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四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1.四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多姑娘儿应了一声, 很快就走了出去,一路跑着去找红过来。

    永宁郡主是与别人家不同的, 最喜欢看这样儿的热闹,就笑眯眯的等着,还一脸期待的模样。

    没一会子, 红就过来了, 有些害怕似的, 步伐轻飘飘,一点儿也不稳当,走进门的时候, 险些被门槛儿绊了一跤, “嘭!”的一声,差点来了个狗吃/屎,连忙伸手去扶门框, 怎知道伸手一扶,差点把门帘子给拽下来, 又是“哎呀”一声,若真是拽下了门帘子, 她也赔不起,最后还是“咕咚”一声撞在了地上。

    那面儿永宁郡主“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她一笑出来,红是又羞又恼, 但是也不敢发作,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心里还虚着,赶紧过去给武曌和永宁郡主请安。

    武曌缓缓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红,又缓缓的整理了自己的衣裳,这才缓缓的:“你知道……我叫你过来,是为的什么?”

    红因着要给永宁郡主见礼,心里又虚的晃,所以干脆跪下来见礼,这会子也没起来,害怕的不行,也不抬头,就:“不……不知郡主和林姑娘,有什么使唤?红……红尽力去办便是了。”

    永宁郡主则是笑着:“好啊,的比唱的还好听呢?”

    武曌也是笑了一声,:“可不是么?”

    那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红更是怕得要死,不知道为什么找她过来,但是看到一边儿的多姑娘,就吓得跟什么似的,不为别的,多姑娘的丈夫是个酒赖厨子,总是在后厨走动,多姑娘儿因此也常去后厨,这么一联想……

    红吓得更是要死,跪在地上打飐儿,仿佛秋风扫落叶一般。

    武曌笑罢了,突然一收笑容,顿时换上一张冷酷的模样,冷冷的哼了一声,:“我问你,是谁让你在公主的酒里下/毒的?”

    红一听,“咕咚”一声,本就跪在地上,此刻则是双手撑不住,一下又趴在了地上,连忙磕头:“不不不,林姑娘,您这话从何起啊,红听不懂!听不懂啊!郡主明/鉴!明/鉴呀!”

    武曌幽幽一笑,:“你的意思是,我陷害你了?”

    红这会子不敢话了,只是磕头:“红冤枉啊,红冤枉,冤枉啊……”

    武曌:“有人看到你给郡主的酒水下/毒,你你冤枉?”

    永宁郡主今碰到了新鲜事儿,自然不想放过,“嘭!!!”一拍桌子,将桌上的酒杯茶碗拍的“豁朗豁朗”作响,摆出一副十足的郡主架子,:“!再不,令人把她舌/头拔下来!”

    红吓得满头是汗,硬着头皮:“红……红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请郡主和林姑娘明察……明察啊!”

    永宁郡主冷笑:“不过一个丫鬟,这会子还跟我嘴硬?”

    武曌:“是了,她不过一个丫鬟,估计也是为主/子办事儿,郡主不妨传了她主/子来?”

    永宁郡主自然答应,就:“去,将她主/子叫过来。”

    那面红的主/子,自然是贾宝玉了,压根不可能是王熙凤。

    贾宝玉这会子正无聊,结果有人过来,郡主请他去碧纱橱,这下子好了,贾宝玉高兴坏了,也不看下人脸色,也不问缘由,还以为新来的仙一样的姐姐爱见他,想要跟他一起顽,也不知有没有嘴上的胭脂可以吃。

    贾宝玉很快就过来了,还一路跑着,满面含/春的走进来,急火火的,亲自打起帘子,就走了进来,:“林妹妹,郡主姐姐!”

    他的话还没完,郡主已柳眉上挑,“嘭!”一拍桌子,:“放肆!”

    郡主大喝一声,那面儿她带来的太监赶紧过去,压着贾宝玉跪下来,贾宝玉都懵了,还不明怎么回事,“咕咚”一声儿已经跪下了,这才看到旁边跪着红。

    贾宝玉看到好久不见的红,立刻又:“你是那个…………什么来着,怎么在这里?”

    红此时已经吓得浑身打飐儿,如今真的见到了贾宝玉,却无法卖弄自己的姿色了,跪在地上不断地颤/抖着,不敢话。

    武曌淡淡的:“她是红,你院子里的。”

    贾宝玉立刻拍手:“对对对,红,是叫红来着!”

    永宁公主冷冷一笑,:“承认是你的丫头就好,我还怕你不承认呢!”

    贾宝玉这才听出来有些不对,疑惑的看向武曌和永宁公主。

    永宁公主:“好大的胆子,竟然纵使奴仆,在本郡主的酒里下/毒!”

    贾宝玉顿时懵了,如遭雷击,惊讶的:“下……下/毒?不不不,我从没做过,也没叫红做过!”

    武曌则是幽幽的:“宝二爷,您的奴仆在郡主酒中下/毒,被人赃并获,难不成,你这个做主/子的不知情?那是谁给这奴/才这么大胆子的?”

    贾宝玉更是懵,还人赃并获?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那地里多姑娘儿有些怕事儿,虽然是她发现的,但是恐怕被记恨,就悄悄的溜出碧纱橱去了,武曌是看见了,不过也没拦着。

    贾宝玉吓得连忙解释,还不忘了为红辩护,:“红绝不是做这种事儿的人,林妹妹,定然是哪里搞错了!”

    永宁郡主冷冷的:“好啊,有胆子做这种事儿,没胆子承认,来人!给我打他,看他承不承认!”

    永宁郡主让太监去打贾宝玉,那头里贾母住的近,碧纱橱里发生下/毒这么大的事儿,很快贾母就知道了。

    贾母一听,郡主要打贾宝玉,立刻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肝肉跳的,那头里王熙凤因着让红去下泻药,所以也过来,还拉着王夫人给贾母请安,就想离得近,探看探看,没成想,那红这么不中用,竟然下/药被发现了,这敢情好了,还牵累了贾宝玉,这样一来,事儿可就大了!

    老太太一听,果然心疼的不行,立刻颤巍巍的站起来:“走!快去看看!”

    王夫人和王熙凤扶着颤巍巍的贾母,快速到了碧纱橱,就听到里面太监准备打贾宝玉的声儿。

    老太太一听,立刻撞门进去,心啊肝啊的喊着,将贾宝玉一把揽在怀中,紧紧搂着,:“我的宝玉,不能打!不能打啊!打坏了可怎么办?!”

    永宁郡主见到老太太进来,但是一点儿也不怕,虽然老太太也是个诰命,身上有品阶,但是永宁郡主可是郡主,皇上跟前的红人,嘴巴甜,每次都把皇上哄得团团转,又是忠顺亲王的嫡女,再有就是,永宁郡主人脉广,没少□□,那就握着不少人情债,也没少找/人晦气,握着不少人的把柄在手里,这样一来,满朝文武,提起来哪一个不怕永宁郡主的?都想躲她远远的!

    永宁郡主可不吝这些儿,笑着:“贾家的老祖/宗来了,那可真是好了,就来评评理儿,这事儿怎么办,你们家的宝二爷令奴仆给我的酒水中下/毒,这事儿怎么?还是要我父王过来?!”

    武曌一瞧,永宁郡主今儿是顽上瘾了,正好也合了武曌心思,便陪她顽一顽,就:“是呐老祖/宗,那叫红的,是宝二爷房/中的丫头,被人看到在郡主的酒水中下/毒,人赃并获。”

    贾母唬的睁大了眼睛,还是紧紧搂着贾宝玉,:“那也不是我们宝玉的事儿,定然是哪个该死的,要陷害宝玉!审一审这大胆的丫头就知道了!”

    红跪在地上,没人维护,连连看了王熙凤好几眼,王熙凤只当是没看见她,根本不去瞧一眼,仿佛不认识红一样儿。

    那头里贾母都发话了,武曌给永宁郡主递了一个眼色,永宁郡主立刻:“来人,给我打,打到她为止!”

    红连忙求饶,大喊着:“冤枉啊,冤枉啊!红真的没有,求求郡主放了我!放了我啊啊!”

    身边儿的太监才不管,过来一边一个抓/住红的胳膊,另外还有一个人,上来“噼啪!”两声,左右开弓,直接揍得红的脸飞起来,肿的老高。

    那面儿贾宝玉还心疼佳人,:“老祖/宗,您快求求郡主,红绝不会做这种事儿!是真的,我能为红做担保!”

    老太太一听,连忙一把捂住贾宝玉的嘴,令他不要胡。

    那面儿红被打,王熙凤就站在旁边,却一句话不,浑似没看到一般,都不和红对视,红递过去无数的眼神,武曌和永宁郡主都看出来,怕红的主/子不是贾宝玉,反而是王熙凤了!

    武曌其实早就想到了,这底下,有这么大胆子的人,也恐怕就是王熙凤了,虽然王熙凤放在旁人面前,就是头顶带冠的男人也比不得她,但是放在武曌眼前,根本不够看的,还非要和武曌三番两次的亮爪子。

    武曌一笑,:“等一等。”

    她话还真是有分量的,这么一,郡主都不用发话,那几个太监竟然住了手,没有再打红。

    那面儿永宁郡主看向武曌,:“怎么了?”

    贾宝玉还以为武曌要求请,连忙:“好妹妹!你也知道红不可能下/毒,你快求求郡主!”

    武曌一笑,伪装成温柔可人的模样,:“我虽不知这红的秉性,但是郡主这般温柔仁慈的人,若是将一个丫鬟打出好歹,传出去定然叫人三道四,让那些有心之人,逞了口舌之快。”

    永宁郡主冷笑一声,:“我还怕那个?”

    武曌:“郡主自然不怕,只是我们若是这么毁了郡主的名誉,倒是心里头过意不去呢。”

    永宁郡主就知道她有好顽的办法了,便:“那你,怎么办?”

    武曌莞尔的:“用不着打人,也别累坏了这些公公们,就让红,将这坛子酒喝干净了,也就罢了!”

    她这么着,还对着王熙凤浅笑,王熙凤顿时吓得后背汗毛倒竖,红一个字儿还没,武曌竟然已经知道是自己的注意,当即更不敢什么,都不敢抬头了,躲在贾母身后。

    红也吓得花容失色,虽然不是毒/药,但是是泻药,而且还是大剂量的,喝了之后,恐怕很快就会起作用,而且若是很多,不准就能脱水等等。

    红当即面露惊恐之色,永宁郡主觉得好顽,还拍了一下手,:“当真有/意思了,你们照办罢!”

    那头里太监赶紧过来,提了酒坛子过去,红不断地挣扎着,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开恩啊开恩啊!!”

    只是红这么喊,王熙凤还是不看她,太监过去,掰/开红的嘴,就往里灌,红不想喝,灌得满脸都是,一头一脸都湿/了。

    武曌只是端端坐着,看着这样一幕,面上还是一副冷静优雅的模样,都不曾变了,永宁郡主看的有/意思,:“你还不么?谁指使你过来的?你若是了,本郡主也就放你一马!你若是不,哼……”

    永宁郡主着,冷冷一笑,便不再下去。

    红喝了好几大口,呛得不行,却那泻药发作真是太快,就这么一会子僵持的功夫,红顿时觉得额头上汗珠子直往下滚,脸都憋红了,一阵阵身/子打飐儿痉/挛,这要是在人前失态,可是大罪过!

    红肚子绞痛无比,面露痛苦神色,不断的滚着,哀嚎着:“饶命啊!饶命啊!”

    武曌这时候就露/出温柔的笑容,缓缓地:“红,我们都知,你不过是个人,听主/子命令罢了,你若是将那始作俑者揪出来,郡主非但不怪/罪你,还要奖赏你呢。”

    红绞痛的厉害,出了好些汗,跪在地上打滚儿,这会子似乎再也忍不住了,毕竟王熙凤也不出手帮她,红立刻就想要投降,连忙:“我!我!我!”

    王熙凤一听,吓得满身是汗,她本算计好了,如今忠顺王府因为戴权的事儿,现在还在自保,所以不敢和贾府执拗,现在倒好了,没成想红那么不作劲儿,竟然被发现了,还想要招供!

    武曌冷笑一声,:“快。”

    红立刻:“我我!不是我的注意,给我一百个胆子,红也不敢啊,是二……”

    她的话还没完,那头里王熙凤突然发难,一步冲过来,抓/住红的前襟,猛地提溜儿起来,“啪啪啪”连着好几声,就赏了红好几个大嘴巴。

    王熙凤这动作把众人都弄懵了,那头里贾母和王夫人都看着她,贾宝玉倒是心疼死了红,好端端一张容长脸,莫名给打成了圆脸!

    王熙凤也不顾旁人看,立刻尖声把红的嗓音盖下去,:“好你个贱婢!没脸的下/流人,自己嫉妒郡主身份高,台盘子高,还要诬/告旁人了!?我们荣国府怎么有你这样的下/贱/人?今儿个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否则丢光了你家爹、妈/的脸不,还拉着我们荣国府丢脸,你不/要/脸,你爹、妈难道不/要/脸?我荣国府难道不/要/脸?”

    王熙凤这么着,还故意咬重了“爹妈”两个字,一共了两次,红是聪明人,顿时就明白了,王熙凤这是拿她爹妈要挟她呢!

    红一下子泄/了气一般,瘫在地上,也不敢了,就呜呜的哭了起来,看起来实在心灰意冷。

    武曌冷冷的看着这样一幕,哪能不知道是王熙凤威胁红,红也不敢再了,就改口:“是……是红嫉妒郡主,一时……一时糊涂,开恩啊,开恩啊,哎呦……我肚子……肚子好疼,救命啊!”

    永宁郡主一听,不想饶过始作俑者,那头里武曌却突然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永宁郡主稍安勿躁,永宁郡主便没有再话。

    武曌则是:“红,你太不该了,行了,郡主仁慈大度,宽容为怀,念在你初犯,而且年轻,打二十板子,撵了出去便是,别太为难了。”

    红一听,险些晕过去,二十板子,还要撵她出荣国府!

    这年头,撵出去就等于没了活头,吓得红想要求饶,却一句话都不出来。

    这时候武曌则是幽幽的笑了起来,目光没有看红,反而看向王熙凤,:“红,往后记得,跟对了主/子。”

    王熙凤和红均是全身一震,恨不得一瞬间头发都吓白了!

    贾母抱住了贾宝玉,只是丢/了一个不相干的丫鬟罢了,自然就放心了,连忙搂着贾宝玉,心肝肉跳的走了。

    永宁郡主等人都出去了,这才对武曌:“你怎么的不把那始作俑者揪出来?”

    武曌笑了笑,:“郡主,忠顺亲王若是和贾家对上了,也不值得。”

    永宁郡主一听,就知道武曌的是什么,便:“我们忠顺王府会怕他们?一个个草包似的,没有能耐。”

    武曌:“话虽这么,但是平白为他们费神,也不值得,若是想要给那始作俑者难堪,何必用这种办法,另有千百种办法呢。”

    永宁郡主一听,当即笑着:“真的?”

    武曌:“这还有假?”

    京/城里谁都知道,最近林姑娘又得了一个大靠/山,竟然是忠顺亲王府上的永宁郡主,这可了不得了,谁不知道贾家和忠顺王府合不来,而林姑娘竟然能周旋于贾家和忠顺王府之间,还被永宁郡主爱见,可不是能个儿人么?

    这武曌又被永宁郡主的人接走了,是去永宁郡主的花园儿顽顽,前些日子永宁郡主生辰,忠顺亲王因为疼爱/女儿,给她另造了一个花园,这会子永宁郡主就接了武曌,去花园顽顽。

    那头里王熙凤得罪了永宁郡主,这些日子不敢则声,本本分分的,不过过了几,也没见着永宁郡主过来讨回器,因此就越发的放心起来,也越发的大胆起来,觉得定然是忠顺亲王最近不顺心,不能和他们贾府扭着干。

    贾蔷因为还欠着黄金,所以也不敢则声,元春省亲的建造工程,全都让贾芸领了去,如今还在加紧建造,等待明年元春省亲方便。

    贾蔷因为讨不到活计,只能跑去分贾蓉的活计,只是贾蓉哪有那么多活儿?也分不给他。

    贾蔷就打上了做/官的主意,毕竟那头里贾芸都能做从六品的同知,这么想着,这些日子贾蔷就请知府喝了好几次花酒,但是知府府上的同知,本两个就满了,如今强塞了第三个,而且贾蔷还看不起同知,想/做更大的官儿。

    知府无法应承,搪塞了两回,贾蔷又请知府吃酒,从上午吃到了黄昏,这才晃晃悠悠的出来,准备往家去了。

    若是以前,他们家直接跟老内相戴权一声,什么样儿的官不能捐?如今上赶着去求知府,知府都不应承着。

    贾蔷满心不忿,摇摇晃晃的往回走,哪知道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高大年轻男子,贾蔷走着,突然听到后背有脚步声匆匆而来,“嘭!!!”一声打在脖颈上,贾蔷还没来得及哼一声,顿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武曌和永宁郡主在花园观赏景色,了后些武曌过生辰的事儿。

    正这个时候,永宁郡主身边的丫头就走过来,:“郡主,人带来了。”

    永宁郡主一听,立刻欣喜的:“太好了,带进来。”

    随即就是“刺啦——”的声儿,几个身材高大的侍卫,拉着一个昏死过去,头上套着麻袋的年轻人进来了。

    定眼一看,那可不是刚才在路上被人打晕过去的贾蔷么?

    贾蔷头上套着麻袋,还昏迷着,被永宁郡主的几个侍卫拖死狗一样拖进来,永宁郡主指挥着,将贾蔷捆在一棵树上。

    侍卫捆好之后,就垂首站在一边侍奉着,也不多话。

    永宁郡主就:“你叫我把他弄过来做什么?有什么好顽的?”

    武曌一笑,:“郡主不知道?这贾蔷,乃是王熙凤的姘头儿。”

    永宁郡主一听,当即笑出来,:“好嘛,那王熙凤是老牛啃嫩草呀?”

    武曌:“之前我也过,想要王熙凤出丑,何止是千万种办法?郡主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于是对侍卫:“泼醒他。”

    侍卫应了一声,找/人去提水来,那头里武曌又轻声:“四儿。”

    武曌唤完,就听到“嗷嗷嗷!汪!”的声音,一条大黄狗突然从斜地里跑出来,差点冲撞了永宁郡主,永宁郡主吓了一跳,连忙躲闪,定眼一看,就是那条北静郡王送给武曌的大黄狗!

    本让北静郡王送一条奶狗,哪知道北静郡王根本不懂这些,果然是送了条奶狗,但是品种并不怎么好,好家伙,这一下子长了老大,窜个头不,而且一直在窜。

    不过正巧儿了,武曌并不是那种偏爱狗儿的人,倒是对大狗也情有独钟,也算是误打误撞了,武曌还给她家的狗儿起了个名字叫做“四儿”。

    永宁郡主刚被狗儿冲撞了,却没发脾气,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还用帕子捂住自己的嘴巴,也知道失态,但是笑的就是停不下来,:“四儿!它叫四儿!那可不是你四叔叔吗?!”

    永宁郡主笑的直不起腰来,侍卫已经提了水过来,“哗啦!”一声泼在贾蔷头上。

    贾蔷头上还套着麻袋,但是不妨碍泼水,这大冷的,水一泼出来,差点结冰,贾蔷冷的“嗬!!!”一声惊醒过来,却什么也看不见,大喊着:“怎么回事儿?!这是哪里!放开我!是谁戏/弄你蔷大/爷!?挨千刀的下/贱鬼!出来!”

    永宁郡主听他一开口就骂人,非常不欢心,想让侍卫打他,不过那头武曌却制止了永宁郡主,然后拍了拍四儿的头,四儿立刻欢实的狂吠起来,嗷呜嗷呜的。

    就见四儿离弦的箭一样,突地冲出去,对着贾蔷又吼,又流口水,还去撕咬贾蔷的衣裳和裤子。

    贾蔷吓得大叫起来,因着看不见东西,还以为是什么猛兽,惊叫着:“救命!!救命!!别……别咬我!您们要什么,钱!?银子,我有银子,给!给!都给你们!!”

    武曌这时候才悠悠笑着:“蔷哥儿有钱?那怎么还不兑现我的那些黄金?”

    她这么一,贾蔷都懵了,竟然是武曌!

    武曌挥了挥手,侍卫“唰!”一下将贾蔷头上的麻袋给扯了下来,贾蔷一下看到了眼前的光景,竟然真的是武曌,不只是武曌,还有那混世魔王一般的永宁郡主!

    贾蔷吓得脸色苍白,武曌笑眯眯的:“好侄/儿,你那黄金,什么时候还?”

    贾蔷不敢话,还有一条大黄狗在他身边转悠,对着他流口水,拆点把他裤子咬烂了。

    贾蔷咽了口唾沫,:“林……林姑娘开恩啊,改,改行么?”

    武曌笑着:“得了,我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你瞧我,像么?”

    贾蔷连忙:“不像不像!”

    武曌又笑,:“那就是了,这钱,你往后再还,这利息嘛……”

    “利息?”

    贾蔷吓得喊了出来,他一喊,身边的大黄狗就受惊了,立刻窜起来又对着贾蔷狂吠,吓得贾蔷不行,但是被绑着也动不了。

    武曌幽幽笑着:“自然是要利息的,不过这利息我不要你的银子,只要你帮我做件事儿。”

    贾蔷:“是是是!别一件事,林姑娘您,一千件,一万件事儿,我都做得!做得!”

    武曌似乎是站的累了,永宁公主让人挪了椅子过来,两个人又坐下来,悠哉的看着五/花/大/绑的贾蔷,武曌这才:“前儿个,琏二/奶奶的事儿,你也知道。”

    贾蔷当然知道,王熙凤吃了熊心豹子胆,得罪了永宁公主,不过王熙凤自己还庆幸永宁公主不知道,哪成想永宁公主都知道,如今怕是要报复了。

    武曌:“这事儿对你也不难,你只需要,给琏二/奶奶传个信儿就行……”

    武曌将让贾蔷做的事儿全都了一遍,贾蔷吓得面无人色,辩解:“不不不……我……我和琏二/奶奶,那绝对……绝对没有……”

    武曌不等他话完,就接口:“绝对没有苟且?谁信呢?”

    贾蔷脸色更是苍白,王熙凤养叔子的事儿,当年秦可卿是知道的,不然王熙凤和谁都不能做朋友,唯独和秦可卿这么要好?

    其实是因为秦可卿爬灰,王熙凤养叔子,秦可卿和贾蓉的爹好上了,王熙凤和叔子贾蓉好上了,当然也连带着另外一个叔子贾蔷,也好上了,两边都有把柄互相攥着,因此倒成了好友。

    王熙凤有些手段,而且没有秦可卿脸皮薄,秦可卿被焦大骂一句爬灰,还要抑郁三,王熙凤被焦大骂养叔子,根本不抑郁的,仿佛的不是她一般。

    武曌:“明人面前不暗话,你们那些事儿,还要我嚷嚷出去么?如今你帮了我的忙,不过是举手之劳,我要难堪的是琏二/奶奶,又不是你?但你若不帮忙……”

    武曌到这里,就不话了,只是悠闲的坐着,伸手轻轻摸了摸四儿,那大黄狗很是乖/巧,一脸狗腿/儿的样子,趴在武曌身边儿,享受武曌的抚/摸。

    贾蔷都这光景了,也不敢不,但是让他陷害琏二/奶奶,若是不成,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武曌一听,冷笑:“不成?我想/做的事儿,有什么不成?”

    武曌见他还在犹豫,就:“行了,我也不和你费口舌,你若不答应,欠的金子也不用还了,我知你成花酒地的,也没有金子还给我,我这四儿最近喜欢吃猪下水,正巧儿今没吃够,郡主,不如你就让人,掏了蔷哥儿的下水,赏了我这四儿,行么?”

    永宁郡主一听,当即笑着:“我当什么?原来是要几个猪下水,那还不好办么?我立时就让我几个不成器的侍卫,把他掏心挖肺了,怎么也不能亏待了咱们四儿,要知道,四儿可是北静郡王送的狗儿,比什么都金贵。”

    永宁郡主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们几个,还等什么?快点掏了!只一点,掏的时候,让他惨叫高一些儿,你们是知道的,本郡主就喜欢听旁人惨叫,惨叫的越欢实,我就越是欢心呢!”

    贾蔷吓得浑身打飐儿,身上的绳子都一抖一抖的,永宁郡主看着他那模样就觉得好笑,还偷偷的对武曌:“日前就是他?在家塾里给贾芸难堪的?”

    武曌点了点头,她就知道,郡主总是夹带私货,原来这是公报私/仇呢,到底了,还是为了贾芸,不过那头芸儿压根不知道郡主倾心于他,还是怕郡主怕的要紧呢。

    侍卫们一听,立刻就要动手,“刺啦——”一声抽/出长剑,永宁郡主还摆手:“不行不行,长剑太锋利,前些儿那狼牙棒不错,都是钉儿,用那个开膛!”

    贾蔷吓得差点昏死过去,立刻喊道:“我答应!我答应!”

    武曌着才抿唇一笑,:“早答应不是好?害得大家废了这么多口舌,行了,既然蔷哥儿答应了,也没什么好道的了,就按我刚才的办罢。”

    贾蔷一头冷汗,却不敢什么,武曌将东西交给贾蔷,就:“那……劳烦蔷哥儿了?”

    贾蔷颤巍巍的:“不……不不不敢。”

    贾蔷想赶紧走,这时候武曌却拦住他,笑眯眯的,一脸真诚的:“真对不住蔷哥儿,这里是郡主的花园儿,你不能从正门走,若是这么出去,见别人撞见了,对郡主的闺誉不好。”

    永宁郡主也:“是这样。”

    武曌则是一唱一和的:“你看那头,那里头有个狗洞,我瞧着蔷哥儿还比狗洞一些呢,准能钻出去,出去是郡主花园儿的后街,委屈蔷哥儿从那里走了?”

    贾蔷一听,气的肺都要炸裂了,但是不敢则声,一脸应声,乖得不像是侄/儿,反而像是孙孙一样,就灰溜溜的去钻狗洞了……

    贾蔷钻了狗洞,可把永宁郡主笑坏了,又笑的直不起腰来,:“我怎么没早认识你,平白认识了那么多无趣的人?”

    武曌和永宁郡主今消遣了贾蔷,而且安排好了给王熙凤难堪,就要离开花园儿,准备各自回府了。

    如今日头偏西,黄昏都要过了,外面昏黄的一片,也是该回去了。

    两个人有有笑的出了门,结果一出门,永宁郡主顿时“嗬!”的一嗓子,吓了她一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水溶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门口站着的,不正是北静郡王水溶么?

    北静郡王靠着门框站着,身边牵着马,看见她们出来,便一笑,不过笑的倒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只是外表温柔亲和,内地里一点儿也没有。

    北静郡王幽幽的:“你一儿不见踪影,你父亲以为你跑到我那里,刚才还令人拿你来了。”

    永宁郡主一听,吐了吐舌/头,:“你怎么知道我跟这儿呢?”

    北静郡王笑了一回,倒有些哂笑,:“不巧了,我还知道你们偷偷拿了贾蔷过来,方才还让贾蔷钻了狗洞。”

    永宁郡主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不知这事儿怎么泄/露/出去的,北静郡王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武曌则是眼眸一转,就看到了缩在一边儿,低头垂首,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贾芸。

    武曌立刻明白了,定然是贾芸受不得北静郡王的淫/威,把他们的计划给全盘托出了。

    北静郡王叹了口气,十分无奈地:“如今色晚了,我送你们。”

    永宁郡主看到一边儿的贾芸,就笑了笑,:“我叫他送就行了。”

    贾芸被点了名,有些后背发/麻的感觉,也不能拒绝,永宁郡主立刻上了马车,对贾芸:“发什么呆,走了!”

    贾芸赶紧应声,让人赶车,护送着永宁郡主的车往前走。

    这下子就剩下了北静郡王和武曌,还有武曌留在门外的几个丫头婆子们。

    北静郡王见武曌没穿披风,就让身边儿的人拿出一件披风来,交给武曌的丫头紫鹃。

    紫鹃忙接了,给武曌披上,是一件淡紫色的披风,溜着一圈儿的白毛,看起来富贵又典雅,还衬着武曌的皮肤白生生水嫩/嫩的,十分漂亮扎眼。

    更扎眼的是,这披风的颜色和花色,竟然和……北静郡王今儿个穿的袍子,一模一样,十分相称!

    武曌也没有拒绝,披上披风,柔柔一笑,低声:“多谢四叔费心。”

    北静郡王眼看着武曌披上披风的好心情,顿时一瞬间被打的灰飞烟灭,额头上的青筋抽/了一下,咳嗽了一声,脸上倒是仍然那副温柔,:“……不谢。”

    武曌第二日清晨早起,用了早饭,便去抱厦处理一下用度,正巧儿贾芸来了。

    武曌就笑眯眯的:“昨儿怎么没回来?”

    贾芸连忙:“昨儿送郡主回忠顺亲王府上,郡主又款留芸儿吃了一顿茶,因着回来的有些晚……所以没敢过来叨扰林姑娘。”

    武曌眯眼去瞧贾芸,看得贾芸后背发/麻。

    其实昨贾芸送了永宁郡主回去,本就该走了,他不过是个贾家的旁支儿,而且还是个从六品的官,都不敢进亲王府的。

    但是永宁郡主一定不放他,让他进来吃杯茶再走,哪知道吃个茶而已,竟然一大桌子,什么样儿的东西都有。

    永宁郡主自然不能和贾芸一起吃茶,但是传了话过来,让贾芸一定要多吃,不吃不让走。

    贾芸以为郡主又古灵精怪的消遣自己了,毕竟之前传闻郡主古怪的很,还特别乖觉。

    贾芸无奈的吃茶,想要赶紧走,哪知道很巧,忠顺亲王正好回来了,撞见了贾芸,把贾芸叫过去话,了一大堆贾芸听不懂的。

    忠顺亲王是那种很威严的类型,起来年纪也不是很大,和林如海差不多年纪,不过比林如海显得年轻多了,也有威严,就那么静静一坐,拿眼一盯,贾芸几乎顶不住,还被盘/问了很多,贾芸这才逃命似的走了。

    武曌一听,不由笑了出来,怕是忠顺亲王明白了自家女儿的意思,也看出来,永宁公主怕不是看上了一个的同知,还不是五品那种,是从六品的同知。

    忠顺亲王之前给郡主亲二品总兵,郡主不愿意,如今看上了一个的同知,亲王/还不愿意呢,自然要拿贾芸开销一阵子。

    贾芸见武曌笑,有些忧愁的:“姑娘,您这不是我无妄之灾么?我怎么招惹了亲王?那亲王对我似乎有些成见。”

    武曌见他这么呆,就:“人家亲王的嫡女,当今的永宁郡主看上了一个的从六品同知,你亲王不拿你开销,拿谁开销?你倒是体会体会做爹的心情罢。”

    贾芸听着武曌这么,顿时懵了,怎么听起来,好像郡主爱见自己一样儿?

    武曌不由摇摇头,十分无奈的模样。

    贾芸一脸震/惊,根本都反应不过来。

    那头里王熙凤从贾母那里吃了午饭下来,正好就撞见了贾蔷。

    其实贾蔷是故意过来的,当然是被/迫给武曌办事儿。

    贾蔷见到王熙凤,连忙迎上去,亲嫂/子的喊着,王熙凤笑了笑,:“做什么?放尊重点儿,让丫头笑话!”

    贾蔷:“是是是,嫂/子的是。”

    王熙凤:“今儿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被外头什么美娇/娘绊住了脚,再不来我这儿了呢!”

    贾蔷一听,心里,美娇/娘的确是美娇/娘,但是武曌那样的,他怎么敢肖想?倒的确不敢再来了。

    贾蔷装作满脸堆笑,:“这不是来了么?对了,那里头蓉哥/哥也忙,没空过来,刚我在路上碰到了,是来给嫂/子请安,蓉哥/哥就让我把这个带给嫂/子,是那里头孝敬的月钱,让嫂/子点一点。”

    王熙凤把那盒子拿过来,打开来看,果然里面有些银子,不过里面还压着一张纸,王熙凤狐疑的拿起来,展开看了一眼,随即笑起来,捶了贾蔷胸口一下子,:“就你鬼头多,你那蓉哥/哥自己怎么不来?”

    原来那纸条上写着,请王熙凤今夜里子时,到东西穿堂旁边的夹道里,和贾蓉一聚,以解相思之苦!

    王熙凤这种事儿没少做,也是熟门熟路的,以往贾琏不在家里,去外面沾花惹草的时候,王熙凤总是和宁国府里头的蓉大/爷,蔷二爷来往,如今一看,也是熟练的。

    贾蔷心,自然不是贾蓉来找你,因为等着你的也不是贾蓉,而是要整治你的林妹妹!

    但是贾蔷为了自保,不敢多,就笑着:“一来蓉哥/哥脸皮薄,二来蓉哥/哥也是忙人儿,怎么像我这么闲?能常来孝顺嫂/子?”

    王熙凤被他哄得头头是道,也没有被怀疑。

    贾蔷为了给自己斩断后顾之忧,还把那纸条子拿走了,:“嫂/子,这顽意儿坏事儿,我还是拿走罢。”

    王熙凤不疑有他,就拿了银钱走了。

    这边贾蔷的事儿办妥了,那面还有多姑娘儿。

    武曌让多姑娘儿去找了贾琏,这会子贾琏看到了多姑娘,喜得跟什么似的,多姑娘儿还恶/人先告/状,:“琏二爷,你好久没来找/人家,是不是又另结新欢去了?”

    贾琏看到多姑娘儿,心里直痒痒,他这些日子安生了好久,不敢则声,看着王熙凤的脸色,如今见了多姑娘儿这么风/流妩媚的,魂儿都丢干净了,一把将多姑娘儿抱在怀里,:“我怎会忘了你?只是如今家里头不安生,等哪爷们来了性子,全都给撵了,就接你进门!”

    多姑娘儿一笑,:“就你嘴甜,儿的跟人家海誓山盟!”

    贾琏要动作什么,多姑娘儿就推他,:“别这样儿,不好,这青//白/日的!”

    贾琏一笑,:“那……不青//白/日的就好了?”

    多姑娘儿笑着:“不青//白/日的,你也不能来,若是你能来,今/晚子时,我就等着你!”

    贾琏一听,立刻:“你的!”

    多姑娘儿笑着:“我的,今/晚子时,在东西穿堂旁边的夹道里,我就那儿等着你,你爱来不来!”

    贾琏听得心/痒难耐,:“我就找个岔子去,今儿晚上跟那母老虎不回去了。”

    多姑娘儿这边也搞定了,那面贾蔷也搞定了,这下好了,都向武曌回了话儿,武曌幽幽一笑,敢情好,今晚上就等着看热闹了,又有好戏,这会子的当家花旦是王熙凤了,不,应该是当家丑旦。

    贾琏回去之后,就与王熙凤了,今儿晚上不回来,寻了个辙,王熙凤往日里定要数落他几句,要么就是阴阳怪气的两句,结果今儿个奇了,竟然没,还嘱咐他外面儿冷,晚上多穿些等等。

    贾琏满心欢喜,吃过了晚饭,就假装出门,先出了门,然后自己溜回来,进荣国府就跟贼一样。

    那面王熙凤以为贾琏不在家,让丫头平儿过来,给她梳洗打扮,那叫一个妩媚娇俏,平儿是他身边的大丫头,又是贾琏的通房丫头,能夹在王熙凤和贾琏中间,自然是极聪明的,而且平儿还知道王熙凤和叔子的一些事儿,当下看王熙凤这么打扮,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也不敢。

    眼看着黑下来,大家各自睡了,王熙凤那面儿熄了灯,却没有睡下,而是偷偷摸/摸的爬起来,果然穿好了衣裳,就躲避着人,往那东西穿堂旁边的夹道去了。

    这夹道,白的时候人非常多,因着什么王夫人贾母薛姨/妈等等,都会从这条夹道通/过,夹道就在王熙凤院子前面儿一点儿,夹道旁边对着三间抱厦,那时候王熙凤还独揽大/权的光景,王熙凤就在这里坐了办公。

    王熙凤走出院子,不远就到了夹道,夹道里黑/洞/洞的,没有一个人影儿,这黑灯瞎火的,今儿云彩又多,把月亮的光芒都给遮上了,大家都睡了,也没个声儿。

    就在这时候,却听见“呋呋呋”的喘粗气儿声,那叫一个急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狗子,不过仔细一听,应该是个男人的声音。

    王熙凤顿时被人从后面儿抱了一个满怀,那人沙哑着声音:“好姐姐!可让我逮着你了!”

    王熙凤以为是贾蓉来了,王熙凤二十岁,贾蓉也二十岁,不过王熙凤略略大一点点,因此贾蓉叫王熙凤好姐姐,也是情理之中的,平日里也没少叫。

    而来的那人,压根不是贾蓉,贾蓉根本不知道有这事儿,来的是贾琏本人!

    贾琏还以为自己抱的是多姑娘儿,多姑娘儿四十左右,贾琏不过二十多岁,自然是好姐姐了!

    贾琏黑灯瞎火抱着王熙凤,滋滋就亲,王熙凤也一下软/了,听着贾琏沙哑的声音喊好姐姐,心里荡漾的,口里着:“好蓉儿,快些儿,快些儿!蓉大/爷快来!”

    贾琏声音沙哑,因此王熙凤没听出来,但是那里王熙凤声音很有特色,尖利的厉害,贾琏平日里惧怕,哪能听不出来,而且又听对方喊自己“蓉儿”,还喊“蓉大/爷”,顿时心中一跳,随即就认出来了。

    什么多姑娘儿,分明就是王熙凤,而且王熙凤竟然口里浪声浪气的喊着贾蓉的名字!

    贾琏瞬间就火了,大喊一声:“谁是你蓉大/爷!?”

    王熙凤听着那声音,顿时吓得毁了,仔细一听,根本不是贾蓉的声音,还没听仔细呢,那头里贾琏胆子头一次这么大,一个耳刮子扇过去,也是仗着黑灯瞎火,王熙凤顿时“哎呦”一声,被打了脸面。

    贾琏还喊着:“你这不/要/脸的荡/妇!你在等谁呢!?”

    王熙凤听出是贾琏的声音,当即吓得也是肝胆俱裂,但是转念一想,贾琏自己今儿不在府里,却在这里会他的好姐姐,当即也骂道:“你骂我!你就是个东西了!你还打我?”

    武曌就等着他们闹腾,贾琏和王熙凤一大喊,立刻就看到旁边穿堂大门“轰然”打开,竟然有好多人从里面提着灯笼过来,吓得两个人跳起来就要跑。

    只是穿堂里外面一面儿还锁着,他们要往王熙凤的院子里跑,已经来不及,正好被人抓了一个正着,贾琏和王熙凤的衣裳还乱七八糟的解了,贾琏心急,王熙凤的裙子都不整齐了。

    武曌则是款款从灯火通明的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着:“哎呦,怎么回事儿?我还以为家里遭了贼呢!”

    王熙凤一看到武曌,顿时感觉中计了,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但是肯定是中计无疑了!

    武曌则是:“我白日里在抱厦办公,方才回去一看,钗子掉了一个,就回来寻一寻,哪知今儿个这么热闹,这幕席地的,哥/哥和嫂/子做什么呢?”

    王熙凤衣/衫/不/整,脸上还有个大嘴巴印子,看到武曌气的直哆嗦,但是还没话,就看到人群里竟然还有人,是贾宝玉无疑了!

    贾宝玉是跟着他林妹妹来找钗子的,他听林妹妹丢/了钗子,就火急火燎的献殷勤,结果这会子就看到了不该看的,王熙凤身上衣/衫/不/整,露的白花花的,脸上还一个大手印子,眼睛里泪光点点,好一个羞愤模样。

    贾宝玉顿时看到的目光都呆滞了,怔怔的盯着那白花花的,贾琏看到了更是愤怒,毕竟贾宝玉也是王熙凤的叔子,整日里王熙凤为了讨好贾母,也是跟贾宝玉亲厚厮混的,好些时候两个人还坐一辆马车,也不避嫌,把帘子一放,贾琏心想,谁知道做了什么?

    平日里大家都宝玉还还,其实也不了,这个年岁,别是贾宝玉了,贾琏当年一早就“懂事儿”了,如今看到贾宝玉盯着王熙凤看痴了,心中怒气直往上拱。

    贾琏不敢对着贾宝玉怒喝,就转头指着王熙凤,“啪!!”一声,怒向胆边生,又给了王熙凤另外一边一个大耳勺。

    王熙凤给他打的都懵了,瞬间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衣裳还没系好,这会子又给打开了,:“你……你还打我!!”

    贾琏怒喝:“我打死你这个下/流没脸的!平日里装的跟个人似的,现在被/拆穿了罢!”

    武曌一见,佯装好人,:“快别打了,别打了!这是怎么了?”

    她着,拱了一下贾宝玉,贾宝玉也吓了一跳,赶紧去拉架,他哪里知道,贾琏打王熙凤第二下,就是因为贾宝玉的目光,如今贾宝玉过去劝架,贾琏更是生气,大吼一声,又要去打,还借机会踹了贾宝玉一脚。

    王熙凤顿时“哎呦哎呦”的哭了起来,贾宝玉被踹的仰巴壳儿乌龟一样倒在地上,贾琏大骂着,一瞬间鸡飞狗跳,那头里因为牵连到了贾宝玉,所以贾母很快就听了,赶紧赶过来。

    贾母王夫人都来了,赶过来就懵了,贾琏和王熙凤已经变成了对骂。

    王熙凤:“你打我?!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儿,偷鸡摸狗的,不是这个姑娘,就是那个丫头,咱们家哪个姑娘和丫头,没有被你顽过两三遍?!”

    贾琏骂道:“我顽丫头怎么了?我一个大/爷们儿,还不能有两个丫头了?你倒好了,真真儿的厉害了,你是光/明正大的顽叔子!一口一个蓉儿蓉儿!”

    贾母和王夫人过来一听,险些吓晕过去,两个人对骂的乱七八糟,把什么烂账都给扯出来。

    武曌一脸“怯懦”的扶着老太太,:“老祖/宗,您看看,宝玉给摔得,快叫他们别打了。”

    贾母气的直剁拐杖,:“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们是想要死气我啊!都给我住嘴!还嫌不丢脸吗!”

    那里头鸡飞狗跳,贾琏和王熙凤把谁偷鸡摸狗,谁养叔子,谁爬灰,都骂的一清二楚的,老太太险些厥过去,一晚上闹腾的厉害。

    武曌劝了一回架,自然是越劝火越大,这也正是武曌想要的。

    这下子好了,武曌后来用身/体不适的借口回去睡觉了,其他人则是继续鸡飞狗跳,第二武曌神清气爽的起了床,那里头紫鹃雪雁还有奶嬷嬷就给武曌学,昨日里怎么怎么样了。

    虽然家丑不可外扬,王熙凤和贾琏偷人的事儿不能张扬出去,可是在家里面还是要道道的。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儿,王夫人可是王子腾的亲妹妹,贾家今已经世袭三代,能有这样的地位,有一大半靠着王子腾的势力,也是因为这个,王熙凤才在贾家如鱼得水的。

    现在好了,贾琏是贾家的人,王熙凤也是举足轻重的人,谁也不好道什么,但是经过昨的大闹,别是奶奶太太们了,就是丫头厮都知道,谁和谁偷/情,谁和谁爬灰,谁又养叔子了等等,都开始乐道。

    王熙凤和贾琏都被勒令不许出屋,各自禁足,想要平息事端,王夫人气的第二就病了,贾母也不爱见王熙凤了。

    可惜的王熙凤知道自中计了,但是证据都没有,已经被贾蔷带走了,更何况,那证据就是偷人的证据,他的确和贾蓉贾蔷有一腿,若是摆出来,自己平白更是没脸,也没办法把武曌拉下水。

    这一顿亏,王熙凤是吃定了,根本吐不出来,气的王熙凤也一下病倒了。

    那里头武曌得了大/便宜,自然心情大好,没两就是武曌的生辰宴,武曌也不管贾府的晦气了,自己在林府上忙叨起来,准备生辰宴的事儿。

    林妹妹二月十二生辰,正月里的时候,还有好多人不认识林妹妹是谁,如今林妹妹要过生辰了,京/城里怎么可能有人不认识林妹妹?

    都争着抢着想要来给林妹妹拜寿呢!

    今儿个一大早,林府上就热闹起来,好些人早上就来了,门槛子差点给踏平了,什么王孙太太,公侯/姐,富商的夫人,但凡有点头脸的,全都跑上/门来祝贺,想要和武曌攀上点儿关系。

    武曌忙碌着,府里头已经摆上了戏台子,陆陆续续来了不少贺寿的人,襄阳侯的太太也来了。

    之前襄阳侯的太太求了知府太太,给贾芸一个从六品的同知做做,也算是和武曌搭上了关系,如今武曌过生辰,襄阳侯的太太怎么能不过来凑热闹。

    襄阳侯的太太走进来,一打叠的问好,:“林姑娘,你好啊,今儿个寿星老儿,这气色就是不一样的!好似仙女下凡一般!真是羡煞了我们这些俗人呢!”

    武曌一笑,:“太太笑了,太太快请。”

    襄阳侯太太前脚刚进来,还没坐下呢,那里头就有人通报永宁郡主来了!

    谁不知道忠顺亲王如今是朝中等级最高的王爷,那可是亲王,而且辈分也老,是皇上的叔叔,而那永宁郡主,可是忠顺亲王的心头宝,谁也惹不起。

    因此永宁郡主一来,大家全都纷纷让着,准备迎着。

    永宁郡主排场还是那么大,众星捧月的就进来了,她前些日子跟武曌顽的好,两个人关系也亲近了不少,见到武曌十分欢心,就走过来,让丫头捧着大红盘子,里面好多金银珠宝,:“今儿你大寿,我不知你喜欢什么,怕送错了,倒讨你嫌弃,你自个儿挑,不好看的就丢/了。”

    那一大盘子,什么夜明珠,什么发簪,什么锦缎,什么手帕,什么胭脂,等等等等,什么珍贵有什么。

    众人这一看,果然永宁郡主和武曌是交好的,关系不一般。

    永宁郡主来了,襄阳侯太太很自觉的就让位,让武曌和永宁郡主聊儿。

    永宁郡主正有话儿和武曌,拉她到一边,声笑着:“我听了,荣国府这些日子闹得鸡飞狗跳,是也不是了?”

    武曌一笑,:“你都听了,还来问我?”

    永宁郡主:“那都是我的功劳,我不能打听打听,乐呵乐呵?”

    武曌只好把当时看到的,原原本本给永宁郡主复述了一遍,这下好了,郡主笑的又跟什么似的,拍手:“好,好,真有趣儿!”

    永宁郡主笑过了,这才:“对了,我险些给忘了,有个要紧事儿,要跟你道道。”

    武曌:“能什么要紧事儿?”

    永宁郡主:“你瞧不起我?我可不只会顽,正经事儿也能捏咕一把的。”

    永宁郡主凑过来一些,声:“是关于那贤德妃的事儿。”

    武曌一想,原来是贾元春的事儿。

    之前贾元春第一面见到武曌,就想要拉拢武曌入伙,成为自己派系的骨/干,但是没成想武曌成了皇后的义女,所以贾元春再也没有和武曌有什么关联了。

    如今突然听贤德妃怎么样,武曌就眯了眯眼睛,:“贤德妃在宫里头,挨着我什么事儿?”

    永宁郡主一笑,:“虽然她在宫里头,你在宫外头,但是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皇后娘娘的义女,贤德妃眼见皇后娘娘的派系又膨/胀了,能容得下你?”

    武曌一笑,没话,心里只是想着,那也要看贤德妃有没有这个能耐。

    永宁郡主神秘的:“前两,就咱们抓了贾蔷之后,我回了府上,你猜怎么样?我看到有人来给我爹爹献宝呢。”

    原来那日之后,忠顺亲王不让永宁郡主再出去胡打海摔,永宁郡主很是无聊,就看到有人来府上拜访,那人不经常过来走动,永宁郡主还以为是来求事儿的,但是不巧,并不是求事儿的,而是献宝巴结的。

    先是献了宝物,然后竟然旁敲侧击的,开始夸赞起武曌来。

    武曌:“夸我?他知道我是什么人?”

    永宁郡主:“他自然没见过你,却把你夸的花乱坠,你美若仙,冷若冰霜,聪明伶俐,能歌善舞……你猜什么意思?”

    武曌冷笑一声,这能是什么意思?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这些够不够的把戏,武曌见得也是够不够了。

    永宁郡主果然:“他那么夸你,就是想让我父亲看上你,把你收进府里头,我仔细一打听,原来那人,是贤德妃的人,过来给你穿鞋儿了!”

    贤德妃派人过来跟忠顺亲王武曌多好看多好看,就是想要忠顺新王看上武曌,收武曌入府,这样一来,北静郡王明摆着倾心于武曌,就能和忠顺新王对/着/干了,也算是拉拢了北静郡王,好让北静王更亲近贾府,敌对忠顺王府。

    不过贤德妃打得念头很好,但是忠顺亲王也是老油条了,能不明白这个意思?他能看不出来北静郡王对武曌有点意思?

    永宁郡主得意的:“我爹也听你有两份本事儿,就了,让我来跟你道道,卖你一个人情。”

    武曌笑了笑,:“那还要多谢王爷了。”

    没成想忠顺亲王/还挺拎得清,毕竟武曌最近风生水起,忠顺亲王也是混朝/廷的老姜了,自然明白,若没个本事儿,怎么能有这样的名气?

    永宁郡主摆手:“谢倒不必,还有一个事儿,我听贤德妃还要趁着你寿辰的时候,送来个丫头,你定然知道的,不过是眼线罢了,谁让你是皇后娘娘的新宠呢?”

    武曌幽幽一笑,:“眼线?那倒有/意思了。”

    正话,果然贤德妃派来贺寿的太监宫女就到了,送来了不少的寿礼,还有一个名唤浣纱的丫头。

    丫头生的标志娇俏,文文静静的模样,一脸弱质女流的样儿,好似很是无害,拜见了武曌,贤德妃了,武曌身边不是丫头,就是婆子老,都不总用,她看着怪心疼的,就选了一个得使唤的过来。

    武曌知道浣纱是细作,不过没有点破,正愁这几日太清闲了,王熙凤也不找事儿来,便笑了笑,装作受宠若惊的:“多谢贵妃娘娘。”

    着,又把浣纱拉到身边儿,很是亲和的拉着她的手,还赏了一根金钗给浣纱,浣纱柔柔的谢了,一时间这主仆比姐妹还要亲厚。

    生辰宴很快热闹上,皇后娘娘也派人送了东西来,毕竟有把柄抓在武曌手里,另外一方面,老太妃也派人送了贺礼来,上/门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大家听了戏,准备去花园里散一散,看看花儿,好些人簇拥着武曌,和武曌攀关系。

    一时:“姐姐,你这钗子真好看!”

    一时:“妹妹,你皮肤好细,怎么养的?”

    一时又:“明儿有个茶宴,林姑娘一定要赏脸!”

    大家簇拥着武曌,那头浣纱看到这模样,当即收敛了自己斯文温柔的模样,眯了眯眼睛,又侧头看了看湖水,湖水冰凉凉刺骨,漂着点冰渣子,若是林姑娘这娇滴滴的身/子掉下去了,不知道会病成什么样儿?

    浣纱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就悄悄凑过去,想要把武曌推下去,武曌早知道浣纱是个细作,怎么能不注意浣纱的动作,见她靠过来,武曌已经警戒了。

    浣纱趁着大家巴结武曌,偷偷靠过来,然后使劲对着武曌一推,武曌早有准备,她伸手的时候,武曌已经一转身,装作正好闪开的样子,浣纱没推到武曌,自己一下扑了空。

    “哎呦!!”一声大喊,就要跌进冰凉的水池中,她使劲扑腾,伸手一抓,还住到了襄阳侯太太的裙子,那可是为了这次生辰宴刚做的新裙子,“嘶啦!!”一声儿就给扯烂了。

    而那浣纱根本没有停住,还是“噗通!!”一声丢掉进了水里!

    浣纱冷的大喊大叫,幸亏她会水,但是仍然成了落汤鸡,还抽/了筋儿,惹得众人纷纷笑起来。

    襄阳侯的太太一看,自己的衣裳被扯烂了,当即怒不可言,浣纱刚要爬上来,她一脚踹过去,就把浣纱又踹进了水里,“咕咚”又是一声,还骂道:“该死的下/贱鬼,我这衣服也是你抓的?”

    那里头她骂完,才想到丫头是武曌身边儿的,还想收敛一下,武曌却装“可怜儿”的:“太太您别生气,衣裳我陪给太太,这浣纱可是贤德妃身边儿的红人儿!”

    襄阳侯太太听了,心里冷笑,不过是个贤德妃身边的狗奴/才,于是便心里暗暗记仇下来。

    浣纱在水里扑腾了两次,她本想推武曌的,但是武曌浑然没事儿,浣纱倒是一身冰凉,都要结冰了,委屈的跟什么似的,但是没有办法,只好自己爬上来,还惹得旁人一顿的笑话。

    武曌稍稍整治了一番贤德妃派来的眼线,心里直冷笑,这么低的段位,派过来是给自己戏耍解闷的么?也忒没意思了,连本儿都不想下,贤德妃也想得太美了。

    大家热闹着,就见门口有个影儿,跳窜窜的跑进来,众人仔细一看,竟然是六儿。

    六儿像个豆包一样,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那些丫鬟鱼贯而入,一个个捧着捧盒,原来是北静郡王让六儿过来送贺礼了。

    大家一听北静郡王送来的,谁不知道那北静郡王是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年纪轻轻,还未及弱冠,在朝/廷中却已经是个大人物了,皇上器重,朝臣爱戴,更重要的是,北静郡王那模样,短短是顶尖儿的!

    大家都抻着脖子,想要看看北静郡王这神仙一样的人,送来的是什么好东西。

    六儿献宝一样,自己也亲自托了一个红盘子,上面盖着红布,垫着脚,举着红盘子:“王爷知道姑娘喜欢狗儿,特意给姑娘选的!”

    武曌低头看着六儿,六儿很可爱,肉脸圆圆的,话还奶声奶气,武曌就蹲下来,摸了摸六儿的圆脸,心情大好的掀开那红布。

    这一掀开,旁边众人“嗬!!!”一声,齐刷刷抽/了口气,都瞪大了眼睛。

    随即一阵沉默,过了良久,才有人干笑的打破尴尬,:“这……这发簪好别致!”

    又有人应和:“是啊是啊,上面的宝石也漂亮!”

    还有人:“款式也新鲜的紧呢!”

    唯独永宁郡主没忍住,用帕子捂着嘴笑了起来,脸都给憋红了!

    武曌则是一脸麻木,刚才大好的心情显然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却见那六儿托着的大红考究托盘里,放着一根金灿灿的发簪,上面缀满了宝石,一看就做工非凡。

    只是那发簪的样式……

    北静郡王上次送了一只狗儿给武曌,武曌很是喜欢,北静郡王就记下了,武曌喜欢狗儿。

    于是这回送的发簪,竟然是狗儿的款式!

    发簪上面赫然一只大狗头,而且很大很大,用料也大,十分之奢侈的一只大狗头!

    武曌心中一阵麻木,怕是北静郡王送给自己的,是个狗头铡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