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求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7.求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那面儿坐着, 只见老太妃和北静郡王在一边儿,些悄悄话,也不知道什么, 总之老太妃面目“狰狞”,北静王则是一脸无奈, 几次要开口都被老太妃给压了下去, 最后只好老实的点头。

    武曌坐了一会子,那娘俩了半悄悄话,武曌早上起来没用早膳,按理宫里头应该会赐早膳, 但是此时皇上心里头怀酸着, 所以根本没有赐饭, 武曌早就饿得慌了。

    她看老太妃和北静郡王的没完,就自己剥了一些桌上的水果吃, 吃了两三个, 那面儿老太妃可算是和北静王完了, 这才开始敬茶。

    老太妃高兴的什么似的,:“快快, 摆膳罢, 别饿坏了我儿媳。”

    丫头们赶紧把膳食全都摆上来,什么珍馐美味都有,一个个罗列着, 北静郡王很是温柔体贴, 亲自帮助武曌布膳。

    那面儿吃了饭, 老太妃就十分殷勤的让武曌和北静郡王回房去歇着,直给北静郡王打眼色,让他把握机会等等。

    武曌累了一上午,回到房/中,刚刚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子药味儿,十分难闻,特别的冲鼻。

    北静郡王也闻到了,蹙着眉走进来,:“什么药?”

    那头里紫鹃:“回郡王,刚才有人端来的,是太妃给郡王您用的。”

    武曌还有些纳罕,:“郡王身/子抱恙了?”

    武曌以为是昨晚上郡王睡了一夜板凳的缘故,所以身/子抱恙,感染了风寒等等,北静王这样一听,原来是老太妃让太医给自己开来专/制不行的药,顿时脸色都黑了,这可事关尊严,因此也不便和武曌。

    北静郡王咳嗽了一声,干笑:“嗓子……稍微有点干疼。”

    武曌:“那郡王/还是饮了这药,也让老太妃安心。”

    北静郡王又干笑了一声,:“夫人的是。”

    紫鹃赶紧把药端过来,送给北静王,北静郡王蹙着眉头,一仰头,一口气把这药给闷了,苦的十分奇特,后味还有一种海鲜的甘甜,苦中有甜,简直回味无穷。

    北静郡王硬着头皮喝了,哪知道晚上又端来了一碗,北静郡王不便多,而且武曌在房里,因此只好硬着头皮又喝了,这下子好了,他本就不是不行,一连喝了两碗,里面儿不知是什么大补的东西,一会子竟然燥热难当,恨不得冰雪地出去跑圈儿。

    然而昨日武曌喝醉了,有些宿醉,也没有睡好,她身/子是极弱的,今日不太舒服,似乎想要早早歇息,北静郡王绝对不可能和武曌做些什么,毕竟要体谅着武曌的身/子。

    武曌早早歇下,北静郡王则是穿着单衣,就去外面舞枪了,等着快黑回来,一看武曌满脸殷/红,情况不对似的,伸手一摸,果然是发/热了,连忙去找太医。

    太医匆匆赶来,请了脉,是武曌身/子骨太弱,正好赶着换儿一日冷过一日,因此偶感风寒,要好生将养着。

    老太妃听武曌病了,赶紧也跑过来看,仔细的看了情况,亲自喂武曌喝了药,让她好生睡下,然后就给北静郡王打了眼色,让北静郡王跟着出来。

    北静郡王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儿,不过还是跟着出来,老太妃又是恨铁不成钢的:“让你圆房,也没让你把儿/媳/妇弄成这样儿,你看看,你太不温柔了,是不是伤到了?出了多少血?人家姑娘第一次,该温温柔柔的疼爱,你怎么那么愚钝!当真蠢物!”

    北静王顿时一阵无奈,就知道老太妃误会了,:“母亲,我们还没行/房呢,夫人她……”

    话还没完,老太妃已经一脸惊讶的:“你还不行?!那老太医告诉我,两碗药下去,就是太监都行的!”

    北静郡王更是语塞,差点被噎死,:“母亲,这事儿您别管了……”

    老太妃不愿意了,:“你不贴体我儿/媳/妇,我还不能管了?”

    北静郡王赶紧哄着老太妃,终于把难缠的老太妃给哄走了,然后亲自回去找武曌。

    武曌发了两热,身/子一直不太好,咳嗽是不断的,面色也不好,这样一来,北静郡王自然也是不能圆房的,一直等到了回门儿,武曌这身/子骨才稍微好了一些,北静王跟着武曌回门去看林如海。

    林如海见他们过来,自然特别欢喜,北静王陪着林如海下了好几盘子棋,贾芸和焦大也过来恭喜等等。

    日头偏西,准备回王府的时候,林如海才很是尴尬的拉着北静郡王,在一边儿低声:“王爷,我女儿从来身/子骨儿弱,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也不知吃了多少药,但是不见好,求王爷偶尔……偶尔体贴一些女,别让她……太过劳累了。”

    北静郡王/刚开始没听懂,以为是老丈人心疼女儿在他们家住不好吃不好,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因着武曌病了好些日子,面色不是很红/润,因此老丈人还以为北静郡王是纵/欲过/度的色/狼,日日欺负他女儿,因此才十分尴尬的求了一求。

    北静郡王顿时有些无奈,这下子好嘛,自己母亲觉得自己不行,连太监都行独独自己不行,而老丈人又觉得自己是个审时无度的色胚,这误会可就大了。

    北静王想要解释,但是若他们还没圆房,也是对北静郡王尊严的一种打击,因此这话憋在嗓子眼儿,也就没了。

    北静郡王回去之后,就找了好几个很有名的老太医,准备给武曌调理调理身/子,以前武曌不是他们家的人,因此不好太伸手去管,如今嫁进了北府,北静郡王自然要管。

    不只是北静郡王担心武曌的身/子,老太妃也担心,身/子骨儿这么弱,那怎么行?便想着带武曌去山里拜佛,诚心求一求,去病驱灾。

    老太妃和北静郡王起这事儿,北静郡王一听,觉得武曌身/子骨儿太弱,不适合这光景去山里头,恐怕又着凉感染风寒,就:“母亲不如让丫头代为去礼佛,也是可以的。”

    老太妃一听,:“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平日里也不觉得是榆木疙瘩!”

    北静王无端端又被骂了,也是无奈,老太妃又:“去病驱邪都是官面儿话,我是要带着儿媳去求子啊,让我早点抱上孙/子。”

    北静王一听,顿时更是无奈了,原来是去求子,老太妃:“再过些日子就要入冬了,更不能出门,这会子正好。”

    北静郡王是不过她的,只是让人好生照顾着,千万别着了风寒,老太妃:“得了,我跟着呢,我还照顾不来么?比你这五大三粗的爷们儿细心多了。”

    北静郡王回去之后,只好和武曌了,不过只是去拜佛求去病的,反正武曌现在府里头,也没什么事儿做,这些日子正愁呢,北静郡王和老太妃简直要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了,这不让做,那不能累的,翻个书恨不得老太妃亲自给她翻片儿,都不能让她抬手。

    武曌早想着出去走走,老太妃亲自带她去拜佛,也是好的。

    第二气暖和一些,有些乍暖,老太妃当即就决定启程,早去早回。

    灰蒙蒙的,武曌还没起床,北府里面儿已经闹腾上了,大家急匆匆的准备东西,丫头们给奶奶准备披风、手炉、毛毡、挡风的帘子等等,忙的不亦乐乎。

    那面儿北静郡王睡得轻,很快就醒了,武曌还在睡着,因为畏寒,不管每晚上怎么样睡下,第二准是趴在北静王怀里的,这让北静郡王也很是受用。

    北静郡王怕打扰了武曌休息,因着时辰还早,所以并没有叫醒武曌,他也知道武曌身/子骨弱,所以比较懒睡,每日起来的都不早,而且若是睡不满,起来的时候性子还挺大。

    北静郡王回想了一下武曌的性子,只觉得让人可怜儿,他一个人盯着武曌的脸“傻笑”,武曌好歹是做过十五年女皇的人,被人这么盯着,还是有一些警戒心的,当即就醒了,眯着眼睛去看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轻轻/吻了一下武曌的额头,低声:“我打扰你了?还有一会子,可以再睡会儿。”

    武曌其实还没睡醒,没话,只是抬起手来,捏住北静王的下巴,然后一转,让他把头侧过去,别看着自己,这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下了。

    这可把北静郡王逗笑了,觉得武曌越发的可人疼,这些动作,可是旁日里都看不到的。

    等武曌睡满了,北静王这才亲自伏侍着武曌起来,紫鹃和雪雁进来,准备给武曌梳头,不过北静郡王并没让她们动手,让武曌坐着,自己就给她梳了,而且真别,梳的很是好看。

    武曌对着镜子笑了笑,:“没想到郡王/还有这般手艺?”

    北静郡王笑了笑,在武曌耳畔亲了一下,:“专门为夫人准备的手艺。”

    武曌见北静郡王一些甜言蜜语,那温柔/软语的,配合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当真是人间少有了,看的丫头们都害羞了,不过武曌并没有女儿的害羞,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捏在手里摆了摆,笑着:“郡王真是下苦功,背了不少呢。”

    北静郡王定眼一看,好家伙,那是卫若兰送给他的书,里面记录着一些讨好女人的甜言蜜语,刚才北静郡王的,也是从上面背下来的。

    丫头们方才还被郡王的温柔/软语倾倒呢,这会子看到这本子书,当即嘻嘻全都笑了起来,赶紧回避出去,以免北静郡王觉得丢人。

    北静郡王很是无奈,他前些日子无事,专门拿出来看了看,后来找不见了,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如今见到那本子书上,有两个尖尖的/洞,不用看都知道,绝对是四儿给叼走了。

    果然是如此,四儿叼走了北静王的书,然后献宝一样送给了武曌,武曌平日里都是看书解解闷儿的,如今四儿送给她一本书,她自然要看的,这样一看之下,不由发笑,原来郡王的“好功夫”,全都是刻苦锻炼而来的。

    北静郡王赶紧把书拿过来,然后扔在一边,笑着:“夫人取笑了,时辰不早了,太妃已经等了一会子,我扶你过去。”

    他着,从旁边取来厚厚的披风,给武曌披上,然后拢紧了披风,送武曌出门。

    老太妃知道武曌身/子弱,因此车子已经拉到了院门口,武曌一会子上车,由人拉着,到了府门口再套/上马,这样子车厢里面儿暖和,不会感染风寒。

    北静郡王扶着武曌上车,嘱咐:“千万别累着,山里头夜里凉,尽量多穿些。”

    武曌一一点头应下,那面四儿也跑过来,扒着车子,似乎想要上车,不过去上香,似然不能带着大黄狗,大黄狗呜呜的好一阵子,好像被抛弃了一样。

    武曌只是笑着:“四儿乖,这些日子,你就和郡王好好相处。”

    四儿似乎听懂了一样,转头看了一眼北静郡王,然后很不屑的又转过去,呜呜的哼唧着,想要跟武曌一起走。

    那面儿北静郡王很不齿四儿的咕唧,不过其实他的心境和四儿是一样的,也想要跟着去,奈何老太妃准备带武曌去的是尼姑庵,自己这样第一个大/爷们儿,是决计不能去的。

    武曌安抚了四儿,让丫头给它拿了好多/肉干,四儿这才老实下来,乖乖的坐在地上,摇着尾巴,不过仍然是可怜巴巴的模样儿。

    武曌登上车,已经准备放下车帘子了,北静郡王又嘱咐:“山里头冷,一定多穿些。”

    武曌笑着:“郡王怕不是忘了,方才郡王才嘱咐了,怎么如今又这个?”

    北静郡王一笑,:“自然是因为不放心夫人。”

    北静郡王虽然面目很是坦然,但是在武曌眼里看着,觉得他和四儿此时神似极了,不由也是一笑,似乎很愉快,倒是把北静郡王笑的有些纳罕。

    武曌没有话,不过压低了身/子,突然伸手捏住北静王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拉起披风一挡,快速在北静王嘴唇上一吻,随即就退开,施施然进了车厢,淡淡的:“走罢。”

    那面儿北静郡王一瞬间都呆住了,等车子都拉出去老远,北静郡王才醒过来,自己被夫人又给调/戏了,每次夫人的调/戏,都十分有气势似的。

    车子缓缓离开,北静郡王站在原地看着,那面儿四儿咬着肉干,因为刚才武曌亲了一下北静郡王,旁人没看到,被四儿看到了,所以此时四儿就咬着肉干,对着北静郡王呲牙咧嘴的,目光十分凶悍,仿佛在争宠一样。

    北静郡王心中突然有两份凄凉,起初只是想着,自己娶了这么一个绝好的夫人,不知能不能吃得消,可万没想到,吃不消就算了,竟然还要和一条大黄狗争风吃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