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诬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6.诬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武曌因着心情好, 和郡主又了会话儿, 两个人一道去郡主花园坐了坐, 然后武曌才起身告辞, 准备回荣国府去。

    武曌刚进了荣国府大门,就听到里面乌烟瘴气, 鸡飞狗跳的声音, 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哭的哭, 喊得喊,连皇上驾崩都没有这里“热闹”。

    武曌走进去, 隐约听得什么“贤德妃”怎么怎么样, “贵妃娘娘”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 但是听不清楚。

    武曌往碧纱橱而去,刚进了贾母的院落, 就听到里面的哭声, 坐在台阶上的丫头们看到了武曌,立刻迎上来,:“林姑娘,您可来了!”

    武曌:“怎么回事儿?”

    那丫头:“我们也不知怎么回事, 老祖/宗找您呢。”

    丫头着,催着武曌赶紧进老祖/宗的屋儿去,紫鹃和雪雁打起帘子, 武曌走进去, 就看到屋子里的人还挺齐全的, 不只是老祖/宗一个人在。

    还有那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李纨、尤氏、薛姨/妈等等,并着一干的姑娘们,什么薛宝钗,迎春探春惜春等等,另外还有贾宝玉,贾宝玉歪在贾母怀里,哭的也是花枝乱颤的。

    老太太见武曌回来了,立刻哭道:“你可回来了!咱们家出大事儿了!”

    武曌有些狐疑,不过心里头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毕竟元春刚刚挑/拨了皇帝,让皇帝来搜/查北静郡王和忠顺亲王,若只是得罪了一个平日里与贾府想与的不错的北静郡王也就算了,那头里永宁郡主也了,忠顺亲王府里也被人检/举,查了一遍。

    这下子好了,贾家不只是得罪了一向闲云野鹤,与人为善的北静郡王,还得罪了一向铁石心肠,与贾家为敌的忠顺亲王,自然要哭抢地了。

    老太太擦着眼泪,:“还不是贵妃娘娘的事儿,也不知是谁,竟然诬/告咱们贵妃娘娘,如今宫里头传出消息,皇上要为难贵妃娘娘,这可如何是好啊?”

    她这么一,做亲娘的王夫人就着帕子,“呜咽”一声就哭了出来,好是伤心。

    毕竟王夫人一直以来都被老太太压着头等,每每孝顺恭敬,自从元春当上了贵妃之后,作为元春的亲娘,王夫人的地位可算是拔了一个头筹,虽然上面还是有年纪最大的老祖/宗压着,但是王夫人话的分量就不同了。

    又因着她住在正房主院儿,这样一来,好些人提起贾家的奶奶,第一个都想到王夫人,而不是邢夫人,念词的时候,也是王夫人邢夫人这样的顺序,叫出去宴请,同样是王夫人去,邢夫人没人请。

    王夫人自然是欢心的,只是如今元春不知怎么的,竟然出了事儿,宫里有通气的太监宫女,但是没把话儿清楚,只是知道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牵累了他们元春大姑娘。

    武曌一听更是明白了,果然就是那事儿,不过传到这边来,就变成了元春被人诬/告。

    那面儿有人突然:“定然是皇后了,这贵妃娘娘刚主持了花朝节,一向都是皇后主持的,所以……”

    她的话还没完,已经被王夫人立刻喝止,:“嚼舌/头根子的下/贱/货,皇后也是你能的?滚出去!”

    那丫头吓了一跳,毕竟平日里王夫人温柔慈善,如今却发了大火儿,吓得那丫头一溜烟儿就跑了。

    武曌则是很明白,因着自己是皇后娘娘名义上的义女,所以王夫人怕自己告/状到皇后跟前去。

    武曌没有话,老祖/宗就:“丫头,我知你素日和北静王府的老太妃走的很近,你快去道道,绝不是咱们家贵妃娘娘做的,肯定是有人诬陷,北静郡王也素来和咱们家亲厚,快请郡王/进宫面圣啊!”

    武曌听了,不急不缓的:“老祖/宗,您别着急,北静郡王已经进宫面圣了。”

    老祖/宗一听,当即放下心来,那面儿王夫人也放下心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王熙凤怕被人群淹没了,就:“我就了,老祖/宗您根本不用白操这个心,北静郡王素来和咱们亲厚,就算有人挑/拨离间,那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儿呢!再者了,不是咱们吹,贾家这么些年,虽然没再出过像太爷那般了得的人,但是如今也不差啊,毕竟是大树根基,就算是皇后想要办谁,那也要看情况,再有我们奶奶朝里头有人,不是还有咱们奶奶的亲/哥/哥王大人坐镇?怕什么?一准儿没事的!”

    武曌听她的利索又好听,三两句就把众人给安稳的舒舒坦坦了,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似的。

    武曌就笑了一声,:“别着急,话儿还没完呢,我是北静郡王已经进宫去了,而且火急火燎的,因着贵妃娘娘诬/告北静郡王和忠顺亲王府中藏有大逆不道的证物,但是把府邸搜了个底儿朝,也未曾搜出什么,因此郡王这会子进宫,去讨//法了!”

    她这么一,众人唬的全都怔了,贾母差点从大椅上掉下来,旁边的王夫人王熙凤等等,还在笑,结果笑容全都凝固在脸上,扑簌簌的瞬间剥落了,脸色变得异常青紫难看。

    老祖/宗颤巍巍的:“你……你什么?”

    武曌:“老祖/宗怕是不知道罢?并非是有人诬/告了贵妃娘娘,而是贵妃娘娘检/举了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如今没有查到任何不利的证据,所以……”

    老祖/宗更是颤巍巍的,不知道元春怎么想的,忠顺亲王素来和他们不和,检/举也是有道理,平白连北静郡王竟然也给得罪了,一下还得罪了两个权/贵,忠顺亲王是皇上叔伯辈儿里唯一在世的亲王了,自然功高权高,而北静王是皇上的亲弟/弟,一向不求名利,皇上最喜他淡薄,也给了很多实权。

    这下好了,一下得罪两个!

    老祖/宗喃喃的:“那……那要怎么办啊!”

    众人都没了主见,王熙凤就:“大家别慌,还是叫咱们奶奶,去托人问问王大人才是。”

    王夫人就:“是了,先托人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才好!”

    王夫人可是王子腾的亲妹妹,王子腾是他们如今的支柱,在宫里头人脉也广,得上话等等,荣国府宁国府虽然以国公府自称,不过现在没有什么大官儿,只是仗着祖上的庇荫,在平头百/姓和那些纨绔公子面前,还能充充大半蒜,真到了皇宫里面,什么也不是了。

    王夫人连忙让人去托付王子腾,大家全都等在老太太的暖阁里,那面儿武曌就以自己身/子不好为借口,不和她们一起等了,回了自己的碧纱橱去休息。

    派出去的厮一会子一回来,来回来去的探,探来探去也就是那样儿,元春诬/告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本想飞黄腾达,巩固自己派系的实力,但是没成想,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其实元春的想法是好的,元春知道,皇上现在开始渐渐不能容忍自己的叔叔和自己的兄弟了,忠顺亲王在当皇子的时候,就非常有人脉,很多人都站忠顺亲王的派系,只不过后来跟错了队,但那时候先皇都无法彻底粉碎忠顺亲王的派系,如今到了皇上这一辈儿,更无法粉碎了。

    于是皇上只好培养自己的亲弟/弟,让北静郡王多多牵制忠顺亲王,这两个府,平日里看起来极为不对盘,但是也不至于如此,表面上僵硬,实际却和平的厉害,永宁郡主还是老太妃看着长大的,那时候忠顺亲王忙碌,永宁郡主经常跑出来离家出走,就到北静郡王府里,和老太妃顽耍,因此老太妃她心眼儿多,但心里头还是疼爱永宁郡主的。

    皇上有/意培养北静郡王,结果北静郡王培养出来了,无论他是不是闲云野鹤明/哲/保/身的人物儿,帝王总是多疑的,皇上又开始质疑北静郡王,毕竟北静郡王/权力太大,皇上已经隐约感觉到有一种难以控/制的错觉。

    这时候皇上就在想,怎么才能一举拔除两个毒/瘤?不要看平日里皇上对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都不错,其实内地里早就已经离心,否则也不会想要给北静郡王立一个商家女的正妃了。

    如今元春也是聪明的,拿捏准了皇上的心思,因此去告/状,元春之所以能升为贵妃,其实也是因为告/状,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造/反,是从永宁郡主的口/中得知,因此元春顿时冲动,就跑到了皇上面前,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皇上也是有所顾虑的,一个妃子过来嚼舌/头根子,到底信是不信?

    但是皇上又害怕,如果他们真的造/反,不查不好,查了没造/反也不好,幸亏有元春这个告/状的人在这里顶着,光/明正大的查了,如果有问题,就用元春顶上去。

    元春一心想要巩固自己的实力,却没想到,在皇上面前,她不过是个顶包的卒子罢了。

    武曌在房里休息,大约吃了晚膳的时候,府邸里又开始热闹了,不为别的,是有人上府门来了,为首的是个大太监,竟然是六宫都太监夏守忠。

    夏守忠走进来,态度也不算不好,但是也不算良好,拿着旨意,大家都给吓坏了,夏守忠摆了摆手,身后还有士兵,敢情竟然是来抓人的!

    贾家的人都吓坏了,那头里贾政贾赦贾珍全都跑过来问问究竟,夏守忠笑眯眯的:“没什么,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儿。”

    夏守忠不愿意透露,贾政再三请求,夏守忠这才:“贤德妃娘娘诬/告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的事儿,恐怕是坐实了。”

    他这么一,贾家的人瞬间都要瘫在地上,:“这……这不可能……”

    夏守忠:“是啊,娘娘也不可能,贤德妃娘娘是有人挑/拨离间,撺掇她诬/告,是一个叫作潋滟的宫女。”

    原来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进宫之后,元春自然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样一来,还有皇后落/井/下/石,元春这一过的是水深火/热。

    皇上要给元春治罪,元春也算是激灵的,就有个宫女跟自己面前诬/告,元春自己是一个女子,根本不懂这些,但是怕误了皇上的大事儿,所以才告诉了皇上,初心是好的,全都是那个叫潋滟的宫女的错。

    这下好了,元春把责任往外一推,皇上立刻令人去捉拿这个叫做潋滟的宫女对峙,但就算罪魁祸首是潋滟,元春也少不得受罚。

    潋滟知道中计,早就躲起来了,根本不在府里,武曌也没拦着潋滟跑,这会子将贾府搜了个底朝,根本没有潋滟,夏守忠又令侍卫去外面找。

    一直找到了大半夜,才听到府门外面有嚎哭的声音,大喊着:“不要抓我!!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众人听了声音,不管是男人还是女眷,全都争相往外跑,去看看究竟,果然就看到了潋滟,已经被抓到了,好像想要偷跑出城,在城门口被发现了,这会子被侍卫抓着,准备带回去审/查。

    潋滟大叫着:“我冤枉啊!我没有!我是为贤德妃办事儿的!我冤枉啊!”

    贾政听得心里直颤悠,那面夏守忠终于抓到了人,准备离开,贾政赶紧趋步送行,姿态放得很低,:“夏老/爷,我们贾家忠心耿耿,定然是有贼人挑唆,贤德妃娘娘为人单纯,真烂漫,所以才会遭贼子利/用,请夏老/爷还在圣上和皇后跟前,美言几句。”

    夏守忠看了贾政一眼,但是没话,自然不愿意蹚浑水,毕竟这可是忠顺亲王和北静郡王两蹚浑水!

    那面潋滟还大喊着:“我冤枉!我不要顶罪!!不要!都是贤德妃让我做的!都是贤德妃让我做的!我不要顶罪!我是冤枉的!”

    夏守忠准备离开,送到大门口的时候,贾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这……夏老/爷,不知明年贤德妃娘娘省亲的事儿,还……”

    夏守忠笑了一声,:“省亲?到时候还是贤德妃,你们再考虑罢,省什么?”

    罢了,夏守忠跨上马去,立刻一阵马鞭,带着人匆匆往宫里赶去,准备回话儿去了……

    外面送走了夏守忠,顿时乱成了一锅粥,王夫人喊着:“快快,叫赖大去找王大人。”

    那面儿邢夫人:“咱们还是托人去求求皇后娘娘才是!”

    老祖/宗则是心肝肉跳的:“林丫头呢?叫她去求求北静郡王,郡王心软,不准就会帮贤德妃些好话儿!”

    武曌这会子已经准备回去休息了,毕竟时辰晚了,听到贾母的话,顿时笑了一声,感觉贾母的那句“郡王心软”,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顽笑话儿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