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大事不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8.大事不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阳光已经晒到脸上来了, 她头有些疼, 眼皮子也睁不开,稍微懒了一会子, 这才挣扎着坐起来。

    她一坐起来,就看到身边有好些丫头, 不过没见到紫鹃和雪雁,仔细一看, 也不是贾府, 也不是林府,这环境布置, 倒像是北静郡王府上?

    武曌伸手扶着额头, 那面儿丫头见武曌醒了,赶紧都围过来, 殷勤的:“姑娘醒了?婢子们伏侍姑娘洗漱罢?”

    武曌点了点头, 脑子里有些乱哄哄的, 不记得什么, 仿佛断片儿了一样,就:“紫鹃和雪雁那两个丫头呢?”

    身边的丫鬟:“姑娘不记得了?昨郡主拉着姑娘喝酒,姑娘没几杯就醉了, 雪雁和紫鹃就替姑娘挡酒……”

    到这里,丫鬟都笑了起来, :“终究还是没敌过郡主, 被郡主也给灌醉了。”

    武曌听她这么一, 这才隐隐约约记起来一些,昨郡主被贾芸弄哭了,一口一个要阉了贾芸,送他入宫等等,武曌就陪着郡主喝酒。

    只是武曌身/子骨儿不行,喝了几杯便醉倒了,剩下就迷迷糊糊不太清/醒了,武曌根本不记得雪雁和紫鹃给自己挡酒的事儿,更别昨晚上还调/戏了郡王!

    武曌压根不记得,只是让丫头们伏侍着自己起来,洗漱更/衣,收拾体面了,然后赶紧去给老太妃请安问好,不然实在失了体统。

    武曌洗漱之后出来,径直去了老太妃那儿,老太妃也醒了,毕竟老太妃如今上了一些年纪,不喜好懒起了。

    武曌走进去,就见到北静郡王也在呢,正在给老太妃问安。

    老太妃看到武曌进来,立刻撇开了北静郡王,仿佛那不是她亲儿子,武曌才是她亲闺女一般,拉着武曌的手,:“起了?头疼不疼?都怪昨日里那永宁丫头,哭的跟什么似的,也是你好,只有你才能把她劝住。”

    北静郡王一看,只好站在一边,恭敬的垂首站着,听着老太妃和武曌话,北静郡王/还暗地里看了武曌一眼。

    武曌和老太妃着话儿,感觉有人偷看自己,一抬头,正好和北静郡王的目光撞在一起,武曌已经不记得昨“调/戏”北静郡王的事儿,所以有些纳罕,不知道郡王看什么,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得体的。

    那面儿武曌住了一宿,也打算离开了,就与老太妃辞了,然后退出来,紧跟着北静王也退了出来,两个人倒是同路了。

    武曌给北静郡王请安,:“四叔。”

    北静郡王方要开口,险些给噎着,面上硬挂着笑容,笑了一声,:“林姑娘可还记得……昨晚的事儿?”

    武曌狐疑的看了一眼北静郡王,昨晚?自己宿醉,什么也不记得了,武曌可不知道,昨晚上,她睡得迷迷糊糊起来,图了凉快就出门,哪知道这么巧了,北静郡王从外面回来,正在演武场上练枪。

    这下好了,两个人撞个正好,而且北静郡王/还打着赤膊,都被武曌看见了,没成想武曌不躲,也不避讳,反而醉了调/戏郡王,捏着郡王他模样儿不错。

    不只是模样儿不错,还了些奇怪的话,例如谁孝敬来的等等,自然了,北静郡王当她是醉话,并没有当真,也没有听懂。

    后来武曌调/戏够了,北静郡王赶紧让丫头扶着武曌去休息,武曌也是困了,这才老实的回去休息,一觉睡到了亮。

    北静郡王见武曌什么都不记得的模样儿,咳嗽了一声,方要话,那头里有人已经跑进来了,就是卫若兰。

    卫若兰火急火燎的冲进来,见到了吴兆和北静郡王,立刻:“大事儿不好了,你们俩叔叔侄/女儿的还在这儿赏花呢?”

    北静郡王听他叔叔侄/女什么的,很想瞪卫若兰一眼,不过听他不好,就问:“什么事儿?”

    卫若兰可是宫里头的龙禁尉,自然消息很是灵通,他今儿一看就是上了夜才回来,连侍卫的铠甲都没脱掉呢,连忙:“我听,侄/女儿的那个侄/子,被抓/走了!”

    武曌本就宿醉头疼,什么侄/女侄/子一大堆,也没听懂。

    卫若兰解释:“贾什么来着……贾什么……对对,贾芸!贾芸!”

    武曌眯了眯眼睛,贾芸被人抓/走了?武曌心想,难不成是郡主?真给抓去阉了?可是也不太可能,郡主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昨儿虽的绝情,但是显然对贾芸是念念不忘的。

    武曌:“具体怎么回事儿?”

    卫若兰的消息是灵通的,也就是刚刚的事儿,一大早上,就有人去抓贾芸了,恐怕已经抓/走了。

    因着前些日子元春落/马,和元春有些干系的人,也被纷纷拽下马去,虽然皇上碍于牵制忠顺王府和北静王府,所以不想太打击了荣国府和宁国府,只是降了元春为才人,但是皇后可不这么想了。

    皇后想要趁机落/井/下/石,起码要把元春的势力彻底粉碎才行,趁这个空当,皇后就让人去找和元春想与比较好的外臣朝臣,打击/打击。

    这一找,还不老少,多半是贾家的人,当然也有贾家的门生之类的,皇后知道,这次皇上不想动贾家,所以就专门找了一些不相干的贾家门人打击。

    卫若兰一听是贾家,就稍微打听了一下,结果一打听傻眼了,怎么抓到了贾芸?

    贾芸贪/赃枉法,因着贾芸是刚上/任的同知,管理着一些和盐有关的事务,就有人贾芸贪了钱等等,有人检/举,一大早上,就有人去贾芸家里抓人找证物去了。

    武曌觉得这不可能,贾芸才上/任同知多久?不到一个月的功夫,根本没有管什么事儿,毕竟上面儿还有两个同知,这会子竟然因为贪钱被抓?

    怎么想都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贾芸被人扔出去顶包了!

    武曌听了闲不住,准备回去看看,毕竟贾芸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如今被人抓就抓,若真是贪了也行,可贾芸刚刚上/任,都没有贪的途径,这分明就是顶罪。

    武曌匆匆和北静郡王告辞,离开了北静王府,她正准备回贾府,结果就在路上遇到了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眼睛还肿着,跟两个大核桃似的,却急火火的样子,看到了武曌的马车,立刻叫人停车。

    原来永宁郡主也是听了贾芸被抓的事儿,虽然昨的绝情,才不管贾芸是死是活,可今儿个就不行了,心疼的跟什么似的,立刻就要去牢里看贾芸。

    永宁郡主的消息比较全,和卫若兰的差不多,只是有些补充,皇后娘娘撺掇着人去查与元春亲厚的外臣,无非就是差一些贪/赃枉法之类,如今没了元春照应,落/马是很快的。

    查出了不少的人,不过最后只有贾芸一个人入/狱了,是今儿早上派人去查的,贾芸家里头竟然抄出了好些赃款,还有两本名册,简直是人赃并获,就给抓进牢里去了。

    永宁郡主着急的:“摆明了是陷害!哪个赃官把赃款藏在自个儿家里,把名册还供在自己书房桌上?这摆明了就是陷害!”

    永宁郡主坐不住,要亲自去牢里看贾芸,武曌想要劝她,毕竟郡主身为金枝玉叶,去牢里不合规矩,而且就算去了,也不能解决问题。

    不过武曌还没来得及安抚郡主,就看到有人过来了,打伞鸣锣的,正是忠顺亲王了。

    忠顺亲王今早要进宫,还没出家门,就听永宁郡主又跑了,还是为了那个贾芸,自然很是生气。

    忠顺亲王的轿子在面前落了,永宁郡主似乎有些怕他爹,忠顺亲王都没有下轿,只是让人打起了轿帘子,冷着脸:“宁儿,胡闹!还不回家去,在这里没来由的现世丢脸!”

    永宁郡主很是委屈,想要反驳,武曌则是拍了拍她,:“听亲王的话儿,赶紧回去,你眼睛肿了,回去敷一敷,凡事儿还有我呢。”

    永宁郡主这才稍微安生了一点,看了武曌好几眼,磨磨蹭蹭的上了马车,被人簇拥着往王府回去了。

    忠顺亲王见女儿回去了,这才看了一眼武曌,也没话,叫人垂下轿帘子,起轿进宫去了。

    武曌也上了马车,很快回了贾府,她下了车,往里面儿走,正好迎面看到了王夫人。

    王夫人这会子定然是给老祖/宗请安回来,不过没有从老祖/宗的后花厅走,而是走了前面儿,可能准备去外书房看看贾宝玉。

    武曌正好过去,见到了王夫人,就给王夫人请安问好,王夫人见到武曌,随便拉了两句家常。

    元春落/马之后,皇上没有/意思牵累贾家,又有王子腾的扶持,这些日子贾家才稍微好一些,王夫人也恢复了一点儿气色。

    王夫人:“你昨儿个在老太妃那处,可能不曾听,廊上那个贾芸,犯了事儿,因着贪/赃枉法,今儿个刚被抓/走了,闹得风言风语的。”

    武曌正想打听这个事儿,王夫人就:“唉,也是了,什么廊上廊下的,就是见不得世面,也就是仗着咱们家的名头儿罢了,就算给他个官儿,也只是个昏官罢了。”

    武曌一听,觉得不对头,这王夫人……恐怕是在敲打自己罢?

    毕竟谁不知道,贾芸是武曌一手提拔/出来的,同知的位置,还是武曌去给贾芸弄来的。

    果然就听王夫人继续:“也是呢,不过是一个旁支儿罢了,也不值得什么,你啊,平日里身/子就不好,今儿个出了事儿,你也不要管,都是他的不是,谁让他贪了呢,你对不对?就安安心心,享享福才是。”

    武曌越听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儿,王夫人这是明着暗着敲打自己,让自己不要管闲事儿。

    武曌没有立刻话,王夫人还以为武曌听不懂,就又:“你父亲在扬州正在交接,改明儿也要进/京了,你呀,多为你父亲想想,若是结交了这么一个贪/官,为了什么廊上的芸二爷,太不值得,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罢了!”

    王夫人都敲打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有再的了,便让丫头扶着她,慢慢的走了。

    武曌站在王夫人背后,眯了眯眼睛,她起初就觉得了,恐怕是贾芸被人扔出去顶包,如今这会子,王夫人主动来敲打自己,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这摆明了跟武曌,顶的包肯定和王夫人有关系。

    王夫人的手还没伸到官/场去,武曌这么一琢磨,就明白了,不是和王夫人有关,指定和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有关系罢了。

    武曌回了碧纱橱,立刻让身边儿的丫头紫鹃出去,找到焦大,替她办个事儿,仔细查一查贾芸的事儿。

    当晚上,焦大的消息就过来了,贾芸被抓/走的事儿,果然是顶了包,是在贾芸家里查了多少多少钱,还在他书房里摸出了一个账本名册等等。

    王夫人和王子腾果然都关注着这个事儿,想要息事宁人,其实真正贪/赃的根本不是贾芸,他那个手还伸不到这么长,而是都转盐运使,王子腾的一个门人。

    这个门人是王子腾的亲信,知道很多王子腾的事儿,还有贾家的事情,因此王子腾准备保他,再加上王子腾明白,皇上虽然不想牵扯贾家,但是皇后铁了心想要贾家难堪,所以王子腾干脆想要推出一个不相干的贾家人,那就是贾芸,出去顶罪,也给皇后出出气,就能息事宁人了。

    武曌听了,觉得这事儿不能认怂,一来不是什么大事儿,二来王夫人都敲打到门前来了,若是就这么怂了,也太给王夫人面子,往后还不骑到头上来?

    武曌想着,琢磨着去一趟北静郡王府上,结果这会子雪雁就过来了,:“姑娘,北静王府的老太妃请姑娘过去喝/茶呢。”

    武曌有些狐疑,自己早上刚回来,这会子都要黑了,请自己过去喝/茶?

    不过武曌正想过去,就没什么,立刻让丫头准备,火速出了门,到了北静郡王府上。

    那头里果然不是老太妃请武曌过来喝/茶,她一进府们,就看到了六儿,是北静郡王请武曌,但是怕影响了武曌的闺誉,所以用的老太妃的名义。

    六儿蹦跳跳的引着武曌进去,也没有进屋儿,只是坐在花园儿里,除了北静王,卫若兰也在,正等着武曌。

    武曌走过去,卫若兰连忙:“侄/女儿你可来了!”

    北静郡王看了卫若兰一眼,卫若兰赶紧住嘴,北静郡王拱手:“这么晚请姑娘过来,实在多有得罪,只是事态紧急,因此请姑娘过来。”

    原来北静郡王也查出了一些,贾芸并非有罪,而是被人陷害进了牢/狱,那陷害贾芸的,自然是王子腾的门人。

    王子腾一来怕自己的左膀右臂损失,二来也怕受牵累,所以出此下策。

    卫若兰一拍桌子,:“不止如此,那薛家的薛蟠,还在里面做搅屎棍/子,我打听到了,薛蟠用银钱贿/赂了大理寺卿,如今大理寺的怕是已经给贾芸用/刑,准备屈/打/成/招了!”

    武曌听了,眯了眯眼睛,稍微收敛了眼中的森然,心中冷笑一声,大理寺卿怕是太没成算了。

    北静郡王:“这事儿一来是永宁郡主所托,二来……”

    北静郡王看了一眼武曌,又:“二来那贾芸又是林姑娘的侄/儿,王也不好作壁上观,今日请姑娘来就是和姑娘支会一声,明日一早,王准备去大理寺走一趟。”

    武曌也看了北静郡王一眼,北静王要去大理寺,再明显不过,这事儿他们要从薛蟠下手,毕竟薛蟠贿/赂了大理寺卿,容易抓到把柄,所以北静王想去吓一吓那大理寺卿。

    武曌沉思了一会子,却:“不好。”

    卫若兰纳罕的:“怎么不好?”

    武曌淡淡的:“王爷素日里与贾府走的亲厚,虽不管是真好,还是假好,但在旁人眼中,恐怕是只有个好字儿,如今皇后娘娘铁了心想要拿捏贾府,若郡王再出头干预,到时候,事情自然是成的,到时恐怕皇后娘娘就坐实了王爷与贾府亲厚,往后要找王爷的邪茬儿。”

    北静郡王皱了皱眉,武曌想的自然与旁人不同,不只是周到,而且长远。

    武曌到这里,幽幽一笑,:“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出面最好。”

    卫若兰忙:“是谁?”

    武曌却不,似乎想要卖关子,不过北静郡王却一脸了然的样子,还笑了一声。

    那头里卫若兰看着武曌和北静王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有些抓耳挠腮的,就:“唉,好啊,这还没过门子呢,侄/女儿就这么为你着想了,你们叔叔侄/女儿的还心有灵犀起来,这要是过了门子,可怎么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