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有意为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2.有意为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因着王爷送来了一个独特的金狗头发簪的缘故, 之后就有很多人跟风儿,京/城里差点兴起一股狗头发簪的风/潮。

    还有很多人误以为武曌喜欢狗儿相关的东西,所以巴结的时候, 就送来了很多狗儿的金器,什么画着狗头的茶碗, 什么狗头金汤池, 什么描金狗头胭脂盒, 竟然还有什么狗头暗纹儿的布匹!

    武曌看着这些狗头, 真想转送给北静郡王……

    那生辰宴散了之后,武曌并没有立刻回贾府, 毕竟时候已经晚了,就住在林府上,反正往后也要住在这里。

    浣纱已经换了衣裳, 不过还是冷得不行,毕竟这二月里,虽然是开春儿了, 但是倒春寒很严重,水里还结着冰呢, 浣纱在里面扑腾了两回,没有冻晕过去就是好事儿了,算她身/子骨儿坚强。

    武曌送走了宾客,紫鹃和雪雁就围上来, 准备给武曌换衣裳梳洗等等, 武曌却:“不忙呢, 今儿不是来了个新人?”

    浣纱听她提起自己,赶紧过去,给武曌请安,:“是,奴婢是贤德妃娘娘送过来,伏侍姑娘的。”

    武曌笑了笑,看着浣纱那模样儿,阵阵惹人怜爱,:“是呢,你是贤德妃娘娘送过来的,定然是千挑万选,万中挑一的,想必做事儿规矩,话也是利索的。”

    浣纱连忙应着,武曌就:“那去弄些水来,我现在乏了,想泡个热汤。”

    浣纱赶紧应声,那面子跑着出去,雪雁想要过去帮忙,紫鹃连忙拉住她。

    雪雁一脸不知所以的模样,紫鹃则是声:“你没看出来么?姑娘有/意为难她,咱们不要过去帮忙,这么看着便是了。”

    雪雁看了一眼武曌,武曌笑眯眯的坐着,没话,不过表情似乎是那么回事,于是她也就乐得清闲的没动晃。

    那面浣纱往后厨走,准备去找下等丫鬟烧洗澡水,结果一进后厨傻了眼,只有两个厨子,还不管烧水,根本没有丫鬟跟这儿。

    林府上的确有些丫鬟,都是北静郡王置办的,可是如今刚刚开了筵席,丫鬟们还在前面儿收拾呢,怎么可能过来,偶尔来一个,也是很快就离开了。

    浣纱一见,根本没辙,她一个贤德妃娘娘身边的高等丫鬟,什么时候烧过火?如今却要干这样的粗活儿!

    浣纱不怎么会烧火,这边正捣鼓着,那面儿紫鹃过来了,笑眯眯的:“浣纱妹妹?还没烧好呢?姑娘催了,另外姑娘了,浣纱妹妹能干,一会子先送茶水过来,姑娘入/浴之前儿有个习惯,就是喝一碗酽酽的热茶,你可记着了?”

    浣纱正忙叨,见紫娟一副闲闲的样子,止不住生气,但是也不敢发作,毕竟她是来做细作的,便委屈的:“紫鹃姐能帮个忙么?帮我替姑娘煮些茶?”

    紫鹃一笑,:“哎呦,真不好意思,姑娘让我过来知会你一声儿,一会子回去还要回话呢,我先走了,你忙着!”

    紫鹃着,临走的时候,还趁着浣纱不注意,舀了一点水,浇在旁边的干松木柴上。

    紫鹃做完,这才笑眯眯的走了。

    等她走了之后,浣纱一面子嘴里骂咧咧,一面子干活,她在贤德妃面前,可是个红人儿,虽然是奴婢,但是谁敢给她脸子看?

    如今却这般待遇,心里不服不忿,想着找到了林姑娘的短处,报告了贤德妃,就能回去享清福了。

    她这想着,准备回身去煮茶,弄了些柴,往火里一扔,结果“呼——”一下子,湿/乎/乎的柴被火一燎,瞬间就冒出一股子黑烟,腾家伙冲而起,好像是什么巫术妖法似的。

    浣纱顿时被熏得一头一脸焦黑,哪还有方才那娇滴滴的妩媚模样儿?

    武曌在屋儿里等着,等的都困了,那头里浣纱终于回来了,端着茶,武曌一看,不由“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我叫你沏茶烧水,你倒好,去顽灰了么?”

    只见浣纱满头满脸都是灰,熏得那叫一个狼狈,还被武曌嘲笑了,浣纱心里委屈,觉得是武曌故意整治自己,但是也不敢出来,怕破/坏了贤德妃娘娘的大计。

    浣纱委委屈屈的,武曌则是:“我这里不养闲人,即使是贤德妃娘娘送来的金贵人,你若不行,只好打发你走。”

    浣纱一听,自己任务还没完成,连忙:“姑娘!姑娘您别打发我,奴婢真的可以,真的可以!”

    武曌挥了挥手,:“算了,我是面慈心善的,最听不得人哭闹求饶,你且起来罢,快把热汤提来。”

    浣纱赶紧跑去提热汤,都来不及换衣裳梳头,那面儿终于弄好了热汤,侍奉着武曌入/浴。

    浣纱还以为自己能休息一会子,结果紫鹃就走过来了,笑眯眯的:“姑娘安歇之前要熏香,你快去,把屋儿里熏了香,再有……”

    浣纱惊讶的:“还有?”

    紫娟:“你也是宫里头出来的人,恁的不能吃苦?难道是被养的叼了?我们这儿可不要闲人!你熏了香,今儿晚上是你上夜,知道了么?”

    浣纱有苦不出,也不敢反驳,诺诺的应了,背地里不知道骂出了什么。

    武曌泡了热汤,虽然时候不是太晚,但是今儿个热闹,武曌身/子骨儿不好,也觉得乏了,就准备安歇,让浣纱过来上夜。

    武曌笑着:“真真儿辛苦你了,我这个人,睡得轻,你上夜的时候,千万别弄出一星半点儿的声儿来,否则我这个人就算千好万好,睡觉被打扰了,脾气是很大的。”

    浣纱根本不敢什么,连忙称是,心里叫苦不迭。

    如此,浣纱一过来,紫鹃和雪雁都清闲了,连奶嬷嬷的活计都被浣纱包揽了,实在的,大家还挺喜欢她的,只是浣纱忙碌的四脚朝,因此根本没有时候清闲,自然没有时候给武曌找不痛快。

    今儿一大早上,武曌就要回荣国府去,浣纱自然是要跟着的,众人进了荣国府,那里头贾宝玉正好来外书房读书,都已经走进了外书房,结果看到了武曌,立刻又退了出来。

    贾宝玉欢喜地的迎上来,冲过来要捏武曌的手,武曌不动声色的一躲,贾宝玉没有碰到武曌,心里有些悻悻然的,就:“好妹妹,我昨儿个本要去你的生辰宴的,可是家里头不叫我去,是我胡打海摔的惯了,那里头都是什么这个侯,那个公,这个王,那个贵的太太/姐,还有郡主诰命等等,不叫我冲撞了去,还男女有别什么的。”

    贾宝玉一脸纳罕的:“你他们是不是多虑了,什么男女有别,我反倒讨厌泥沼一般的男人,臭的慌!以往我们姐姐妹妹,不是也这么顽的?”

    武曌听他的话,只是一笑,贾宝玉不是讨厌泥沼一般的男人,他只是讨厌颜色容貌不好的男人,若是像秦钟这般姿容俊俏,又扭/捏温吞的男人,他反而不讨厌了。

    武曌真不知贾宝玉的感官是不是出了问题,大大方方的他不喜欢,非要男人长得女人一般,姿态秉性还要女儿家一般,他才喜欢?

    贾宝玉着话,武曌不搭他的腔,贾宝玉顿时有些冷场,不过侧头一看,顿时就痴了,武曌也跟着侧头去看,原来贾宝玉在看武曌身后的浣纱。

    浣纱今儿个不灰头土脸了,身上打理的好,衣裳还是从贤德妃那里得来的,自然比雪雁和紫鹃穿戴好,胭脂也是最好的,都是贤德妃赏给她的,这样一来,再加上浣纱长得本就不错,此时还垂着头,露/出一段白生生的后颈儿,那就更是娇俏动人了。

    难怪贾宝玉看一眼就痴了。

    武曌似乎也看出来了,挑唇一笑,那面儿浣纱被男子这样痴痴的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头是享受的,毕竟这样爱慕的目光,浣纱在宫里头,根本没有收到过。

    贾宝玉立刻走上去,捏住浣纱的手,浣纱“哎呀”娇羞的喊了一声,贾宝玉不松开,她只是稍微挣扎,挣扎不开,也就算了,任由贾宝玉握着。

    贾宝玉一面捏着她的手,一面盯着她嘴上粉/嫩油光的胭脂,另外一面又抬手去摸浣纱的雪白的脖颈,笑着:“好妹妹,你眼生,我怎的不认识你?”

    浣纱被贾宝玉摸得浑身打飐儿,羞涩的:“奴婢是新来的,跟着姑娘才一日。”

    武曌则是:“她叫浣纱,是贤德妃娘娘,也就是你元春姐姐送来的,昨日刚跟着我。”

    贾宝玉一听,竟然是贾元春送来的,就越发的觉得亲切了,连忙又问长问短的,浣纱十分之不好意思。

    武曌一看,便笑了,十分亲切的:“我素来知道贤德妃娘娘最是疼爱你,如今这丫头也是贤德妃送来的,那真是正好儿了,可见你们有缘分,不如这样儿,我做了主,将她送给你,让她充到你房里,你看怎么样?浣纱聪明伶俐,知冷知热儿,特别会疼人,你屋儿里的丫头,都被你混惯坏了,如今有这么可人儿的,你要不要?”

    贾宝玉一听,当即拍手:“要!要!自然是要的,好妹妹,你真疼人!”

    武曌一笑,:“这值什么?”

    那面儿浣纱只是享受了一下被捧着的感觉,结果突然听武曌,要把自己充给贾宝玉,顿时一惊,连忙“咕咚!”就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

    这一下把众人都给弄傻了,贾宝玉、雪雁、紫鹃,还有一并的厮婆子,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什么情况。

    独独武曌悠闲的站着,一点儿也不吃惊。

    毕竟浣纱是贤德妃送来监/视武曌动向的细作,突然见武曌要把她送给贾宝玉,那浣纱还怎么监/视武曌?

    浣纱“咕咚”一声就跪了下来,:“姑娘!姑娘您……您别把奴婢送人啊,奴婢还想/做牛做马的伏侍伺候姑娘呢!姑娘……奴婢求求您了……”

    这一下倒好了,方才浣纱还娇滴滴羞答答的,突然就跟要了她老命一样,贾宝玉先是吓傻了,慢慢缓过来,脸色就不好了,浣纱不爱跟着自己,还跪下来哭,这摆明了不让贾宝玉好看。

    武曌则是悠闲的:“浣纱,你这做什么?谁不知道这贾府里头,宝二爷是什么样的人物儿?最是心善面慈的主儿,从来不打骂丫头,你跟着他,是你的福气造化,你如今这么哭哭啼啼,是嫌弃宝二爷么?话过来了,你前主/子,贵妃娘娘都最是疼爱宝二爷,如今你倒是嫌弃了,这摆明了找打!”

    武曌着,还像模像样的瞪了一下眼睛,浣纱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求饶不好,毕竟武曌把话头都堵死了,不求饶也不好,不求饶怎么监/视武曌?娘娘给的任务做不完,不是等死?

    贾宝玉也:“是了,你跟着我罢,用不着这么哭,你回去就跟姐妹们一处顽,我这里压根没有什么规矩。”

    浣纱还想再,武曌先抢了她的话头,:“你们还等着什么?将她搀起来,这样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儿?”

    那面婆子丫鬟赶紧把浣纱拎了起来,浣纱想要话,却没人理她,武曌已经:“让你去做半个主/子,又不是杀了你。”

    罢了,就与贾宝玉道别,先走了,贾宝玉则是新收了一个丫头,欢喜的什么似的,自然不缠着武曌,就把浣纱带走了。

    很快府上就听了,贤德妃的一个丫头,跟在宝二爷身边儿,别看只是一个丫头,但是那娇滴滴的姿容,可是一般太太/姐都比不上的,虽然做宝二/奶奶是没戏了,毕竟是个丫鬟,但是做个通房丫头,或者扶成了妾,也是未可知的事儿。

    按理来,浣纱应该混得不错,毕竟贾宝玉的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呢,但是其实并不这样儿,毕竟贾宝玉那院儿里,人精多得是,一个个丫头比/姐还精着呢,突然有人空降过来,怎么能不给点颜色看看?若不给颜色,指不定哪就爬到自己头上去了。

    这武曌准备去北静郡王府上,看看老太妃,从碧纱橱出来,走出贾母的院落,路过贾宝玉的外书房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丫头围着浣纱。

    那几个丫头不用了,自然就是晴雯他们,那里头还有贾宝玉的大丫头袭人,袭人站在旁边儿一直没话,但是冷眼看着,也没有阻止。

    晴雯指着浣纱,话音儿十分尖酸刻薄,:“真把自己当个主/子?别以为是宫里头来的,就怎么样了?不是偷鸡摸狗,就是偷懒生事儿,你以为自个儿在爷们儿面前告个状,了不起了?”

    麝月在一旁:“你们先别吵,我问你,我们宝爷平日里待你不薄,姐姐妹妹也是,知道你是宫里头来的,你好金贵,自然让着你,不让你干这个,不让你干那个,你好么,觉得我们姐姐妹妹不好,直就完了,平白做什么背后的勾当?就算我们千不好万不好,那袭人姐姐,也是你能告/状的?”

    晴雯则是冷笑:“什么姐姐妹妹,她俨然把自己当成主/子,咱们是奴/才!好个不/要/脸的下/贱/货色,成就知道涂脂抹粉的勾引爷们儿,还会做什么?烧个水烫个手,端个茶扔了碗儿,拢个火你还能把火弄灭了,合该一个下/贱鬼!”

    另一边的袭人则是淡淡的:“好了,你们少两句,浣纱到底是咱们宝二爷的心头宝呢。”

    她这一句话,简直给大家拱火儿,恰到好处,晴雯顿时炸了,了一句“她算什么”,劈头盖脸就开始骂,骂的浣纱直发愣。

    武曌从旁边过,浣纱一看,顿时扑过去,扑倒在武曌脚边儿,哭诉:“姑娘!姑娘!您把我要回去罢!把我要回罢!求你了姑娘!”

    武曌笑眯眯的,低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脚腕的浣纱,:“这……你自个儿做不好,就想挪来挪去,那可不成,若是能做的好,在谁身边儿不是一样的?再者了,大家素日里都知道,贤德妃娘娘没进宫的时候,待宝玉是最好的,也最疼宝玉,你在宝玉身边跟着最好,贤德妃娘娘若是知道了,也定然是欢心的。”

    她这么一,旁边那些贾宝玉的丫头可算是松了口气,知道她们骂得对,这浣纱没人给撑腰了,当即底气又足了。

    武曌见她们跃跃欲试的,恨不得撸胳膊挽袖子,就:“好了,瞧你们,顽的正好儿,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去顽罢,我这边儿还赶着去见老太妃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