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3.心眼子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3.心眼子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女官何止是摔着了, 摔着才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被鸟屎淋了一头, 现在身上都鸟语花香的。

    而头顶上的那些鹦鹉,似乎知道自己做了坏事儿, 不但不觉得过意不去, 还一个个叽叽喳喳的笑了起来, 发出“嘎嘎嘎”的笑声, 好像是大老鸪一样, 十分难听,十分刺耳。

    女官气的要死,但是身边的丫头没有敢去扶她的,觉得她太臭了。

    女官自己从地上爬起来, 气的浑身发/抖,她可是有皇上撑腰的人, 如今却被一只狗给奚落了,当即咬牙切齿的, 声音都要劈了, 大喊着:“这畜/生!!给我……给我……杀了它!!剁了做狗肉!”

    武曌见女官指着四儿, 四儿则是“越战越勇”, 想要扑上去撕咬女官, 武曌连忙拍了拍四儿的狗头,四儿顿时化成了绕指柔, 嘴里“嗷呜嗷呜”的叫着, 又拱了拱武曌的手心, 似乎想要武曌再摸/摸自己。

    武曌一脸抱歉的模样,:“真对不住,这狗儿是北静郡王送的,我也不能做这个主,要不然……姑娘去问问郡王?”

    女官更是气的发/抖,竟然把郡王抬出来压自己头等!

    女官顿时抬起手来,指着头顶上的鸟儿,:“那把这些鸟儿的毛都拔掉!”

    武曌又:“不巧,这些鸟儿也是郡王巴巴送过来,据还是郡王亲自教的,一个个可伶俐了。”

    女官这下子气的就不是发/抖了,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黑的像锅底,想要骂那些鸟儿,一抬头,却听“噗——”一声,好嘛,又有一个鸟儿对女官投下了“弹/药”。

    女官方才仰着脸,张着嘴,结果那弹/药顿时飞/溅在女官脸上,还有星星点点飞进了嘴里。

    女官嗓子里发出“嗬——!”一声抽气声,随即大吼一声,弯下腰来狂呕不止。

    武曌只是笑眯眯的,在一边旁观,还用帕子捂住自己的鼻子,似乎也觉得有点味儿。

    那面子女官被狠狠奚落了一番,还是被畜/生们狠狠奚落一番,赶紧去洗漱更/衣,武曌则是乐得清闲。

    女官只是给武曌一点点下马威而已,结果下马威没成功,反而被武曌奚落了一顿,当真是委屈,自然是要告/状的,长公主很快就听了。

    长公主冷笑:“不过是个丫头片子,你在宫里多少年,我少提拔你了?如今你却这么不中用!”

    女官连忙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长公主又是冷笑一声,:“我倒是要会会她。”

    武曌清闲了一,第二长公主果然就来了,是来拜会,林如海不方便接待,这种事儿,自然是武曌来接待。

    武曌请长公主坐下来,让丫头奉茶,长公主就细细的打谅了一遍武曌,笑着:“哎呦呦,我虽然这两年不在京成里,但是总听林妹妹的大名儿,今儿个皇后爱见,口头认了干女儿,明儿个南安太妃爱见,都上了家谱,后儿个啊,北静郡王又爱见,要死要活的请皇上赐婚呢!”

    长公主又:“我呢,果然是个好姿色的,你看看,这容貌,不是端端的上少有,底下绝无么?真是让人羞愧呢!”

    武曌听长公主一连串儿的夸赞,但是那口气酸溜溜的,很不对味儿似的,便:“长公主谬赞了。”

    长公主笑着:“你可别谦虚。”

    长公主又:“你看你,姿容是美的,但是……啧啧,怎么还是缺了点儿,缺了点儿那做正妃的雍容典雅劲头,我了你可千万别介意……”

    她的话还没完,武曌已经抢先笑着:“女素来不识闹,心眼子也,长公主还是别了。”

    她这么一,长公主差点噎死,梗着脖子愣是没出来。

    长公主干笑了一阵子,:“你看看你,这么不识闹怎么行?心眼子就更不行了,往后若是郡王再有个三妻四妾,你倒怎么的?还能心眼子了?”

    武曌没话,只是笑了一声。

    长公主:“就是了,依我瞧,你还是得多习学习学,别都要嫁进王府了,最后还成了个丫头片子,不开眼界的,叫人笑话了去!”

    武曌仍然没话,长公主却自自话的又:“是呢,你不过是个丫头片子罢了,还有许多习学的地方,这女官是宫中最得力的,如今皇上皇后开恩,令她来教/导你,你可要好好儿的!”

    武曌只是笑了笑,:“瞧长公主的,那是自然的事儿,只不过昨日女官被一些事儿拖累了,所以才没有习学成。”

    长公主:“既然这么着,就这样罢,改我再来考验考验你,若是不成,你可做不得这个正妃。”

    她着站起来,趾高气昂的准备走了,这时候贾芸正好从外面儿回来,准备给武曌回话,没成想就与从正堂走出来的长公主撞了个正着。

    贾芸知道今/府中回来贵客,见到不认识的人,又被人团团簇拥着,赶紧垂低头,退到一边去,挨着墙根儿站着。

    那头里长公主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贾芸,贾芸容长脸,俊/逸容貌,如今又做了官,身上到底有些贵气了,看的长公主顿时心动不已。

    长公主羞红了脸,拿起自己的帕子,挡着咳嗽了两声,不过贾芸不看她,仍然本分的低着头,长公主就将自己的帕子使劲一扔,扔到了贾芸脚边儿,然后:“啊呀,我的帕子掉了!”

    贾芸眼看着帕子飞过来,但是自己距离长公主很远很远,帕子竟然掉的这么远?

    那面儿武曌则是笑着:“还不给长公主把帕子捡起来?”

    雪雁紫鹃并这一干丫头赶紧过去捡帕子,将帕子捡起来,抖干净还给长公主。

    长公主冷哼了一声,将帕子揪过来捏在手上,那面贾芸始终不看她,让长公主讨了没趣儿,长公主最后也就走了。

    贾芸等长公主走了,这才给武曌回话,长公主离开不久,很巧的永宁郡主就过来了,打着见武曌的借口,准备来看看贾芸。

    贾芸这会子出门去了,永宁郡主来的不巧,根本没看到,因此有些许的失落。

    武曌见永宁郡主一脸失落,就:“方才长公主过来了一趟,似乎是看上了我们家芸儿,那眼神啊,都拔不开了。”

    永宁郡主一听,当即就急了,:“长公主过来了?还看上了贾芸?”

    武曌点了点头,:“似乎是这么回事儿。”

    永宁郡主似乎很紧张的样子,武曌就:“这长公主是什么来头?”

    长公主一直不在京/城,武曌又是“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自然不如永宁郡主知道的清楚。

    永宁郡主声:“你竟然不知道这大名鼎鼎的长公主?”

    起这长公主,永宁郡主似乎很有的可……

    这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妹妹,因此感情很好,非常亲厚,出嫁的时候,也是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的,选了好一番,后来还传出了丑/闻,也不只是谁的,长公主似乎和亲/哥/哥的皇上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永宁郡主神秘的:“后来这事儿据是捉了个正着,为了不让大家闲话,长公主很快便嫁人了。”

    嫁人之后相安无事了很长时间,但是京/城里基本所有人都知道,但凡是长相好看的男子,一半都和长公主不清不楚的,皇上登基之后,更是不清不楚的。

    再后来,也就是两年之前,皇后似乎是大闹了皇上的寝宫,事情沸沸扬扬的,皇上和长公主面子上都不好看,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把驸马爷外调一年半载的,长公主也随着去避风头。

    就因着这事儿,皇上还冷落了好一阵皇后,若不是皇上不占理,而且皇后娘娘家里嫡派很广,估计就要被废了。

    永宁郡主:“如今过了这么久,长公主可能以为大家都忘了,也就回来了。”

    武曌这么一听,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领悟似的。

    永宁郡主见她这个模样,就笑着:“你是不是想什么坏主意呢?”

    武曌淡然的:“没什么坏主意。”

    长公主第一因着讨了好处,觉得武曌也就是那样儿,没什么能个儿的,还不是看自己脸色?于是第二就又来了,准备再乘胜追击,使劲奚落奚落武曌。

    长公主今日又来了,大摇大摆走进来,先观摩了一阵子,没看到贾芸,似乎有些失望,熟门熟路的坐下来,呷了一口热茶。

    武曌看起来还是温柔特体的,并没有大家传的神乎其神,因此长公主就更是放心了。

    长公主:“昨儿个都学了什么?禀来我听一听,若是学得不好,你还想/做正妃,我就叫皇上开恩,让你进宫做个女官,好好儿的学一学礼仪。”

    武曌脸上仍然不见半分恼怒,笑着:“正是呢,女子不过一个普通女儿家,哪里比得上长公主金枝玉叶,学的不精,还请长公主指教指教。”

    长公主听武曌这么,越发的趾高气昂起来。

    武曌话锋一转,笑着:“对了,险些给忘了,在回禀长公主之前,我这不成器的女子,还有一份礼物,想要秉承给长公主,请长公主万不要嫌弃寒酸,总归是女子的一番心意。”

    长公主不以为意,:“是什么?拿来我瞧瞧。”

    武曌就挥了挥手,很快,几个丫头捧着一个金匣子出来了,放在长公主的茶桌上。

    那金匣子做工非常体面考究,长公主一看,盒子都这么考究,那里面儿的东西,指不定是什么奇珍异宝呢,于是连忙打开盒子。

    这一打开,长公主顿时懵了!

    因为金匣子里并非是什么奇珍异宝,而是一方……手帕!

    长公主一阵纳罕,仔细一看,更是惊奇,这方手帕水蓝色的底儿,上面绣着一朵荷花,绣工是极好的,料子也是极好的,只是……

    只是这个手帕,竟然和长公主手里用的,一模一样!

    武曌一笑,似乎是好意的,笑着:“长公主前些日子是不是丢/了手帕?这是女托人捡来的,就知道长公主这样金贵的人,一方手帕定然不觉得值什么,但是……手帕这么贴身儿的东西,若是随便丢/了,真让驸马爷捡着了,恐怕招出一些误会来。”

    长公主一听,顿时心肝肉跳的,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前些日子,她的确丢/了一方手帕,而且那手帕,她也不记得丢在哪里了,和自己现在用的是一模一样的。

    被武曌这么一,长公主心里有鬼,还以为丢在了驸马爷那个堂弟那里,驸马爷因着堂弟的事儿,这些总是跟她闹,是要和家里头等等,若是真的让驸马看到了这手帕,还不坐实了关系?

    长公主顿时一身的冷汗。

    其实她不知,武曌不过是诈一诈她,武曌压根不知道长公主和驸马爷的堂弟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她丢没丢手帕。

    只是武曌听永宁郡主了一些关于长公主的事情,心里就有了一番成算,长公主这样的人,可以是水性杨花了,总是背着驸马到处留情,若没在外面过夜是不可能的,丢个帕子绝对是事儿,也不怎么会留心。

    但是帕子是女孩子的贴身之物,若是被人捡到了,肯定会有一堆的口舌,武曌就令人赶工,做了一个和长公主一模一样的帕子,拿来吓唬长公主。

    长公主因为心里有鬼,因此就行了,还以为真的是自己的帕子,被武曌拿捏到了辫子。

    长公主听着武曌的话,顿时气怒不已,这不是威胁自己么?

    只是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咬牙切齿的盯着武曌,脸上干笑着:“那真是谢谢你了。”

    武曌笑着:“不值什么?长公主如此厚待与我,我怎么也要帮衬帮衬?长公主您对不对?若是日后我再捡到了长公主的帕子,是送到长公主面前儿?还是送到驸马爷府上?”

    这威胁就更明显了,长公主恨不得头顶都气的冒烟儿,狠狠的撕着自己的帕子,:“那自然……自然是送到我这儿来。”

    她着,赶紧站起来,把那帕子往怀里一掖,匆匆的:“时辰不早了,我还有事儿忙,我先走了。”

    武曌端端坐着,都没站起来,只是:“那……不送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