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8.报恩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8.报恩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林如海听女儿要去上香, 自然也十分关心,但是他如今刚刚上/任,十分忙碌, 根本抽不开功夫。

    那面儿贾芸在工部做员外郎,如今正是清闲的时候, 工部都是忙一阵, 松一阵的,这些日子边关吃紧,好几个周边国都有动作,因此工部就更是清闲, 完全没什么活儿。

    贾芸不像北静郡王和林如海那么忙, 因此抽/了功夫, 准备护送着武曌,就算到了地方他不能进尼姑庵, 旁边还有个寺/庙, 到时候住在旁边的寺/庙也是可以的, 只是每要多走些路罢了。

    焦大就做了车夫,贾芸骑马护送着, 老太妃和武曌坐车, 还有丫头婆子厮和护院跟着,浩浩荡荡就出了城,准备进山去上香拜佛了。

    老太妃因着知道武曌身/子弱, 所以就让车子缓缓地走, 没叫太快, 他们出了城,走到了黄昏,因着走得慢,所以黄昏都没有到,再走一会子才能到,争取黑之前到达。

    车子走着,武曌睡了一觉,此时已经醒了,老太妃给她剥了好些水果,笑着:“吃点水果,一会子下了车,庵里备好了斋饭,咱们才能开饭呢。”

    武曌也让着老太妃吃果子,老太妃见武曌这么有礼,更是喜欢的不行,笑着:“我儿子平日里没有欺负你罢?”

    武曌笑了笑,:“太妃多虑了,郡王待我自然是极好的。”

    老太妃笑着:“那就好,那孩子啊,从圌便有主意,和谁都不亲厚,他这样铁了心要娶你,我还是头一次见着。”

    武曌又是笑了笑,没有话,两个人谈论了一些琐碎事,突然听到外面竟然有哀嚎的声音,吓了太妃一跳。

    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武曌连忙打起帘子,:“什么事儿?”

    贾芸驱马过来,:“不知是什么事儿,芸儿过去看看。”

    贾芸赶紧催马过去看看究竟,很快就过来回话了。

    原来是几个人正在围着殴/打一个醉汉,那醉汉还是贾芸认识的人,如今贾芸住在林府上,已经是林家的大总管,而且还是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但是他昔日里并不住在这里,紧邻着他们家,有个姓倪的人家,家里的男丁叫做倪二。

    这个醉汉就是倪二了。

    倪二平日里专门借高利贷度活,收的利息很高,也不算是太正经的人,但是偏偏倪二这个人,特别的仗义,当时贾芸手头紧张,他舅舅都不愿意给他钱,倪二这个邻居,却出手给了贾芸一些救命钱,所以倪二这个人,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也不坏。

    倪二喜欢喝酒,喝的烂醉如泥,这会子正在被人围殴,原来是几个借了高利贷的,因着还不起,所以趁机把喝醉的倪二带到深山老林来,准备烂打一顿。

    贾芸看了究竟,过来抱拳:“回太妃王妃,是芸儿认识的人,昔日还对芸儿有恩,芸儿有个不情之请……”

    武曌一听,自然就明白了,因着倪二对贾芸有恩,所以贾芸这会子想要救倪二,老太妃不知要不要帮忙,她也不清楚情况。

    武曌倒是有一番思量,这个倪二因着放高利贷,人脉很多,到处都有狐朋狗友,还有一些个公子哥儿,都从他手里拿过钱周旋周旋,若是武曌能给他一些恩/惠,倒是也好,还怕日后讨不回来么?

    武曌便笑着:“是呢,我听芸儿也过,这倪二曾经对芸儿有恩,芸儿是个重情义的,太妃,咱们就帮他一次?”

    老太妃没什么意见,毕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很快焦大就带人过去,那些人殴/打着倪二,眼见有人来了,而且来了不少,当即害怕,也就全都跑了,一哄而散。

    焦大本也没想拿人,救下了倪二,便:“我家主/子在那边,还不快去拜谢?”

    倪二立刻站起来,已经鼻青脸肿,走路也不稳当了,被两个护院扶着,这才踉跄而来,赶紧跪下来:“多谢!多谢!”

    他这么着,才看见竟然是贾芸,有些吃惊,贾芸笑着:“救你的是北府上的太妃和王妃,你可记好了。”

    倪二赶紧又谢过,:“记下了,记下了!我倪二绝不做忘恩负义之人。”

    老太妃听外面儿的高昂,便笑了一声,觉得倪二这样的人物儿,也没什么用,武曌则是让丫头拿了一点子伤药给倪二,倪二更是千恩万谢,这才走了。

    中途出了些岔子,他们到了庵里,已经很晚了,那头里贾芸和焦大等一些护院,全都住在了不远处的庙里,女眷就跟着武曌和太妃,住进了庵里。

    武曌一进去,就看到了熟人,竟然正是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施施然的正在赏秋叶,见到她们来了,便笑着:“给太妃请安。”

    然后拉着武曌,笑着:“好嫂/子,你可来了!”

    武曌顿时有些无奈,知道永宁郡主定然是听了贾芸回来,所以追着来的。

    武曌:“你来什么,也求去病的?你身上又没病没痛的。”

    永宁郡主一听,惊讶的:“什么病痛?这不是求子的尼姑庵么?”

    老太妃一听,顿时头皮发/麻,干笑:“哎呦,那去病的庵,这些日子正好翻修贴金呢,因此就顺道来这边儿,都一样的。”

    武曌顿时有些无奈的看着老太妃,老太妃则是责怪的看着永宁郡主,永宁郡主这才明白,原来老太妃是连拐带骗的把自家儿圌媳圌妇给坑过来的。

    她们到的时候晚了,吃了饭,老太妃关心武曌身/子,就让武曌歇下,明日再去拜佛上香不迟,今儿个先休息。

    武曌很快就要去休息了,永宁郡主则是缠着武曌,笑着:“好嫂/子,我怎么看清瘦了?是不是水溶哥/哥不体贴你呀?”

    武曌则是幽幽一笑,:“什么体贴不体贴的,倒是郡主,想要体贴芸儿,不还差着辈儿呢么?郡主姑妈,你对不对?”

    永宁郡主一听,气的当场要憋气仰过去,:“好啊,我不过开个顽笑,你竟然这么护短儿,真真儿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武曌笑着:“我不过也和郡主开个顽笑罢了。”

    永宁郡主发现自己不过她,只能闷闷的自己走了,打算明日回去的时候,和贾芸来个巧遇等等。

    第二日一早,永宁郡主就起了,还以为她们会赶早上香,哪知道老太妃了,儿圌媳圌妇身/子弱,不能起得太早,由得她睡醒了,别过了中午就行。

    等武曌终于睡醒了,她们才慢悠悠的去拜佛,老太妃出了很多香油钱,又给佛像贴金,等着用了午膳,这才准备启程了。

    早些启程,一会子晚上就能回去了。

    永宁郡主自然欢心启程,就坐进车里,很快车子赶出庵来,外面贾芸焦大一伙子早就等着了,贾芸过来请安,:“给太妃和王妃请安。”

    那面子车帘子突然“豁朗!”一声就打了起来,十分的气派模样,永宁郡主坐在车里,:“为何只给太妃和王妃请安,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郡主么?”

    贾芸根本不知永宁郡主在这里,吓得一怔,过了一会子,才连忙请安,永宁郡主本就想吓他,给逗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的,武曌无奈的:“好了,不必理她,启程罢。”

    贾芸赶紧回避,让丫头放下车帘子,吩咐启程,车马缓缓启程,准备下山回府去了。

    山路不是很好走,尤其昨儿乍暖,今儿就寒了起来,风很大,外面枯树叶吹得呜呜直响,仿佛是哭声一般。

    等到走到了黄昏,他们还没进城,老太妃都晃得睡着了,斜歪着,永宁郡主则是和武曌些闲话儿,无非是谁又出丑了,永宁郡主又捏到了谁的把柄等等。

    永宁郡主笑着:“前些日子,长公主圌谋害皇后子嗣的事儿不是被掀了出来么?这下子好了,宫里头一番大戏啊,皇上竟然还帮着长公主,最后把事儿全都推给了那个女官,也是够能个儿的。”

    武曌也听了,长公主为了脱罪,把事情推给了女官,女官最后畏罪自/杀了,舌/头都给割掉了,不过到底是不是畏罪自/杀,那就难了,皇后自然是不依不饶的,因着那事儿,皇后身/子一直不好,落了病根儿,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嫔妃搞的鬼,结果竟然是皇上的亲妹妹长公主,皇后气的不行,但是皇上为了让这事儿平息,别闹了笑话,竟然帮着长公主话,很快把事情给压下去了。

    皇后吃了哑巴亏,也是没辙的,心也是凉了一半子。

    她们正着闲话,结果就听到马儿嘶鸣了一声,好好的马儿竟然尥蹶子,打了好几个响鼻,车子被马儿弄得震动起来,老太妃睡着都给吓醒了过来,惊讶的:“怎么回事儿?”

    老太妃刚话,外面都没有人回话呢,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还有马蹄的声音,竟然轰隆隆而至,仿佛过马队一样,冲将过来。

    武曌打起帘子一看,竟然好些个蒙面的大汉,骑着马拎着刀,将车队团团给围住了。

    武曌一看,顿时有些纳罕,这可是京/城郊外,哪来这么多绿林土圌匪?

    那些人果然是土圌匪,人数众多,将车队一包围,哈哈大笑着:“谁家的车,这么香?一股子香喷喷的女人味儿,真香!真香!还不快下车来,跟老/爷们回去?!”

    那土圌匪哈哈大笑着,十分放诞无礼,焦大冷喝:“大胆毛贼!这是北静郡王府上的车马,你也敢拦?”

    他们带的人不少,只是如今那土圌匪的人更多,这么大动静,还出现在京/城郊外,不只是武曌,就连永宁郡主和老太妃都觉得,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

    土圌匪们骂着:“呸!管你什么北府南府!今儿这车我们是劫定了!识相的乖乖下车来伺候爷们儿,否则别怪爷们人心狠手辣了!”

    那些土圌匪十分嚣张,人数又多,武曌悄悄打起帘子看了一回,觉得这么大涨势,他们肯定不能硬拼,不然吃亏的是自己。

    武曌正思忖着怎么办的时候,竟然还有人路过,一个醉汉,七扭八歪的走过来,手里抱着一个酒坛子,醉生梦死的,还唱着调子,难听死了。

    那醉汉可不就是昨救下来的倪二么?

    倪二歪歪斜斜的走过来,这一走过来,就看到了这边儿的仗势,一大堆手持大刀,还蒙着脸的大汉,一看就是土圌匪,包围了一辆车马,正在僵持不下。

    倪二仔细一看,竟然还是北静郡王府的车马。

    倪二当即把酒坛子一扔,快速冲过来,直接插在土圌匪和车马中间,:“做什么呢?做什么呢?”

    众人突然见到倪二冲过来,还以为倪二会被土圌匪切瓜一样砍掉脑袋,但是那刚才还放诞无礼的土圌匪头/子一愣,随即翻身下马,大喊着:“恩公!怎么是您啊?!”

    武曌一看,敢情好,昨日顺手救了倪二,今日竟然就派上了用场,倪二竟然是这些土圌匪的恩公。

    倪二因为为人仗义,所以也舍过这些土圌匪钱,这些土圌匪也是重义气的,自然没忘了倪二。

    如今这下子好了,倪二:“这是我恩圌人,昨儿刚刚救了我,别吓着我的恩圌人!”

    那些土圌匪一听,大惊失色,竟然是恩公的恩公?

    武曌这时候一笑,也没有半丝害怕的意思,隔着马车帘子:“敢情都是自己人,那正巧儿好了,方才一场误会罢了,各位爷们儿都是爽/快人,也没吓着什么。”

    那些土圌匪好生为难,一时没了成算,全都立在当地,武曌将贾芸找过来,让贾芸去找倪二从中周旋,问问是谁派这些土圌匪来的。

    贾芸领了命,过去一问,没一会子就回来了,那些土圌匪也不知道买主是谁,不过肯定是有买主的,而且买主神通广大,他们本不活动在这里,本来么,这里是京/城郊外,他们那么多人,一起活动在这儿,还不等着被/捕呢?

    但是买主给他们疏通,是可以让他们在这边活动,干了这一票,然后给他们好处。

    土圌匪们不知买主身份,但是见过买主,就描述了一下买主的容貌。

    三十上下的模样儿,生的花容月貌,体格十分风/骚,起来话来温柔款款的,打着弯儿,还喜欢对人抛媚眼儿,手里拿着一方荷花的手帕子!

    武曌一听,不由得冷笑一声,:“我当是谁?”

    这不是刚刚和皇后殊死搏斗,好些日子没来找晦气的长公主么?

    老太妃一听是长公主,顿时是怒不可遏,但是皇上总是偏心长公主,而且他们那些人,好些人都知道,只是不便多罢了。

    老太妃气不过,冷笑一声,武曌:“太妃也不用生气。”

    那土圌匪:“既然是恩公的恩圌人,银钱再多,我们也是不做的,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武曌笑眯眯的:“见谅就不必了,倒是我这里有个事儿,还想求一求各位。”

    那土圌匪一听,:“姑娘只管,就当我们替恩公报恩了,只要是我们做的到的,定然不会推辞。”

    武曌幽幽一笑,:“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想让各位,也去绑一回你们买主罢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