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7.私定终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7.私定终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贾芸审了那贼子三, 那贼子扛了三, 武曌就避着北静郡王三,郡王儿的来,武曌是儿的不在府上。

    这日里, 武曌方起了床, 刚刚让丫头们梳洗完毕, 贾芸就过来了,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原来是那贼子可算是审出来了,武曌一见贾芸,笑着:“芸儿这些日子,怕是壮实了点儿?”

    贾芸听武曌调侃自己, 当真是哭笑不得, 一来是因着贾芸要审问那贼子, 贼子挨饿,贾芸则是要在他面前吃好的喝好的,这些日子吃的贾芸都不怎么饿,但是你还要摆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也是挺累的。

    另外一方面是永宁郡主总是到府上来, 送给贾芸一些吃食,是自己做的等等,郡主的手艺虽然已经不会吃中毒了,但是油太大, 还喜欢做炸的, 吃的贾芸这几见了油性就想吐。

    贾芸:“姑娘, 那贼子已经招了,您是想不到的,那贼子竟然是南安郡王派来的!”

    武曌的确没想到,南安郡王竟然还跑来“现弄”?他们的交际无非就是武曌打了南安郡王一顿,而南安郡王自己都不知道被谁打了。

    之后南安郡王/还派人过来提亲,但是林如海巧妙的拒绝了,自那之后就没有任何交集了。

    只是没成想,南安郡王竟然还有后招。

    那贼子实在顶不住饥饿,全都招认了。

    原来南安郡王想要讨武曌进府,被林如海拒绝之后,恼/羞/成/怒,感觉林如海不给他面子,于是就想到了其他办法。

    南安太妃不太喜欢武曌,觉得自己儿子的正妃,怎么也要配个一品大员的姑娘,或者是皇亲国戚的千金才行。

    但是架不住南安太妃疼爱儿子,儿子又非常爱见武曌,没有武曌就得了相思病一样。

    南安太妃愁眉苦脸的,倒是有好人给她出谋划策来了,那便是王夫人了。

    王夫人带这王熙凤去南府上走动,南安太妃不经意出了这事儿,王夫人就不用着急,王熙凤也开始出谋划策。

    王夫人和王熙凤想让武曌嫁进南府里,转了年南安郡王就去戍边了,这样一来武曌能好的了?她们打着这个主意,自然想要帮衬着南安太妃。

    王熙凤林家不知好歹,软的不行,自然来硬的,想了一个绝妙的好办法,派一个手脚利索的人,去林府偷东西,专门偷武曌的替身物件儿,例如手帕香囊头钗等等,而且还要有辨识度的,一看就知道是武曌的。

    然后就让南安太妃再去亲事,若是林家还是不识好歹,那就拿出偷来的武曌的物件儿,跟大家,武曌和他们南安郡王早就私定终身,若是不嫁过来,这名声自然也坏了,不能嫁了,所以林家定然就会同意这门亲事。

    武曌一听,顿时冷笑一声,:“好大的脸子。”

    贾芸:“姑娘,如今怎么办?”

    武曌眯着眼睛,:“她们既然来找不痛快,那我只好奉陪到底了。”

    武曌正愁没人来给她练练手,当即:“芸儿,你虽不去贾家的学堂了,但是昔日的同窗们,还是要走动走动的。”

    贾芸听着,似懂非懂,武曌则是挑了挑嘴角。

    这日贾蔷从学堂散了学出来,准备和狐朋狗友出去顽乐顽乐,林妹妹搬出贾府,其实贾蔷也是很欢心的,毕竟以后不用见面儿了,心里头也不至于那么害怕。

    贾蔷让身边的厮把书和笔墨抱起来先带走,自己则是约了人,结果没走两步,就看到了贾芸。

    贾芸如今不同了,出了贾家,却成了林府的大总管,还有个从六品的官儿做着。

    贾芸笑眯眯的上前,拱手:“蔷爷!真是许久未见了!”

    贾蔷看到贾芸,觉得他不过是条/狗,刚要则牙,结果那头里贾芸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条子,“刷拉”一抖,贾蔷看的清楚,可不就是欠金子的条子么?上次武曌用了一次,还没完呢。

    贾蔷当即看了看左右,:“你待要做什么?”

    贾芸笑着:“瞧您这话儿,我们姑娘想要见一见蔷爷,这边请罢。”

    贾蔷一听,原来是武曌,当即心中更是害怕了,上次他就被威胁着做事儿,如今又要被威胁,这威胁简直是利滚利,越滚越大,没个头儿了。

    贾蔷:“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贾芸笑着:“蔷爷,捏着人把柄不欺负人,那等到什么时候欺负人?”

    贾蔷气的牙关打颤,贾芸却笑眯眯的,还恭恭敬敬的摆了一个请的动作。

    贾蔷无奈,只好跟着走,也没走多远,拐进了一个胡同子,吓得贾蔷还以为自己要挨打,又看到了五大三粗的焦大,焦大坐在一辆车子上,拉着马缰。

    车子垂着帘子,看不到里面儿,不过车子旁边跟着紫娟和雪雁,想必就是武曌的车子了。

    果然,车帘子虽然没打起来,但是武曌的声音从里面透出来,:“这不是蔷哥儿,久违了。”

    贾蔷:“你要做什么,直罢!”

    武曌笑了一回,仍然不打起帘子,隔着帘子:“蔷哥儿是个爽/快人,我便喜欢跟你这样的爽/快人话,如今我想请蔷哥儿帮个忙,不足一提的事儿罢了,蔷哥儿也不需要担心。”

    贾蔷越是听她这么,越是觉得肯定要担心,果然就听武曌:“我只是请蔷哥儿,去偷琏二/奶奶的一件贴身的物什罢了!”

    贾蔷唬的差点跳起来,:“偷……”

    他的话到这里,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偷她的?我不想活了?你就放了我行么?”

    武曌一笑,:“你都不想活了,还叫我放了你?干脆我送你一程,不是更好?”

    她这么着,外面的焦大直撸自己袖子,吓得贾蔷想跑也不行,就:“林姑娘,您饶了我罢!”

    武曌:“和你直无妨,我只想找琏二/奶奶和你们太太的晦气,不干/你的事儿,你若是执意不肯,那可就跟你事儿了。”

    贾蔷害怕,一面不敢偷,一面又怕武曌,武曌笑起来,:“蔷哥儿,你也别跟我面前装柔/软,你跟琏二/奶奶那些个事儿,还需要偷么?你身上就没有琏二/奶奶什么物件儿?但凡贴身的,拿来便是了。”

    贾蔷拗不过武曌,那边又有焦大威胁着,最后硬着头皮:“我倒是有一根钗子……”

    武曌从贾蔷那里拿来了一根王熙凤的钗子,钗子还是阴阳扣的,扒/开钗子里面有个熙凤二字,平日里扣着,根本看不出来,这是王熙凤和贾蔷相好的物件儿,为了不让人看见,因此设计得很巧妙,一般是看不出来的。

    武曌让贾芸拿着钗子,送去给那个偷东西的贼子,让贾芸好吃好喝招待着,又拿了重金出来收/买,令那贼子把王熙凤的钗子拿回去,交给南安太妃,就是从武曌这里偷来的。

    因着武曌舍得钱,又懂法子,贼子很快就被收/买倒戈了,拿着钗子就走了,剩下就静等着自讨没趣儿的人,自己送上/门来。

    第二一大早,武曌早早起来等着看热闹,那面儿果然有人上/门,但是最先上/门的竟然不是南安王府的人,而是北静郡王……

    门口的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喊着:“郡王美貌如花!花花花!”

    武曌一阵头疼,那面儿紫鹃过来:“郡王不是来见姑娘的,是来……和老/爷下棋的。”

    武曌更是头疼,看来郡王已经改变了策略,竟然又开始怀柔政/策,来找林如海下棋了,武曌又不能阻挠,也就由得他们去下棋。

    临近中午的时候,有人又登门了,这回正中下怀,但并非是南安太妃一个人,竟然还并着王夫人和王熙凤一起来了。

    武曌思忖着,王夫人和王熙凤定然是来看热闹的,想要抓/住自己的把柄,奚落自己一番,但是她们也不想想,就那样儿的伎俩,怎么可能奚落到武曌?

    王熙凤扶着王夫人,并着南安太妃一起进来,武曌迎出去,一副“心谨慎”的模样,:“快给太妃和太太们奉茶。”

    紫鹃雪雁立刻忙叨上,南安太妃进来,坐下来,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嫌弃林府的“寒酸”,:“我们长话短罢。”

    武曌笑着:“不知太妃有什么见教。”

    南安太妃:“前些日子,有人来你们府上亲事,的就是你和我儿的事情,哪知道,你父亲是个没眼光,没远见的人,竟然一口回绝了去。”

    武曌听她的不好听,还是的林如海,当即脸色也不是很好了,南安太妃还是趾高气昂的,:“我也不想和他道什么,只是如今我过来,想和你亲自这个事儿,我南安王府的正妃位置还空着,能留给你,也是你的福/分了,你的意思呢?”

    武曌笑了一声,竟然有两份哂笑的意思,:“太妃实在抬举了,我们家,不过是没有眼光,没有远见的,怎么敢高攀了太妃您呢?今儿个上赶着高攀了,明儿个没人瞧不起,何苦来呢?”

    南安太妃一听,顿时怒了,不过她还没话,那边王熙凤已经一拍桌子,出头:“大妹妹,这话儿你的就不对了,太妃亲自过来,是给你脸子,而你呢,别太不识抬举了,谁能有这样儿的殊荣?”

    王夫人:“是呢,你一个女儿家家的,怎么和太妃话呢?真真儿上不得台面,况且……”

    她着,给南安太妃递了一个眼色,:“况且,你和南安王爷,不是已经私定过终身了么?如今翻过头来不做南安王府的正妃,你是何苦来呢?”

    南安太妃立刻一挥手,身后的丫头赶紧呈上来一个金匣子,南安太妃施施然的打开,发出“咔嚓!”一声:“你倒是看看,你倒是仔细辨一辨,你是认还是不认,这是不是你的钗子,你与我儿已经交换了贴身的物件儿,如今却还这么放浪的话!”

    那头里北静郡王和林如海正在下棋,却听南安太妃过来兴师问罪,因着之前林如海拒绝南安王府亲事的事情。

    林如海赶紧棋也不下了,恐怕自己女儿吃亏,连忙了一句失陪,就匆匆赶到前厅来了。

    北静郡王听是南安太妃来了,还是为了亲事的事情,不由得眯起眼睛,撂下脸子,也跟着从屋儿里走出来,往前厅去,不过因着前厅里都是女眷,所以北静郡王不方便进去。

    南安太妃祭出了撒手锏,将钗子丢到武曌面前来,王夫人和王熙凤都是一脸的得意,王夫人矜持着,不好表露/出来,但也不难看出来,满脸都是笑容,王熙凤更是得意了,如今可算是一雪前耻了。

    只是金钗子一丢,王熙凤的笑容登时僵硬了一些,脸色“刷拉”就变了,一脸震/惊吃惊的盯着那金钗。

    武曌将金钗捡起来,笑眯眯的放在手上看了一回,也不见着急,那面林如海进来,匆忙拜见南安太妃,王夫人不知那金钗是王熙凤的,还一副教口吻,:“怎么你也是我们贾家的姑爷了,怎么这般没有成算,你女儿早就与南安郡王私定终身,如今你却回了南安王府的亲事,成何体统呢?”

    林如海要分辨,那头里武曌却阻止了,笑着:“太妃太太们,这话从何起呢?”

    南安太妃指着金钗,:“你还想狡辩?!”

    武曌:“不是女狡辩,而是太妃您让女仔细辨一辨,女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看,这一看发现……这金钗,真的不是女的。”

    南安太妃大怒,:“你果然就是想要狡辩,你这个……”

    她话还没完,结果武曌双手一分,“咔嚓!”一声就将金钗的阴阳扣扒/开了,金钗里面赫然有字儿,展开来给众人看。

    武曌眯着眼睛,笑的一派温柔,:“这不是凤姐姐的金钗么?上面写的清清楚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