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搬出贾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60.搬出贾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早上, 北静王府门口,早早就备下了车马,只听得门内一阵喧哗之声,很快北静郡王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旁边六儿跳窜窜的拿出脚蹬子, 放在马车边, 请北静郡王上车。

    很快, 车子就开动起来,粼粼的往前而去。

    北静王府的马车在牢/狱门口停了下来, 早就有人在迎候着,上前来奉承着,笑着:“郡王好,给郡王请安!”

    那人着赶紧拜下来, 北静郡王只是轻轻/撩/开车帘子看了一眼,笑着:“你也好。”

    那人受宠若惊,连忙口称不敢,北静郡王则是一脸和煦的模样,继续:“王今儿若是没事儿,就跟你多闲聊两句了,真不巧, 今儿却赶上了事儿, 一会子还要进宫。”

    那人:“是是是, 这就请芸爷来!”

    他着, 赶紧回头跟身边的人了两句话, 很快,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好几个狱/卒子,簇拥着一个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那年轻男子十八/九岁的模样,与北静郡王差不多大,手上脚上也没有镣/铐,不止如此,穿的还十分体面,已经换下了那身牢服。

    不正是贾芸么?

    贾芸从里面走出来,虽然穿着体面,被一些子牢卒簇拥着,好像很派头似的,但是走近了一看,贾芸脸上还有几道子伤疤,伤疤已经结痂了,横在脸上十分明显。

    北静郡王当即撂下了脸子,那牢卒连忙:“对不住对不住,之前有几个不长眼的,不认识芸爷,还请郡王和芸爷,多……多担待,多担待!”

    北静郡王:“废话就别了。”

    “是是是!”

    好几个牢卒赶紧簇拥着贾芸,护送他过来,北静郡王示意贾芸上马车,贾芸不敢,但是北静郡王执意让贾芸上马车同乘,那些牢卒更是吓死了,连忙扶着贾芸上马车。

    贾芸身上定然都是伤,虽然看不见,但是上马车的时候,只是抬腿上车这样的动作,下面都摆了脚踏子,还是上的很艰难,嘴里“嘶——”了一声儿。

    贾芸上了车,赶紧给北静郡王请安问好,然后恭敬的坐在一边,北静郡王摆了摆手,示意放下车帘子,淡淡的:“走罢。”

    贾芸前些日子被污入/狱,已经洗清了嫌疑,原来是那都转盐运使贪/赃枉法,却栽赃陷害给了贾芸,想让贾芸当顶罪的沙包,但是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过了两之后,那都转盐运使竟然自己乖乖的过去认/罪了,一力承担,全都认了下来,还把自己的罪状,一条条的写下来,把自己的罪证一条条的摆出来。

    这可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还有上赶子认/罪的?

    不过事实确实如此,贾芸是清/白的,自然很快就要出狱了,而且北静郡王亲自来迎着,众人都对贾芸这个从六品的同知感到惊讶不已。

    贾芸坐在车上,其实有些坐立不安的。

    之前贾芸与北静郡王接/触过几次,还记得第一次正面接/触,那时北静郡王在路上,看到了贾芸,令贾芸送一封信给武曌过去。

    后来武曌又让贾芸送了安置宅邸的银两给北静郡王等等,贾芸好几次跑腿/儿,所以也认得北静郡王,但是没多少交情,毕竟他只是一个民,与北静郡王能有什么交情?还都是看在主/子面儿上。

    如今能坐一辆车马,贾芸是有些坐立不安的,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这个北静郡王,其实内地里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柔随和。

    贾芸也是有些通透的,自然看得懂,总觉得北静郡王这样的人,实在惹不起,最好还是不要惹,为什么?因为这样子的笑面虎,撂下脸子才是最可怕的。

    北静郡王主动:“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贾芸连忙恭敬的:“没什么,谢郡王关心。”

    北静郡王:“你也不必谢王,都是林姑娘多方周旋,今儿林姑娘若是过来,多有不方便,也不成体统,因此王卖了个顺水人情罢了。”

    贾芸连忙:“是,也多谢林姑娘。”

    北静郡王笑了一回,幽幽的:“你福/分大,摊上这么个林姑娘做主/子。”

    贾芸总觉得北静王笑得“阴测测”的,他哪里知道,其实北静郡王好长一段日子,都认定贾芸是“眼中钉肉中刺”的,且不别的,就是因为林姑娘。

    北静郡王中意武曌这事,很多人心里都清楚,起码武曌身边的人是心里清楚的,例如贾芸,北静郡王总是听武曌和谁谁谁亲近等等,其中这个头筹就是贾芸了。

    其实贾芸冤枉,贾芸不过是个侄/儿,跑腿/儿的,给武曌办点事儿,从中某些好处,然后发达发达罢了,并没有旁的心思。

    北静郡王罢了之后就没有再话,很快的,马车摇摇晃晃就停了下来,似乎是到地儿了。

    贾芸赶紧下了马车,身上的伤口虽然有的结痂了,但是有的还很深,一动就抻裂了,疼的他不行。

    贾芸下来,还没恭请郡王,就看到马车下面竟然有人迎着,吓了他一跳,不是别人,正是永宁郡主!

    贾芸还没来得及反应,永宁郡主已经迎上来,连忙:“你怎么样?脸上怎么留疤了?身上疼不疼,那些该死的牢卒子!”

    贾芸怔愣的都没反应过来,永宁郡主已经自顾自着,那面儿从府里头又走出一些人来,打头的自然是武曌了。

    武曌笑眯眯走出来,:“我这气凉,我等不得,在房里坐一坐,等着一会子你来了,郡主自会咋呼着,到时候我便听见了,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武曌笑了郡主一回,但是永宁郡主好不容易见到贾芸,因此根本没注意这些,连忙过去嘘寒问暖,贾芸受宠若惊,赶紧和郡主拉开距离,口里称着不敢不敢。

    那头北静王终于从马车上下来,武曌走过去,:“多谢郡王。”

    北静郡王笑了笑,:“没什么可谢的,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他着,又看向贾芸,明明年纪差不多大,不过脸上带着长辈一般的笑容,甚是慈爱,:“芸儿仿佛是受伤了,王路上已经让人去找了太医,一会子就应该过来了。”

    贾芸被北静郡王喊了一声“芸儿”,总觉得毛/骨/悚/然的,还是赶紧谢过了北静王。

    永宁郡主:“什么都别了,在府门口咕唧什么?快进去。”

    贾芸这才注意到,这竟然到了林府门口,而不是什么贾府,或者北静郡王府。

    贾芸进了林府,焦大也在,看到他来了,就笑呵呵的:“芸爷来了,快进来,房间都准备好了。”

    众人让着贾芸进去,很快太医就来了,太医准备给贾芸看伤,贾芸没什么内伤,都是外伤,皮外伤,需要宽衣解/带,让太医看看,然后上药之类的,还有很多伤在后背,他自己没办法上药,太医也要帮忙上药。

    那头里武曌是不方便看的,毕竟是女儿家,就准备在外面等,北静郡王是何等金贵的人,自然也被请出来在外面等。

    焦大要帮衬着,就没有出来,哪成想,永宁郡主也不想出来,贾芸好是尴尬,永宁郡主就是不走,太医更是尴尬。

    最后还是武曌出面,把永宁郡主揪了出来,:“你好是不羞,芸儿换衣裳你还想看了?”

    永宁郡主面上稍微有些红,:“怎么?看不了啊?不过是个臭男人罢了,稀罕看呢?”

    永宁郡主着,脸就更红了,北静郡王在旁边笑了一声,把永宁郡主弄得有些炸毛,就:“我这人爽/快,不像有些人,肚子里黑,脸上倒是白,一股股假正经儿的酸味儿!”

    北静郡王只是笑了一声,结果就被永宁郡主给“讽刺”了,永宁郡主还和他抬了抬下巴,北静郡王也不好什么,瞥了一眼武曌,武曌似乎没什么旁的反应。

    那头里因为贾芸的事儿,武曌算是在王夫人面前撕/开了脸面儿,毕竟王夫人是王子腾的亲妹妹,如今武曌联合与贾府为敌的忠顺亲王府,救出了贾芸,还逼/迫王子腾的亲信去自首,这样一来,梁子就大了。

    武曌早就不想住在贾府里头,若不是有点人脉可以捞,早就搬出来了,如今正好撕/破了脸皮,搬出来也无不可。

    武曌今儿个就要搬出来,焦大自然是跟着武曌的,宁国府的人都恨不得焦大立刻走,现在好了,焦大要跟着武曌走,大家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武曌坐在屋儿里,收拾的已经差不多妥当了,那面就把身边的丫鬟婆子全都找过来,:“我今儿就要搬到林府去住,算起来再有几个月,父亲也就该上/任了,你们谁若是不想跟着,只管出来就是了,我自然也不会拦着。”

    众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紫鹃连忙:“紫鹃想跟着姑娘,紫鹃伺候惯了姑娘,只是身上有契,求姑娘救救紫鹃。”

    紫鹃是买进贾府的丫头,但是这不妨碍什么,武曌要是想带走紫鹃,有千百种方法买下紫鹃的契。

    雪雁连忙:“雪雁本就跟着姑娘,只是姑娘别嫌弃雪雁笨就行。”

    那头里还有林姑娘的奶嬷嬷,自然也是跟着的,剩下一些都是贾府的人,有跟着的,也有不跟着的。

    武曌今儿个要出贾府,自然要去拜别一下老祖/宗,免得让人觉得武曌没有规矩。

    王夫人那事儿,不敢跟老祖/宗,王熙凤自然也不敢,毕竟王夫人和王熙凤,另外还有薛姨/妈薛蟠等等,她们都仗着王子腾的势力。

    这荣国府和宁国府,都会全挂子的武艺,哪个是省油的灯?若是王子腾有个什么好歹,好些人都井下石的,想要把王夫人和王熙凤从高位上推下来。

    要知道王夫人可住在主院正房里,王熙凤则是总览着贾府的财政大/权,不知道讨了多少油/水,险些把整个贾府的钱都划拉到她们娘家去,王夫人也只是不管,其他人也只是不敢。

    如今王子腾被人折了翅膀,王熙凤和王夫人断然是不敢的,这样一来,贾母根本不知道。

    武曌过去辞别的时候,贾宝玉正巧也在,贾宝玉当即就不愿意了,贾母还没怎么着,贾宝玉眼睛就红了,哭着:“林妹妹,你这就走了,是我们家待你不好么?”

    武曌侧头看了一眼王夫人和王熙凤,笑了笑,:“自然……是极好的。但这终究不是自个儿家里,如今父亲就要上/京,做女儿的总该打理打理府邸,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那头里王夫人和王熙凤恨不得让武曌快走,贾母虽然心疼,但是也没什么,只是贾宝玉舍不得这如花似玉的好妹妹离开,又:“好妹妹,你若是在那儿呆的不好了,一定回来,你来同我住,我们同起同住,同吃同睡,岂不是正好?”

    旁边薛姨/妈和薛宝钗也在呢,王夫人已经决定撮合薛宝钗和贾宝玉,如今听得贾宝玉这么,就觉得面子上难堪,到底,若是贾宝玉有十个八个通房丫头,面子上都过得去,只是单单这么对武曌,她们就觉得打了脸一样。

    武曌笑了笑,:“时辰不早了,我这就告辞了。”

    贾宝玉一听,更是哭的跟什么事儿,武曌则是款款登车,被丫头簇拥着,准备离开贾府,往林府上去了。

    王夫人在后面扯着帕子,王熙凤偷偷的:“太太,您放心,她一个女儿家,自己搬出去了,就是自讨苦吃,咱们都不用怎么拾掇她,在这偌大的京/城里,她能怎么着?就是守着自己那仨瓜俩枣罢了!”

    王夫人一听也是这么回事,心想着,一个女儿家,没了人撑腰,得什么能耐?

    武曌的车马在林府面前停下来,众人簇拥着武曌赶紧进府,那头里武曌刚进来,已经有人跑过来,:“姑娘!芸爷不太好了!”

    武曌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

    那丫头:“不知怎么回事,昨儿个还好好儿的,今儿突然就发/热了,刚刚已经去请大夫了!”

    那面永宁郡主也在,火急火燎的让人去请大夫,武曌赶紧过去看,贾芸脸色有些苍白,不只是发/热,而且还腹痛难忍,具体也不知怎么的。

    永宁郡主这么大仗势,北静郡王府很快也听了,卫若兰正在府上,一听贾芸出事儿了,连忙拉着北静郡王就要去,:“你侄/女儿对贾芸这么看重,贾芸有个好歹就惨了,你还不趁机去看看,献献殷勤?若不然,你这是注定了做一辈子的叔叔了!”

    北静郡王甚是无奈,他也没不去看,当即带上了府里的大夫,就坐马车去了林府。

    北静郡王的大夫和永宁郡主去找的大夫都来了,一起给贾芸请脉,贾芸那样子甚是难受似的。

    众人全都退出来,站在井里,等着大夫请脉,过了好一阵子,房门才“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个大夫都从里面走出来。

    永宁郡主抢着:“怎么样?”

    一个大夫:“回郡主,芸爷这是中毒了。”

    武曌心里“咯噔”一下,:“中毒?他在府里,谁给他下的毒?”

    另一个大夫连忙摆手:“不不不,不是那种中毒,只是……只是吃的不好,老夫以为,芸爷定然是吃了一些没熟的吃食,或者已经变了霉的吃食等等。”

    大夫这么一,众人全都松了口气,感觉虚惊一场,然后武曌、北静郡王和卫若兰,全都齐刷刷抬起头来,去看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被他们盯得后背发凉,立刻:“看什么?我……我还能给他下毒不成?我带来的那些吃食,可都是……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永宁郡主期期艾艾的着,越到后来越是期期艾艾,自己都没有底气了,武曌听到这里,笑了一声,只了四个字:“那就是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