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9.替人做嫁衣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9.替人做嫁衣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只是了一句, 北静郡王/后来就匆匆离开了, 弄得武曌有些纳罕,不知郡王这么急匆匆的, 是去哪里, 难不成是进宫?

    南安太妃丢/了脸,回去自然少不得与王夫人和王熙凤落下脸子, 王熙凤是聪明的, 觉得问题肯定出在那个偷东西的贼人身上, 或许那个人已经被武曌收/买了。

    但是如今再去找那个人,早就已经卷款跑了, 还能留下来等死?已经不知去向, 根本寻不到了。

    这下子好了, 王熙凤的钗子还在武曌手里,南安太妃还要给武曌好处,也不知武曌会不会狮子大开口等等,不过就算狮子大开口, 也免不得答应了她, 毕竟这事儿太难听了,若是真的传出荣国府的儿/媳/妇儿和自家儿子有什么,往后在朝/廷里,还不成了大家的笑柄了?

    南安太妃没给王夫人和王熙凤好脸色看,第二一大早, 晦气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但并不是武曌, 而是旁人。

    竟然是北府的老太妃,并着他儿子北静郡王过来串门子了。

    他们南北两府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因着南安郡王没什么本事儿,是个草包,那本事儿还没有他娘太妃厉害,所以在朝/廷里总是当个闲差。

    皇上最近有/意把南安郡王派到边疆去戍边,不过其实也是装装样子,不会让他打仗的。

    北静郡王就不同了,皇上的亲弟/弟,又有文采,又有样貌,简直是老爷垂怜,样样儿都好,这能不让南安郡王嫉妒么?

    南安郡王/平日里很不服气北静郡王,再加上南安太妃比北静太妃低一等子,这两家的仇/恨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了。

    如今老太妃带着北静郡王亲自登门,还是昨闹/事的节骨眼儿上,南安太妃就知道没好事儿,但是又不能不见。

    下人把老太妃和北静王请进来,南安太妃勉强笑着:“快请坐,快请坐,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我这里好久不曾如此热闹了。”

    老太妃坐下来,北静郡王因为是这里的晚辈,因此不坐,就站在老太妃身后。很恭敬的垂手站着。

    那面儿老太妃就:“我过来呢,一来为了串串门子,咱们这城南城北的,也没怎么经常走动,二来嘛……”

    老太妃着,笑了一回,北静王那模样,果然是随了老太妃的,老太妃一笑,透露着一股不出来的黑心肠感觉,莫名吓到了南安太妃。

    南安太妃干笑着赔笑,:“二来,是为了什么事儿?”

    老太妃:“还能为了什么事儿?就是那金钗子,有情的丢,无情的丢等等。”

    南安太妃一听,果然是来敲竹杠的!

    老太妃:“我也只是捕风捉影的,不知具体怎么回事儿,这不是就过来了么,听太妃亲自到到。”

    南安太妃赔笑:“什么有情无情,没的事儿,没的事儿,绝没有的事儿!”

    老太妃笑了一笑,:“真这样?”

    南安太妃:“真、真这样儿!”

    她着,直打磕巴。

    老太妃则:“那日儿就在厅外面儿,怎么隐约听,府上郡王和荣国府的琏二/奶奶,因着什么钗子,有情又无情的?”

    南安太妃吓得要死,立刻:“绝没有的事儿!”

    老太妃呷了一口茶,施施然的:“是了,我也觉得是这样,南安郡王是我看着长大的,绝不会做这样的糊涂事儿,只是……我知道,旁人心里不知道,这可怎么办?”

    南安太妃立刻:“还请……还请老太妃,帮衬帮衬。”

    老太妃一笑,:“帮衬是肯定的,咱们的儿子素来在朝/廷上就相与的好,何况你我呢?我自然是要帮衬你的,只是……这个……”

    老太妃着,又对南安太妃挤了挤眼睛,摆了摆手,这可气坏了南安太妃,摆明是敲竹杠啊!

    南安太妃忍气吞声的:“这样罢,昨儿刚有人送过来一张名贵的屏风,特别漂亮,我觉着十分衬着老太妃……”

    她的话还没完,老太妃已经:“不过一张屏风,我家里百个千个,随便你捡了去。”

    南安太妃又:“那……日前有个金佛像……”

    老太妃连忙双手合/十,虔诚的念了一句,:“造孽啊,佛像怎么能请来请去,让佛祖知道了,会怪/罪的。”

    南安太妃已经没辙了,瞪着眼睛,不出来话儿,那面北静王也没有,老太妃就:“我不瞒你,正好我有个事儿想要求你。”

    南安太妃一听,憋宝呢!肯定是憋宝呢!现在要憋出来了。

    老太妃:“林丫头你也见过,是个好丫头,聪明伶俐,而且知冷知热,特别和我的眼缘儿,只是眼下有个问题……我就想着,麻烦太妃你,收了林丫头做女儿。”

    那头一直没话的北静郡王补充:“上家谱的女儿。”

    这么一,南安太妃瞬间明了!

    可以老太妃是老奸巨猾了,武曌现在的身份是皇后娘娘口头的干女儿,这下子好了,和北静郡王就是叔侄的关系,不只是北静王没有办法,那头里皇上也没有办法把武曌弄进宫来,毕竟脸上不好看。

    但是皇上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么?自然没有,不过是口头上的应允罢了,过了两,大家谁也不记得了,皇上就准备把武曌招进宫里头来。

    北静郡王能不明白皇上的心思?因此他想让南安太妃收武曌为女儿,南安太妃和老太妃是一个辈分的,这样一来,武曌就成了北静郡王一个辈分的,而且要上家谱,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南安太妃一听,这不是哑巴吃黄连么?她儿子想要娶武曌进门,强娶还没成功呢,如今却要给旁人做嫁衣,认了武曌做女儿,然后把武曌嫁给北府?

    这口恶气,南安太妃怎么能咽的下去?还是被威胁的。

    南安太妃喘着粗气儿,老太妃已经:“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更何况,认了一个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儿,是你们福气,再者了,等来日我们南北两府,真的做了亲家,那不是大好的事儿?在朝/廷里也能更稳固不是?”

    南北两府一直不怎么好,北府更厉害,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南安太妃听他们这么,心里自然有一番计较,如是真的能联姻,也是好事儿,明面上总是好看的。

    而且眼下……

    根本毫无选择!

    老太妃一脸游刃有余的模样,不愧是在宫里混迹的人,笑眯眯等着南安太妃做抉择。

    南安太妃挣扎了好半,这才咬牙切齿的:“好罢!”

    武曌根本不知道那开了个顽笑,喊了一声四叔叔,那头里北静郡王就请着老太妃一起去敲竹杠了,而且敲得十分成功。

    南安太妃很快就来认女儿了,弄得武曌有些措手不及,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上家谱的女儿。

    一时间,好多人过来恭喜,永宁郡主也打着恭喜的旗号,过来偷看贾云。

    贾芸今不用去府衙门,就坐在抱厦里,看了看账本儿,永宁郡主过来恭喜,但是没有去找武曌,直接悄悄溜进来,扒着抱厦的门子往里看,果然看到了贾芸。

    因着气暖和,还有些热,贾芸似乎是很怕热的人,就穿的一身墨绿色的缎袍子,外面罩着一件很薄很薄的沙衫,衬托着贾芸像是个翩翩佳公子一般,那眉目,那眼神,都让永宁郡主爱见的不行。

    永宁郡主扒着门框,那头里武曌正好想让贾芸支取点东西,走过来一看,就看到了永宁郡主,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武曌不由一笑,:“这是什么人?竟然偷看咱们芸爷?”

    永宁郡主吓了一大跳,跳起来就想跑,那头里贾芸在抱厦里已经听见了,还以为进了偷,赶紧转出来看,一眼就看到了永宁郡主,赶紧礼数周到的请安。

    永宁郡主见他这么一副正经的模样,觉得十分无聊,就转身拉着武曌,:“我是来用恭喜你的,这会子你不用叫北静王是四叔叔,反而要跟我一起喊水溶哥/哥了?”

    武曌知道,定然是刚才自己调侃了永宁郡主,因此她蓄意报复自己,便:“我没你嘴巴那么甜,也不招人待见,怎么敢喊的那么亲厚?”

    两个人着,便走到一边去,永宁郡主笑着:“要我,水溶哥/哥是不错的了,起码那模样是最上等的。”

    她们正着,那头里贾芸走过来,:“姑娘,郡主,荣国府上的太太和琏二/奶奶来了。”

    武曌这么一听,当即笑了一声,:“是来做什么的么?”

    贾芸:“是来陪不是的。”

    武曌一想就是了,自己手里还握着王熙凤的钗子呢,王熙凤怎么可能不找过来?

    武曌笑了笑,:“请进来罢,这就见。”

    武曌让永宁郡主在这儿等一会子,自己先过去会一会那两个人,她很快走到厅堂里,王夫人和王熙凤已经在了,正在喝/茶,但是根本没心思品茶。

    武曌走进去,笑着:“太太和二/奶奶来了,这茶怎么样儿,还能喝的过去么?”

    王熙凤干笑一声,:“好茶好茶!”

    武曌一笑,:“我以为荣国府出来的太太奶奶们,是看不上我们家的茶的。”

    王夫人被她的很没面子,就坐在那儿,也不搭腔,王熙凤主动周旋着,笑着:“好妹妹,我们是来恭喜你的,如今你可是南安郡王府上的千金了,那真真儿是不一般,姐姐都替你欢心。”

    武曌:“也不值什么,何况在凤姐姐眼里?什么郡王,什么亲王,都不及荣国府一星半点子的,若是敢有人跟荣国府执拗一声,定然叫他们郡王亲王/八辈子都好看!”

    王熙凤听她这么,冷汗直冒,赶紧:“其实,姐姐过来还有一事儿,就是请妹妹将姐姐日前不慎丢失的那个……那个簪子,还来可好?”

    武曌温柔的笑了一声,:“瞧姐姐的,那日太妃应承的好处,还没出口呢,如今却巴巴的要钗子!”

    王夫人一听,坐不住了,:“好处不是给了?太妃都令你做她女儿了?”

    武曌:“太太好糊涂,这一/码归一/码,太妃令我做女儿,也不是我求的,怎么是我的好处?”

    王夫人和王熙凤一听,气的肝肠都要寸断了,敢情那日北静王敲了一次竹杠,如今武曌又要敲竹杠。

    她们今日是想要回簪子的,没成想变成了上赶着被敲的,当即脸上不好看,心里恨得直痒痒。

    武曌笑着:“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对荣国府来,根本不算什么,也不值得荣国府出手,只需要太太求一求王大人,不过一句半句话儿的事。”

    王夫人忍着脸上难看,:“是什么事儿?”

    武曌笑了笑,很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这才缓缓的:“我那不成才的侄/子芸儿,如今在府衙门做同知,也好些日子了,总没个样子,他这大好年华的,也不知什么时候能高升,王大人那么厉害的人物儿,提携提携芸儿,不过一句话的事儿。”

    王夫人一听,气坏了,当真是气坏了!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贾芸,日前王子腾损失了左膀右臂,废了好大周章,这才将这个事儿压下去,如今武曌让王子腾提携贾芸,无外乎提携一个仇人!

    王夫人自然是不肯的,冷笑一声,:“贾芸?他……”

    话还没完,王熙凤赶紧抢先过来,和王夫人咕唧了一会子,王夫人脸色虽然难看,但是已经不话了。

    王熙凤:“那这样儿,你看让芸儿做个运判,如何呢?”

    武曌一笑,似乎是被王熙凤给逗笑了,:“运判?不也是从六品,还要前千里迢迢调出京/城,到地方去,那不敢情是贬值?别是凤姐姐在家里头管着一亩三分地,管的脑子都木讷了罢?”

    王熙凤本想抖聪明,料想武曌这样的女儿家,也不知道官/职大等等,可是武曌并非女儿家,她们打错了算盘,武曌虽然不是很清楚这个时代的官/职等等,但是都是大同异,有迹可循的,再者,武曌本就喜欢这些权/术,这辈子岁不打算再挣什么,但是也多少会去看看,自然了解得多。

    王熙凤被奚落了一个好歹,脸上也不好看了,:“那妹妹,芸儿适合什么?”

    武曌:“芸儿是个实诚人,也别给他太高的,免得他自满了,依我瞧,就这样罢,随便给个员外郎就好,我看工部最好。”

    王夫人差点从椅子上跌在地上,不为别的,工部员外郎,那是何其耳熟?

    正因着王夫人的丈夫,贾母的儿子,贾宝玉的老爹,就是这么一个工部员外郎!

    官儿不大,五品而已,还是从五品,这么一,贾芸只是升了两级,但是工部可是个吃香的地方,但凡动土,就有油/水,比拿什么盐业还要安稳,不会查就查,撸就撸。

    王夫人生气,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个的贾芸都和他丈夫一个职位了,这不是看不起他们荣国府么?

    王夫人脸色难看,气的浑身打飐儿,旁边的丫头赶紧去扶王夫人,武曌则是悠闲的喝/茶,只是:“忠顺王府的郡主刚刚到了,这会子在花园儿里,我得去陪着,太太与二/奶奶若是没想明白,那就先请回罢。”

    王熙凤也气的不行,王夫人更是面色铁青,但是仔细一想,若不答应,王熙凤出了丑,可是自己的内侄/女儿,往后在荣国府里,不知道多少人会嚼舌/头根子呢。

    王夫人便咬牙切齿的:“好,我答应你了。”

    武曌一笑,:“是了,早这么着,不就完了?”

    王夫人:“钗子呢?”

    武曌:“太太别着急,他日芸儿升了官儿,钗子自然会奉上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