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6.上战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6.上战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二十万大军, 输的惨淡不,令朝/廷上下震/惊的是, 南安郡王走的时候信誓旦旦,结果现在竟然被敌方生擒了!

    武曌倒是不着急, 觉得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北静郡王也很淡然, 看了一眼那厮,就:“你就回话,本王病了, 这会子抱恙在床,无法进宫。”

    厮看了一眼一边话儿, 一壁里还给武曌夹菜的郡王, 只好应声下来,然后出去回话了。

    大年夜里, 群臣都跑去朝议“过年”了,北静郡王则是在家里舒舒服服的陪着夫人,孝敬太妃和老丈人。

    因着大年夜要守夜,武曌睡下的很晚,所以第二自然起的夜晚,亮之后就有人来拍门,武曌这会子还没睡醒, 迷迷糊糊的,听到拍门声儿, 委屈的呜咽了一声, 把头扎在北静郡王怀里, 还伸手搂着他的腰,似乎把北静郡王当成了被子。

    北静郡王也没办法下榻,就:“什么事儿?”

    外面丫头:“郡王,宫里又来人了,是请郡王去朝议。”

    敢情昨晚上大年的朝议,一直延续到了今早上,还没有散呢。

    北静郡王本想第三次拒绝的,不过这会子武曌被吵醒了,在北静郡王怀里蹭了两下,险些把郡王蹭的都不好了。

    武曌蹭了之后,翻身:“郡王/还是进宫去罢,如今已经驳了两次皇上的面子,不好驳第三次。”

    北静郡王听武曌这么了,心里觉得也是这样,就怕皇上狗急跳墙,把野火儿撒在自己身上。

    便探身亲了亲武曌的额头,笑着:“听夫人的。”

    北静郡王很快起身更/衣,穿戴整齐之后/进宫去了。

    武曌被打扰醒了,就没有再,起来也洗漱了,然后让焦大去打听朝议的事情。

    焦大很快就回来了,如今朝议的事情满飞,自然打听的很轻/松。

    昨晚上到现在,朝议就没有停下来,朝臣们都是在宫里过的大年,而且纷纷乱乱的,争吵一片,好不热闹。

    昨北静郡王不在,皇上很生气,皇上估摸/着心想,没了北静王,他朝/廷还垮了不成?于是就没有再请北静郡王过去。

    忠顺亲王很给面子倒是去了朝议,但是皇上让忠顺亲王领兵,忠顺亲王自己老了,身/子骨也不行,因此不能上战场为皇上分忧。

    忠顺亲王年纪根本不大,正是壮年,其实就是找了个借口,毕竟亲王非常记仇,当时皇上不听他的打击茜香国,如今忠顺亲王自然不想上战场。

    皇上没有办法,今儿早上才拉下脸子,再请的北静郡王。

    焦大:“王妃,皇上想让郡王去战场,这估计是没跑儿的事儿了。”

    武曌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焦大刚走,老太妃也听了北静郡王/进宫的事儿,就来请武曌,让她过去话儿。

    老太妃似乎有些着急,:“他一大早就被叫进宫里去了,也不知是什么事儿。”

    武曌安抚着老太妃,:“太妃别急,也不是什么事儿,皇上无非是想让郡王去补南安郡王的那个缺口罢了。”

    老太妃一听,更是着急了,:“补缺口?那不就是上战场么?”

    武曌见老太妃更是着急了,便:“郡王若能打这一仗,是有功劳的。”

    老太妃:“虽是有功劳,但二十万大军都打败了,我这心里头着急啊。”

    武曌笑了笑,:“太妃,那二十万大军人虽然大,但是领在南安郡王手里头,不得要领,也是白搭,如今若是换了郡王,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武曌安抚了老太妃,宫里头就来人了,是皇后娘娘请武曌过去话,武曌一瞬间倒成了大忙人儿。

    武曌很快换了衣裳,就坐车进了宫,到了皇后娘娘的寝宫。

    皇后似乎有些忧愁,也没有睡好的样子,脸色不怎么好看,武曌走过去,先给皇后问好,又给皇后拜年。

    皇后娘娘摆了摆手,:“罢了罢了,还什么拜年,这年不年,节不节的,过的成什么样子?想必你也知了,南那郡王打了一场大败仗,真真儿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武曌:“只是少有耳闻,具体也不知什么事情。”

    皇后十分烦心的:“这些个咱们就不了,倒是郡王,你的夫君,本宫看着,十有八/九,皇上要派他去打仗,堵了南安郡王这个窟窿眼儿,而你呢?你身/子骨儿太弱了,这打仗的事儿,也不是戍边,你这模样儿,是决计不能跟着郡王去的。”

    皇后着,十分烦心,叹了口气,:“本宫不防跟你些儿心里话儿。”

    她着,挥了挥手,让宫女全都退出去,屋儿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皇后拉着武曌坐下来,十分体己的样子,这才:“你也知道的,皇上对你是什么意思?虽然你已经嫁给了水溶,只是……”

    皇后看着武曌,欲言又止的,武曌笑了一笑,并没有接话,皇后就:“咱们也不是外人了,本宫就和你直了,水溶若是一出去,留你在京/城里,皇上肯定要想着法子的去找你,等那会子,水溶还在外面打仗,指不定怎么心寒呢,本宫也是看不下去的。”

    皇后把自己的十分不落忍,但是明白着是有私心的,肯定是不想让武曌进宫,以免动/摇了自己的地位。

    皇后又:“这样子,本宫就想着了,不若请你和老太妃,去外面儿住些日子,本宫在江南有个别院,正好老太妃是江南人,如今正好去哪里养一养,也能避避风头,你们随便顽,用的吃的穿的,全都从本宫这里支取,也就是了。”

    皇后这次也是下了血本儿了,就怕皇上趁着郡王出去打仗,霸占了人家王妃,一来是自己的地位不稳,二来也是怕传出去让人笑话,不成体统,皇后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武曌则是又笑了一声,:“皇后娘娘多虑了。”

    皇后听她不信,还以为武曌太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儿,宫里头这种事儿多着呢,皇上看上了某个大臣的妻子,要么上赶着上贡,还能高升,要么不愿意的,早晚要被贬,最后还不是那样儿了?

    皇后就:“本宫与你的,可不是开玩笑。”

    以往都是大臣的内人,如今皇上把注意打到北静郡王的王妃身上,皇后还真怕出了乱子,到时候没办法收拾。

    武曌笑着:“皇后娘娘,我的多虑,并不是这个意思,多谢皇后娘娘的好心,只是……郡王要去边关打仗,我怎么好一个人在京/城里享清福?这一去还不知道多少年月,再者恐怕又要戍边,更是常年累月的定居在那面儿,我一个做内人的,怎么能不跟着郡王呢?”

    她这么一,皇后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武曌,:“你……你什么?你要跟着去戍边?”

    武曌并没有半点儿惊讶,笑了笑,:“正是呢。”

    皇后更是纳罕,打谅了好几眼武曌,好似看疯/子一样,:“本宫叫你去江南养身/子你不去,竟然要跟着水溶去戍边?你可知道,戍边是怎么回事儿?那可不是顽的,就你这身/子骨儿,去得么?”

    武曌还是笑了笑,一片温柔低顺的模样,:“皇后娘娘又多虑了,我身/子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入了郡王府这些日子,多蒙老太妃和郡王照顾,已经大好了不少,况老太妃和郡王如此照顾,郡王如今有了些个事儿,我不跟着去戍边,还能去哪里呢?”

    皇后一听,心里又是惊奇,又是纳罕,再三打谅了武曌好几眼,似乎不太相信,过了一会子,又叹了口气,:“既然你决定了,这样儿……也是好的,一会子本宫让人给你送些御寒的衣裳。”

    武曌谢过皇后,也没再什么,很快就离开了,皇后坐在宫里头,看着武曌离开的背影儿,叹气:“也不知是太傻了,还是太精明了……”

    武曌回去的时候,北静郡王正好也回来了,他在门前翻身下马,正好看到了武曌的车子,赶紧迎上来。

    那面儿丫头拿出脚踏子,刚要摆上,北静郡王已经抬手,不让丫头过去,自己走过去,武曌打起车帘子,低头一看,脚踏子没有,反倒是多了一个郡王。

    北静郡王站在马车下面,看着武曌,伸手过去,将武曌从马车上抱下来,笑着:“夫人才回来?”

    武曌:“才从皇后那儿回来。”

    北静郡王抱她下来,扶着她往里走,:“夫人辛苦了,正好我有一件事儿,想要和夫人谈谈。”

    两个人进了屋儿,遣开丫头,北静郡王给武曌倒了一杯茶,这才:“皇上已经下旨了,让我带兵,去支援前线,顺便谈判,将南安郡王救下来。”

    武曌倒没什么大惊怪的,:“这是好事儿,郡王当是建功立业的年纪。”这的确是个好机会,皇上派北静郡王去打仗,这不是巴巴的把兵权给送来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也算是,我这离开京/城,不知要多少个光景,就思忖着,你身/子骨弱,京/城里秋干,冬冷,夏燥了,独独春还好,但是去的太快,不如……你陪着太妃,回扬州去看看,玩耍个一年半载,我也就回来了。”

    武曌能不知道北静郡王什么意思?

    北静郡王是看穿了皇上,皇上一面子想要他去打仗,顶着个黑锅,一面子还想强占他的夫人。若北静郡王/还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子,也就信了,可偏偏北静郡王如今是重活了一辈子的人,自然看得透透彻彻,清清楚楚的。

    武曌也听明白了,便笑着:“郡王倒是和皇后娘娘想到一处去了。”

    北静郡王:“那夫人怎么的?”

    武曌笑着:“我……想和郡王一起去边关。”

    北静郡王一听,“豁朗”一声站了起来,差点碰倒了椅子,惊讶的:“夫人要与我去戍边?这万万不可,夫人的身/子……”

    武曌一笑,:“郡王莫急,先听我完,倘或我不与郡王去戍边,难道只是去了江南,就不会有什么事儿了,普之下,莫非王土,皇上想要什么,不过伸个手的事儿,就是了。”

    她这么一,北静郡王顿时皱了皱眉,似乎觉得也是这样。

    武曌又:“而且我心意已决,这京/城里,也没个趣儿,不若跟着郡王,去见识见识才好,再者有郡王在,我身/子骨还能不好了?”

    北静郡王一听,笑着:“夫人还给我盖高帽儿,我这若是不答应,没来由打了自己的脸。”

    武曌:“郡王的脸这般好看,千万别打狠了。”

    北静郡王失笑,伸手轻轻摸了一下武曌的脸颊,:“那就要劳烦夫人跟着我受累了,倒是夫人,生的冰雪聪明,指不定还能给我做做军师?”

    武曌看着北静郡王,心头一跳,故意顽笑的:“郡王身边儿还能短了个军师不成?”

    旨意很快就到了,非常仓促,北静郡王不日就要启程赶赴边关,南安郡王/还在茜香国人手里,边关没有主将,一直僵持不下,正在保守战线,但是也不知道能挺多久,因此战事非常吃紧,需要尽快动身。

    北静王这下子非常忙,粮草的问题需要准备,还有点兵,地形图等等需要熟悉,特意委托了卫若兰,照顾留在京/城里的老太妃,剩下还有杂七杂八的事儿需要料理着,展眼竟然就要出发了。

    明就要启程,今日北静郡王在宫里头吃了饯别宴席,满朝文武来给北静郡王饯别,皇上更是施压,让北静郡王旗开得胜,不胜不归。

    北静郡王没有吃太多酒,很是清/醒的就从宫里头出来了,赶紧回了府,准备明日一早出发。

    北静郡王回了府,时辰不算太晚,先去看了一回老太妃,老太妃千叮咛万嘱咐,又:“千万好好儿的,也把我的儿媳好好带回来,知道么?”

    北静郡王笑了笑,:“母亲,您别担心,况您那儿媳,比一百个男人还要精明,您担心什么?”

    老太妃一听,还来了劲儿,笑着:“也是呢,林丫头就是好,若不是比一百个男人还要精明,我怎么能巴巴的宠着她?我的眼光就是不错的。”

    北静郡王见老太妃还自夸上了,不由笑了笑,让老太妃早早歇下,自己则是回了屋儿。

    丫头们都不在,北静郡王/还以为武曌已经歇下了,推开门一看,里面儿点着灯,还没有歇下,但是走进去一瞧,不由得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似乎是没有流鼻血的。

    果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原是武曌正在沐浴。

    屋儿里摆着大浴桶,武曌坐在里面儿,白/皙的手臂柔若无骨,仿佛是弱柳一般搭在浴桶边缘,懒懒的趴在浴桶上,侧着头,手里还捏着一本书,似乎在看书。

    四周烟气袅袅,仿佛身在仙境,又有美/人入/浴,这光景不出来的令人神魂颠倒。

    北静郡王眼看着在那腾腾的雾气之中,武曌白/皙的后肩袒露着,忽然觉得嗓子十分干涩,不由慢慢的走了过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