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5.大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5.大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长公主没想到弄个女官过来, 竟然把自己五年/前做过的事儿都给刨出来了,这下子好了,还捅到了皇后娘娘那里。

    皇后娘娘五年/前怀了个孩子,据还是个男孩儿, 已经快要生产了, 最后不知怎么的竟然掉了, 皇后娘娘因此元气大伤,好些年不能再怀龙子, 一直调养着。

    皇后娘娘还以为是身边儿的宫女做的,整治了一番,但是最终没有找到罪魁祸首, 哪知道竟然是长公主令人做的, 女官押过来的时候, 皇后气的要死,险些扒了女官的皮!

    皇后娘娘顿时和长公主就扭上来,再加上长公主和皇上不清不楚的关系,皇后也是知道的,皇后怎么能饶了长公主?

    一时驸马爷的家人也都知道了长公主放/荡的事情, 闹得是翻地覆,京/城里好几个月都谈论这个,虽然大家不敢在皇上皇后面前谈论,但是背地里都是谈笑的, 那叫一个乐道。

    武曌就清闲了, 笑眯眯的坐看观虎斗, 那面儿打得不亦乐乎,这边儿武曌开始筹备婚事儿,一直筹备到了秋,婚事这才是筹备好了。

    皇上听了长公主的意思,给武曌和北静郡王赐婚,结果长公主没能把这婚事给搅黄,如今亲口御言,已经不能反悔了,眼看婚期将至,毁的皇上肠子都青了,只是没有办法,而那面皇后还跟皇上牟足了劲儿的闹腾,皇上也是无暇分/身,自然没有办法。

    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到婚礼。

    北静郡王这些日子更是忙,卫若兰还来捣乱,笑着:“呦喂,郡王!好些日子不见,你怎么越发的俊俏了?是了,定然是因为嫂/子爱见,所以郡王可定得把自己打扮的俊俏点儿,我可听郡主了,在嫂/子眼里头,郡王就剩那点姿色了,赶紧保养保养!不然要失宠的!”

    北静郡王忙的不行,卫若兰还来消遣他,被北静郡王淡淡的看了一眼,似乎也不生气,:“你马上就要有嫂/子了,起来你还是先定的亲,如今成亲却八字没有一撇的事儿。”

    卫若兰被他戳了软肋,心口一阵剧痛,虽然已经订了亲,但是那头里事情还很多,不像是林家,林如海是爱见死了郡王,不只是德行好,还知冷知热,而且郡王会下棋,下得一手好棋,会讨好老丈人。

    卫若兰那面儿倒是有很多不便,史家的人就很难应付,史湘云是跟着叔叔婶子,她叔叔婶子倒是好办,但是史家三姑六婆一大家子,全都过来攀亲拉故的,这个出点事儿那个出点事儿,卫若兰是应接不暇的。

    北静郡王/刚戳了卫若兰的软肋,老太妃就过来了,找了丫头来找北静郡王,是叫北静郡王过去,有话儿要嘱咐。

    北静王很快就辞了卫若兰,去看老太妃,老太妃气色一向是不错的,尤其最近儿子要成婚,娶得还是老太妃最中意的姑娘,自然气色更是好,满面红光的。

    老太妃见北静郡王/进来,便让他坐了,笑着:“我知你平日里最有分寸,只是如今你要娶媳妇了,为娘这倒是不放心了,毕竟……你看看府里头,也没有个伺候你的,你倒是赶鸭子上架头一回了,别叫林丫头笑话了你。”

    北静郡王一听,顿时有些头疼,伸手揉了揉额头,那面儿老太妃已经满脸慈祥的塞给北静王一本书,笑着:“回去了好好研究一下,别闹笑话,知道了么?”

    北静郡王低头一看,好嘛,那书的封面就十分的艳俗,若是叫林姑娘看到了,指不定以为自己是什么样的纨绔子弟呢。

    北静王搪塞的应了,老太妃又:“别走呢,我还没完,头一次,你定要温温柔柔的,别吓坏了林丫头,知道么?”

    北静郡王越听越觉得头疼,:“母亲,这事儿就不劳您操心了。”

    老太妃冷笑一声:“一个青瓜蛋/子,还不让为娘操心,为娘不是担心你伺候不好我儿/媳/妇么?”

    北静郡王更是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亲生的,那林姑娘仿佛才是老太妃亲生的闺女。

    北静郡王的婚礼很快就要举行了,成婚当,还是皇上亲自过来主婚,那是大的荣耀,很多人全都过来赴宴,当然还有荣国府和宁国府的人,那怎么能少的了?

    自然也有南安郡王府上的人,毕竟南安太妃现在是武曌名义上的母亲,南安郡王是武曌名义上的兄长。

    又因着很多达官贵人都到场,因此这场面自然不能少了,老太妃也是煞费苦心,想要风风光光的,不能委屈了武曌一星半点儿。

    那面儿贾宝玉果然是来了的,跟着贾政一起来的,进了门,就撞见了贾芸,如今贾芸竟然和贾政平起平坐,贾政脸上自然不好看的,却不能发作。

    贾芸还主动抱拳:“贾大人。”

    那面儿贾政也只好回礼:“贾大人。”

    贾芸虽然还没过了忠顺亲王的考验,但是如今也算是扬眉吐气了,笑眯眯的和贾政攀谈了两句,那头忠顺亲王亲自来了,没有和贾政打招呼,竟然先和贾芸话,贾政心里头自然不舒服,但是面上不方便表露,悻悻然就走了。

    其实贾芸心里头也在打鼓,因为他一向是怕了忠顺亲王的,不苟言笑,还是郡主的父亲。

    贾宝玉见父亲往旁边走,自己就悄悄离开,免得被骂,看到这成婚的场景,一派喜气的,禁不住心中悲苦,因着这些日子,薛宝钗总是被叫进宫里,如今林妹妹又要成亲了,这宝姐姐林妹妹都不陪着贾宝玉了,贾宝玉心里难受的厉害,昔日还被众星捧月,如今散就要散了。

    贾宝玉这么想着,竟然坐在席上就哭了起来,旁边好些人吓了一跳,这大喜日子,若是论哭,怎么也是林姑娘的亲爹林如海哭一哭,挨着贾宝玉什么事儿了?

    贾宝玉哭的如丧考妣,好生晦气,那面儿大家见了都躲着,觉得不是很吉利。

    北静郡王/还在准备,就听人贾宝玉过来哭丧了,当即不是很高兴,那头里贾宝玉早就知道北静郡王对林妹妹有/意思,北静郡王这头里自然也知道贾宝玉对林姑娘有/意思,这厢见面,自然是热闹极了。

    北静郡王当即走出去,果然看到贾宝玉坐在席上哭丧,婚宴还没开始,皇上也还没有到,大家不需要坐在席上,因此都躲着贾宝玉。

    北静郡王则是抬步走过去,贾宝玉看到北静郡王,眼见郡王一身喜庆的颜色,头戴官帽,绸缎长袍,衬托着身材高大,面目英俊,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心里自愧不如,却又不甘心。

    北静郡王笑着:“宝二爷这是怎么的?喜极而泣么?还是突然记起来,欠着王一对儿杯子的银款呢?”

    北静郡王这么一,贾宝玉吓了一跳,险些忘了自己曾经和贾环贾蔷去林府上,砸了一对贡品杯子,还没有还金子,贾宝玉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但是身上从不带钱,也不好跟贾政/要钱,恐怕贾政打骂自己。

    贾宝玉期期艾艾的,北静郡王笑着:“今儿个是本王大喜的日子,自然不好管宝二爷要钱,只图宝二爷喜庆点,若是想要哭丧,回家去罢。”

    北静郡王的脸,当真是变就变,风就是雨,贾宝玉从没见过他这么凌厉的样子,平日里都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突然被他冷言冷语的一,竟然吓得不敢动晃了,眼泪都止了。

    所幸皇上到之前,贾宝玉已经不敢哭丧了,皇上来的不早,还很是懈怠的样子,看到北静郡王,眼里头有些酸溜溜的模样,心里不想主婚,但是面上又不好摆出来,免得让大家瞧了笑话儿。

    皇上往那一坐,旁边站着林如海还有南安太妃,婚宴很快就要开始了,皇上亲自主婚,册封武曌为北静郡王正妃,赐金册和饰金的印绶。

    武曌很快就走了出来,一身红色衣裳,按照品阶大妆,头上蒙着红色的盖头,众人看不到喜娘子的容貌,但是那身段儿当真是好看的,犹如弱柳扶风,风韵婀娜。

    武曌一出来,北静郡王连忙扶住武曌的手,武曌并没有抗拒,就由北静郡王扶着,然后行礼,跪拜皇上和地。

    那头里皇上看着武曌和北静郡王成礼,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酸溜溜的,面上也没有半点喜庆,很是不甘的样子。

    很快礼成,武曌被人簇拥着进了喜房,其他人则是要推杯把盏,北静郡王想要进喜房,可是要应酬一番才能离开。

    皇上的眼神仿佛黏在了武曌身上,看着一袭喜庆又婀娜的身姿,慢慢消失在眼前,更是觉得心里不对劲儿。

    就在皇上看着,旁边有人走了过来,笑着:“臣敬皇上!”

    皇上转头一看,原来是南安郡王,便恹恹的拿起杯子,也没有喝,做了个样子罢了。

    南安郡王却不走,笑着:“臣知道皇上为什么心忧,因此特来分忧。”

    皇上素来是看不起来南安郡王这个草包的,因此不是很在意,只是笑着:“哦?朕忧心?还有这回事儿?”

    南安郡王笑着:“不过是为了林姑娘罢了。”

    他这么一,皇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圣意都让他揣度了,还是这样不堪的,皇上自然不高兴,冷冷的看了一眼南安郡王,南安郡王却:“皇上,这有何难?等到来年开春儿,皇上不防遣了北静王前去边关戍边,林姑娘那娇滴滴的身/子骨儿,定然不能同北静郡王一同走的,这样一来,皇上还不是……想怎么的,就怎么的?”

    皇上一听,眸子一动,就知道南安郡王什么心思了,定然是他不想去戍边,所以故意让北静王去戍边,皇上顿时大怒:“在你眼中,朕是这么不堪的人么?”

    南安郡王本是来抖聪明的,没成想被皇上骂了,还以为要被治罪,刚要跪下来求饶,结果皇上了这么一句,竟然没有下文,甩袖子走人了……

    武曌坐在屋儿里,也就一会子,竟然有推门的声音,“吱呀——”一声,随即是丫头们的笑声,很快就是脚步声,大家都陆续退了出去,随即又是关门的声音。

    很快屋儿里就安静了下来,武曌听得跫音渐近,红色盖头下面,隐约能看到红色的衣摆,正朝自己走过来。

    一股子微甜的酒气飘散过来,武曌知道,定然是北静郡王来了。

    “哗啦”一声,红色的盖头很快就被掀下来,飘悠悠的落在一边儿,果然,北静王一身红色宽袍,站在武曌面前。

    屋儿里点着红色的龙凤喜烛,绽放着缇红色的光芒,暖色的光晕打在北静王身上,让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温柔多/情的光芒,与平日比起来,竟然更加夺目迷人了。

    北静郡王看向武曌,轻笑一声,:“夫人,来饮合卺酒罢?”

    武曌被北静郡王扶着站起来,走到桌边,不过并没有去拿桌上的酒杯,只是笑着:“郡王,放妻书可准备了?”

    北静郡王一听,险些失笑,他们这成婚的大喜日子,对着合卺酒,竟然要就着放妻书才能饮下去,北静王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了。

    不过他早有准备,从宽袖中拿出一个册子来,放在桌上,:“日前答应夫人的,自然早就备好了,还请夫人过目,掌眼?”

    武曌接过来,展开放妻书看了一会子,便笑着:“郡王文采斐然。”

    北静郡王更是哭笑不得,:“谢夫人谬赞。”

    他着,端起两杯酒来,笑着:“夫人,可饮了?”

    武曌没有再话,接过一只酒杯,两个人就这样喝了合卺酒。

    北静郡王见烛火下,武曌虽有一种不胜的姿态,但面若春花,姿容端丽,又大方得体,长长的眼睫扇子一般颤/抖着,颤的人心中无端端发/麻。

    北静郡王笑着:“夫人,我再敬你一杯。”

    武曌只是谢过,就饮了,北静郡王又:“我敬了夫人两杯,夫人合该也敬我一杯?”

    武曌还是没有推辞,回敬了北静郡王一杯,北静郡王一笑,蹬鼻子上脸,又让武曌敬自己一杯,这下子好了,敬来敬去,敬一杯,还一杯,一时推杯把盏起来。

    郡王在外面儿已经喝了酒,但是他酒量不错,一点儿不醉,不乱方寸,武曌则是六七杯下肚,已经醉的不行,实在不胜酒力,软/软的伏倒在桌上,险些把酒杯扔了。

    北静郡王赶紧接过酒杯,丢在一边儿,伸手扶住武曌,武曌身/子软/绵绵的,北静郡王/还以为她睡了,没成想武曌没睡,但是醉的厉害,趴在北静郡王怀里,饧着眼看他。

    那一双氤氲着水汽的明眸,荡漾着阵阵涟漪,看的北静王心头狂跳,连忙压下一口气。

    武曌则是笑起来,似乎很是欢心似的,北静郡王也不知自己怎么讨了武曌欢心,若是平日里武曌清/醒着,也绝不会笑的如此欢心,今日北静郡王见了美/人一笑,感觉自己写了一封放妻书,也是值了。

    武曌则是抬起手来,一把捏住北静王的下巴,北静郡王一愣,随即已经习惯了,笑着:“夫人,你怎么又捏为夫下巴?”

    武曌则是抬着头,饧着眼,笑着:“你当我不知?你是故意灌醉我。”

    北静郡王心头一跳,面上却温柔极了,压低声音笑着:“夫人多心了。”

    武曌幽幽一笑,:“多不多心,你清楚的紧……就你那些儿心眼子,实在不够看。”

    北静郡王无奈一笑,:“是是,我心眼子。”

    武曌醉的厉害,靠在他怀里,又轻飘飘的:“不只是心眼子,胆子也是的……”

    她着,手一勾,竟然直接抽掉了郡王的腰带,丢手一扔,“啪嚓”一声,十分好/爽的将郡王腰带扔在一边儿。

    北静郡王见自己的腰带丢在地上,低头去看武曌,眼神蓦然深沉起来,仿佛是一头闻到了血/腥味的豹子,脸上都是危险的掠夺神色,一把将武曌打横抱起来,快速往里走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