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请柬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4.请柬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为不知是谁教的, 那些鹦鹉八哥,挂在抄手游廊上的鸟儿全都会“郡王美貌如花”这几个字儿, 后来北静郡王找了武曌几次, 每一次过来,只要进了大门,就会有一群鸟儿仪仗队欢迎着,嘴里叽叽喳喳的喊着:“郡王,美貌如花。”

    北静郡王面上保持着温柔得体的微笑, 却:“这些鸟儿倒是比在王府上更聪明了, 不知是谁教的?”

    武曌笑了笑, :“郡王千万别跟畜/生一般见识, 其实也不是谁教的, 永宁郡主来过几次, 专门喜欢和这些鸟儿话, 鸟儿也是聪明,可能是这么学了去。”

    北静郡王心里就有了成算,原来是永宁那丫头。

    北静郡王面儿上没有什么不妥,还是那副温柔随和的模样,心里头则是在想, 明就汇成一本,参一下忠顺亲王, 想来永宁郡主这么闲, 她父亲一定也没什么事儿做。

    北静郡王这些日子来的勤, 不过都是以林如海为借口的, 林如海初来乍到,这次算是真真正正的在京/城扎根儿了,北静郡王每次过来都讲一些风土人情,或者朝中世故等等,林如海也是受教的紧。

    林如海自从刚搬到京/城来,也有很多人上/门来送贺礼,这日里北静郡王/还在,就有厮过来,:“老/爷,门口有人送请柬,是给姑娘的。”

    林如海正在和北静郡王下棋,听了,便问:“是哪里送来的请柬?”

    那厮:“是南安郡王府上。”

    林如海不认识南安郡王,以前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北静郡王一听,就抬起了头,心里思忖了一番。

    林如海看了一眼请柬,就令厮送去给武曌,看她愿不愿意去赴宴等等。

    北静王就笑着:“林姑娘也是个忙人儿。”

    林如海一提起武曌,面上就笑了起来,那是抑制不住的欢喜,:“郡王,不是下官吹牛,下官这女儿,十个八个男子都顶不上的,我原本以为进了京/城,要有一阵子忙叨儿的,但是如今好了,什么都齐齐整整的,一分一毫都不需要下官费心。”

    北静郡王听他夸奖武曌,便笑着:“谁不是呢。”

    那面儿武曌在屋儿里,因着闲极无聊,随便拿着书再看,那面儿就有厮到屋儿外面传话,传给了丫头紫鹃。

    紫鹃拿着请柬进来,笑着:“姑娘,您的请柬。”

    武曌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南安王府太妃大寿,邀请武曌过去赴宴。

    这京/城里有东南西北四个郡王,武曌之前也是知道的,因为在幻境中见到过许多,大约也记下来一些,后来顶了这个驱壳,武曌也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因此多少知道南安郡王是谁。

    且这东南西北四个王爷,只有北静郡王是皇上的亲弟/弟,其他郡王都是异姓王,南安郡王正是中年年纪,并没有多少建树,就是那种混吃等死的类型,倒是南安太妃是个有两把刷子,有些想法的人,只不过他儿子是付不起的阿斗,她一个女人,虽然有几把刷子,但也没有扭转乾坤的手腕子,因此南安郡王只是名头好听,实则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是和北静郡王万万不能比的。

    南安郡王的母亲过寿,因着是太妃头衔,所以等级也不低,准备大办特办的,广发请帖,就发到了武曌手里。

    武曌捏着请柬想了想,林如海刚刚进/京,也是该联络联络人脉才是,这次必然是要去的,便让紫鹃过去回话,就自己肯定会到的。

    北静郡王今儿个有事,很快就要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正好有厮过来回话,是武曌会去太妃寿宴。

    北静郡王听了,微微蹙了蹙眉,心下有了一番计较,便起身告辞了。

    南安太妃寿辰这,武曌特意备了一份礼物,登上车马,令焦大赶车,就往南安王府去了。

    南安太妃大寿,来的人那是络绎不绝,什么这个侯的太太,那个伯的夫人,这个诰命夫人,那个郡主千金等等。

    武曌进了王府,将自己带来的礼物上了档子,自有人领着往里走,那面儿巧的很,她前脚过来,后脚就有人来了,那仗势非比寻常,比什么公主郡主的仗势都要大。

    还没进门子,就听到一串儿的笑声,:“哎呦哎呦!太妃大喜啊!太妃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大喜呀!”

    武曌都不用转头去看,就知道是谁来了,这么大嗓子们,把太妃府上当她们家,能是谁?

    自然是王熙凤了。

    果然是王熙凤,王熙凤一面儿笑着进来,一面儿还扶着王夫人一起进来,两个人本是欢欢喜喜的,结果一进来,顿时僵住了,笑容僵在脸上,愣是有些许的狰狞。

    因着武曌已经搬出了贾府,又有些日子了,如今不仅是春暖花开,还有些热了起来,过了几个月,王夫人和王熙凤又开始“死灰复燃”了,王子腾那面儿没有受牵累,全都是都转盐运使一并承担,其实是王子腾答应了会去搭救他,也会保证他的家人安全富贵等等。

    都转盐运使也是个傻的,觉得自己知道王子腾很多事儿,手中有王子腾很多把柄等等,因此王子腾更不敢食言而肥,他也不想想,就是因为他手里有很多把柄,能牵累出很多人,因此王子腾才要斩草除根,死人才不会话,不会牵累别人。

    后来没多久,都转盐运使就在狱中“畏罪自/杀”了,死之前还留下了血/书,将自己的罪证写的清清楚楚,全都招认了。

    那之后王子腾还主动去皇上面前哭诉,自己教/导无方等等,皇上也没有治他的罪,这个案子便结束了。

    皇后就算有心想要刨嗤什么,人都死了,也没有办法再翻出来,好歹是死了王子腾的手下大将,皇后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而都转盐运使的家人呢?哪来的什么安全富贵,王子腾只是给了他们二百两银子,让他们在某晚上之前,离开京/城,再不许回来。

    想想看,都转盐运使可是个肥差,而且是那种坏得流油的肥差,王子腾只给了他的家人二百两银子,拖家带口,怎么够?

    王子腾不方便出马,就由王夫人令薛蟠,去找了一些做苦力的人,把都转盐运使的家人给赶出了京/城,谁若是不走,干脆当反贼抓了。

    别看王夫人面上仁慈,而且用度都很大方,也不扣扣索索,但是若是狠起来,谁能狠得过王夫人?

    如今京/城里再没有一个和都转盐运使沾亲带故的人了,这下子好了,王家又安生了,不过是打闹罢了,经过几个月,如今又恢复了起来,什么也不怕了,开始享福了。

    不过武曌还是她们心头的那根刺儿,若不是武曌执意为了救一个低等的旁支儿,他们王家也不会有这种动/乱。

    王夫人和王熙凤如今在南安太妃这里见到了武曌,怎么能不僵硬?那是心里头恨得直发/痒。

    那面儿南安太妃出来看一看,正好被王熙凤看到了,王熙凤立刻挤开武曌,冲过去花乱坠的夸赞太妃,一时间太妃年轻,一时间太妃皮肤好,又一时间太妃风采好等等,把太妃哄得跟什么似的。

    南安太妃笑着:“就你这嘴儿甜,行了,大伙儿的里面儿坐,戏台子已经摆上了。”

    众人走进去,各自坐下来,南安王府素来和贾府关系不错,王夫人和王熙凤来了,自然成了座上宾,王熙凤又能会道,直把旁边的人都给挤开了。

    那头里王熙凤哄着南安太妃,由不得多喝了几杯酒,实在难受,王夫人见她脸色难看,怕她酒后错了话儿,就让她并着丫头,去那面子散一散再回来。

    王熙凤也怕自己错话,赶紧站起来,带着丫头出去散一散。

    她刚一出来,哪想到竟然有人猫在院子口呢,仔细一看,吓了王熙凤一跳,竟然是南安郡王本人了!

    南安郡王显然也喝酒了,双手扒着院墙的镂空窗子,就那么盯着王熙凤,上下的打谅,嘴里还发出啧啧啧的赞叹声儿。

    这南安郡王是中年年纪,也不算大,没什么建树,但是满朝文武都知道,南安郡王非常好美色,家里的姬妾成群,光是伏侍的丫头,就得有个几百上千个。

    南安郡王喝了些酒,这么放肆的看着王熙凤,王熙凤本很生气,却转念一想,陡然换上了一串儿笑容,:“这不是王爷么?”

    今儿太妃寿辰,南安郡王是不敢过来捣乱的,但是来了这么多如花美眷,南安郡王又心/痒难耐,因此隔着院墙看一看,听一听声儿。

    哪成想就看到有人走了过来,如今这美/人儿还和自己话,南安郡王更是心/痒难耐,笑着:“这不是贾家的媳妇儿,出落的越发好看了,我上次见你,你还羞得跟什么似的呢。”

    王熙凤忍着反胃,心里自然有一番计较,这南安郡王没什么能耐,但是贾府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皇上想要南安郡王去戍边,这消息是王子腾传来的,八/九不离十了,估计转年就让他过去。

    试想想看,南安郡王不过是个草包,又要去戍边,若是王熙凤撺掇着南安郡王瞧上了林妹妹?

    那林妹妹不是守活寡,就是要跟着去边关,那边关风吹日晒的,就林妹妹那娇气的身/子骨,如何能成?三两也就没了。

    王熙凤这么一想,便忍着,脸上笑盈盈的:“郡王,我这算什么好看?您是没见过真真儿好看的罢?”

    南安郡王听她这么,就:“你可千万别谦虚,你在我眼里头,就是顶尖儿好看的,这样罢,你从那边儿转过来,叫我仔细看看!”

    王熙凤心中冷冷一笑,面上挂着笑容,:“郡王,讨厌,我跟你真的,我这能算什么?郡王难道没有听过,新上/任的左副都御史府里头,有个如花似玉的林妹妹么?”

    南安郡王听她提起林黛玉,便:“似乎是有这个印象的。”

    自然有印象,皇后口头上的义女,据北静郡王/还想追求来着,那可是个香饽饽,只是没见过而已。

    王熙凤顿时将武曌夸得上有地/下无,:“这林妹妹,才是如花美眷呢,出落的纤尘不染,男人看一眼,那就是亵/渎,身/子骨儿又弱,自有一股不胜的美艳,那风/流的身段儿,恹恹的眼神儿,别你们男人,女人看了都能酥倒半边儿呢!”

    南安郡王听着王熙凤吹捧,顿时心里痒的不行,想要见一见这上仅有,地/下绝无的林妹妹。

    武曌喝了两口酒,不敢多喝,毕竟上次被永宁郡主灌醉了,似乎做了什么了不得事儿,也就是北静郡王没有深思,武曌怕是自己会露馅,因此就没有再喝。

    身边儿的人都一直恭维着南安太妃,武曌坐了一会子,有些乏了,身/子骨也不行,就准备告辞了,对南安太妃也恭维了两句,起身准备离开。

    南安太妃则是淡淡的:“我听你和北府走得近,代我跟老太妃问好。”

    武曌一听就明白了,南安太妃也是太妃,北静太妃也是太妃,但是等级是不同的,南安太妃是异姓王的太妃,北静太妃则是不同,自然比她要高,因此出来的话醋溜溜的。

    武曌笑了笑,体面的了两句,也没让南安太妃觉得不好听,便起身告辞了。

    两个丫头簇拥着武曌准备离开,刚刚出了院门子,那头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来,吓得紫鹃和雪雁两个丫头“啊呀!”一声。

    一个黑影冲出来,还带着一股子酒气,那叫一个难闻,恐怕是喝的醉了,出来撒酒疯的。

    武曌定眼一看,这人还不是旁人,就是南安郡王了!

    南安郡王方才听了王熙凤的撺掇,心里痒得厉害,这头里就看到武曌出来,当即就冲了过来,眼神露骨的打谅着武曌。

    武曌往后退了一步,收敛去眼中的厌恶,:“给郡王请安。”

    南安郡王笑嘻嘻的凑过来,:“好好好,林妹妹也好。”

    紫鹃和雪雁拦着南安郡王凑过来,南安郡王却打定主意要调/戏武曌似的,一把推开紫鹃和雪雁。

    别看南安郡王喝多了,但是手劲儿不,紫娟和雪雁被他推了一个趔趄,南安郡王嘴里还骂咧咧的:“我跟你们主/子话,有你们这些下/贱鬼什么事儿?滚开!”

    武曌见那南安郡王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凑过来,当即撂下脸来,不过她终归是个女子,而且身/子骨太柔/弱了,不好和南安郡王正面冲/突,若是这时候叫来人,又是在人家府上,面子上难免也难堪,不定还让王熙凤那帮子人趁机搅合,到时候也不顺心。

    武曌眼眸垂低,不动神色,那南安郡王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武曌突然伸脚一绊。

    南安郡王本就醉酒,走路也不稳,只是一股子蛮力,眼看着他就要够着武曌,根本没有防备,一心都是美/人儿,就听到“嘭!!!”一声,摇地晃的,南安郡王竟然一头栽在地上,武曌早有准备,往旁边闪了一步。

    南安郡王被一绊,一头倒在地上,脸朝下,“乓!”一声儿就拍在了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烙饼子呢!

    南安郡王拍在地上,不知道是给摔晕了,还是酒气上头睡着了,反正就没醒过来,倒在地上不动了。

    雪雁紫鹃赶紧冲过来,:“姑娘,您没事儿罢?”

    武曌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南安郡王,:“我能有什么事儿?去,把他翻起来。”

    雪雁紫鹃赶紧把南安郡王翻过来,那南安郡王鼻血长流,额头也磕破了,好像是晕过去了,反正没个动静。

    武曌幽幽一笑,:“将南安郡王拉到僻静的地儿,再请焦太爷悄悄过来,拾掇拾掇这位郡王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