嘘寒问暖的:“有什么难受的不曾?若是不舒服,叫随行太医过来。”

    武曌张了张嘴,愣是没发出声音来,一开口,声音竟然有些沙哑,:“没什么。”

    她这样一,反而逗笑了北静王,北静郡王低头在她耳畔轻/吻了一下,笑着:“昨儿个夫人声音真真儿动听,叫上夜的丫头都给听去了,这不是,今儿一早上,老太妃就杀过来了,还指责了我一番,我没时没晌的,我也当真是冤枉。”

    武曌听北静郡王得便宜卖乖,当即瞪了他一眼,不过北静王觉得武曌眼神软/绵绵的,倒是十分受用。

    武曌:“这会子到哪里了?”

    北静郡王:“已经出了京/城,一路上还远着呢,夫人可以多歇息会子,夫人既然醒了,一会儿我就下车换马去了,叫丫头来伏侍你。”

    武曌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北静郡王今儿个可不是穿着银白色的王袍,也没有戴着王帽,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铠甲,旁边还放着黑色的头盔。

    北静郡王身材本就高大,只是平日里衣裳宽大,所以穿衣显瘦罢了,如今穿上了铠甲,自有一股不出来的英伟气度,褪去了一股风/流韵味儿,反而更增几分威严。

    北静郡王将旁边的头盔拿起来,将头盔戴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铠甲,武曌则是歪在一边看着,欣赏着好一个俊美的将军,觉得自己眼光也是不错的,论颜色,真没有比得过北静郡王的,而且北静郡王伺候的也不错。

    北静郡王见武曌打谅着自己,就笑着:“夫人,的先退下了?”

    武曌挥了挥手,:“你且去罢。”

    北静郡王险些逗笑了,整理好之后,让人停了马车,自己翻身上马,没一会子雪雁和紫鹃上了马车伺候,这才开始又上路了。

    北静郡王带兵只有两万,毕竟之前还有二十万大军,虽然惨败,但是人头数量还在,朝/廷号称五十万大军可以随时开拔,其实并非这样,一个的茜香国而已,他们不能动用太多军/队,否则别人会趁机而入,而且这么多大军开拔,也需要粮草和银钱,朝/廷根本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尤其现在是隆冬,若是秋还好。

    因此两万/人马补给已经不少了,这两万/人马,还要沿路押运粮草,因着南安郡王惨败,粮草被劫走了不少,皇上已经让前线附近的驻点支援粮草,但是远远不够,因此这回他们还要押/送粮草过去,因此路上走得并不快。

    众人差不多行了十几,终于可算是到了边关附近,但是离打仗接壤的地方,少还有五六的路程。

    这日军/队在荒郊野岭里安营扎寨,等待明日再走,北静王让士兵按照规矩办事儿,自己带了一队人马去旁边搜寻一圈儿,顺便打猎补充军用。

    武曌则是被丫头们扶着从车上走下来,她一走下来,就看到有个人耀武扬威的,站在人群里,指东指西。

    那人身材不高,还甩着自己的兰花指,尖声:“做什么呢?还没弄好,这一路的,不是风就是土,快点,扎好了营长,弄些水来,干什么呢?快点儿!”

    武曌一瞧,不由皱了皱眉,那人其实是个监军,戴权死后,皇上身边得力的一个太监,这次北静郡王被派来打仗,皇上其实很不放心,所以就让自己身边的亲信过来监/视着,成了一个监军。

    因着这太监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能上达庭,专门写奏本,因此态度十分的放诞,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有哪个不听他的话儿的,立刻就汇成一本,写的十分夸张,恨不得写成大逆不道,就让皇上治他的罪。

    所以军里头虽然很多人不服气他,但是都不敢什么。

    那头里郡王下榻的营帐还没扎好,倒是先给他扎好了营帐,那监军走进去,还觉得不满意,又嚷嚷了好一阵子。

    好些人冷眼看着,纷纷议论,但是没有敢太大声儿的,那面监军进了营帐,好几个副手才声的骂了几句,随即有人看到了武曌,大家都是粗/鲁的打仗人,因此也不回避,好几个还拿眼使劲盯着武曌打谅。

    武曌倒是坦荡荡的,一点儿没有扭/捏的意思。

    其中一个副手很不屑的:“不过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人罢了,这趟子出来,带个断/子/绝/孙的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个娘们儿,这一仗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打才好,绝对只输不赢了。”

    雪雁和紫鹃都看不过去,摆明了是那副手们受了监军的委屈,却不敢则声,反而拿武曌扎筏子,觉得武曌是个女儿家,不好什么。

    雪雁瞪了那几个人一眼,那几个人有恃无恐,因着不见郡王,就:“哎呦喂,还瞪上眼睛了,老/子打仗的时候,她还在娘胎里呢,这会子跟老/子不服气了?不过是个娘们儿,除了会暖床,伺候人,还会什么?哭吗?”

    那几个副手着,哈哈大笑着,很快就转身离开了,根本不把武曌放在眼里。

    雪雁:“他们怎么这样儿,的也太难听了,等着郡王回来,怎么拾掇他们!”

    武曌则是淡淡的:“这等子事儿,不要和郡王,若是和郡王面前告了状,不正好趁了他们的心意了?觉得我是个没本事儿的。”

    武曌这么,雪雁和紫鹃对看了一眼,似乎觉得武曌肯定有自己的成算,也就没有再什么。

    那些个副手的畅快,其实回去之后也觉得失言,毕竟受了那监军的气,真不是他们欺软怕硬,若是真的和监军翻/脸,指不定后续的粮草就跟不上来了,但是跟着武曌见前啧两声,也没什么后果,顶多被郡王骂两句,所以就撒了野火儿,这会子一想,自己也做的不对,本等着郡王过来责骂的,但是竟然没等到,第二日大军开拔的时候,郡王也没个声儿。

    副手们都有些奇怪,难道王妃昨日里受了那么大的气儿,竟然没有和郡王一句?这也太奇呼了。

    第二日大军开拔,很快上路,武曌上了马车,将一张条子递给雪雁,:“雪雁,你去把这个条子,给前面儿的高副将。”

    雪雁一听,那不就是之前嘲笑王妃是个娘们儿的副手么?

    雪雁赶紧下了车,拿着条子过去,那头里好几个副手一边骑马,一边在谈论边关的事情,雪雁突然过来,还被那些副手嘲笑了一声,:“这不是那个丫头?水灵灵的,到咱们这儿做什么?怕是这丫头看上了老高你呢?”

    雪雁瞪了他们一眼,把条子一丢,转头就走了。

    好些人起哄,去抢条子,展开一看,压根儿不是什么甜啊蜜啊的,竟然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是三十里外有伏兵,请高副将带人驱马去看。

    副手们一看,都哄笑了起来,因着他们距离打仗的地方还远,这里可是自己国/家的境内,茜香国的人怎么可能进的来?这不是深入虎口么?

    大家都不信,没一会子,紫鹃又来递了一个条子,上面只写了两个字——粮草。

    大家还在哄笑,高副将一看,顿时沉吟了起来,似乎觉得不对劲儿了,拿了地形图来看,这一看顿时吓得魂儿都没了,连忙回禀了郡王,叫人消无声息的去探看。

    士兵飞马去探看,回来禀报,真的有伏兵,在这三十里之外,是个类似于峡谷的地形,羊肠路,他们又带着粮草和辎重,进入这种路,定然要削减排数,拉长战线通/过,这可是伏击的绝佳地形,茜香国的人已经设置了伏兵,只等他们到来,一举缴获他们的粮草,若是没了粮草,别是增援了,他们这些军/队,就要夹/着尾巴,屁滚尿流的逃窜回老家了!

    高副将得到回禀,顿时感觉后背凉了一半儿,一脸严肃,赶紧进了大营,大步走到郡王的营帐门口,请求拜见。

    武曌这时候就在营帐里,郡王也在,听高副将来了,便让高副将进来。

    高副将大步走进来,不由分,“咕咚”一下,双膝一曲,就跪在了地上,使劲磕了几个头,:“卑将愚昧!卑将是特意来给王妃赔不是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