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黄道吉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1.黄道吉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忙碌了一阵子, 总算是清闲了下来,若是再不清闲, 也就快入年关了, 这展眼,再忙叨忙叨, 置办置办, 基本就要腊月了。

    北静郡王回了府,第一件要做的要紧事儿,自然是……讨好四儿。

    因着他好些日子不在家,所以四儿对他的气息又不太熟悉了, 北静郡王一进府们,四儿就撒了欢儿的狂吠, 冲着北静郡王呲牙咧嘴, 一副“有我没他”的模样。

    北静郡王只好“低声下气”的, 弄了好些个肉干来,喂给四儿吃, 肉干喂了十几斤,四儿才对他的态度稍微转变了一些儿个,也不是太多。

    武曌还没起床, 就听到外面一阵狂吠, 四儿又开始发疯了,不用想也知道, 北静郡王肯定又去招惹四儿了, 一大早上的, 也不叫人清闲。

    武曌迷糊的翻了个身,坐起来,外面的狂吠声儿越来越凶猛,武曌忍不住想着,别是北静郡王要对四儿下/毒/手罢,赶紧起来,随便披了件衣裳,也没有叫丫头,因着郡王在这儿,丫头也不需要上夜,也没有丫头。

    武曌就推开门往外看一看,好家伙,果然是北静王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两面三刀的,这会子正夹/着四儿,四儿一脸凶悍,是在喂食,但看起来一人一狗在殊死搏斗。不是在喂食,可北静郡王真的拿着肉干,嘴里还叨念着:“四儿乖,吃点肉干,你不是最爱见的?”

    武曌顿时有些没脾气了,她那面儿一推门,北静郡王就听见了,一见武曌披着衣裳,穿的很单薄就出来了,而且竟然没有穿鞋子,就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上,当即抛弃了讨好四儿,赶紧一步跨过去。

    北静郡王一把将武曌打横抱起来,:“夫人醒了怎么不叫我?也不/穿鞋,地上太寒,都快进腊月了,可别染了风寒。”

    他着,将武曌快步抱了进去,放在榻上,给她拉过被子盖上,那头里四儿见到北静郡王“挟持”了主人,当即狂吠的声音更大了,差点把廊下的鸟儿都叫的又是鸟语花香,丫头们赶紧跑出来,把四儿拉着,好哄歹哄的。

    武曌被北静郡王放在榻上,:“我哪是醒了,是被你们吵醒了,四儿一大早就在喊,活脱脱像是你轻薄了它!”

    北静郡王一听,不由笑起来,:“我夫人还没轻薄呢,怎么上赶着去轻薄四儿?”

    武曌听他情话儿,就笑着问:“又跟哪里学来的?”

    北静王:“现成编的。”

    武曌笑了笑,没有话,伸手推他,似乎准备起身洗漱了,那面儿北静王顺手拿住武曌的手,握在掌心里,北静郡王手掌宽大,只是虽然纤长,但是十分有力度,掌心里都是练武的老茧,莫名的使人安心。

    武曌的手掌在他手心里显然不够看,基本就是他掌心那么大,握的死了,根本抽不出来。

    北静郡王低声笑了一下,稍微垂低头,黑色的鬓发仿佛绸缎一样儿,扫在武曌颈侧耳畔,实在是麻痒难当。

    北静郡王则是故意压低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深沉又有磁性,含/着温柔的笑意,:“夫人,如今我也闲下来了,咱们什么时候……圆了房?”

    武曌拨/开北静郡王的鬓发,:“不如……捡个黄道吉日?”

    北静郡王笑了笑,:“那要急死为夫?捡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可好?”

    那头里丫头都在外面儿,还以为武曌和北静王是起了,但是一会子又没声儿了,也不知道做什么呢,但是不好去打扰。

    北静王完,低下头来,立刻含/住了武曌的双/唇,又是温柔,又是体贴,变着花样儿的亲/吻着武曌,伏侍的舒舒服服的,真真儿耍起了十八般武艺。

    武曌眼神迷离,因着觉得不错,所以并没有拒绝,毕竟连成婚都成了,若是不享受一下,也是枉费了郡王这般好的容貌了,武曌抬手挽住了北静郡王的脖颈,这下子好了,无疑是对郡王的鼓励。

    郡王当即呼吸粗重,仿佛一头饿狠了的野兽,吐出来的气息都滚/烫滚/烫的,十分怕人,郡王当即在武曌颈子上狠狠啜了一下,钳制住武曌,眼神越发凶狠起来。

    那头里却突然有人冲过来,是个厮,在院门口子对丫头了几句话,似乎十万火急似的,雪雁紫鹃赶紧跑过来,“砰砰砰”的敲门。

    北静郡王一听,不知气成了什么样子,如今大好时机,夫人也首肯了,竟然有人跑过来捣乱,本想当做没听见的,但是两个丫头敲得狠,一面敲一面:“郡王,宫里来得消息,是有使臣进宫了,一会子要往郡王府里来呢!”

    北静郡王这才不得不打住,翻身而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和鬓发,:“知道了。”

    武曌被北静郡王的样子给逗笑了,忍不住也翻身起来,只是方才被北静郡王吻得有些麻软,险些没起来摔在榻上。

    北静王眼疾手快的一捞,笑着:“夫人,为夫还行么?”

    武曌笑了笑,:“看来老太妃没有白给郡王吃补药?”

    北静郡王顿时一僵,没成想老太妃给自己吃补药的事儿,竟然被武曌知道了,这可真真儿是丢人丢到媳妇儿面前了,怕是比任何人知道了都要惨。

    北静王立刻:“夫人,这事儿……”

    他刚要解释,外面紫鹃和雪雁就跟催命一样,使劲敲门,弄得北静郡王十分没脾气,武曌也是故意打趣他,因此不听他,自己起来准备更/衣了。

    那头里真不是雪雁和紫鹃诚心打扰,而是使臣来的很匆忙。

    前些日子北静王很忙,就是忙着周边国犯境的事情,如今可算是平定了,和郡主的差不离,是茜香国在中挑/拨离间,因着不满每年进贡太多,所以想让大家一起造/反。

    只是后来因为实力悬殊,并没有成功,茜香国反而第一个求饶,准备派使臣来求和,并且进贡珍馐美玉作为赔偿。

    如今已经进入冬日,皇上也不想打仗,毕竟马匹粮草跟不上,这个年头物资的补足和年月是关系紧密的,因此皇上欣然接受了求和,令使臣进/京。

    按理来,求和的事儿,进宫就行了,但是那面儿使臣非要来北静王府,是听了,北静郡王是个英雄了得人物,年纪轻轻就屡立战功,更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因此茜香国的人想要见识见识。

    不止如此,这次跟着队伍来的使团里面,竟然还有茜香国的公主,公主也要一并往北府过来,很多人都劝使团不过要带公主上北府,毕竟男女有别,但是茜香国自己却,他们是不同于中土国/家的,茜香国男女之别不是很明显,再者了,茜香国的国王就是一个女国王,因此公主执意要来北府上。

    北静郡王一早就被打扰了好事儿,自然脸色不是很好,黑着脸穿戴整齐,戴好了王帽走出来。

    因着使臣要来,所以老太妃要出门,这面子看到儿子一脸黑色,黑色主肾,还以为儿子又肾亏了,当下偷偷拉着北静郡王,低声:“儿啊,你怎么回事儿,一脸黑咕隆咚的?昨儿没睡好?身/子不好之前,就不要做那些事儿了,万一真有个什么,再叫你媳妇笑话了?”

    北静郡王一听,无奈到了极点,:“母亲,您别瞎弄那些补品了,夫人已经知道了。”

    老太妃惊讶的:“已经知道了?那我儿媳,你什么了么?嫌弃你了么?”

    北静王黑着脸,摇了摇头,嫌弃肯定是没有的,不过调侃是有的,一脸的戏谑,北静郡王一回想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

    老太妃则是使劲拍了拍胸口,:“我就,我这儿/媳/妇太好了,提着灯笼,满京/城也找不到一个,儿啊,她都不嫌弃你,你还等什么啊,快好好儿补补!”

    北静郡王一听到“补”这个字,感觉脑仁都要炸了,嘴巴都要起泡了。

    那面子两个人着悄悄话儿,果然使臣就来了,一堆人登门拜访,打头的就是茜香国的公主,后面还跟着好些使臣。

    北静郡王将人让进来,因为有公主在场,所以那面儿老太妃和武曌都在,准备陪着公主。

    只是茜香国公主根本不需要女眷来陪,就坐在厅里,还主动与北静郡王搭话儿,让通事官翻译。

    通事官似乎有些为难,瞥了两眼武曌,这才模棱两可的:“公主,她一直很敬佩郡王,在茜香国就已经听了君王的大名,因此这次来,想要见一见郡王。”

    其实茜香国公主的不是敬佩,而是爱慕,还了很多夸赞郡王俊美高大的话,不过都被通事官省略了,毕竟王妃在面前呢。

    武曌以前可是女皇,这些外交的事儿,她没少做过,眼见茜香国公主了那么一大串儿话,通事官才翻译了一句,就觉得很不对劲儿。

    再者了,公主着着话,竟然脸红羞涩起来,还给郡王暗送秋波,就算是语言不通,但是这眼神可是骗不得人的,武曌觉得这茜香国公主,想必是看上了貌美如花的郡王了。

    北静郡王客套了一下,也没什么,也不看那公主一眼。

    茜香国公主羞涩了半,但都没有得到回应,只好作罢了,又笑着对身边的使臣了几句话,这会子使臣话了。

    通事官连忙翻译,:“使臣,这有一块美玉,想要进献给郡王,以表尊重之心,这美玉乃是他们茜香国的至宝,正应当送给王爷这样的英雄人物。”

    北静王一听,茜香国的至宝送给自己,若是让皇上听了,少不得心中揣度一番,便推辞:“使臣客气了,王不过一介俗人,也不常佩玉,若是就这么收下了,反而唐突了这玉石之美。”

    使臣又了一顿,一定要把美玉送给郡王,郡王自然执意不答应,毕竟他都是重活一辈子的人,当然不能给自己惹这个不痛快,不过茜香国的使臣仿佛铁了心,放下玉就匆匆走了。

    临走的时候,茜香国的公主还对着郡王秋波一笑,满含深情,递了好几个眼神,手里的帕子也是“呀”一声掉在了郡王身边儿。

    那暗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只要不是眼睛瞎,定然全都能看出来。

    北静郡王则是浑然不动,武曌一见,走过去直接将帕子捡起来,笑着递给茜香国的公主,:“公主怎么那么不心,快收好,可别再掉了。”

    茜香国的公主满脸尴尬,接过武曌手里的帕子,也不停留,赶紧就走了。

    这一趟茜香国的使臣来的匆忙,送了礼跑也似的走了,这礼物贵重,北静郡王定然是要还回去的,准备等下午的时候,派人送到驿馆,自己就不露面儿了。

    茜香国使臣来京,皇上很快又招北静郡王入宫,北静郡王就匆匆离开北府,进宫去了。

    武曌又清闲下来,坐在院子里喂四儿,丫头们围在旁边,忍不住抱怨,:“那个公主,也太没个体统了,连咱们都看不过眼了,王妃明明跟这儿呢,竟然那般的给王爷抛媚眼儿,生怕旁人看不出来似的。”

    雪雁:“雪雁听,这公主在茜香国,还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儿呢。”

    紫鹃笑着:“我怎么瞧着不如咱们王妃?”

    武曌一笑,:“你们俩个,还臭贫嘴?”

    雪雁:“不是咱们贫嘴,是真的气不过,瞧那公主方才的眼神儿,眼珠子差点甩出来,把自己当个人物儿。”

    雪雁这么一,武曌险些笑了出来,把眼珠子甩出来这比喻着实恰到好处了,十分神似。

    紫娟:“据那茜香国的贵/族身上,都有一股异香,似乎是因为常年口/含什么香球得来的,能令人闻之神魂颠倒呢,紫鹃听,这回茜香国的公主进/京,也带了好些香球,是要进贡给皇后娘娘呢。”

    武曌听她们唠嗑儿,顿时眼睛一饧,刚端起来的茶杯,也没有喝,就“哆”的一声放在了茶案上,:“茜香国公主要进贡口/含的香球?”

    紫鹃点头:“是这么的。”

    武曌嘴角一挑,笑容不由得越发深沉起来,:“那真有/意思了。”

    香球这东西,其实很早就有了,古时候就有含在口/中的香粉,让人/体态生香,很多妃子都有使用,据在接/吻的时候能让人迷醉不已,武曌对香粉香球也不陌生。

    紫鹃和雪雁见王妃笑成这样,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打了个冷颤,总觉得哪方要遭殃似的,这冰雪地的,更是寒冷无比。

    武曌很快站起来,紫鹃连忙:“王妃,去哪儿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