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8.谁嫁谁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8.谁嫁谁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众人低头, 就着武曌的手一看, 好家伙,真的上面写了字儿, 就是熙凤两个字眼, 半点子都没错!

    王熙凤刚才见武曌把钗子拿出来的一瞬间,就有些发懵了,但是又想可能只是长得像,并不是自己的, 仔细一看那摆明就是自己的, 然而又想, 或者武曌根本不知是自己的,也不知那钗子有个阴阳扣,毕竟极其隐蔽的。

    王熙凤退了好几步来安慰自己, 结果就在这一刹那,武曌就把阴阳扣给扒/开了!

    南安太妃和王夫人还想要狡辩, 结果低头一看, 全都正愣在原地,一脸懵的表情, 然后齐刷刷的去看王熙凤。

    王熙凤脸上也是变色, 立刻摇手:“不不不!这真不是我的!”

    武曌笑着:“凤姐姐这话怎么?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是凤姐姐的名儿, 还是太妃拿来的, 这众目睽睽的, 我也不能捣鬼, 怎么就不是凤姐姐的了?”

    王熙凤一时情急,直接开口争辩:“写着我的名儿,就是我的么?”

    那头里王夫人和南安太妃的脸色都非常难看,王熙凤这不是诚心搅合么?

    王熙凤也觉得这句的不好,就连忙:“太妃,太太,我也不知怎么的,前儿个的确丢/了钗子,不……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一定是有人捣鬼。”

    武曌一笑,:“瞧凤姐姐的,好像有人偷你东西似的,再者了,太妃刚不是,这是南安郡王,和人定情的物什么?怎么反而是凤姐姐丢的呢?难不成,凤姐姐是太妃或郡王偷得?你一个钗子,南安王府不成千上万,总有成百上千,还偷你了?”

    武曌这么一,南安太妃脸色更难看了,她本是想圆了自己儿子的心愿,把武曌弄回来,结果没成想,这钗子竟然不是武曌的,反而还是王熙凤的,王夫人和王熙凤是出谋划策,而且来助阵的,现在反而变成了丢人的,还搞得贾家的儿/媳/妇和他们南安王府有一腿似的。

    南安太妃脸色极其难看,低声对王夫人和王熙凤:“到底怎么回事儿!”

    王熙凤声:“定然……定然是她诡/计多端!”

    南安太妃低声:“我不想听这个,现在怎么办?你这是诚心丢我们南安王府的脸!”

    武曌这个时候就:“太妃,太太们,辨清楚了么?到底是不是凤姐姐与南安王爷的定情金钗?”

    她着,众人脸色更是难看,而且难看的不一般,想要发作,但是已经丢/了脸,不知道怎么发作才好。

    毕竟如今林如海也在场,林如海的职务是都御史,这个职务就是监察京/城官/员的,若是汇成一本参了上去,南安郡王也脱不开干系,还要找辙圆话儿,到时候就麻烦了。

    南安太妃想着要不要和武曌破罐子破摔,林如海成不成事儿,结果这个时候就有人来了。

    人还没看到,声音笑眯眯先飘了进来,:“今儿林府上热闹,老太妃,您心点儿。”

    众人一听“老太妃”三个字,赶紧往外看去,果然就看到外面有人进来了,竟然是北静王府的老太妃,还有就是忠顺王府的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扶着老太妃,慢悠悠走进来,一副闲逛的样子,老太妃则是笑着:“呦,今儿热闹,什么风,把大家伙儿,都给吹来了?是知道今儿我要过来走走,所以都来话儿,热闹热闹了?”

    南安太妃一向在北静太妃面前矮一等,如今不只是北府的太妃来了,竟然还有忠顺亲王的丫头过来,谁不知道忠顺王府的这个丫头,比男人还要难缠,就是个混世魔王。

    永宁郡主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扶着老太妃走进来,武曌赶紧请安,那头里王夫人和王熙凤也赶紧请安,南安太妃很不情愿的:“您怎么来了,您好呀,身/子好么?”

    老太妃笑了笑,:“若没人气我,身/子就挺好的,都怪总是有些阿猫阿狗,跑过来狂吠,气死我了。”

    南安太妃一听,脸上更是不好看,那面儿老太妃指桑骂槐的完,又对武曌:“林丫头啊,这儿好热闹,你们什么呢?”

    武曌笑眯眯的刚要走过去话,南安太妃赶紧拦住武曌,毕竟贾家儿/媳/妇的金钗跑到南安王府去了,这日后传出去,真是太好听了,哪家贵太太不是全挂子武艺,这么一传,指不定穿什么样子,好毒人都等着挺热闹呢!

    南安太妃一时情急,赶紧拦住武曌,对老太妃尴尬的笑了笑,:“我有两句话儿,想要和林姑娘单独。”

    老太妃一笑,:“瞧你!”

    她着,施施然坐下来,林如海早让丫头过来奉茶,老太妃就悠悠然的端起茶杯来呷了一口茶水,随即笑着:“什么不能当着大家伙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南安太妃尴尬的一笑,牙根儿恨得都痒痒了,武曌这个时候就善解人意的笑着:“必然是太妃要与我什么要紧的事儿。”

    南安太妃连忙:“对,就是这样。”

    着,将武曌拉到一边儿,低声:“林姑娘,你看今儿这是事儿,的确是个误会。”

    武曌一笑,:“是呢,也不知怎么的,凤姐姐的金钗就成了定情信物,总不能是南安郡王夺人之美,调/戏了连二哥/哥的媳妇儿罢!”

    武曌着,当即笑起来,好似很有/意思似的,南安太妃脸色黑的好像大柴锅,却克制着怒气,:“当然……当然不可能,因着这事儿,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所以不好多,请林姑娘也……千万不要对旁人提起。”

    武曌立刻点头,很乖顺的样子,:“是呢,这事儿也不好听,女一定不会对旁人提起,但是若是老太妃、郡主等等问起,女又不好撒谎,这如何是好?”

    南安太妃听着前半段儿,稍微松口气,以为武曌怕了自己,结果后半段儿差点气死。

    南安王妃恶狠狠地:“我与你好处就是了!”

    武曌笑眯眯的:“太妃拿得出手的好处,一定是极好的。”

    老太妃那面儿坐的都不耐烦了,就:“你们什么悄悄话儿,也不带这我这老婆子,是不是嫌老婆子是个老货啊?”

    南安太妃也不敢再多了,就:“我一定与你好处,到做到,不过眼下不是话的当口儿,咱们改再议,行不行?”

    武曌一笑,:“自然行,若是旁人,我就要个字据画押等等了,不过老太妃嘛……”

    南安太妃一听,什么?还要字据和画押?这把自己当成囚犯了么?

    武曌:“不过老太妃是何等之人,决计不要这些东西的,毕竟太妃可是一字千金的人,再者了,若是太妃反悔,我把这钗子拿出去嚷嚷,也就是了!”

    武曌着,把手一展,掌心里就是那只王熙凤的金钗,南安太妃想要拿过来,毕竟这是一个把柄,但是武曌已经收拢了手掌,笑眯眯走过去,与那面北府的老太妃话去了。

    南安太妃气的不行,转头狠狠瞪了王熙凤和王夫人一眼。

    武曌对老太妃:“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凤姐姐的钗子,不知怎么的,丢来丢去罢了!”

    王熙凤听得心惊胆战的,那头里老太妃还笑着:“丢钗子做什么?”

    武曌一笑,:“女也不知道,可能正应了宝二爷那句话,什么有情的丢,无情的丢罢?”

    王熙凤更是吓得要死,老太妃又问:“什么是有情的丢?无情的丢?”

    武曌看向王熙凤,:“这话儿可就高深了,谁不知道荣国府的宝二爷,自有一番高深见教,什么有情无情等等,我也只知皮毛,不知凤姐姐知不知道?”

    王熙凤吓得不行,强自镇定,干笑:“我不知道。”

    那面儿王熙凤和王夫人吓得不行,南安太妃则是脸色难看,实在忍不住了,便:“我身/子突然不太好,有些乏了,先行一步。”

    老太妃还关心的:“年纪大了,就容易有这些毛病,一定找太医过去瞧瞧。”

    南安太妃平日里保养得好,他的儿子和北静郡王/平辈儿,虽然比北静郡王大一些,但是南安太妃的姿容不像十八岁的妙龄姑娘,但是三十岁的年轻少/妇绝对是有的,如今却被太妃成是老人家,心里自然懊火。

    只是南安太妃不敢,便笑着应承下来,然后赶紧走了,火烧屁/股一般。

    王熙凤和王夫人也匆匆告辞,很快便溜了。

    她们这一走,那头里一直在外面站着回避的北静郡王才施施然走进来。

    老太妃拉着武曌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儿,笑着:“南安太妃没有难为你罢?”

    武曌一笑,:“自然是没有的,多亏了老太妃来得及时。”

    老太妃一笑,:“我知道,就算我不来,你也能应承的了,只不过我为了我那傻儿子,让你欠我一回罢了。”

    北静郡王就在一边儿,低声:“母亲。”

    老太妃笑着:“呦呦,瞧瞧,现在知道我是你母亲了,方才火急火燎让人把我从府里拉出来救场子,不能让你好侄/女儿吃半点儿亏的那个模样哦,怎么不知道我是你母亲。”

    北静郡王轻咳了一声,原来方才南安太妃过来的时候,北静郡王因为是男子,不好进来,就令人快马去请老太妃,那头里永宁郡主正好来跟老太妃话儿,所以也在一起,听了有人欺负林姑娘,两个人立刻就“杀”了过来。

    也是当时北静郡王给林如海选府邸的时候,选在了附近,因此一来一回也是极快的。

    北静郡王被老太妃的尴尬,心里默默的想着,自己浑不似老太妃的亲儿子,倒是林姑娘,像是老太妃的亲闺女一般。

    林如海见南安太妃一行人走了,就准备款留大家用膳,用了膳之后再离开,老太妃自然愿意,北静王也愿意的,永宁郡主喜欢与武曌顽,就全都同意下来。

    林如海赶紧去找/人安排膳食的事情。

    这头林如海走了,那头里老太妃就:“这日头这么好,咱们不要在这儿枯坐了,去花园子里走走。”

    武曌和永宁郡主当下扶着老太妃站起来,一并往花园子去,北静郡王则是跟在后面,一路倒是像陪衬一样。

    走了一会子,老太妃突然:“哎呦,那面子花儿开得好看,永宁呀,你扶我过去看看。”

    她着,给永宁郡主直打眼色,永宁郡主立刻会意,:“好的,老太妃您心。”

    这一下子,老太妃和永宁郡主那面赏花了,走的老快,只剩下武曌和北静郡王,自然了,不可能是孤男寡女独处,还有一帮子丫头婆子,还有北静郡王身边的从者等等,也算是人数可观了。

    北静郡王知道老太妃的心意,便轻咳了一声,:“自从林姑娘从府上离开之后,王有些话,想与林姑娘谈谈,只是林姑娘这些日子不得空,一直未曾相见。”

    当然不得空,武曌这些日子总是自己不在,要么不舒服,毕竟前些日子,武曌可是调/戏了北静郡王的,不只是言语调/戏,还强吻了,不只是强吻了,还咬了一口。

    如今北静郡王嘴唇上还有个伤疤印子,不知道当时啃得有多狠。

    北静郡王笑了笑,:“姑娘,我们不谈谈谁嫁谁娶的问题么?”

    武曌听他笑眯眯的话,还真是头一次有些语塞,毕竟当时自己喝醉了,也没遮掩本性,谁嫁谁娶?这不是开顽笑么?

    北静郡王见情势正好,刚要一些体己温柔的话儿,结果花园子里也挂着两只鸟儿,大喊着:“四儿!四儿!美貌如花!”

    这边一只鸟儿喊了,那面那只鸟儿还纠正它,:“郡王!美貌如花!”

    这只鸟儿抗拒的:“四儿!”

    那只鸟儿又纠正,:“郡王!”

    这下子好了,花园子一下热闹了好多,武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北静王见佳人笑了,顿时也不觉得那些鸟儿笨拙了,就:“能博得姑娘一笑,王美貌如花也是值了。”

    武曌听北静郡王这么,抬起头来打谅了北静郡王一回,这姿容,真真儿是武曌见过最好的,一点儿也不夸张。

    武曌稍微打谅了一下,半开顽笑的:“四叔叔莫不是忘了什么?郡王与女,如今可还是叔叔侄/女儿的关系。”

    北静郡王听武曌这么一,竟然没来由的高兴,心头一跳,感觉武曌是稍微松了点儿口,便笑着:“只要姑娘点头,这些都是事儿,王定能一并解决。”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