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找点乐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50.找点乐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狗儿一脸狗腿子模样, 总是腻着武曌,趴在武曌腿边儿, 武曌挪一点儿, 它也挪一点儿。

    永宁郡主瞧了, 不由心中好笑, 如是北静郡王知道了, 恐怕日后还要和只狗子吃味儿呢!

    永宁郡主坐了一会儿, 然后就走了。

    第二北静郡王又叫六儿来了, 送了一只鹦鹉过来,毛色特别漂亮鲜艳, 据也是贡品等等。

    六儿拽着个笼子就过来了, 一路上把鹦鹉差点摇散了,鹦鹉来的时候,毛都要掉光了, 六儿还笑嘻嘻的:“林姑娘, 王爷了,这鸟儿它会话。”

    六儿着, 就晃着笼子,:“鸟儿鸟儿!你快话, 快话!”

    那鹦鹉差点被六儿折腾惨了,似乎是怕了六儿,立刻像模像样的:“林姑娘!林姑娘!林姑娘好!”

    武曌一听, 的还挺利索, 估计是教了很久, 鹦鹉问了一句话,还有后话,又:“林姑娘!林姑娘早!林姑娘真漂亮!”

    果然,郡王对这只鹦鹉,真是下了血本儿了,教了很久,不过反反复复也就是林姑娘好,林姑娘很漂亮,林姑娘聪明等等,再有的郡王也没教过。

    那只鹦鹉自从来了武曌这里,大狗儿倒是欢实了,跑去咬笼子,吓得鹦鹉用凄厉的嗓门儿大喊大叫着:“林姑娘真漂亮!林姑娘真漂亮!”

    不知道的还以为武曌给那鹦鹉用了很么酷/刑,才让鹦鹉出这样“违/心”的话儿来。

    这日里武曌坐在抱厦,贾芸依旧在旁边回话,安生了一段日子的贾宝玉就跑来了,听武曌在这里坐着,就非要来顽,也不走,在旁边翻翻这个翻翻那个。

    没一会子就有人来通报,是忠顺亲王的千金/姐,永宁郡主又来了,从上次拜会之后,郡主就三两头来,虽然贾府和忠顺王府一直不怎么合得来,但是忠顺王是亲王,他的女儿是郡主,贾府上的人也不敢道什么,就让郡主来去自/由了。

    这一回生,二回熟的,郡主就三两头往这边跑。

    刚通报完,郡主竟然已经到了抱厦跟前来了,贾芸想要回避已经来不及,赶紧去躲,其实武曌看出来了,郡主怕是心仪贾芸已久,所以借着自己的名头儿过来看看,怎么可能让贾芸跑了?

    贾芸要躲,那面贾宝玉才不躲,听来了个郡主,更是高兴,还想迎上去呢。

    郡主走进来,果然看到了贾芸,立刻脸色就不一样了,虽然仍然很高傲,不过透露着一股羞怯。

    贾芸却不抬头,恭敬的请安问好,那面贾宝玉倒是盯着郡主看。

    来也是,郡主不是一般的姿色,那姿容自然是上上等,再加上骨子里的高傲,更是不同了,贾宝玉眼睛不瞎,而且最喜欢女儿,自然是看呆了。

    永宁郡主坐下来,也不见外,瞥了两眼贾芸,:“你叫什么名儿?”

    她当然知道贾芸叫什么,只是今忍不住搭讪罢了,贾芸素来太谨慎,别和郡主话了,看一眼都不看。

    郡主这么一,旁边的贾芸没话,贾宝玉倒是抢险:“我叫贾宝玉……”

    他道这里,郡主很不客气的:“问你了?”

    武曌险些笑出来,贾宝玉刚开口就吃了瘪,碰了一鼻子灰,脸色顿时就不怎么好看了,不过因为对方是个女儿,贾宝玉又觉得,郡主是不同寻常的,反而更是好了。

    郡主不想搭理贾宝玉,她就是这样的,或许是身份地位使然,旁人越巴结她,她就越觉得对方是个草包。

    就武曌罢,武曌对她这个郡主,不巴结,也没有讨好,话很平常,也不见做作,郡主就越发的看上了武曌,想要和武曌交好,这些日子来的也勤了。

    武曌是乐意的,毕竟郡主人脉不少,如今朝中论等级,忠顺亲王是最高的,还是皇上的叔叔,也算是只手遮的人,因此武曌准备笼络笼络,好给林如海多点路走。

    郡主今儿来了,收获还是不大,贾芸不敢看她,不过这也不是一撮而就的事儿,幸好那面北静郡王已经惨了一本刘总兵,现在刘家正在自保,根本没空提亲了。

    郡主带来了不少吃食,:“我今儿带了点心来,你找/人灌了酒,咱们吃两杯?”

    别看永宁郡主有时候很高傲,但到底是个聪明又爽/快的人,武曌就不推辞了,所幸今日没事,就:“那请郡主。”

    永宁郡主便站起来,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贾芸,贾芸还是没抬头,恭敬的厉害,郡主这才转身跟着武曌走了,往碧纱橱去。

    贾宝玉还想跟着,不过郡主可不给他好脸色,:“我们姑娘一起,你个爷们儿过来做什么?贾府的人,太不成体统了罢?”

    都不需要武曌出手,贾宝玉又碰了一鼻子灰,让永宁郡主身边带的太监给叉出碧纱橱。

    武曌请永宁郡主坐下来,就令紫娟儿去厨房,端些吃食来,再灌点酒过来,别怠慢了永宁郡主。

    武曌和郡主在碧纱橱饮酒话儿,贾家的人也都知道,最近武曌顺风得水,有皇后收她做义女,有老太妃给她撑腰,这边还结交了忠顺王府的千金/姐,那派头,是贾家人都赶不上的。

    王熙凤前些日子老实了,但是她是记仇的,怎么可能放下心来,也觉得武曌是记仇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自己的事儿拿出来捏咕一番,因此心里总是不踏实。

    如今又听郡主过来了,心里琢磨了一会子,想了一个法子,只是上次贾蔷害怕了,不敢再来,所以王熙凤一时找不到帮手,也是无奈。

    这会子就看到林红玉跟面前过去,眼睛一亮,便:“你等等。”

    林红玉听到声音,连忙驻足,一看是王熙凤,赶紧过来请安问好,:“二/奶奶好!”

    王熙凤看到红殷勤,就知道有戏,便拉着她进屋儿,让她炕上坐,还给亲自倒茶,起家常儿来,一会子长一会子短的道着,了好一会子,这才转到正道儿上,起武曌怎么样,唉声叹气的。

    红听王熙凤抱怨起武曌,心里也有气,那日当着贾芸,红被武曌奚落了个精光,实在没脸,最近也不敢去往贾芸面前现弄了,如今贾芸是从六品的同知,红还想/做个官奶奶,也是做不成的了。

    红也是唉声叹息,自己心里不服,却宽慰着王熙凤两句。

    王熙凤压低了声音,偷偷:“我这里倒是有个法子整治那不知高地厚的林姑娘。”

    红看了看左右,没有人,这才:“二/奶奶有什么法子么?”

    王熙凤:“不过是个老套的法子,还需要你帮衬着,你若是行,就去那厨房,往灌酒的坛子里加些东西,不要什么有害的,单单是泻药也就够了!”

    红一听,吓得不行,她还以为是借着王夫人或者老太太的面子压头等之类的,或者坏话也就是了,哪知道王熙凤竟然贼大胆子,竟然要下泻药!

    虽然只是泻药,但那郡主是有品阶的,忠顺王的心肝儿,若是吃坏了,那可了得?

    红吓得面无人色,连忙:“二/奶奶,这使不得啊!那郡主乃是忠顺亲王的心头肉,忠顺王爷只这么一个女儿,宝贝的什么似的!若是得罪了郡主,这么一查,就算做得滴水不漏,查不出是二/奶奶,可是那头里郡主要是怪/罪起咱们荣国府,荣国府也开罪不起啊!更况且了,忠顺亲王没事儿还要找咱们荣国府的岔子,更甭如今了!”

    红的头头是道,的确是挺聪明的,王熙凤却:“你听我,我难道不知,忠顺王府跟咱们对/着/干么?只是这些日子忠顺王府突然没了声儿,你当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忠顺王府也和戴权勾三搭四的,如今戴权倒/台了,忠顺王府也要歇一歇,恐怕皇上查他,惹了祸端!你想想看,如今忠顺王/还在自保,他能明面儿上跟咱们荣国府对/着/干么?郡主就真是吃坏了,而且还是这样打闹儿的泻药,最多吃了哑巴亏,心里头虽然明白,面儿上却不能撕/开了,随便抓个人泄愤也就是了,到时候这事儿一推四五六,就推给林姑娘,毕竟是她请的酒!”

    红本以为自己心里清楚,不过她是个丫鬟,终归不知道这些官面儿上的道道儿,但是王熙凤不同了,他和王子腾沾亲带故,时候就当男孩的养,又在贾府里培养的,老太太王夫人宠溺的,贼大胆子。

    若王熙凤也是不错了,胆子大,手脚做的开,滴水不漏的,但是要看在谁面前,真到了女皇面前现弄,岂有不吃亏的道理?

    红被王熙凤这么一,觉得真是这么回事儿,但是又害怕,王熙凤就与她好处,:“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若真成了,我与你做主/子,叫太太把你送给宝玉,怎么样儿?往后那些损你的丫头片子,还不是要看你脸色,叫你奶奶?”

    红心里砰砰直跳,像是揣了一只兔子一样,满脸通红,一面儿害怕,一面儿兴/奋,沉默了良久,最后狠狠撕了两下帕子,点了点头。

    武曌请永宁郡主吃酒,丫头们摆开食吃,又从那头里的厨房端来了一些,随即雪雁和紫鹃提着酒坛子来了,赶紧布置好了。

    刚布置好,武曌还没敬酒呢,那面儿突然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外面趴着往里看,雪雁回身去拿碟子,险些被窗外的眼睛吓一跳,“嗬!”的一声。

    武曌:“什么事儿?”

    雪雁连忙:“姑娘,外面有人儿!”

    她着,立刻抻头:“外面是谁?”

    那趴在外面的人这才站起来,悄默默的,做贼一样,:“姑娘,是我,多官媳妇儿!”

    武曌一听,原来是多姑娘儿,多姑娘儿是个下等的使唤,一般不往这边来,而且她素来害怕武曌,不是要紧事儿,也不会过来。

    武曌就:“叫进来。”

    多姑娘儿吓得哆哆嗦嗦,因着听郡主也在,而且郡主还是个狠角儿,自然不敢抬头,放低了姿态,唯唯诺诺进来了。

    多姑娘儿进来之后,赶紧跪下来拜礼,见过永宁郡主,又见了武曌。

    武曌:“什么事儿?”

    多姑娘儿跪在地上也不起来,:“姑娘,是要紧事儿,方才我在厨房帮衬着,就见到有人过来了,那丫头眼熟的紧,是宝二爷的院儿里,那个叫红的丫头片子!”

    武曌一听,又是林红玉。

    多姑娘儿继续:“那红进来,鬼鬼祟祟,那时候厨房没人,她进来悄默声息的,也没瞧见我,我见她不对,留了个心眼儿,藏了起来,哪知道红这该死的浪……”

    她道这里,赶紧打嘴,平日里放浪惯了,只想喊浪蹄子等等,但是在郡主面前,怎么能这污/言/秽/语?

    赶紧改口:“但是那丫头,真真儿该死,竟然拿了一包什么玩意儿,往姑娘和郡主的酒坛子里灌呢!”

    她这么一,郡主顿时就怒挑/起眉来,:“什么?哪里来的丫头,不知死活?宝二爷是谁?”

    武曌笑了笑,:“就是方才那惹得郡主不快的贾宝玉。”

    郡主一听,更是不快了,:“他还想报复我不成?”

    武曌一想,就明白了,定然不是贾宝玉抱负郡主,因着真不是看不起贾宝玉,贾宝玉没那脑瓜子,而且也太呆了,那日里贾环把灯油推在贾宝玉脸上,贾宝玉还不妨事,是自己烫着了,他生的呆,只知道姐姐妹妹,只知道姑娘嘴上的胭脂好吃,都不知道别人勾/心/斗/角的事儿。

    武曌稍微思量,就想到了王熙凤,毕竟之前红攀着王熙凤去了,不过武曌也不能肯定,还需要试一试。

    武曌就:“郡主,咱们这么吃酒,不免枯燥无味了,不如找点乐子来?”

    永宁郡主见她笑的阴测测的,不由心里一颤,心里替北静郡王捏把汗,但是又觉得十分有/意思,倒是和了自己的心思,就:“听你的。”

    武曌便笑着对多姑娘儿:“去把红叫过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