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近在眼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71.近在眼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这些日子经常往宫里去了, 都是皇上想要见武曌,借口皇后让武曌过去,只是皇上哪知道,武曌已经和皇后达成了协议,不会进宫来。

    因此皇上每次过来,都没能看到武曌,林姑娘不是突然胃疼走了, 就是突然头疼回去了, 总之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皇上见武曌一面儿, 那是比登还要难的。

    武曌今儿个刚从宫里回来, 贾芸已经在门口迎着,非常本分周到的模样,紫鹃雪雁扶着武曌下车。

    武曌打眼一看, 好嘛, 贾芸就跟身/子亏了一样, 一脸的青色,眼底都是乌青的。

    武曌连忙好好儿的打量了贾芸两眼,:“工部可是难为你了?”

    贾芸:“没有,劳姑娘费心,并未难为芸儿。”

    武曌又:“那是王家还是贾家,又去找你麻烦了?”

    贾芸:“这也没有。”

    武曌就更是纳罕了, :“那你这是……难不成逛窑子去了?”

    她这话刚完, 正好永宁郡主过来了, 一听到武曌的话,差点炸了,还以为贾芸真的逛窑子去了,贾芸哭笑不得,:“芸儿哪有这个胆子?”

    贾芸如今是个从五品的员外郎了,若是去逛窑子,指不定被人抓/住参了一本呢,怎么敢在这风口浪尖儿的去逛窑子?

    再者了,贾芸头脑是好的,平时也精明,但是于这些却没有歪歪脑子,绝不会去逛窑子的。

    永宁郡主这才松了口气,武曌问起贾芸到底怎么回事,一脸生病的模样,没想到贾芸还没怎么着,永宁郡主脸上倒是一副不自在的表情,害得武曌以为他俩个人胆子肥起来,私定了终身呢。

    结果永宁郡主还是期期艾艾的了,原来武曌一早上进宫之后,永宁郡主就来了,带来了好些吃食,什么大补身/子的各种汤,都是名贵食材熬出来的,端给贾芸和林大人吃。

    武曌一听,吓了一跳,:“吃坏的?我父亲吃了么?”

    贾芸连忙:“姑娘别着急,老/爷并未吃。”

    武曌松了口气,永宁郡主见她那副表情,很不欢心的:“我也是一番好意,哪知道这样儿?”

    原来永宁郡主端来了吃食,不过早上林如海吃了饭,因此吃不下了,准备中午再吃,不能辜负了永宁郡主一番好意,结果哪知道,贾芸吃了之后,没一会子就开始闹肚子,跑了好几趟,来来回/回的,差点给折腾死了。

    不过这比上次郡主做的好多了,这次只是闹肚子,并没有什么发/热胡话等症状,好歹还清/醒着。

    武曌无奈:“你赶明儿把芸儿毒死了。”

    永宁郡主抗/议的:“我也不想啊!”

    贾芸顿时感觉后脖子发/麻,一阵阵泛冷气。

    武曌一面往里走,一面:“我可跟你,往后你带了吃食来,给芸儿吃就罢了,不许给旁人吃。”

    永宁郡主不以为意,跟着往里走,贾芸那面去忙了,永宁郡主就钻进武曌的屋儿里,笑眯眯的:“好妹妹,如今你都是我的妹妹了,已经不是侄/女儿,怎么还不和水溶哥/哥好呀?”

    武曌无奈的看了一眼永宁郡主,:“你就这么闲得慌?”

    永宁郡主立刻:“我不是闲得慌,我是替你急得慌,你难道没发现,你这三两头的进宫,都是皇上授意的?你如今已经不是皇上的侄/女儿,皇上也只是抹不开面子,再等个三两,可不就要把你招进宫去了?”

    武曌自然清楚皇上是什么意思,永宁郡主继续游,:“不是我,水溶哥/哥好歹姿色摆在那儿,端端一个美貌佳人,上有地/下无的……”

    她正着,外面儿挂在屋檐下的鹦鹉又开始学舌:“美貌佳人!佳人!四儿!”

    武曌不由笑了一声,:“你瞧瞧,我这家里头的鸟儿,都被你给教坏了。”

    永宁郡主:“我的是不是这个理儿?太对了啊!水溶哥/哥如今弱冠,又美貌如花,跟你正好相配,你再想想,老太妃爱见你,你若是真的嫁过去了,那就是当家主母,谁敢刺棱一声?你不弄死他,老太妃先一把按死他!”

    武曌又是笑了一声,:“你收了郡王多少贿/赂?”

    永宁郡主随即:“也……也没多少。”

    武曌十分无奈,打发着永宁郡主去找贾芸,这才消停下来。

    只是武曌刚刚消停下来,那面子紫鹃笑着:“姑娘,您猜谁来了!”

    武曌:“是谁?”

    紫娟:“史大姑娘!”

    武曌没想到,竟然是史湘云来了,便让丫头去请。

    史湘云很快进来,穿着一件大红衣裳,看起来气色特别的好,比往日里都要好,史湘云虽然是个豁达的姑娘,不过因着家里头困难,所以活计都要史湘云来做,难免累的脸色不好,如今倒是好了,一副珠圆玉润的模样。

    武曌请史湘云坐下来,:“好些日子没见到你爱哥/哥了,你倒是过来了?”

    史湘云当即脸红不已,:“你也嘲笑我!”

    武曌和史湘云很久没见,见了聊聊儿,没成想,史湘云竟然也拐到了北静郡王的事儿上。

    武曌一听,觉得不对劲儿,就:“你过来,怕是有什么别的事儿罢?”

    史湘云连忙:“没得事,没得事,就是总不见你,你自从贾府搬出去,我们便没见了。”

    史湘云/谎的时候眼睛乱瞟,武曌自然发现了,史湘云又:“不是我,我都已经相看好了,林姑娘你这样的姑娘,怎么还拖着呢?郡王为人正派,秉性那是没得的,太妃又亲和,想上郡王府亲的人,能从郡王府排队到城门口呢。”

    武曌是听出来了,史湘云也是来给北静郡王好话的。

    武曌随便周旋了两句,中午用了膳,史湘云和永宁郡主全都铩羽而归,似乎没什么成果。

    送走了郡主和史湘云,武曌还以为自己能清闲一阵子,结果又有人上/门来了,武曌屋儿里大狗四儿,好像闻到味儿似的,大老远的,突然跳起来,然后立刻就跑,缩了起来,似乎是怕极了来人。

    武曌一看,大体就能猜出来是谁呢。

    她这大黄狗,平日里见到北静郡王都能呲牙,“嗷嗷”的狂吠不止,若是郡王敢上前一步,险些咬烂郡王的袍子,四儿可是混不吝的。

    不过四儿唯独见到一个人,肯定要躲开的,而且吓得魂儿都没了,那就是六儿了!

    果然是六儿来了,六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四儿还没来得及躲起来,就被六儿看到了。

    府上的人引着六儿进来,一打叠的:“六儿爷请,请。”

    六儿蹦跶哒进来,立刻扑过去,:“狗子!狗子!”

    六儿是非常喜欢大黄狗的,喜欢揪它耳朵,爬上四儿的后背,骑着四儿满院子跑。

    四儿害怕的跟什么似的,直往武曌怀里钻,险些把武曌给撞倒了。

    武曌连忙:“六儿,你过来做什么的?”

    六儿一听,连忙揪了揪自己的犄角,似乎在想,一时好像给忘了,随即一拍肉手,:“差点儿给忘了,姑娘,王爷让我给林老/爷和姑娘,送点菜色来!”

    他着,连忙叫身后跟着的人过来,把捧盒捧起来,然后自己垫着脚,从里面端出一盘子菜来,还有好些糕点,武曌一看,好嘛,都是林如海喜欢的菜色,北静郡王倒是摸得门清儿。

    武曌让人把菜色端去给林如海,:“待我谢谢郡王。”

    六儿点点头,:“我记下了!对了,还有呐!”

    他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来,一点点打开,打开布包的手帕,里面还有一层手帕,掀开之后又有一层,一层一层裹得很严实,一共三层,密密实实的,都打开之后,就袒露/出里面儿的东西,竟然是根木钗子。

    虽然是木头的,但是想必是名贵的木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闻起来磬人心脾。

    不止如此,钗子的品相也是好的,雕刻着一朵牡丹花,大气又贵气,花瓣儿的纹路都清清楚楚,看起来这朵牡丹仿佛正在怒放一样儿,仿佛活了!

    六儿拿出钗子,垫着脚擎给武曌,武曌从手帕上将钗子拿起来看,上面竟然还有一排字儿,写着某年某月某时,水溶赠。

    六儿把钗子给武曌,摇头晃脑的,犄角晃来晃去,浑然在背书似的,:“姑娘,这是我们郡王费了很大力气,找来的顶好的木料,千挑万选的图样儿,然后雕刻了六……哦不,七,雕刻了整整七,亲手雕刻出来的,我们郡王/还了,姑娘与这牡丹……牡丹……牡丹……”

    六儿似乎一时忘了词儿,使劲挠着自己的犄角,最后蹦出简单粗/暴的四个字,:“一模一样!”

    然后立刻继续往下,又摇头晃脑的:“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武曌险些被六儿的样子逗笑了,:“郡王怎么教你背书的?还能忘词儿?”

    六儿被她是一,好生委屈,:“这太晦涩拗口,六儿已经很努力了!”

    武曌又被他逗笑了,:“你又收了郡王多少贿/赂?”

    六儿挠着头发,歪着脑袋,:“姑娘,贿/赂是什么?”

    武曌:“就是好处。”

    六儿想了想,诚恳的掰着手指头,一下子出卖了北静郡王,:“郡王送了六儿一盘子鲜花饼,可好次了,甜吱吱的!”

    六儿口齿还不清楚,前有史湘云的爱哥/哥,后又六儿话漏音,也是一绝了。

    六儿又:“还有两块花糕、两块豆糕,一会子回去,还能吃一大条清蒸鱼,辣么大!”

    着,两只手张/开,比划了一下。

    武曌也着实无奈了,郡王这是捡便宜的劳动力,一些糕点,一条清蒸鱼就被收/买了,六儿还巴巴的跑过来,帮郡王情话儿。

    那里头林如海听北静王又送东西来了,便过去看看,对武曌:“女儿,你如今是怎么想的?”

    武曌这次没有立刻回绝,而是笑着:“父亲是怎么想的?”

    林如海:“自然是听女儿的,但若是让父亲,郡王不管是门第,还是为人,亦或者体己的劲儿,为父都是看在眼里头,没得挑的。”

    武曌一笑,淡淡的:“郡王并非是众人眼中那般完美剔透,却能让所有人都为他好话儿……也自有过人之处了。”

    林如海听得似懂非懂,只觉得像北静郡王这样的人,都不算事完美剔透的,那还有什么人是完美剔透的?

    武曌用了午膳,似乎准备出门,让人备了马车,那头里北静郡王遣了一大堆人过来好话,下午就准备亲自过来了,名义上是陪着林如海下棋。

    北静郡王在林府门前刚下车,就看到武曌正在蹬车,似乎准备出门,不由有些纳罕,:“林姑娘,这么不巧,姑娘要出门?”

    武曌笑了笑,:“是不巧,女正准备进宫。”

    北静郡王一听,还以为是皇上又找武曌进宫,当即蹙了蹙眉,武曌补充着:“是女有事儿,去见皇后娘娘。”

    北静王又是纳罕,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武曌和皇后娘娘的关系并没有太好,只是表面功夫罢了。

    武曌瞧着北静王的双目,笑着:“日前皇后娘娘应允,只要是女看得上的,这满朝文武,任由女挑选,都可以给女指婚撮合。”

    北静郡王见武曌含笑的样子,心头一跳,:“林姑娘可是……挑选好了?”

    武曌面露为难的:“来容易,然这满朝文武,能文会武的,自有自的好处,女又没见过什么世面儿,如今当真是……眼花缭乱呢。”

    北静郡王笑了笑,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声音更是低沉磁性,轻笑了一声,:“王倒是有个顶好的,想要举荐给姑娘,姑娘定然满意。”

    武曌笑着:“哦?不只是谁,竟能在郡王眼中,做那个顶好的?”

    北静郡王轻咳了一声,笑着:“林姑娘,怕是那个人……近在眼前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