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4.撕毁盟约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4.撕毁盟约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众人抬头一看, 怪不得皇后娘娘这么失态, 只见皇后娘娘站在首席上, 嘴巴竟然肿的翻起来了, 通红通红的,眼泪辣的哗哗的往下掉,一边话一边咳嗽,模样实在可怕。

    皇后一头无明业火冲将起来,大骂着使团, 还不忘了用袖子挡住自己的丑态。

    那面儿北静郡王都吓了一跳,有些惊讶的看着首席的皇后娘娘, 然后看了一眼武曌。

    武曌则是没事人儿一样,不过还是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北静郡王赶紧凑过去, 声:“你这香球里面加了什么?”

    武曌也声的:“压根不是什么香球,是用辣子和花椒做的, 还混合了一些辅料。”

    北静郡王一听花椒,不由想起了自己吃过的那块“花糕”, 顿时有些后怕, 似乎能理解为何皇后娘娘一边话一边哆嗦了,恐怕是嘴唇被花椒麻的不由自主的哆嗦。

    北静郡王看见这场面,那头里还想着, 茜香国的使团肯定要狡辩一番, 这么大的事儿, 肯定还要查一查是不是贡品出了问题, 北静郡王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就已经想了无数遍自己托人动的手脚,似是没有问题的,因此便坐正了等着看戏。

    只是这个时候,那茜香国的使臣,竟然没有一句辩解的话,立刻“噗通!”就跪了下来,还行大礼,叩头了一串儿。

    通事官赶紧也跪下来,颤颤巍巍的翻译:“陛下,皇后娘娘,使臣可能是香球出了点问题,使团绝对不是故意的,请陛下和皇后娘娘开恩啊!”

    皇后娘娘自然是气怒无比,用袖子遮着自己的脸,只露/出眼睛,狠狠瞪着台下的使臣,还有茜香国公主。

    茜香国公主见皇后瞪自己,也噗通跪下来,不过不是朝着皇后娘娘求情,而是冲着皇上,跪下来呜咽的哭泣着。

    通事官又开始翻译,是公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皇后娘娘的反应也吓到了公主,还是先请太医过来查看才是,不要耽误了皇后娘娘。

    皇上见茜香国公主哭的梨花带雨,心里有些心软,那面儿皇后最近又经常跟他叫板,还软/禁了长公主,眼看着长公主再过些日子就要赐死了,若不是皇后娘娘家里势力不,皇上感觉自己也不用如此憋闷烦恼。

    如今遇到了这事儿,皇上自然不想帮着皇后,便抬手:“快来,传太医!”

    太医赶紧火急火燎的来了,宫女们迎着皇后娘娘从宴厅出去,避免皇后娘娘的丑态被人看了,赶紧去医治去了。

    皇后娘娘一走,茜香国公主哭的就更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儿了。

    北静郡王坐在席上,看着这样一出闹剧,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按理来,茜香国的贡品出了问题,为什么茜香国不反驳,起码要查一查贡品经手的几个太监再,如今茜香国的使臣和公主,都只是一味求饶,似乎不想把事情弄大。

    而且不止如此……

    茜香国的使臣又,因为贡品出了问题,茜香国感觉很过意不去,因此想要追加自己的贡品,按照每年进贡的数量,今年多进贡一次,等这次使团返回之后,就让茜香国的女国王准备贡品,大约明年开春就能进贡过来了。

    皇上一听,又有一大批贡品可以进贡,当即心里盘算了一番,茜香国如此伏低,而且还要进贡,这事情怎么算都是自己赚的,而且稳赚不赔,当即脸色就好转了,一点儿也没有为皇后娘娘讨//法的意思。

    武曌看到这一幕,也皱了皱眉,其实刚才她也觉得不对劲儿,如今茜香国使团不仅不查,而且还要主动进献贡品,这事儿实在诡异了点儿。

    皇上十分开怀,当即两面儿就谈妥了,茜香国公主又过来敬酒,十分低眉顺眼的,亲自倒酒伏侍着皇上,皇后娘娘因为嘴巴的问道,后来一直没有过来,反而让皇上风/流快活了起来。

    皇上饮了一会儿酒,似乎准备散了,毕竟明还要上朝,北静郡王觉得茜香国的事情不同寻常,想要面圣,就让武曌现在马车上等一会子,自己去面了圣,再一起出宫。

    北静郡王很快就去找到了皇上,皇上喝多了酒,不过并没有休息,这会子正在面见南安郡王,北静郡王从外面进来,南安郡王侍奉在一边,也没有话,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皇上揉/着自己额角,:“有什么事儿么?这么晚了。”

    北静郡王拱手:“圣上,臣弟以为,今日茜香国使团的反应作法,有些令人纳罕,贡品香球出了问题,那些使团竟然根本不检/查,就一味伏低态度,臣弟觉得使团可能另有所图。”

    皇上一听,冷笑了一声,他因着武曌的事儿,心里还对北静郡王有成见,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好,心里酸溜溜的,他一冷笑,那面儿的南安郡王立刻溜须拍马:“郡王,您这话的,怎么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使团如此恭敬,还进献贡品,乃是因为我/朝国威强大,令茜香国敬服,不敢造次,为何郡王一定要往这偏颇的地方想呢?人家茜香国不进贡,郡王要人家叛乱,人家茜香国进贡,郡王又茜香国另有所图,郡王,您瞧瞧这……”

    皇上又是冷笑了一声,:“是了,南安得对,你就是太多虑了,有空多读读圣贤书,不要总把别人都看成是奸邪,这话儿若是被茜香国的使团听见了,会令其他属国心寒!”

    北静王只了一句话,却遭到了两面围/攻,心里还有话想要,但是根本已经不能再,当即脸面不是很好看,只是拱手跪安就退了出来。

    北静郡王想到夫人还在车上等着自己,就赶紧快步到了车马署,上了马车。

    武曌歪在车里,她刚才吃了两杯酒,幸好酒劲儿不大,正有些热,散散酒气,那面儿北静王就上来了,“豁朗”一声,车帘子差点被拽下来,北静王从外面一跨步进来,坐在武曌身边,:“回府。”

    外面的骑奴赶紧赶车,车子很快缓缓行驶出了皇宫,准备向北府而去。

    武曌见北静郡王/进来,不由一笑,:“今儿气劲不?”

    北静郡王听了,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很快又恢复了一派温柔随和的模样,笑了笑,:“是了,让夫人看笑话了。”

    武曌笑了笑,:“这倒没什么。”

    北静郡王忍了一会子,车子里静悄悄的,似乎是终于忍不住,对武曌:“方才我去见皇上,只了一句使团的态度有些令人纳罕,恐怕另有所图……”

    武曌已经抢先笑着:“被皇上奚落了一番?”

    北静郡王冷笑一声,:“不止,还有南安郡王也在侧,是我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武曌似乎一副了然的模样,:“这也是了,毕竟郡王没看见么?方才皇上的眼珠子,差点被那茜香国公主给吸出来,郡王何苦平白去讨没趣儿。”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也是。”

    武曌又:“郡王本是个闲散王爷,何必忧心那种大事儿?到时候自有人忧心,何必讨那不痛快?让皇上找到你的短处,扎了筏子?”

    北静郡王:“夫人的是。”

    他着,笑了一声,又:“夫人方才喝了两杯,如今感觉怎么样,别明日又是头疼伤风。”

    武曌此时只是觉得有点子热,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也不觉得头疼,北静郡王伸手过去,将武曌轻轻的扶过来,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手劲儿很适中的给武曌揉额头和太阳穴。

    武曌感觉北静郡王这手法不错,虽不是专攻的,但是也凑合了,便顺从的躺下来,享受着北静郡王的伏侍。

    北静郡王见武曌很是享受的模样,就:“夫人睡一觉,一会子到了,我抱夫人下车。”

    武曌没话,不过似乎觉得不错,就闭上了眼睛,竟然很快睡着了。

    第二武曌都不知自己怎么下的车,睁开眼睛已经//亮了,俨然在屋儿里,睡在榻上,裹/着锦被,北静郡王已经起身了,不过并没有叫丫头们过来,屋儿里就他们两个人。

    北静郡王坐在墩儿上,正在给自己梳头,准备自己束发,他穿着一袭中衣,又是披头散发的,衬托着高大的身材,从后背一看,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个美/人儿呢,惹得武曌轻笑了一声。

    北静郡王听到笑声,转过头来,笑着:“睡好了么?头疼不疼?”

    武曌从榻上起来,北静郡王过去扶她,又:“太妃听你昨日饮酒了,一早上遣丫头过来问了五次,问你头疼不疼,病了不曾,我怕丫头吵了你,都叫她们悄悄走了。”

    武曌倒是不头疼,昨睡得也很好,看来这些日子调养的不错,饮酒倒不是事儿,只是切忌多喝。

    武曌起来去给太妃请安,也就没什么事儿了。

    北静郡王今日要上朝,一会子就走了,黄昏的时候从朝中回来。

    今儿个朝议的事情,无非就是茜香国,皇上已经答应茜香国的歉意要求,等着茜香国使团回去准备,之后再派使团过来,准备进献贡品。

    武曌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因为当今圣上很贪婪,而且不喜欢出力,白了有些好大喜功,却又贪/便宜,茜香国每年进贡的都不少,因此皇上自然想要贪他们的贡品。

    没过两,皇后又请武曌去喝/茶,武曌进了皇后的寝宫,这回倒是没看见薛宝钗了,皇后歪在美/人榻上,似乎在养神,听武曌进来了,连忙坐起来。

    武曌一看,皇后的嘴是好了,毕竟只是一些辣子,其实一也就好了。

    皇后见到武曌,拉着她,似乎想要诉委屈,愁眉苦脸的:“本宫这身边儿,连个话的人儿都没有,你看看,前些日子,那个薛宝钗,儿往我这儿跑,结果呢?”

    皇后着,冷笑了一回,武曌笑着:“皇后娘娘,薛姑娘又是怎么的了?”

    皇后又是冷笑,:“不也罢,分明是个吃里扒外的,本宫平日里没少赏赐她好东西,结果现在呢?皇上看上了茜香国的狐媚子,摆明了一个妖精似的唬着皇上,这个舞啊,那个曲儿啊,一看不是个正经的,皇上却十分爱见,不知多少大臣都反/对着,绝对不能让茜香国的公主入后宫,沾染了我/朝的血脉……偏偏那个薛宝钗,见人人话,见鬼鬼话,的溜溜儿的,见皇上爱见茜香国的公主,就一直跟皇上面前公主好,公主温柔体贴,倒成了本宫不温柔体贴了?皇上也是,不知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好家伙,铁了心要娶那个什么公主,成什么体统,还要封贵妃?”

    武曌一听皇后了这么一大串儿,当即就明白了,皇上要封茜香国公主为贵妃,因此皇后非常不高兴,但是似乎没什么法子。

    武曌也没有多管这事儿,就宽慰了一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别多心,皇上不过是一时爱见,还能一世爱见么?再者了,那茜香国公主,不过是庸脂俗粉,一股子香味儿,能有皇后娘娘金贵典雅?皇后娘娘,日前那益母草留颜方,皇后娘娘可还用着呢?”

    这么一,真是的皇后舒坦不已,当即又提起了益母草留颜方,皇后更是高兴,一直夸赞武曌,是这方子管用,还想再要点儿,干脆把方子直接抄过来算了。

    武曌在宫里把皇后哄得团团转,皇后压根儿不知道那香球是武曌亲自“下厨”做的。

    皇上想要纳茜香国公主为贵妃的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了,茜香国使臣非常欢喜,一口答应下来,很快就准备返回茜香国了,公主也会随着使团返回,等到来年开春之后,正好贡品准备好,公主会再随着使团一起进/京。

    皇上心急,却不能表露/出来,不然显得实在没起子,因此便同意了,当即让人款待使臣,还亲自送行出了城门,各种礼遇。

    使臣送走之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已经进入了腊月,那面儿皇后娘娘再三施压,皇上顶不住压力,终于让长公主在自己府中“病逝”了,自那之后,皇上是郁郁寡欢,也幸好明年就能纳了茜香国公主,也有一丝丝慰藉。

    已经进入了腊月,武曌身/子弱,感觉冷的紧,每裹得跟个包子似的,这会子北静郡王正带着她在院子里散一散,虽然是冷,但是总不能老在屋儿里呆着,免得憋坏了。

    六儿突然蹦蹦跳跳的窜进来,手里还拽着四儿的链子,四儿被他拽着跑,一脸好委屈的样子,北静郡王每每见到四儿被六儿降服的样子,不由觉得心中舒畅无比,也只有六儿才能降服这条大黄狗,北静郡王更觉得六儿是个可塑之才,往后定然能成为不世将才。

    六儿窜过来,嘴里喊着:“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王爷!”

    六儿跑的急,还“咕咚”一声,没有停住,一下撞在了北静郡王腿上,幸好抱住了郡王的膝盖弯子,这才停了下来,饶是这样,还给磕得七荤八素的。

    武曌“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稍微矮下/身/子,揉了揉六儿磕红的鼻头和脑门儿。

    六儿却没心情管这个,一副大人儿的样子,奶声奶气:“王爷王妃,不好啦!那茜香国竟然撕毁了盟约,已经打来了!原来之前的使团,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