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害羞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5.害羞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头里焦大就在南安郡王府上, 这些个赶车的过来,并没有立刻离开, 南安郡王为了现弄自己府上的贴面, 因此跟来的厮车夫全都有饭吃,正聚在一起。

    焦大听林姑娘被人欺负了,那该死的南安郡王,竟然借着撒酒疯调/戏林姑娘,胆子莫不是也太肥了!

    武曌和雪雁紫鹃去外头马车里等着, 焦大就撸胳膊挽袖子的过去, 很快又回来了, 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武曌:“没叫人看见罢?”

    焦大笑着:“姑娘放心, 我焦大做事儿, 哪出过岔子?”

    他这么一, 就见武曌但笑不语, 焦大赫然想到,姑娘让他办得第一件第二件事儿,都出了岔子,还叫北静郡王看到了。

    焦大讪讪一笑,:“这回真没有, 那南安郡王/还晕着呢,叫我给拾掇了拾掇, 现在好了, 真真儿是脸若银盆了!还是神不住鬼不觉, 在自个儿府邸被打的!哈哈哈!”

    焦大笑着, 上了车,赶紧赶着车走了。

    果不其然,第二就有很多人听了,南安太妃寿辰当日,也不知道是哪个雄心豹子胆的,竟然殴/打了醉酒的南安郡王。

    换句话,南安郡王在自个儿府邸里,被人打了,打得满脸花,脸肿的跟猪头似的,但是愣是不知道是谁打的,酒醉之中就被人打了。

    这事情传的风风雨雨的,十分好笑,大家没事儿的时候都喜欢拎出来谈论一番,武曌则是装作一脸惊讶,:“是么?我倒不曾听过,谁那么大的胆子?”

    南安郡王因为挂了彩,在家里头休息,这些日子都没去上朝,但是竟然托人来了林如海的府上。

    武曌听南安郡王的人过来了,心中还有些狐疑,难道那南安郡王记得自己,所以上/门来讨个法了?

    但是武曌其实是多虑了,原是南安郡王听武曌姿容好,所以要上/门来亲事,托了一个人过来见林如海。

    林如海早就听南安郡王家里姬妾成群,丫头就不计其数,还有许多没名分,养在外面儿的,林如海可不想让武曌去受这个罪。

    因此林如海心里也有个成算,不是装作听不懂,就是装作自己高攀不起,稀里糊涂的将那南安郡王府里托来的人给走了。

    武曌听林如海婉拒了,这才笑了笑,虽然林如海平日里看起来面子软/了些儿,耳根子软/了些儿,心也软/了些儿,但是关键跟头,还是不会输人的,自然不可能拿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做了顽笑。

    武曌这无事可做,便准备去看看老太妃,她带上一些林如海从扬州拿来的特产,这就准备出门了。

    武曌到了北静郡王府上,径直往老太妃那里去,老太妃见武曌过来,连忙拉着武曌,仔仔细细的看,给武曌看的都毛了。

    老太妃连平日里最喜欢的江南特产也不看了,丢在一边儿,拉着她坐下来,:“我可听了,南府里头,朝你家去提亲了?”

    武曌一笑,:“太妃瞧您的,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儿,不过人家南府那么高的门楣,我是高攀不起的。”

    老太妃一听,当即狠狠松了口气,:“这么,你是拒绝了?”

    武曌笑着:“是高攀不起。”

    老太妃又松了一口气,这才拿过特产来看,也不是她多喜欢吃,而是因着这是江南的东西,睹物思乡罢了。

    老太妃又笑着:“对了,那头里永宁丫头,还有卫若兰那子过来了,正热闹着呢,你们一处去顽顽,卫家子怕是有大喜事儿呢。”

    老太妃也懂得卖关子了,就是不什么大喜事儿,让武曌自个儿去问。

    武曌陪着老太妃了话儿,就起身过去瞧瞧。

    这会子永宁郡主,还有北静郡王和卫若兰都在花园子里坐着,聊话呢。

    如今气渐渐炎热起来,花园子百花盛开,桌上放了好些水果点心,还有酒水,武曌还没过去,就听到他们话的声音,就跟鸟儿一般叽叽喳喳,不知怎么的,在调侃着卫若兰。

    武曌过去,卫若兰正好被调侃着,连忙跳起来,:“哎!侄/女儿来了!侄/女儿快救我!”

    卫若兰跑过来,刚要躲在武曌身后,就被北静郡王幽幽的看了一眼,结果卫若兰也不躲了,距离武曌八丈远就跳开了,又跳了回去,耍活宝一样儿。

    永宁郡主则是拉着武曌坐下来,:“来,侄/女儿,坐我旁边,离那些臭老/爷们儿远些。”

    卫若兰笑着:“我知你,是在酸我,反正你羡慕我。”

    永宁郡主一瞪眼睛,:“谁羡慕你?不知羞,一大早上就跑过来。”

    永宁郡主和卫若兰你一言我一语的,卫若兰还想卖关子,:“侄/女儿,你倒是猜猜,他们酸我什么?”

    北静郡王听永宁郡主和卫若兰一口一个侄/女儿,顿时有些头疼,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武曌则是笑了笑,端端坐着,也不着急,似乎已经猜透了,:“能让卫公子这么喜笑颜开的,还能是什么?我先恭喜卫公子了?如今订了亲事儿,再等两,就能抱的美娇/娘了。”

    卫若兰一拍桌子,:“是了,侄/女儿你也太聪明了!这都能猜着,是不是老太妃告诉你的?”

    其实卫若兰一大早上跑过来,是因着一件大喜事儿,当然是他自己的大喜事儿,昨卫家的人已经去找史家亲事了。

    史家对卫若兰的门第和为人非常爱见,而且卫若兰是王孙公子,结交甚广,人脉也好,看上了史湘云,那面子史家自然高兴,一口就答应下来,让他们先定了亲事,等两,史湘云再大一些,便嫁给卫若兰了。

    卫若兰笑眯眯的:“我家湘云,那可是不一般的。”

    永宁郡主咋舌:“是是是,爱哥/哥!”

    卫若兰听她调侃自己,还是很欢心的:“你真别,我就喜欢她这么喊我。”

    永宁郡主顿时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嫌弃的:“你不知羞,你怎么还腆上脸了?”

    那两个人吵上,其实是永宁郡主羡慕死了卫若兰,史湘云有口无心,大咧咧的,有什么什么,自然不会避讳对卫若兰的爱慕,可以卫若兰是毫无阻碍的抱得美/人归,如今订了亲,成亲指日可待了。

    而永宁郡主呢,则是想要叹气,贾芸那头还是觉得高攀不起,而忠顺亲王则是不松口,已经了,若是三年之类,贾芸不成就一番事业,是不会让贾芸迎娶郡主的,三年之后,还要将郡主许配给门当户对的人,这已经是忠顺亲王最后的让步了,还是武曌一番游得来的机会。

    那头里两个人吵架,北静郡王就笑着对武曌:“前些王听,南安郡王在自个儿府里头,被人给打了,而且找不到行/凶的人,这可真真儿是个奇闻了。”

    武曌一笑,:“谁不是呢?连郡王这样的人物儿都觉得是奇闻了,我这样的女子,自然也是闻所未闻的。”

    北静郡王笑了笑,:“林姑娘自谦了。”

    北静郡王一脸了然的表情看着武曌,武曌也不破,想必这黑心的郡王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两个人都没有点破。

    之后就是永宁郡主和卫若兰叽叽喳喳的话,武曌和北静王则是安静的坐着,也没什么,中午的时候,老太妃要武曌过去陪她吃饭,武曌就起身过去了,留下永宁郡主卫若兰和北静郡王。

    北静郡王看着武曌离开的背影,眼神饧着,若有所思的模样,那头里永宁郡主和卫若兰戏谑一笑,然后异口同声的:“四叔,看什么呢?”

    北静郡王回过神来,淡淡的扫了一下永宁郡主和卫若兰,卫若兰赶紧笑嘻嘻的:“郡主起头的,不是我。”

    永宁郡主则不怕他,还笑着:“四叔,方才您的目光,好一个柔情似水呢。”

    北静郡王倒是不怕她调侃,:“王惭愧,比不得郡主,三年之限,佳期可待。”

    永宁郡主一听,登时虎着脸,但是北静郡王不怕他,仍然是一副很淡然的模样,自己端起酒杯来饮。

    永宁郡主顿时有些泄气,趴在桌上,:“我想嫁人……”

    卫若兰给她逗笑了,:“郡主,你虽然比不得公主,但是好歹也是金枝玉叶,出这话才不知羞呢。”

    永宁郡主:“我就是想嫁人,可是贾芸那东西,还当我是姑奶奶!”

    卫若兰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笑着:“好嘛好嘛,咱们这边儿,一个四叔已经够惨了,原来郡主笑话郡王半,还是个姑奶奶,真是更上一层楼了!”

    郡主满面忧愁,已经不想和卫若兰拌嘴了,那头里突然有厮过来,是卫若兰家里的,:“爷,史大姑娘上/门子来看太太了!”

    卫若兰一听,当即跳起来,:“走走走,回府!”

    卫若兰着,火急火燎就走了,留下北静郡王这个四叔,永宁郡主这个姑奶奶,两个人对坐着。

    永宁郡主见北静郡王一脸悠闲,:“你怎么不见着急?”

    北静郡王则是淡淡的:“王不曾有三年之约,自然不着急。”

    永宁郡主瞪了他一眼,:“那就不担心,你林妹妹嫁给旁人?”

    北静郡王又是淡淡一笑,:“王自认为不差,林姑娘都看不上王,还能看上谁?”

    永宁郡主一听,差点连隔夜的饭都吐出来了,:“我以为卫若兰不知羞,原来最不知羞的是你才对!”

    北静郡王则是拱了拱手,:“岂敢岂敢,是郡主承让了。”

    永宁郡主差点把瓜子皮泼过去,不过转念一想,眼睛顿时亮了,眯着眼睛盯着北静郡王,笑眯眯的:“这样罢,我帮你,你也帮我,怎么样?”

    北静郡王挑眉:“怎么个帮法?”

    永宁郡主笑得一脸奸诈,:“我帮你博得林妹妹的芳心,你也帮我把贾芸抢回府!你是郡王,随便提携提携贾芸,贾芸不就飞黄腾达了么?”

    北静郡王笑了一声,似乎有些哂笑,:“郡主笑了,不是王自谦,王如此这般都没能博得林姑娘的芳心,郡主……能有办法?”

    北静郡王的口气很是狐疑,气的郡主不行,永宁郡主一拍桌子,很豪爽的:“怎么不行?你要知道扬长避短才行。你看看自个儿,这么一副花容月貌,自然要腆着脸去和你侄/女儿现弄了,什么聪明,黑心肠,就不要在你冰雪聪明的侄/女儿面前现弄了,忒也丢人!”

    北静王听郡主夸赞自己“花容月貌”,忍不住就想到了林府里的鹦鹉,顿时有些头疼。

    永宁郡主笑着:“我真的,你等着,今儿就让你博得美/人欢心!”

    北静王直觉头疼,不知道永宁郡主要做什么。

    永宁郡主罢了,一溜烟儿就跑了。

    那面儿武曌陪着老太妃用饭,老太妃时非常高兴的,笑着:“还是你可心,其他人啊,不是笨手笨脚,就是吭吭唧唧,倒是你,大大方方,越看越是好呢。”

    武曌笑了笑,:“太妃您谬赞了。”

    武曌陪了太妃,本要离开北府回去的,不过没成想半路被永宁郡主截住了。

    永宁郡主拉着武曌,:“卫若兰都能定亲,我这心里头不痛快,你快来陪我喝两杯。”

    武曌被永宁郡主拉着,很是无奈,不过见永宁郡主真是忧愁,就陪着她喝了两杯。

    武曌因着上次醉酒,不敢多喝,一会子还要回府去,自然更是不敢多喝,只是呷了两口,但是永宁郡主不放过她,一定要武曌饮酒。

    武曌喝了四杯,顿时有些晕,反应也慢了,迷迷糊糊的,再加上这会子气热,酒气蒸腾,更是燥热无比,趴在是桌子上就要歇了。

    那面儿永宁郡主根本没喝醉,笑眯眯的站起来就跑,去找北静郡王了。

    北静郡王没想到永宁郡主的帮忙就是把武曌给灌醉了,她反倒跑了,还让北静王承她的情。

    北静郡王好生无奈,赶紧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武曌喝醉了,趴在石桌上就歇了,好些花瓣儿掉下来,落了武曌头上衣上都是,煞是好看,仿佛是仙子一般。

    不过武曌身/子骨弱,若是这么睡一会子,指定会生病,到时候有的难受,北静郡王赶紧:“去扶林姑娘,进客房歇着。”

    “是。”

    身边好几个丫头过去,自然还有雪雁和紫鹃,全都准备扶着武曌去歇息。

    这个时候,武曌被一碰却醒了,迷迷糊糊的,因着醉酒,眼尾的地方有些发红,更衬着无害羸弱,好一个不胜风/流的模样。

    武曌迷茫的醒过来,酒气自然散不了,头晕晕乎乎的,眼睛里饧着水汽,一片氤氲,仿佛喊着万千秋水,波光粼粼,含情脉脉。

    北静郡王轻咳了一声,撇开视线,:“林姑娘醉了,王令丫头扶林姑娘去歇息,一会子王人给林先生送口信儿,请林先生不必担心,林姑娘放心便是。”

    武曌听着北静郡王话,只觉得声音好听,脑子里却反应不过来,遥想她做女皇的时候,也不是这般容易醉的,只是如今身/子骨儿不好,喝两杯就上头,武曌也没有办法。

    她饧着眼睛,摇了摇头,眼前花的,好几个丫头,好几个雪雁,好几个紫鹃,还有好几个郡王。

    武曌反应慢,饧着眼看郡王,一个郡王已经世间少有,一下子还出现了这么多/姿容上等的郡王,武曌挑唇笑了一声,那笑声带着欢/愉,摆开丫头们的手,踉跄的走了过去。

    北静郡王怕她不稳摔着,忙:“扶着姑娘。”

    那里头丫头们赶忙过来扶着武曌,只是武曌虽然不稳,但是走的快,那些丫头还没扶上,武曌一歪,就要摔在地上。

    武曌这如柳扶风的身/子,堪堪的细弱,北静郡王当即出手如电,一把扶住武曌的胳膊,不敢多碰,扶起武曌,没让她摔着,就要松手。

    哪知道武曌却不松手,一把“钳住”北静郡王,虽然没有手劲儿,但是那气势真是不容觑,弄得北静王一怔。

    武曌钳住北静郡王的手,另一手抬起来,食指尖儿挑着郡王的下巴,因着身高问题,武曌需要抬头抬手,但是仍然不输阵,眼含潋滟雾气,笑着:“你为何不敢看我?莫不是害羞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