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缘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4.缘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二月十二是林姑娘的生辰, 二月十五宫里头办花朝节,这次花朝节十分之隆重,因着有一个缘由。

    每年的花朝节都是皇后娘娘主持举办的, 但是今年不一样, 也不知怎么的, 贤德妃元春竟然向皇上讨到了这次举办花朝节的活计。

    元春在皇上面前,皇后娘娘最近悲痛, 身/子不好, 因着永昌公主掉胎的事儿,一直很是苦闷, 因此让皇后娘娘费心花朝节, 她心里过意不去, 再有就是, 她想把这次花朝节弄得隆重一些, 给皇后娘娘冲冲喜。

    皇上听了元春的一片苦心, 正好也宠信元春,就令元春去着手办这个花朝节,这下子好了, 皇后娘娘还在呢,主持的事儿就分给了元春,给把皇后给气着了。

    每年花朝节,宫里头都有好些的节目, 很多太太/姐, 都会盛装出席, 来到宫里头罗人脉,花朝节除了女儿家们盛装出席,皇上还会组/织一些宠信的臣子进宫赴宴。

    当然了,臣子的宴席和姑娘们的宴席是分开的,但是有一个环节是可以互通有无的,那即是做花糕。

    每年花朝节,除了看灯插花之类的,还要做花糕,尤其是让那些未出嫁的姑娘们的来做花糕,将花瓣儿碾碎,包在糕点里,每个人做一份儿,到时候底下压着签子,令那些未娶亲的公子们来品尝,谁拿到了哪家姑娘的花糕,自然是有一番缘分的。

    武曌今年也被邀请去宫里赴宴,武曌一听是元春举办的,就想起了浣纱,也不知浣纱如今被那些精明的丫头们,欺负成了什么样儿。

    二月十五这,武曌就准备进宫去了,那面荣国府上的老祖/宗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还有王熙凤等等,都是要进宫赴宴的,大家按照品阶大妆。

    武曌虽然是皇后娘娘的义女,但是其实并没有品级,因此这个时候,王夫人邢夫人她们可是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众人一并进了宫,因为都和贤德妃元春沾亲带故,所以进宫之后,先去拜见元春。

    元春端端坐着,见过了贾母王夫人等,就殷勤的过来,拉住武曌的手,:“妹妹,你这些日子也不进宫来瞧瞧我,你看呢,我这是想你想的紧,你倒是好,可没良心了,恐怕只顾着往皇后那里去了罢?”

    武曌听出来了,元春这是试探自己和皇后有多要好,她可不知道,皇后娘娘是被/逼无奈才收了武曌义女的,元春只当武曌是加入了皇后的派系。

    武曌笑了笑,十分温顺的:“承蒙皇后娘娘看得起罢了。”

    她这么一,元春更是会错意,心里警铃大震,左右看了看,顶着尴尬的笑脸,:“好妹妹,怎么不见姐姐给你的那个丫鬟,可是不好使换?”

    武曌一笑,就等着她着,怕是这些日子,元春在宫里等着她的眼线送信,等的都不耐烦了,可就是不见浣纱送信回来。

    武曌笑了笑,:“正要回禀贵妃娘娘这个事儿,浣纱是个好的,做事儿勤快,模样也好,嘴巴也甜,正和我心意,只是因为太和心意了,也太出众了,因此那宝兄弟看见了浣纱,就给要了去,我思忖着,平日里贵妃娘娘最是疼爱宝兄弟,如今宝兄弟不过跟我要个丫头,我若是不给,倒是寒了宝兄弟的心,以为我气呢,我便给了宝兄弟,不算什么。”

    最后那一句不算什么,的娇羞无比,还有点请/功的口气,可把元春气的七窍生烟!

    元春/心里头暗暗的磨牙,本弄了个眼线过去,试探试探武曌到底是不是皇后派系的,结果现在好了,武曌三两句话把眼线打发走了,还不算什么,元春能不生气么?

    武曌见她眼皮和脸皮都在不停的抽/搐,面上还顶着勉强的笑容,心里冷笑一回,这么点道行,也拿出来显摆,跟自己斗?怕是逗着顽才对罢。

    元春顺了顺自己的气儿,勉强:“是……是呢,不值什么,那……”

    她着,立刻抓/住身边一个丫头,:“潋滟这丫头也好,你这般把身边儿的丫头送给了宝兄弟,我再送你一个便是了。”

    武曌笑眯眯的,也没拒绝,也不推辞,一口就应承下来,:“敢情好,谢娘娘。”

    她这么爽/快,元春顿时都懵了,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到底这林妹妹,是聪明的,还是糊涂的?

    武曌心里想着,若是能叫你摸得门清,还做什么女皇?

    这头里她们话,很快宴席就要开始了,武曌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花朝节,因此不知道其中“规矩”。

    武曌一看,好些个姑娘都拎着篮子,或者捧盒,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然都是花糕。

    其实这花朝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谁家/姐都不会做糕点,最多秀秀花样儿,这样一来,大家做出来的都很难吃,所以全都从家里自个儿带来一份儿,在这里装装样子,戳戳花儿罢了,到时候就把带来的成品糕点一调换,就行了。

    武曌不知这事儿,贾府里头也没有人告诉武曌,薛宝钗那面儿虽然也是第一次来,但是竟然带了糕点,看到武曌没有,便:“瞧我这记性,我昨儿还想着要告诉妹妹一声,结果今儿就忘了,实在对不住。”

    武曌也不怕这个,根本不当回事儿。

    很快皇后娘娘走出来,不过并不主持,只是坐在一边儿,随即元春被宫女簇拥着走出来,这会子才开始主持,面露春风微笑,了一些场面话儿,就开始让姑娘们做花糕了。

    其实就是做做样子,弄了一些个鲜花来,等着捣碎,一般姑娘都不动手,身边的丫头动手捣碎花糕,她们只是话儿,聊聊儿,互相现弄一下自己的体面罢了。

    武曌坐在人群中,好些人过来攀谈着,因着她没有带花糕过来,一会子还要给皇上献上花糕,所以肯定要自己做。

    大家都以为武曌不会做,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花朝节在唐朝就已经盛行,而且武曌并不是生来就当女皇,相反的,她儿时和史湘云的境况差不多,家里头什么都是娘儿俩自己做,武曌做糕点的手艺,尤其出众。

    元春面上都是微笑,其实冷眼看着武曌,就想等着武曌出丑,结果好了,没成想,武曌做起糕点,竟然头头是道,而且不只是头头是道,那动作仿佛还跟画儿似的,举手投足优雅得体,再加上身边好多花瓣子,真真儿是仙女下凡一般。

    皇上这会子正在宴请大臣们,在座的有忠顺亲王、北静郡王、南安郡王、齐国公、襄阳侯等等等等,各家公子也都随着入宫赴宴,毕竟这花朝节可是撮合婚事的大好时机。

    众人一边吃酒,一边谈,皇上看时辰差不多了,就带着众臣起身,往这边走过来,但是也没有过来,以免不成体统,而是隔着一汪湖水,远远看着这边灯火通明的宴席。

    姑娘们眼见皇上等人过来了,全都立刻装作忙碌起来,手里拿着花瓣儿摆/弄,皇上走过来,扶着隔水的栏杆往这边看,虽然看不真切,毕竟已经有些黑了,但是能看个大概,皇上一眼就看到了武曌。

    别人都是假把式,武曌那是真把式,毕竟武曌没有带花糕过来,皇上看见武曌,顿时有些看的痴了,他前些第一次见武曌,就觉得武曌与旁的女子不同,身上萦绕着一股不出的贵气,十分引人,如今将武曌坐在人群之中,却无法被淹没,那出尘之姿十分耐看。

    皇上盯着武曌看,身边的北静郡王一眼就看到了,不过并没有话,那头里齐国公的公子,世袭三品威镇将军的陈瑞文也是看的痴了,不是看别人,正是看的武曌。

    陈瑞文的父亲,齐国公陈翼还走过来,笑着对皇上:“听皇后娘娘日前收了一个义女,冰雪聪明,伶俐非常。”

    皇上听齐国公话,便收回了目光,这的不正是令他神魂颠倒,却无法得到的武曌么?

    陈翼不知皇上的心思在武曌身上,还想替自己儿子陈瑞文亲事,但不直自家看上了武曌,只是,自己这儿子老大不了,总是没个定数等等,又林如海的女儿怎么好,怎么好。

    北静郡王站在旁边一听,这不是很明显了么,陈翼想要皇上赐婚他的儿子和武曌,若起来,武曌是皇后娘娘的义女,那和陈瑞文还真是平辈儿的。

    北静郡王都不需要话,就知道皇上不乐意,果然,皇上装作没听懂,根本不接陈翼的这个岔子。

    这下子好了,陈翼碰了一鼻子灰,也没有办法。

    不过陈瑞文可不甘心,一会子还有吃花糕的环节,若是他能吃到武曌亲手做的花糕,这不是摆明了有缘分?

    陈瑞文是世袭三品将军,在宫里头也有些结交,当即偷偷从旁边溜出去,准备搞些手段。

    北静郡王眼见他溜出去,也默默的退了出来,跟在陈瑞文身后不远,果然就见到陈瑞未找了一个后宫的太监,似乎是元春身边儿的,毕竟这次是贤德妃元春主持,若是陈瑞文能买通元春身边的太监,到时候呈上花糕的时候,动些手脚,武曌的花糕肯定就被陈瑞文选中了。

    其实很多婚配都是这样成的,并非是什么缘分,好些人贿/赂宫女和太监,不言的事儿,反而讨了个好彩头。

    陈瑞文和那太监着话,太监收了钱,就一打叠的答应着,北静郡王看到,唇角一挑,也没有出声,转身往外走,正好迎面碰到了一个大太监。

    那大太监年岁不轻了,是六宫都太监夏守忠。

    夏守忠不似戴权那么张/狂,是个高深莫测的主儿,平日里笑嘻嘻,也不喜欢拿别人钱,但是心里头有一把秤,不能得罪谁,那都是门清的。

    夏守忠眼见北静郡王走过来,连忙请安,北静郡王拱手:“夏老/爷。”

    夏守忠笑着:“郡王折杀奴/才,这一声老/爷,奴/才万万当不起。”

    北静王笑了笑,:“王自然不是白叫的,咱们都是明白人,就敞开窗亮话,王有个鸡毛蒜皮的事儿,却非得请夏老/爷帮忙不成。”

    夏守忠一笑,:“瞧瞧,郡王的什么话儿,鸡毛蒜皮的事儿,也能劳得郡王忧心?该当是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主动给郡王分忧才是,郡王您只管吩咐就是了。”

    北静郡王:“不是什么大事儿,等一会子,你只管把林姑娘的花糕,换在王面前就是了。”

    夏守忠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难事儿,这个倒不难,就是举手之劳,还能讨好北静郡王,便:“这么点子事儿,也劳得郡王亲自来,改明儿点个人来支会一声就是了,郡王放心好了。”

    北静郡王点了点头,:“改再请夏老/爷到府上喝/茶。”

    夏守忠一连串称不敢,赶紧去办事儿去了。

    那面元春见武曌做花糕头头是道,心里都有些发紧,觉得不妙,就吩咐身边儿的宫女,那宫女找到了潋滟,就是那刚刚分配到武曌身边的丫头,让潋滟给武曌使绊儿。

    武曌做好了花糕,潋滟抢着去捧,结果“哎呀”一个不心,就把花糕扔在了地上,那面元春来得巧,立刻:“这么笨手笨脚的,还不快滚下去?”

    她刺棱着潋滟,却又对武曌:“那丫头不是有/意的,这么着,你再做也来不及了,我这儿有现成儿的,送了你。”

    武曌见元春拿出一碟子花糕,就知道元春没安好心眼儿,正巧儿,那面儿紫鹃跑过来,低声对武曌了两句。

    原来那齐国公之气陈瑞文找太监换武曌花糕的事儿,不心被紫鹃给听见了,紫鹃赶紧过来跟姑娘,这换花糕,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武曌听了,也就明白了,怕是那陈瑞文看上了自己,因此想要造就这个缘分。

    武曌这么一想,便放下心来,干脆不和元春较劲儿,就让元春把那个花糕送过去,元春的几斤几两,武曌早就看透了,肯定要在花糕上搞些手段,让陈瑞文吃了,不是正好儿?也不知是咸的,还是辣的,总不会是甜/蜜的。

    武曌还觉得挺有/意思,就“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还谢了元春替自己解围。

    很快大家的花糕都蒸上,马上出炉了,碟子下面压着花名签子,表面上是看不出来谁做的花糕,但是送花糕的太监是知道的。

    陈瑞文托的是太监,北静郡王托的是都太监,这权/利谁大谁一看便知,自然了,太监就把武曌做的花糕,一个磕巴不打的送到了北静郡王面前。

    皇上带和大臣们隔水站在对面,花糕已经送来,先送了一个到皇上面前,皇上打起来一看底下的签子,真巧了,是元春亲手做的花糕。

    皇上心里有些悻悻然,但是也没什么,就吃了,味道甘甜可口,也是不错了。

    陈瑞文还在高兴,拿起太监送来的花糕,低头一看,却如遭五雷轰顶,根本不是什么林姑娘的花糕,也不只是哪家姑娘的花糕,府名字都没听过。

    而那头北静郡王施施然的拿起面前的花糕,果然,花糕下面压着一根签子,上面写着三品左副都御史林海之女等等的字眼儿。

    北静郡王悠然一笑,看着花糕的眼神儿,差点把花糕都给看化了,端端的柔情似水。

    皇上正跟身边儿的大臣笑,只是随口一问,:“四弟,你这花糕这般漂亮?”

    他着,探头一看,好家伙,竟然是武曌做的,皇上顿时心里不太舒服,那面陈瑞文也看到名签,顿时毁的肠子都青了,也意识到自己拿不到武曌的花糕,原来是跟郡王撞上了!

    皇上心里不舒服,但是面上不好表现,不然显得太家子气,就:“这花糕,味道如何?”

    北静郡王笑眯眯的咬了一口,得体的笑容还保持在脸上,眉角却抽/搐了一下……

    咸!

    咸的恨不得能飞起来!

    这果然是花糕,咬了一口都是花椒!又咸又麻,嘴唇都要哆嗦了……

    武曌还以为坑了齐国公的儿子,就见紫鹃慌慌张张过来,一脸悲痛的:“姑娘……那……那花糕,好像被北静郡王食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