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使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2.使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却其实老太妃也不是空穴来风, 修国公传到这一代, 侯家的当家侯孝廉是世袭一等子, 他年纪比北静郡王大了不少,但是有个年轻貌美的妹妹,因此想要和北静郡王拉拢拉拢关系。

    谁不知,自从上次贤德妃诬陷之后,皇上因为愧疚, 所以对北静郡王和忠顺亲王那是越来越亲厚了,忠顺亲王年纪四十,虽然是中年, 但也不能算是年纪大了,而且身/子骨硬朗,看起来也就三十岁的模样, 但是终归连女儿都有了, 女儿都能嫁人了。

    还是不如北静郡王,年少风/流,长得是玉树临风,温柔俊/逸, 为人又随和, 这样一来,恨不得京/城里达官贵人的女儿, 都想嫁给北静郡王。

    而且北静郡王也没有娶亲, 嫡妃的位置空缺着, 如今已经是弱冠年纪, 家里头连个侍妾丫头也没有,可见北静郡王为人十分正值,若是谁家姑娘能嫁过去,就要被那神仙一般的郡王独宠了,岂不是被羡慕死了?

    因着亲来的人不少,撮合来的也不少,那日里修国府上侯孝廉亲自过来,是拜访,其实真的有/意撮合,不过都让北静郡王给胡羼了过去,随便岔了个话题,也就算了。

    不过后来,侯孝廉似是不甘心,还是来了好几次,北静郡王“装傻充愣”的功夫也是一流的,再加上老太妃也喜欢武曌,认定了武曌是她儿/媳/妇,因此也不帮衬,侯孝廉提了几次,也就没有再提。

    但是你当他真的不提了,其实是改变了策略,而是往皇后那里求了一求,侯家和皇后是沾亲带故的,侯孝廉就改去求了皇后。

    皇后其实也觉得,若是能拉拢了北静郡王,也是好的,毕竟北静郡王名声很大,做派也正,最主要是生的端正风/流,没有一个女子不爱见的,如此正派的男子,如今世间少有了,若是能指给自家人,岂不是大好?

    皇后娘娘有/意撮合北静郡王和侯家的千金,这事儿也和皇上了,但是皇上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指婚,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一时间让皇后娘娘摸不清头脑。

    除了北静郡王那里有人要撮合,真别,武曌这里也有人要撮合。

    武曌搬出了贾府,到了林府住着,因着乔迁之喜,很多人都来道贺,就有一些压根不相干,都没见过面儿的,还有一些只听过名字,根本不认识的。

    这些日子,来武曌这里最勤快的,就要数齐国府家里的千金/姐了。

    之前齐国府的陈瑞文想要在花朝节上,“碰巧”吃到武曌的做的花糕,这样就能显示有缘分,然后顺理成章的来求亲,结果好嘛,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儿,花糕根本没吃到。

    他可不知道,吃了花糕的北静郡吃的那叫一个酸爽,花椒味儿的花糕,能记一辈子。

    有一个多月,齐国府的千金总是过来登门,和武曌凑近乎。

    那齐国府的千金是陈瑞文的大姐,已经嫁人了,三两头过来献殷勤,总是和武曌拉家常,就一些他弟/弟的事儿。

    谁不知道,陈瑞文只是如今世袭着,但是到底没什么建树,和贾府的通病一样,吃着老本儿,眼高手低,还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长得倒是端正,但是也不至于拔尖儿,家里有几个妾室和同/房,只是没有正室。

    这种水平武曌根本看不上他,论本事他没有本事,论颜色在武曌眼里差得远,因此武曌也没有考虑。

    那齐国府的千金跑过来,武曌就搪塞两句,也就罢了。

    时间一长,齐国府的千金也知道,只是跑武曌,似乎不通,武曌那头根本不爱见自己弟/弟,还是需要从旁的地方下手。

    这日里,永宁郡主又过来了,自然不是为了见武曌,而是打着看武曌的旗号,过来见贾芸罢了。

    武曌见永宁郡主来了,就一笑:“郡主来的不巧,咱们府上的大总管,刚刚被知府的人叫去了,恐怕今儿晚上回不来了。”

    永宁郡主听她消遣自己,就:“谁我要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

    武曌笑眯眯的:“找我?怕不能。”

    永宁郡主脸一红,:“就是来找你的!”

    武曌笑:“好罢,你是来找我的,那是什么事儿?”

    永宁郡主坐下来,:“我还真有事儿找你,是关于你水溶哥/哥的。”

    武曌淡淡:“郡王是郡主的哥/哥,是我叔叔,怎么变成了我哥/哥?”

    永宁郡主一笑,心里也替她水溶哥/哥心酸一回,:“我跟你正经儿的,你不知道么?那头里皇后娘娘有/意撮合水溶哥/哥和修国府的,修国府与皇后娘娘沾亲带故,皇后娘娘似乎有/意拉拢水溶哥/哥,皇后娘娘都出马了,这不是指定指婚的事儿了么?好侄/女儿,这事儿你觉得怎么着?”

    武曌照样还是淡淡的模样儿,也不见着急,只是冷冷一笑,似乎不甚在意的样子,倒是把永宁郡主搞糊涂了,:“这其中,怕是还有什么道道儿?”

    武曌无奈的叹口气,:“你要学的,恐怕还多着呢,这其中怎么能没道道儿?我问你,皇后娘娘有/意撮合郡王和修国府,皇上是什么意思?你打听到了么?”

    永宁郡主想了想,摇头:“似乎还真没有。”

    武曌笑了一回,:“就是了,你想想看,皇上之前还借着贾才人的手,打击了一波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只不过事情没成,一推四五六,全都推给了贾才人,因此皇上最近才这般违/心亲厚着亲王和郡王,皇后娘娘也是拎不清的,看不懂眼下的情势,皇上想要打击亲王和郡王的势力,皇后却要拉拢郡王和他们结盟,如今朝中多少皇后的势力党派?再加上郡王,那还了得?皇上不话,不应允,摆明了是不想让郡王和皇后结党营私罢了。”

    永宁郡主听武曌这么一分析,顿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你怎么不着急,原来这事儿压根不成。”

    永宁郡主完,又想起了什么,:“就算水溶哥/哥的事儿不成,那你的事儿八/九分是成了的。”

    武曌纳罕:“我的事儿?我又有什么事儿了?”

    永宁郡主颇为自豪的:“还是我消息灵通,你不知道?那头里陈家的人已经去贿/赂皇后了,求皇后娘娘指婚,把你许配给陈瑞文呢!”

    武曌一听,眯了眯眼睛,她最近在家里头,因着刚搬来林府,所以很多事情都要计算着,也没那些闲工夫管这个,哪知道陈家的人竟然求到皇后跟前去了。

    永宁郡主笑着:“你看,陈家求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好歹送个顺水人情罢了,又不碍着她什么事儿,她会不会一慷慨,就把你指给了陈瑞文了?”

    何止是一个顺水人情的事儿?那头里皇上还看上了武曌呢,皇后娘娘心里清楚,皇上惦记着武曌,虽然皇后娘娘口头上收了武曌做义女,但是皇上抻着这事儿,一直没提起来,因此也只是口头上,根本不正规,等时间一长,大家都忘了这茬儿,哪皇上不算数了,也就不算数了,照样可以接进宫里来做嫔妃。

    而武曌姿色实在太出众,不止如此,而且伶俐精明,若是让她进了宫,皇后觉得自己地位就要不保了,自然想要把武曌赶紧嫁出去算了,嫁了人,看皇上还怎么惦记着。

    皇后一方面收了陈瑞文的好处,另一方面还想送齐国府人情,再一方面也是为了打消自己的后顾之忧,因此这事儿何乐不为呢?

    武曌这么思量着,那面紫鹃进来:“姑娘,宫里头来人了,夏老/爷亲自来的,是皇后娘娘请姑娘进宫坐坐,喝喝/茶。”

    永宁郡主对武曌挑了挑眉,笑着:“正呢,就来了。”

    武曌站起身来,让紫鹃和雪雁准备更/衣,永宁郡主就:“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这样罢,你干脆嫁了我们忠顺王府,给我做妈算了!”

    武曌不搭理她,换了衣裳就准备进宫去了,若是拖得时间长了,恐怕皇后娘娘又有邪茬儿。

    武曌很快进了宫,夏守忠亲自引着武曌往里走,:“皇后娘娘摆了一桌家宴,着好些日子没见着林姑娘了,想念的紧,就请林姑娘过来坐坐,喝喝/茶。”

    武曌面上保持着微笑,:“是了,我本该常常过来给皇后请安的,只是怕皇后嫌弃我笨手笨脚的,倒是惹了皇后娘娘厌烦。”

    他们一路往里走,正巧儿了,那面北静郡王从皇上的书房出来,刚刚传召完毕,正好要往外走,回府去,结果就遥遥的看到了武曌。

    武曌下了车马,正跟着夏守忠往里走呢。

    北静郡王一看,眯了眯眼睛,看这路线,就知道皇后找武曌,他对最近陈瑞文的事情也有所耳闻,自然一下就联想到了。

    北静郡王这么想着,就没有立刻去蹬车,反而调头往里走去。

    武曌去见皇后,夏守忠带到之后就退了出来,往御花园而去,北静郡王一直等在外面,见夏守忠往御花园来,就悄悄跟在后面,笑了一声,:“夏老/爷。”

    夏守忠吓了一大跳,他就一个人,身后也没有跟着太监,行色匆匆的,又撞见了北静郡王,自然吓得不行,连忙:“原是郡王,奴/才给郡王请安!”

    北静郡王笑了笑,很随和的:“别这么生分,夏老/爷一个人?又行色匆匆,这是往哪里去?”

    夏守忠见北静郡王笑眯眯的,知道他猜透了一大半儿,自己若是憋着,没来由得罪了北静郡王。

    夏守忠是个聪明人,平日做得滴水不漏,不得罪人,也不结党营私,因为他心里衡量的很清楚,什么样才能长远,如今他心里头把北静郡王和陈瑞未比划了一番,就笑着:“其实奴/才正有事儿找郡王禀报。”

    北静郡王饧着眼笑,:“到底是什么事儿?”

    夏守忠赶忙全都“招供”了,原来皇后娘娘这次请武曌进来喝/茶,就是为了撮合武曌和陈瑞文的,今儿陈瑞文早早进了宫,就在御花园等着,一会子皇后娘娘会带武曌来御花园逛逛,然后与陈瑞文一个巧遇,再看看陈瑞文的飒爽英姿等等,想要博得武曌的芳心。

    夏守忠笑着:“那陈将军虽然好,但是万不及王爷十分之一,郡王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奴/才就是了。”

    北静郡王笑了笑,眼神闪烁了一下,:“也没什么吩咐,王自个儿应付的过来。”

    夏守忠也不好再问什么,还要按照皇后的安排,去给陈瑞文通气,这就赶紧走了。

    皇后娘娘果然没一会子就带着武曌进了御花园儿,打算游览游览,和陈瑞文来个巧遇,扮作十分有缘分的样子。

    皇后殷勤的拉着武曌,笑着:“来,咱们去那边儿,如今气暖和了,花园子里的花儿也开了不少,你看那面儿,是梨花不是,真真儿好看,咱们去瞧瞧。”

    皇后拉着武曌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一片梨树,梨花点点簇拥,有人站在树下,可不就是陈瑞文了么?穿着一身铠甲,竟然在树下打拳呢!

    武曌一看,顿时都替陈瑞文寒碜,也是十分刻意了,这大中午的,陈瑞文一个将军,闲极无聊的逛御花园也就算了,竟然还即兴打拳……

    陈瑞文身材高大,生的是孔武有力,这时候一阵风过,梨花簌簌飘落,落了陈瑞文一头一脸,只是武曌免不得将这画面,和之前北静郡王树下舞剑的画面做对比,这敢情好了,不只是尴尬,而且完完全全不够看。

    陈瑞文还在卖力的表演着打拳,浑然不知在武曌眼里,仿佛是个卖艺的。

    这会子北静郡王也在花园里,只不过没有露面罢了,看见陈瑞文要和武曌去“巧遇”,嘴角就擒起了一丝微笑。

    皇后娘娘惊讶的:“这不是瑞文么?”

    陈瑞文也十分惊讶,过去准备给皇后娘娘请安,然后在武曌面前现弄一下自己孔武。

    结果陈瑞文兴匆匆走过去,还没到皇后和武曌跟前,突然膝盖一弯,也不知怎么的,“哎呦!”一声,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来了个五体投地大礼,“噗通!”一响。

    皇后娘娘都给吓着了,武曌也是一怔,陈瑞文还以为是自己不心,连忙爬起来,讪讪的:“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咳嗽了一声,:“你这孩子,就是这么有规矩,不用行这么大礼了,起来罢。”

    陈瑞文刚爬起来,又觉得膝盖弯儿一酸,“噗通!”顿时又一响,脸朝下又撞了下来,这会子挨着皇后比较紧,陈瑞文下意识的一抓,险些将皇后的裙子抓坏了,一把撤掉了皇后的披风,“嘶啦——”一声……

    脆生生的!

    武曌没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是看清楚了,有人捣鬼,不过那/鬼儿没露面,只是躲在树后面儿,用了两颗石子罢了。

    那头捣鬼的北静郡王轻轻拍了拍手,把手上的石子都丢掉,正好和武曌的目光撞在一起,倒是一脸坦然,还对武曌温柔的笑了一笑,那满眼柔情似水的,仿佛刚才捣鬼的不是他一般……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