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求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9.求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长公主还等着土/匪回话呢, 因着这事儿见不得人,所以她并没有带太多的人,身边只有两个丫头两个婆子跟着,就去了约定的地方。

    那头里长公主刚到,就看到土/匪浩浩荡荡的来了, 长公主立刻兴/奋的:“抓到了么?在哪里?”

    土/匪则是:“这不是在这里么?我们谈好的银钱呢?”

    长公主笑了一声, :“等我验了货,一个子儿都少不得你的。”

    土/匪就让人将一个麻袋扛出来, 麻袋里明显有人,不断的挣扎着,似乎不能话, 发出呜呜的声音, 非常无助似的。

    长公主一看, 顿时兴/奋难以,快速走过去,:“快!快解/开我看看!是不是那个贱/人!”

    长公主这么着,就听到身后的丫头婆子突然啊呀叫了起来, 长公主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 顿时后脖子一阵发/麻, 眼前顿时一团漆黑, 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土/匪敲晕了长公主, 连忙将长公主塞上嘴巴, 蒙上眼睛, 然后扔进麻袋里,使劲一系口儿,然后扛起来就走,:“快快,去交工。”

    武曌此时正在府里等着呢,她方才回了府,都黑了,北静郡王亲自迎着,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老太妃气愤的数落了一顿,让北静王给武曌出气。

    不过武曌其实已经想好了办法,根本不需要北静郡王出头,只是需要北静郡王帮点忙罢了。

    武曌一方面让土/匪去和长公主交差,然后顺便把长公主绑了出来,另外一面儿让北静郡王去打听长公主的驸马此时在哪里。

    北静郡王人脉不少,其实这个不用打听,因着今儿个是卫若兰的父亲大寿,北静郡王白日在那里,专门提前回来迎着武曌的,刚见过了长公主的驸马,这会子驸马爷还在卫若兰的府里呢,喝的烂醉如泥。

    武曌当即一笑,就让北静郡王去想个办法,把驸马爷弄出来。

    北静郡王有些无奈,的确是个“忙”了,也是够的,毕竟只是绑/架驸马爷而已……

    卫若兰在宴席上,正在陪衬着,就见北静郡王又回来了,让他帮个忙,卫若兰一听要绑/架驸马爷,当即汗毛都竖/起来了,:“忙!?”

    北静王笑着:“我夫人的,忙。”

    卫若兰更是无奈,不过听长公主如此无/耻,还是决定帮这个忙,也是驸马爷此时醉的不行,已经在卫家下榻了,比较方便,卫若兰当即偷偷摸过去,驸马爷果然睡得很熟,也没有下人上夜,赶紧也把人塞了嘴,蒙了眼睛,套了麻袋扛出来。

    焦大过来禀报武曌,是土/匪那边儿得手了,武曌便笑眯眯的从屋儿里出来,上了马车,让人抬着出了府,来到了一个空无的老宅里,那宅子荒凉的厉害。

    武曌下了车,走进去,就看到北静郡王和卫若兰已经在了,还有些个土/匪,地上两个麻袋,就是长公主和驸马爷了。

    武曌低声让土/匪将那两个人背靠背绑在一起,然后让人提了水来,泼醒他们。

    长公主还在昏睡,驸马爷则是烂醉如泥,这会子被冷水一浇,都是哀嚎一声,猛地醒过来。

    长公主不知情况,大喊着:“怎么回事儿?!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我给了银钱的,你们这些贪心不足的穷鬼,想要做什么?是嫌银钱不够么?好!好!我再加一千两!”

    武曌给土/匪递了一个眼色,土/匪就:“一千两?我们这么多人,你打发要饭的么?再者了,你让我们虏劫的人,我们打听出来了,竟然是北府的里的王妃,这个数,我们觉得太不值了,毕竟是冒着杀头的危险!”

    那头驸马爷本还醉醺醺,听到这里,顿时惊讶大喊着:“怎么回事儿!?你竟然让人强虏北静郡王的正妃!你不要命了!?”

    长公主听到驸马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惊讶不已,:“你怎么在这里?”

    驸马爷则是恼怒的:“都是你这贱/人,我定然是被你牵累的!”

    长公主怒吼:“我乃长公主,你竟然敢骂我!”

    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骂,土/匪被逗得哈哈大笑,驸马听土/匪嘲笑自己,顿时更是恼怒,喝道:“你是长公主?你有一点长公主的样子么?!你看看你都干过什么好事儿,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过是为了我们家,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你倒是想要谋害起王妃来了,你也太歹/毒了!”

    长公主冷笑:“我歹/毒?还不是你窝囊,你这个没用的窝囊废!”

    土/匪这个时候不耐烦的:“好了好了,你们这乱七八糟的吵,把爷爷吵烦了,一刀剁了你们!”

    长公主吓得:“别砍我……我是给了钱的,我还能多给,你们别伤我,倒是他,你们要杀就杀了他!”

    驸马爷一听,更是气怒,虽然蒙着眼睛看不到长公主的样子,但是脸都涨红了,绝对是睚眦尽裂的模样,:“你这歹/毒的妇/人!我好歹是你的夫君!”

    长公主不理他,:“他算什么夫君,各位好汉,你们饶了我,我可以多给钱,保你们衣食无忧,这样罢,你们放了我,我请你们来长公主府上做护卫,以后都不需要打家劫舍了,还……还……我还可以伏侍你们。”

    长公主到最后,声音变得娇滴滴的,驸马爷一听,公然给自己戴绿帽子,顿时气得全身哆嗦,:“你这贱妇!你平日勾三搭四就算了,如今当着我的面,也这么无/耻!你这个贱妇!我要休了你!别以为你和皇上的事儿我不知道,还有你谋害皇后娘娘的事儿,我全都知道,只是碍着面子没嚷嚷而已,如今好了,我们便鱼死破!”

    长公主一听,觉得今日和驸马已经撕/开了脸皮,更不能留下驸马,便谄媚的:“大/爷们,快一刀剁了那么没用的男人,我好奉上金山银山,好好儿伺候伏侍各位大/爷啊!”

    驸马气的险些晕过去,土/匪则是瞠目结舌,竟不知还有这样的长公主。

    武曌无声的一笑,让人递给土/匪一张字条,土/匪就拿着字条走过去,放在长公主面前,然后拉开长公主蒙着眼睛的布。

    这时候武曌北静王/还有卫若兰都已经站在了长公主的背后,长公主根本看不到他们,只能看到地上的字条。

    字条上写着她谋害皇后娘娘,与皇上私通,令人虏劫北静郡王王妃等等的事儿,还有长公主的那些姘头,也记录得一清二楚。

    长公主一看,顿时大惊失色,觉得这些土/匪根本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但是如今没有别的选择,那些土/匪拿着刀,:“看清楚了么?看清楚了认/罪,我们才好放了你,没有个防身的东西,我们怎么好放了你?就怕你这歹/毒的人,反咬一口。”

    驸马爷连忙:“不要放了她!她心肠歹/毒的很,不会放过你们的!”

    长公主连忙:“别听他的,我认!我认!你们放了我!”

    土/匪当下让长公主认/罪,画了押,不过其实长公主心里是有恃无恐的,就算自己私通,可是私通的是皇帝老/子,皇上为了保存自己的颜面,也是会大事化事化了的,自然不可能嚷嚷出去,因此只是权宜之计的画押。

    长公主刚刚认/罪,那土/匪就一抬手,把长公主敲晕过去,又将驸马爷敲晕过去。

    武曌这时候才走过来,土/匪:“画押已经好了,如今怎么办?”

    武曌笑了笑,:“不怎么办,都放了罢,驸马也是个可怜儿人,放回府里,这长公主嘛……让她幕席地,也自有一番风韵了。”

    土/匪赶紧领命,一队人扛着驸马爷走了,一队人则是把长公主扔出宅子去,让她直接躺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了。

    做完这事儿,已经是深夜了,北静郡王赶紧扶着武曌上了马车,回了北府上。

    别看武曌顽的挺好,其实她已经累得不行,身/子困乏极了,在车上就睡熟过去,到了府上,北静王也没有叫醒武曌,将人打横抱起来,很轻很缓的下了车,将人抱进去放在榻上。

    第二日快要日上三竿了,武曌才醒过来,北静郡王难得今日没事儿,也没有起身,卧在武曌旁边,正捏着一律武曌的头发。

    武曌一张眼,北静王就笑了一声,:“懒猫,如今倒是醒了,若是再过一会子,怕是要用晚膳了。”

    武曌坐起来看了看,也没北静王的那么夸张,才到中午,正好起来用午膳。

    两个人起了床,用着午膳,武曌就:“长公主那面儿,可有什么动静么?”

    北静郡王笑了笑,:“据今儿早上,长公主是被打更的发现的,不知道是什么人,还以为是窑子里跑出来的姑娘,调/戏了一番,长公主一大早上就跑进宫里,找皇上去哭了,这算不算动静?”

    武曌笑了笑,:“驸马爷那头呢?”

    北静郡王:“你也是够绝了,昨晚上让长公主当着驸马爷了那些话儿,如今驸马爷也是撕/开脸皮了,也是一大早便进宫去了,不过……在皇上面前,恐怕驸马爷是讨不到好处的。”

    武曌听着,正好吃饱了,放下筷箸,那面儿北静王笑了笑,拿起帕子,凑过来给武曌擦了擦嘴边,武曌突然见北静郡王凑过来,还是那般深情款款的,当即有些不适应,不过也没有躲闪。

    北静郡王/刚要些什么,那头里趴在地上吃肉干的四儿立刻窜起来,对着北静王一阵狂吠不止。

    武曌见了不由笑着:“看来我不在的这一,郡王与四儿相处的越发好了。”

    北静王幽幽的看了一眼狂吠的四儿,这只大黄狗,只要自己挨近武曌一点儿,就会狂吠不止。

    北静郡王面上满是微笑,淡淡:“谁不是呢。”

    武曌笑着:“驸马爷进宫去也于事无补,咱们还是要尽一些微薄之力呢。”

    北静郡王也吃饱了,:“怎么尽微薄之力?那张字据就算呈到皇上面前,皇上也会袒护长公主,到时候还是大事化,事化了,不定又遣出去,避避风头,两三年便回来了。”

    武曌低声一笑,颇有些冷笑的意味,:“皇上?这事儿皇上管不得,自然是把字据,呈给皇后娘娘了。”

    她这么一,北静郡王顿时笑了,:“还是你法子好。”

    试想想看,之前皇后娘娘没能动长公主,就是因为长公主有皇上庇护着,那女官还“畏罪自/杀”了,因此没有根据,如今可是有字据的,若是拿给了皇后娘娘,那会怎么样?

    皇后娘娘根基很稳,家里也都是有权/势的,再一联合驸马爷的家人?势力可是不的。

    武曌当及换了衣裳,就进宫去了,去见皇后娘娘,顺便把字条献给皇后娘娘。

    皇后一看,顿时欣喜若狂,自然要褒奖武曌一通,赏了不少好东西,笑着:“你是个好的,不枉费我为你废了这么多心,往日里咱们有些不愉快的事儿,那也都揭过了,如今你为本宫这么尽心尽力,本宫日后定然会报答你的。”

    武曌则是低眉顺眼的一笑,:“皇后娘娘言重了,这些事儿,什么报答?再者了,我做这些事儿,难道还图了皇后娘娘报答不成?不就是见不得皇后娘娘您委屈么?”

    皇后听了武曌的话,心里头受用的紧,这会子她急着去见皇上,收拾长公主,因此自然不能多停留,就日后再褒奖武曌,便匆匆离开了。

    武曌很快从宫里回了府,老太妃特意过来问了问,问问皇后有没有难为武曌等等,听皇后还褒奖了武曌,这才放下心来。

    那边儿北静郡王/进宫去了,本来晚膳回来用,结果因为临时有事儿,所以晚膳也没能回来,一直到了快夜里头,这才回了府。

    武曌此时都已经准备就寝了,她坐在镜子前,正让丫头给她退掉头上的钗子,结果就听到“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了,虽然镜子里倒影的不清楚,但是是北静郡王无疑了。

    郡王走进来,对丫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挥挥手让她们出去,自己则是弯下腰来,给武曌摘下发簪。

    北静王/还以为武曌不知道,武曌则是失笑:“郡王这么晚回来,是饮了多少酒?一股子酒气。”

    北静郡王见武曌发现了,便笑着将武曌一把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在梳妆镜前的墩子上,将武曌放在自己腿上,笑着:“还不是夫人惹得?那头长公主和驸马,还有皇后在宫里闹了一整,可是累坏了大家伙儿,驸马爷还拉着大伙儿去喝酒借酒消愁,发起疯来不放人,谁能少喝了一杯。”

    武曌笑着:“那皇上准备怎么发落长公主?”

    北静郡王抬头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武曌,笑了笑,:“夫人都已经把字条子给了皇后娘娘,皇上还有辙么?皇后娘娘逼得紧,皇上也想自保,如今已经下令软/禁了长公主,名义上是长公主得了怪病,不能着风,不能见人,改明儿……恐怕过不得这个冬,就要没了。”

    武曌一听,没有话,感觉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夫人,为夫在宫里周旋了一下午,不赏赐为夫一些个?”

    武曌低下头来,伸手挑着北静郡王的下巴,在他唇边轻轻一吻,有些戏谑的:“四叔醉了,还是快些就寝去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