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一锅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9.一锅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听卫若兰调侃起来, 便故意沉着脸, :“不要乱。”

    卫若兰则是笑着:“好你个真君子,假正经, 指不定心里偷着笑呢。”

    武曌倒是挺坦然的,也没有任何羞赧的意思, 就:“时辰不早了, 我就先安告退了。”

    北静王连忙站起来, :“王令人送姑娘。”

    六儿赶紧蹦跶过来,:“我送姑娘!”

    那头里还有几个丫头也跟着六儿出来,送武曌上了马车, 武曌并没有回贾府去, 而是去了林府, 暂歇了一晚上, 第二一大早上便起了。

    武曌起来, 洗漱了一番,雪雁拿来衣裳, 武曌却:“不要这个,今儿去见个大人物儿, 少不得穿的体面些。”

    雪雁赶紧应声下去,又捧了体面的衣裳来, 雪雁紫鹃拾掇了武曌,武曌用了早膳, 再整理了一番, 这才出了门来, 上了马车。

    焦大亲自来赶车,:“姑娘,去哪儿啊?”

    武曌隔着车帘子,幽幽一笑,:“忠顺亲王府。”

    焦大虽然心中纳罕,但是仍然立刻赶车,朝着忠顺亲王府上去了。

    今儿个忠顺亲王在家歇着,这些日子元春出了事儿,又牵连了好些人,皇后娘娘趁机发威,最清闲的就是忠顺亲王了,因为不干/他的事儿,那日里皇上听信谗言,错搜了他的府邸,这些日子十分过不去,总是不敢和忠顺亲王抹面子,忠顺亲王的日子也越发的舒坦了。

    只是一点儿,永宁郡主那丫头,偏生看上了一个的同知,给她指总兵,她不要,状元郎也不要,探花更不要,偏偏要那书都没读完,从六品的贾芸,险些气坏了忠顺亲王。

    忠顺亲王/刚刚用了早膳,就听左副都御史之女,林姑娘来了。

    忠顺亲王/还以为她是来找永宁郡主的,平日里她们总在一起顽,忠顺亲王没当回事儿。

    只一会子功夫,有人来禀报,:“王爷,那林姑娘,是来给王爷您请安的。”

    忠顺亲王一听,有些纳罕,眯了眯眼睛,又觉得武曌这丫头不简单,今儿个过来,不见永宁,反而来自己这儿,绝对是有什么事儿。

    忠顺亲王便:“请林姑娘。”

    那边通传的厮跑出来,恭恭敬敬的请武曌过去,武曌进了大堂,看到忠顺亲王坐在上手,不话,沉着脸,一派威严的模样。

    素来大家都是怕忠顺亲王的,不是因为忠顺亲王是个贪/官赃官,而是因为他是个狠官,犯在他手里的,抄/家灭门都是儿科,忠顺王爷眼睛里容不得一点点的沙子,更别得罪了他的人。

    但忠顺王爷也是个有手段的,因此好些人怕他,他是出了名的铁石心肠。

    武曌走进去,却十分坦然淡定,规规矩矩的以晚辈之礼请安,忠顺亲王见她话做事如此体面,就:“本王总是听女提起你,在宫里头,也时时刻刻听皇上提起,都林姑娘是个冰雪聪明的人,辈儿里面,少有你这样聪明伶俐的,那如今你过来,是为了什么?”

    武曌行了礼,有条不紊的:“不瞒王爷,其实女过来,是有求于王爷。”

    忠顺亲王:“你为的什么,我能不知?若是为了那不相干的贾芸,就不必了,本王不大话,但本王的女儿贵为郡主,怎么可能与那种低三下四的人相干?林姑娘也是聪明人,早早断了念想罢了。”

    武曌却一笑,丝毫不惧怕忠顺亲王似的,:“王爷何等睿智的人物儿?如今却错了话儿,下错了棋,眼界什么时候这般的了?”

    忠顺亲王冷笑一声,有些怒极反笑的模样,:“哦?你一个弱女子,倒觉得本王眼界了?”

    武曌也不慌,缓缓地:“王爷想想看,有人出身名门,却指定是个金玉其表的草包,有人出身低贱,却能做草莽英雄,甚至飞黄腾达,如此这般的人,在历/史中还少见么?贾芸如今只是个从六品的同知,但是有胆识,又谋略,又知进退,这样儿的人,恐怕在王爷身边都少见,王爷为何还要嫌弃他呢?再者了,什么样的富贵,在王爷眼里,不都如同粪土一般?王爷若是让他富贵,他敢不富贵?王爷若是不想让他富贵,他能富贵的起来?”

    武曌这几句话,的十分动听,所谓是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了,先是夸赞贾芸,又是夸赞忠顺亲王,险些把忠顺亲王捧上了。

    别看平日里大家都怕忠顺亲王,但是忠顺亲王也是爱见听好话儿的人,只是忠顺亲王看起来铁石心肠,所以没人敢恭维他罢了。

    如今武曌这两句话,的忠顺亲王十分舒坦,忠顺亲王免不得多看了她一眼。

    武曌又笑着:“再者,这事儿,女以为,王爷出面最为妥当,贾芸乃是被人栽赃陷害,而那栽赃的人不是旁人,正是王子腾门下的左膀右臂,都转盐运使,女对王爷与王大人之间的交情,也是略知一二的。”

    什么交情,其实就是交恶。

    忠顺亲王府和贾府交恶,其中有一半是因为王子腾,忠顺亲王虽然不是皇后党,但是对王子腾也十分有芥蒂。

    武曌:“虽然折掉了都转盐运使,可能无法连根拔掉王大人的根基,但是王爷自然也明白,一把剪掉仇人翅膀的感觉,那是何等欣喜?”

    忠顺亲王听到这里,不由笑了一声,:“你这丫头,倒是挺有趣儿的。”

    武曌笑了笑,:“王爷实在抬举女了,女不过实话罢了,也是平日里多蒙郡主照顾,所以想要报答郡主。”

    忠顺亲王听她的好听,便:“本王今日若是管了这个事儿,不是看在贾芸的面子,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武曌:“多谢王爷。”

    忠顺亲王没有再话,只是让武曌陪陪永宁郡主,然后令人备马,是去一趟……大理寺。

    卫若兰万万没想到,武曌竟然请了忠顺亲王出马,去了大理寺,大理寺卿吓得半死,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忠顺亲王已经随便用了个茬子,就将大理寺卿直接拿下了。

    大理寺卿得罪了忠顺亲王的事儿,很快传到了贾府里,王熙凤正在王夫人屋儿里请安,就听丫头火急火燎的跑进来,大喊着:“太太!太太不好了!大理寺卿被忠顺亲王拿下了!”

    王夫人一听,脑袋里“轰隆!!!”一声,差点给炸的麻木了,:“怎么回事儿?!”

    王熙凤连忙问:“因着什么?”

    丫头:“没听具体是什么事儿,但是闹得满城风雨的,忠顺亲王亲自去了大理寺,拿下了大理寺卿!”

    王熙凤惊讶的:“这……太太,不是和那事儿有关系罢?那面子薛蟠今儿还提着银子过去了一趟,不会就这么巧撞上了罢?”

    王夫人也吓得心慌慌的,但是连忙:“不会,不可能那么巧儿。”

    她着,对身边的丫头:“去,到薛姨娘哪里去一趟,问问薛大/爷回来了么?”

    “是!”

    丫头赶紧应了,跑着就走了。

    那头里丫头刚跑,还没出去,就听得有人传话:“太太,林姑娘来请安了。”

    王夫人此时没这个心情,便挥手:“就我身/子累,歇了,现在不见。”

    王夫人正着,却不想武曌已经走进来了,施施然的,笑着:“太太怕不是身/子累,而是心累罢?”

    王夫人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瞪大眼睛,:“你进来做什么?恁的没规矩!”

    武曌一笑,:“太太,我是特意来跟太太一声儿的,薛蟠还没回来,这会子怕是也被忠顺亲王给扣下了。”

    她这么一,王夫人和王熙凤齐刷刷的“嗬!!”的抽/了一声,:“怎么回事儿!?”

    武曌笑眯眯的:“具体我也不知,只知道薛大/爷似乎是拿着银钱去贿/赂大理寺卿,被忠顺亲王抓了个正着,然后稍微用了些刑,也是薛大/爷平日里娇惯了,一用/刑,什么都招了。”

    王夫人和王熙凤又是胆战心惊的,因着薛姨/妈也是王子腾的弟/弟,所以王夫人找了薛姨/妈,让薛蟠拿了些钱过去,从中作搅屎棍/子,贿/赂大理寺卿,早早定案,屈/打/成/招便罢了。

    哪知道薛蟠竟然被抓/住了,还什么都招了!

    王夫人吓得不行,却强自镇定,王熙凤也是,两个人互相拍了拍对方,示意没事儿,不能惊慌。

    不过王夫人和王熙凤还没话,那里头武曌已经又:“薛大/爷招了,是都转盐运使贪/赃枉法,因着查到头上,想要推卸责任,就栽赃陷害了贾芸,贾芸原本是清/白的,如今被忠顺亲王剥丝抽茧的查到了,忠顺亲王便了,素日里王爷就与咱们贾府矫情亲厚,不能冤枉了咱们贾府任何一个人,因此准备着仔细查到底儿,顺着都转盐运使这个线索,一直查下去,一锅端了!”

    王夫人和王熙凤更是吓得冷汗涔/涔,愣是一句话都不出来。

    武曌悠闲的厉害,见她们是怕了,也是呢,武曌这样的人,想要吓唬吓唬谁,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么?

    武曌又:“其实我也不懂什么,毕竟我是个女子,只是帮人传个话儿罢了,险些就给忘了,忠顺亲王/还有一句话儿托我带给太太,请太太一定要仔细琢磨。”

    王夫人艰难的:“是什么话儿?”

    武曌笑了笑,一副很淡然悠闲的模样,出来的话却冷冰冰的,让人打飐儿。

    只听武曌:“忠顺亲王了,若是都转盐运使做了什么亏心事儿,还请他亲自去自首,一力承担,也免得……连累了旁的不想干的人,例如……他的恩/师王大人。”

    王夫人一听,心里猛地泄/了气,险些瘫在地上,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摆明了就是威胁,忠顺亲王插手,而且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若是都转盐运使不去自首,恐怕就要连累到王子腾,然后就是王夫人自己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