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妻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80.妻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成婚之后武曌病了一阵子, 等武曌的病差不多大好了之后,那面儿北静郡王突然忙碌了起来,朝/廷周边的国突然有些异动, 骚扰不断, 好几北静郡王都是在军机处歇的, 根本无法回府下榻。

    这日北静郡王又不在府中,武曌起来之后发现床榻是冰凉的, 显然身边儿并没有人睡过。

    现在气越来越凉了, 对于武曌这个身/子骨儿来,已经算是很冷了, 武曌钻在被子里不愿意起床, 又稍微懒了一会子,睡了一会子回笼觉, 这才稍微觉得好了一些,但是仍然很冷,不愿意从被子里出去。

    丫头们全都在外面儿伏侍着,看着四儿顽耍,要么给鸟儿洗洗笼子, 全都不来打扰武曌歇息, 因着郡王有话,武曌身/子弱,所以让夫人多睡, 不要打扰。

    那面儿老太妃也是, 从不让人来打扰武曌歇息, 就是早省都给免了,若是武曌哪起得早去早省一个,老太妃还要嗔怪的叨念她不知道爱惜保养自个儿的身/子。

    因此武曌嫁进了北府,可谓是最清闲的王妃了,过的果然是少奶奶的生活,一点子也不累,反而养胖了不少,不过就算武曌养胖了不少,比旁人那也瘦着很多。

    武曌睡饱了这才醒过来,那会子丫头们全都进来伏侍着,打来温热暖和的水,请武曌梳洗。

    紫鹃和雪雁又来给武曌挽头发,早上没什么事儿,就等着一会子用午膳,武曌通常起床去书房看看书,真别,北静王的书房那是相当大,而且书籍非常齐全。

    武曌起了床,逗了逗四儿,然后就进了书房看书,丫头们在旁边伏侍着,准备了笔墨纸砚,等着看乏了,丫头们就给武曌捏/捏肩,陪着些话儿。

    这一话儿,就提起了北静郡王,紫娟:“其实昨儿郡王回来了一趟,半夜来的,王妃早就睡下了,所以郡王没有打扰王妃,只是换了一身衣裳,还带了一身衣裳,就又匆匆走了,这模样,倒是要在宫里头常住呢!”

    武曌一听,就:“最近宫里面儿,有什么事儿么?”

    雪雁摇头:“这倒不知道。”

    那头里紫鹃笑着:“王妃若想知道宫里头有什么事儿,那还不容易吗?把芸二爷叫过来,或者请郡主过来话儿,都能打听出来。”

    武曌想了想,请芸二爷过来,虽然是自己的侄/儿,但是如今自己日子清闲,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自己,想要找自己不痛快,随便揪着什么就不撒手,疯/狗一般,四儿发疯的时候都没他们这般狂野不羁,因此请贾芸过来多有不便。

    武曌令人去请郡主过来坐一坐,永宁郡主正愁没事儿,就过来了,往北静郡王的书房里一坐,笑着:“你问我,那就是问对了,这朝中大事务,能逃得过我永宁郡主的法眼?”

    永宁郡主自卖自夸好一阵子,这才笑着:“其实是这么回事儿,你倒别担心,因着其实不碍水溶哥/哥什么事儿,反而是你的好哥/哥南安郡王不顶事儿,所以才让水溶哥/哥过去帮衬帮衬的。”

    原来是最近周边几个国有些动/荡,不知怎么的,突然骚扰起边境来,而且很多势力不停的骚扰。

    永宁郡主:“这事儿很奇怪,因着周边那些国,一般都很乖,从不做这样的事儿,一打听才知道,根本是有人挑/拨离间,就是那个茜香国,一直在扇动其他国。”

    武曌一听,原来是要打仗,怪不得贾芸最近这段时间清闲的厉害,若是打仗,就没时间给皇上搞一些表面功夫的花活儿了,贾芸自然清闲的厉害。

    不过武曌这么一听,不由又蹙了蹙眉,刚才郡主也了,其实这事儿应该是南那郡王管着,只是南安郡王管的不好,所以皇上才让北静郡王帮衬着。

    但是帮衬能帮衬到回家都不能了?

    武曌觉得这其中必然有一些道道儿,就算是南安郡王真的不能管,让旁的将军帮衬也是行的,一定要北静郡王日日不着家,武曌怎么想怎么觉得,皇上似乎想把这个担子,从南安郡王身上,转移到北静郡王身上来。

    武曌与郡主了一会子闲话,那面儿郡主准备去巧遇贾芸了,便起身告辞,很欢心的就走了,这面子武曌去陪着老太妃用午膳。

    老太妃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着老太妃脸上起了几个痘儿,其实起来,北静郡王今年还未加冠,也就是不到二十岁,老太妃进宫又早,算一算也就三十多岁,撑死了四十出头的模样,这个年纪也是容易生痘的,毕竟调理不好,容易脾胃失调,再加上这些日子郡王不在家,老太妃总是忧心着,自然会失调长痘等等,而且这个年纪可不像是姑娘,长了痘不是三四就能掉下去的,恨不得一个月都顶着。

    老太妃不是很欢心,武曌用了膳回来,心想着自己这般闲得慌,也做点什么才好,便进了书房,让丫头磨墨,然后提笔写了一个房子。

    紫鹃和雪雁一看,惊讶不已,雪雁:“王妃竟然还会写医方子?”

    紫鹃笑着:“怕是吃药吃多了,因此自己也会了些儿。”

    武曌只是笑了笑,并未缘由,其实这方子不是旁的,正是武曌之前用过的益母草留颜方。

    武曌有自己养生养颜的方子,而且据能令人容颜不改,被很多人传得神乎其神,但是自从武曌过世之后,这个方子很多人不得/法/门,因此并没有那么大的奇效。

    如今武曌写下这个方子,不过是顺手拈来的事情,每日用这个方子洗脸,定然不会长什么痘儿的。

    武曌写好了方子,令丫头拿去叫人调配,别看只是益母草,但是要求十分苛刻,调配起来也非常不容易。

    几之后这个方才调配出来,武曌检验了觉得不错,这才拿了一些去给老太妃,老太妃脸上长了痘儿,其实很多人都来巴结,进献了很多秘方,只是不管用,老太妃都懒得再理,也只是试了一试,没成想,两三痘儿竟然没了,瞬间瘪了下去,痘印儿都微不可见了。

    老太妃差点欢心的晕过去,一直夸赞武曌。

    这头里两个人正在话,那头里就有人过来,是皇后娘娘请老太妃和武曌进宫去喝/茶。

    自从那日里武曌帮助皇后娘娘整治了长公主之后,皇后娘娘变得十分爱见武曌,凡是什么好的,都要拿来给武曌,儿的赏赐不断。

    今日又过来请,是有一些进贡的金钗银钗,请武曌和老太妃进宫去挑一挑自己喜欢的。

    武曌想了想,便让人也准备了一些益母草留颜方的成品,准备带去给皇后娘娘,这样巩固一下关系也是好的,毕竟皇后娘娘可帮助她料理了长公主,在皇上面前摔盘子摔碗,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老太妃并着武曌很快就进宫了,两个人来到皇后寝宫的时候,发现其实已经有人了,不是旁人,还是她们认识的人,竟然就是薛宝钗!

    薛宝钗坐在皇后娘娘身边,皇后娘娘身后拉着她,似乎很是爱见一般,温声软语的在话,薛宝钗也不知了什么,把皇后娘娘给逗笑了,看得出来,薛宝钗温柔大气,很得皇后娘娘的欢心。

    按理来,皇后娘娘之前和贾元春是有仇儿的,薛宝钗和贾家可是沾亲带故,如今还住在荣国府呢,这样一来,按理来皇后和薛宝钗应该并不亲厚才对。

    只是薛宝钗却有自己的魔力,身边儿无论是丫头还是千金/姐,竟然没能挑出薛宝钗一个字儿的不好,尤其是大咧咧的史湘云,把薛宝钗敬若神明一般,觉得薛宝钗话有理有度,从来不会偏颇。

    如今看起来,皇后也十分喜欢/爱见。

    那两个人正在话,薛宝钗见到太妃和武曌进来,匆忙起身行礼,:“拜见太妃娘娘,拜见王妃。”

    众人互相见了,皇后眼见武曌来了,才让老太妃坐了上首,武曌坐在自己旁边儿,这个时候薛宝钗才坐了最后,毕竟她只是个皇商家的女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众人坐在一起,未免些闲极无聊的家常儿,这些日子皇后因为和皇上翻/脸,瞬间不知道老了多少,生了好些个白发,正在抱怨着。

    武曌就把自己调配的益母草留颜方的成品拿出来,献给了皇后,老太妃也帮衬着:“这方子着实管用,我/日前试了,两三竟然就有奇效,我这张老脸了,何况是你们这年纪轻轻儿的?”

    皇后一听,还没有用,但是已经满怀希望,喜不自禁,笑着拉着武曌的手,:“还是你贴心,一会子本宫叫人把贡品拿来,你让着老太妃先捡,然后自己捡喜欢的,若是都喜欢,只管拿去就是了!”

    皇后娘娘正着话儿的时候,那面有人走了进来,敢这么大摇大摆走进来的,自然是皇后亲近的人,武曌定眼一看,好家伙,冤家路窄,竟然是永昌公主!

    永昌公主和武曌,那是有深仇大恨的,毕竟武曌将皇后送给她的香囊,转赠给了永昌公主,最后永昌公主大出/血,胎儿掉了不,而且永远不能再有孕。

    当时皇后也很生气,非常震怒,但是事情之后,也就过去了,毕竟永昌公主只是公主,而武曌给她揭/露了长公主,长公主当时害死的可是皇后的一个男胎,太医已经确定了十有八/九就是男胎,因此这一对比,永昌公主也就被比下去了。

    永昌公主走进来,正好听见皇后让武曌挑拣贡品,当即气的不行,大步冲过去,也不管什么人在场,指着武曌鼻子,大喊:“你这下作的贱/人,你还有脸过来,想捡什么钗子,你做梦!”

    她的话到这里,老太妃脸色立刻不好看了,毕竟如今武曌是她儿/媳/妇,平日里早省老太妃都不让武曌来,怕是累着等等,如今有人骂她儿/媳/妇,比骂她都可怕!

    老太妃脸色不好看,薛宝钗赶紧过去拦着,:“公主您消消气儿……”

    她的话到这里,“啪!”就一声,没想到被气头上的公主一巴掌赏了脸颊,竟然给了一个五指扇红!

    薛宝钗顿时都蒙了,永昌公主泄愤的:“你也是个狐媚子!成假什么,假给谁看?”

    薛宝钗顿时感觉很委屈,她只是想要拉架,赶紧捂着自己的脸,咬着嘴唇,不过终究没有一句话。

    那面儿皇后立刻站了起来,喝道:“够了!永昌你越来越没个样子了,本宫有让你进来么?你看你成什么体统?!太妃和北静王妃是本宫请来的贵客,你该当规规矩矩的给北静王妃叫一声婶子才是,如此没大没,是本宫教你的?”

    永昌公主瞬间都给骂傻了,几日不见,不怎么的,自己的亲娘,当今的皇后娘娘,竟然给武曌好话了,而且骂自己骂的很是难听。

    永昌公主傻愣着,没反应过来,这个时候武曌才站起来劝架,:“皇后娘娘息怒,公主还是个孩子,但凡是孩子都有些孩子的气劲儿,况且童言无忌,也不能算什么的,皇后娘娘千万不要为了这个生气,倘或这么生气,就算是十个百个留颜方,那也是留不住的。”

    皇后娘娘听了,只觉得武曌懂事儿,永昌公主更是衬托的不懂事儿了,便:“还不滚出去,成什么体统?”

    永昌公主更是懵,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进来的宫女给扶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一脸的震/惊。

    那面儿薛宝钗讨了个没趣,反而是武曌得了个便宜,众人再坐一坐,就准备走了。

    武曌已经进了宫,就想着去探望一下北静郡王,毕竟好些日子没见到郡王了,这么细细一算,大约半个月有余了。

    老太妃一听,就笑着:“也是,你们新/婚燕尔的,你去罢,我这老脸,就不打扰你们了。”

    老太妃先蹬车走了,让武曌见了郡王再回去。

    老太妃一走,那面儿就有人和武曌巧遇了,是刚才被赏了嘴巴的薛宝钗。

    薛宝钗看来也是要出宫,正在车马署边上,见到武曌,赶紧过来,亲切的问候着。

    武曌看得出来,薛宝钗定然是想要和自己套近乎的,不止如此,薛宝钗似乎还有求于自己,自然了,这求什么,一目了然,无非是想求一求武曌,怎么好让她进宫来,混个头衔。

    武曌并不想管这个闲事儿,毕竟薛宝钗刚刚都去皇后娘娘那儿混眼熟去了,但是皇后娘娘何等精明,自然不会把她叫进宫里,到底是贾元春的亲戚,武曌则是更不会管了,只是一笑,:“薛姑娘笑了,我这一个的王妃,平日里也不进宫来,薛姑娘的事儿,我怎么管得了?况且了……”

    武曌又是一笑,:“况且了,荣国府那是何等的面子,薛姑娘有荣国府帮衬着,我若是给你出这个头,怕是被人平白笑话了,我打肿脸充胖子呢!这可真是顽笑了。”

    武曌罢了,就:“我还有急事儿,薛姑娘请罢。”

    薛宝钗只好讪讪的拜别了武曌,很快蹬车走了。

    武曌这才得了空,让宫人领着,准备去见一见北静郡王。

    那头里北静郡王正在军机处,他正得了片刻清闲,在休息房里,和几个同在休息的同/僚话,那面儿来了一个太监,禀报北静郡王,是王妃刚刚进宫与皇后话,顺道来看郡王。

    北静郡王一听,当即欢喜的什么似的,旁边好些同/僚一见,平日里温柔一派,喜怒不言语色的北静郡王,竟然跟个毛头子似的,不由都调侃他,:“好啊,我们真真儿想看看嫂/嫂是什么样儿的仙,竟然把郡王迷的神魂颠倒,这还是郡王么?”

    那面儿武曌要进来,其他同/僚自然是要回避的,就把休息房让给他们,同/僚离开之后,武曌很快就进来了,北静郡王立刻迎上去,把自己的外跑脱/下来,给武曌披上。

    北静郡王:“你出门也不多披件衣裳,手这么凉?”

    武曌笑了笑,:“这还不叫多穿衣裳,险些捂成了一个包子了。”

    北静郡王则是笑着帮武曌整理了一下头发,轻轻给她捋顺,:“我家夫人,什么样儿都好。”

    那面儿虽然同/僚离开了,不过传话的太监还没走,听到北静王这么,不由得一脸纳罕,原来那传闻是真的,别看北静郡王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但真真儿是个三从四德的妻奴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