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7.醉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7.醉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贤德妃出事儿,贾家乱七八糟的奔走了好些日子, 王子腾出面, 一直找/人托关系的,那头里元春也把事情一推四五六, 只是自己耳根子软,听了宫女的诬/告, 觉得若是真的就惨了,所以才告诉了皇上。

    这样一来, 潋滟是必死无疑了, 元春则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绝对不可能做什么贵妃了, 再加上皇后在旁边落/井/下/石,那这事儿就更别提了。

    闹了好一阵子之后, 这事情才稍微平息了一下, 元春被贬, 从贵妃降为才人, 直降了七八级,这还是王子腾托人尽了好话,给元春摘干净了各种过失的结果。

    另外一方面, 也是因为皇上瞬间得罪了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所以想要恩典一下荣国府和宁国府, 不想搞得太僵硬, 因此将元春贬为才人。

    皇后娘娘又令元春禁足等等。

    元春的势力算是轰然倒塌, 皇后还想要彻底搞/垮元春的势力,自然要趁机下手,这些日子又开始令身边的亲戚,查办元春势力的剩余部分,例如元春亲近的宫女太监,当然还有元春势力延伸的外臣朝臣等等。

    很多人都自顾不暇,落/马了一大堆,有的是贪/污的,有的是受/贿的,有的是渎职的,总之元春相关的人,掉了一大堆,荣国府和宁国府也是自顾不暇。

    虽然皇上不想牵扯太多,但是皇后娘娘还自有一番手段,不趁着这大好时机查办,还能什么时候查办?就想要把元春的根基,一刀铲除。

    武曌是不管这些的,又不碍她的事儿,因此日子也是清闲的很,贾府最近很乱,因此武曌就三两头去林府上住一住,等着过两,时机成熟了,贾府的人也无暇顾及别人,就提早搬过来。

    武曌今日闲得慌,也不在贾府,就带着丫头出来,准备去老太妃那面儿串串门子。

    武曌进了北静郡王府,就看到六儿在墙根边上,正在拔草呢!

    六儿跟个豆包儿一样,蹲在地上就是圆溜溜的一团,犄角还晃来晃去的,武曌实在没忍住,就过去碰了碰六儿的犄角。

    六儿立刻抬起头来,一看是武曌,顿时眼睛都睁大了,一张圆溜溜的脸,一双锃亮的大眼睛,仿佛见到了亲爹一般!

    武曌眼皮子一跳,不知六儿这是什么表情,:“六儿你怎么蹲在这里?怕是挨罚了罢?”

    六儿则是蹦跶起来,掸了掸自己衣裳上的土,:“不是不是!”

    他着,还使劲摇头,犄角颤悠悠的,异常可爱,就听六儿急火火的:“姑娘你可来了,太妃就盼着您来呢!快快,咱们过去罢!”

    六儿如此殷勤,闹得武曌都不敢过去了,还以为老太妃那里是龙潭虎穴一般,:“怎么回事?”

    六儿揪着自己犄角,:“是永宁郡主来了!”

    武曌更是纳罕,永宁郡主怎么了?不是常常来?虽然老太妃一口一个这丫头怎么怎么样,这丫头心眼儿太多等等,但还是很疼爱永宁郡主的。

    如今永宁郡主来了,老太妃该爱见才是。

    武曌狐疑的跟着六儿进了老太妃的院落,结果就听到“呜呜呜呜”的声音,仿佛是哪方遭难,哭的河堤都要崩塌了。

    武曌眉头一抽,六儿推着武曌,:“姑娘姑娘!您快进去罢!”

    武曌走进老太妃的房间,还没通报,老太妃就看到了武曌,连忙:“快来!快来,你可是来了!我正要叫人去请你!”

    武曌一看,更不敢进去了,永宁郡主真的在老太妃屋里,而且哭得一脸花,好像花猫儿一样,眼睛都肿了,仿佛大核桃,还一把一把的抹着鼻涕眼泪,哪有一点儿郡主的模样?

    武曌还以为郡主丧了考妣,不然怎么哭得这么心酸委屈?

    永宁郡主嚎哭着,按理整治了上赶着跑过来的“乐子”,郡主该高兴才是,怎么突然就哭上了?见到了武曌,更是委屈,立刻哭着过来,拉起武曌的袖子就要擦眼泪。

    武曌头皮一麻,赶紧抽走袖子,郡主更是嚎哭不止。

    老太妃被她哭的不行,揉/着额角,:“丫头,你快带着永宁这丫头,去别的地儿哭,哭好了再过来,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实在受不了。”

    怪不得六儿和老太妃那么想让武曌过来,因为想要武曌把永宁这个大哭包儿带走。

    武曌十分无奈,只好先带着永宁郡主出了老太妃的院落,六儿特意带她们到了一个安静清幽的院落,这旁边是演武场,北静郡王早年没什么公/务的时候,喜欢在这里演武,如今身上的活计越来越多,也就荒废了,这旁边好些屋子,都非常清净。

    武曌带着永宁郡主进去,永宁郡主趴在桌上就哭,昏地暗的,桌子上都聚/集了一洼水了,武曌起初劝了两句,不管用,干脆不劝了,反而拿起一个空杯子,放在郡主面前。

    永宁郡主:“你做什么?”

    武曌笑眯眯的:“不做什么,就是看看这只杯子,什么时候能被郡主的眼泪挂灌满?”

    永宁郡主一听,气的不行,:“你还消遣我!都是你的错儿!”

    武曌:“怎么是我的错?你因着什么哭,我都不知道。”

    永宁郡主顶着红彤彤的大眼睛,好是委屈,抽噎:“自然是你的错,是你那好侄/子!要气死本郡主!”

    永宁郡主一边哭一边,武曌险些没听懂,抽抽噎噎的,后来总是听懂了,原来永宁郡主哭的这么凶,竟然是为了贾芸!

    之前武曌就觉得,永宁郡主怕是和贾芸认识的,对贾芸有些意思,但是武曌和贾芸旁敲侧击,贾芸并不认识永宁郡主,也从来没想过攀这么高的枝儿。

    这样一想,永宁郡主恐怕是单相思,妥妥的单相思。

    就是今儿个的事儿,永宁郡主跑出王府来,到知府旁边去转悠,因着贾芸现在是同知,因此自然要去上工报道,永宁郡主弄了些好吃的,还去庙里请了一个护身符,自己回家做成了香囊,准备给贾芸拿过去。

    结果没成想,贾芸都傻了,不敢接,还自己高攀不上,郡主折煞了他等等。

    永宁郡主这么赤/裸裸的贾芸甩了,气的不行,把香囊扔在贾芸脸上,调头就走了,越想越委屈,就跑到太妃这里来哭了。

    武曌一听,不/厚道的笑了一声,永宁郡主一听,哭的更凶了,嘴里着:“那该死的贾芸,我恨不能阉了他!”

    武曌挑了挑眉,又听郡主哭着:“他就是配不上我,往后我再也不理他了,他爱死爱活,都不碍我事儿!我若再理他,我就是狗儿!”

    武曌笑着:“我家有个四儿了,你要做五儿?”

    永宁郡主气的瞪了武曌一眼,:“你还笑,我正伤心着,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

    武曌很无奈的:“我刚才安慰了,郡主偏不听,倒是笑话郡主,郡主喜欢听。”

    永宁郡主气的:“我知道了,你那好侄/儿都跟你学的!一开口能气死人!气死我了!”

    永宁郡主着又哭了,到后来眼泪哭干了,实在哭不出来,就开始骂贾芸,永宁郡主那可是嘴巴不饶人的,一口一个阉了他,送他去做太监等等。

    后来骂的嗓子也哑了,实在不出话来,就一拍桌子,沙哑着嗓子:“去,给我弄点酒来,我要喝酒!”

    丫头们你看我我看你的,武曌点了点头,:“去弄就是。”

    丫头们赶紧去请示老太妃,弄些酒来给郡主消愁,老太妃一听,郡主丫头竟然不哭了,那实在太好了,别是一坛酒,一百坛都给她喝!

    很快,一众丫头捧着酒坛子就进来了,六儿手里还端着几盘子菜,蹦蹦跳跳的进来,老太妃给她们加菜,免得只喝酒肚子里烧的慌。

    很快摆了一大桌子,永宁郡主亲自倒酒,沙哑着嗓子:“你也要喝!”

    武曌笑着:“我为什么要喝?我又不像郡主,想阉了谁?”

    永宁郡主一听她笑话自己,顿时不干了,:“你就得喝!别以为有水溶哥/哥爱见你,你就可以不喝了,不行,贾芸是你侄/儿,你必须喝!”

    武曌不是不过她,只是觉得永宁郡主哭成这样儿,也挺可怜儿的,便陪着永宁郡主喝了两杯。

    永宁郡主是那种千杯不倒的体质,而且身/子骨又好,一杯一杯接着喝,根本没事儿,而且越喝越是明白,越喝眼睛越亮。

    武曌喝了几杯,顿时上头,这酒劲儿太大了,估计是老太妃拿来灌永宁郡主的,武曌这身/子骨又弱,喝了几杯竟然不行了,晕晕乎乎的,反应也慢了不少,感觉脸上烧烫的厉害,话的语速都慢了,而且软/绵绵的。

    那头永宁郡主见她醉了,可算是能笑话武曌了,给武曌又灌了两杯酒,紫鹃和雪雁一见,连忙:“郡主,别让姑娘喝了,姑娘身/子骨太弱,喝多了要难受,明儿个宿醉头疼的,再牵扯出别的病来,万万使不得!”

    永宁郡主也觉得武曌这身/子骨儿弱,自己一个姑娘都能把她背起来,便不再让武曌喝,可是她还没喝痛快,便一拍桌子,:“你们俩,替主/子喝!”

    雪雁和紫鹃顿时遭殃了,陪着永宁郡主喝酒,这下子好了,两个丫头抗一个郡主,竟然喝得七零/八落,郡主才稍微有点醉意。

    一直喝到黑,那面儿忠顺亲王从宫里头回来,听自己女儿跑过来胡闹,十分生气的令人过来寻,这时候郡主可是醉了,已经睡着了,被丫头们送上了车马,带回忠顺亲王府去了。

    武曌这边,也醉的不行,但是没人过来寻她,她身边儿两个丫头也醉了,倒在地上就睡着了。

    老太妃过来看了一眼,实在无奈,让人把两个辛苦挡酒的丫头搀出去,找个房舍好好休息。

    这面儿见武曌睡得瓷实,也不敢多碰,就让丫头伺候武曌上/床去休息,等明日早上醒了酒再。

    武曌睡得迷迷糊糊,她一直睡到晚上日落,也没有吃晚膳,肚子里饿得慌,胃里酒气烧得慌,就睁开眼睛,但是酒气还没醒,翻身坐起来晕晕乎乎的,翻了两次才坐起来,险些从床/上掉下来。

    武曌脑子里晕乎乎,下了床,外面黑着,自己穿着衣裳,周围没人儿,屋儿里也黑/洞/洞的,却能听到“砰砰砰”的声音,武曌不知是什么声儿,头疼欲裂,反应也慢,迷迷糊糊往外走。

    她扶着墙往外走,“嘭”一声推开门,一股子冷风灌进来,武曌虽然身/子骨儿弱,但是这会子吃了酒,酒气还在头上,只觉得吹的凉快,更是往外走了。

    推开门,外面的声音更是大,夹杂着风声,还有击/打的声音,就看到旁边演武场上,竟然有人。

    硕/大的演武场很是空旷,四周摆着兵器架子,唯独一个男子站在演武场上,他上身打着赤膊,手中握着□□,正在挥舞着□□,黑/暗中枪头银光纷飞,时不时击/打着前面的木桩,发出“砰砰砰”的脆响声。

    那男子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还是弱冠,身材却异常高大挺拔,别看往日里衣冠整齐显得文质彬彬,有一种文雅风/流的姿态,只是如今打着赤膊,身上竟然全是肌肉,握着□□的手臂因为用/力,肌肉隆/起,薄薄的汗水蔓延在走势流畅的肌肉上,带起一股不出的美/感。

    那正在练枪的不是旁人,自然是北静郡王了!

    北静郡王今儿个去赴宴,也是刚回来,吃了些酒,身上热得慌,就过来比划两下,他回来得晚,自然不知道武曌在这边清净的地方休息,毕竟北静郡王这君子的秉性,若是知道武曌在这附近,决计不敢打赤膊了。

    北静郡王正在舞枪,就听到“吱呀”一声,竟然有人从旁边的屋儿里出来,这地方一般没人,连下人都不过来,北静郡王有些纳罕,立刻收了□□,转头去看。

    这一看之下,饶是平日里风轻云淡的北静郡王都吓了一跳,连忙将□□“唰!”一声插在兵器加上,然后扯了自己丢在一边的衣裳往身上披。

    不过北静王之前丢/了衣裳,满地都是,也是图个方便,如今扯了一件,只是外袍,也顾不及去拿中衣,连忙就直接将外袍披在身上,只觉得好是尴尬失礼。

    却那面儿武曌,只是定眼看着,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尴尬,或者羞赧的意思。

    武曌是喝醉了,这会子还没醒,她上辈子是女皇,什么事儿能令她尴尬?令她羞赧?什么大世面没见过?

    不过真别,北静郡王这般容貌,的确是没见过,上少有,底下绝无的。

    武曌醉的厉害,脑子里晕乎乎的,平日里和北静郡王拉开距离,也是因为北静郡王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温柔随和,骨子里黑的厉害,武曌如今还没有太多的势力,因此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但如今醉了,脑子里晕乎乎的,便没想这些,只是盯着北静郡王瞧,瞧得北静郡王愣是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北静郡王这边赶紧/套/上衣裳,也不管什么,把腰带一束,匆匆忙忙的,哪知道武曌竟然不回避,反而还走了过来,一走过来北静郡王就闻到了,一股子酒香味儿,原来是武曌喝醉了。

    北静郡王见武曌死盯着自己过来,连忙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温柔随和的笑容,:“林姑娘怕是醉了,王叫人来……”

    伏侍姑娘歇息……

    北静郡王的话还没完,武曌已经走过来,明明比北静郡王矮了许多,明明需要仰着头看他,却自有一股不出来的高贵气质。

    武曌挑唇一笑,眉眼间哪有怯生生女子的表情?突然抬起白/嫩/嫩的手来,下一刻竟然一下捏住了北静郡王的下巴,饧着眼睛打谅他。

    北静郡王吃了一惊,被武曌那气势愣是震得没动晃。

    就见武曌眼中氤氲着浓浓的水汽,笑着:“模样儿,倒是极好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