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高枝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7.高枝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静郡王乍一听, 都是愣了,饶是他见多识广,朝政面前都浑然不改色, 如今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武曌。

    那面卫若兰也是一脸迷茫, 不知发生么了什么事情,林姑娘不扮演郡王的干妹妹了, 竟然又变成侄/女儿了?

    老太妃看自己儿子难得“傻”一遭, 实在无奈,就笑着:“方才皇后了,林丫头早些儿跟永昌结拜成了姐妹, 所以刚刚皇后收了林丫头做义女。”

    她这么一,北静郡王和卫若兰脑子里都闪过许多,林姑娘压根不可能和永昌公主结拜,因为永昌公主刚刚被林姑娘弄得掉胎, 而且还永远也不能有喜,这简直是血海深仇啊,怎么可能还结拜?永昌公主是掉胎, 又不是掉脑子。

    卫若兰脑子里转不过来, 但是细细一想,也能明白一二,顿时“哈哈哈”一声爆笑出来,捂着自己的肚子, 实在忍不住, 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看着北静郡王,:“你……你……你从干哥/哥变成干叔叔了!”

    北静郡王被他一,顿时脸色黑了两个度,幽幽的看了卫若兰一眼,卫若兰不太敢笑了,憋着笑容,不过北静郡王看向武曌的眼神,却又有那么些无奈和包容,还叹气的摇了摇头,:“真亏了林姑娘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

    武曌则是一脸很诚恳低调的:“四叔谬赞了,侄/女儿当之有愧。”

    她这一,北静郡王又像是吞了石头一样,噎在嗓子眼儿,吐不出来,若是直接吞下去,少不得肠穿肚烂,还把嗓子给刮破了!

    老太妃看着,浑似北静郡王不是她亲儿子一般,反而更喜欢武曌了,笑着拉着武曌的手:“林丫头就是聪明,也机灵,走罢,这没事儿了,跟我回去,我好不容易抓到你。”

    武曌一下成了皇后的干女儿,永昌公主的结拜妹妹,这事儿一出,众人都诧异不已,不知什么情况。

    按理来,林如海的门第不错,还是探花郎,只不过因为不会做/官,被人踢出了京/城,很多人看他不起,如今林如海马上要回归京/城,他女儿还成了皇后的义女,很多人都传,林如海似乎是要发达了,这林姑娘是了不起的人物儿。

    最心疼的是皇上,皇上以后要是对武曌再肖想什么,恐下人对他有成见。

    第二个心疼的自然是北静郡王,北静郡王一下升格做了叔叔。其实北静郡王的侄/女儿一箩筐,毕竟皇上年纪不了,比他大了不少,女儿早就有许多了,北静郡王也没少被人喊四叔,如今武曌这么一喊,北静郡王倒是有点腿肚子打飐儿的错觉。

    第三个心疼的,那自然是皇后了,皇后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先把底下最毒的东西给武曌,让武曌把香囊留在身边,长时间佩戴就会造成不/孕不/育,到时候就算武曌进了宫,再漂亮是个无花果也无法成大事儿。现在可好了,那香囊对于一个普通女人,是长时间佩戴才不能怀/孕,没成想武曌却送给了怀/孕的永昌公主,就算公主已经坏了三个月以上,比较未定,但是也受不了这个“大毒”,根本不用长时间就掉了,掉胎还造成了身/体损伤,造成了终身不能有喜。

    皇后娘娘怎么能不气?杨提督的太太这事儿都不算了,就单单永昌公主一件事儿,皇后娘娘就要气死了,七窍生烟,差点气的七孔流/血!

    第四个心疼的,可能好多人都没觉着,但她的的确确心疼了,自然是贤德妃贾元春了。贾元春在宫里头没有着落,没有派系,盼着薛宝钗进宫来给自己撑门面,薛宝钗却落选了,又想拉拢武曌进来给自己组团/伙,但是武曌却成了皇后娘娘的干女儿!

    在这个后宫的集/团里,皇后娘娘的派系是最厉害的,元春本想拉拢武曌成为自己的派系骨/干,现在武曌却成了皇后的派系骨/干。

    元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永昌公主滑胎的事情,不能是香囊的问题,否则就查到了皇后头上,因此元春还以为武曌是被皇后拉拢了过去,入了皇后的派系,这样好了,元春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心里憔悴的要死。

    剩下心疼的人,那就是贾府的一些人了,曾经得罪过林妹妹的人,还有曾经看不起林妹妹的人,一个个看着林妹妹摇身成为了皇后的义女,羡慕的,嫉妒的,不忿的,比比皆是,只是一个个儿不敢表露/出来,全都阿谀奉承着。

    武曌回了贾府,姐姐妹妹全都跑过来,就一路上遇到的丫头都变多了,好多人都想要和武曌来个巧遇,提携到武曌身边儿来做事儿,这样往后不定还能混到宫里头等等。

    武曌回来,刚进了贾府,就看到了贾芸,贾芸笑眯眯的站在旁边,手里拿着册子,估计是来回话的,:“林姑娘回来了。”

    武曌点了点头,:“别拍马屁,有事就,我还不知道你?”

    贾芸赶紧过来呈报各种事宜,还有要开条子拿对牌的等等,他们一路走一路,武曌一路都不停,但是路上就解决了几档子事儿,当真是雷厉风行。

    武曌贾芸并着丫鬟婆子一路往里走,迎面儿就碰到了搞巧遇的丫头,这回不是旁人,竟然是那丢帕子的红!

    林红玉靠着假山站着,因着冷,已经冻得脸色通红,那面子看到武曌过来,连忙跳起来,整理了自己的衣裳,准备巧遇。

    武曌全都看在眼里头,眼看着林红玉走过来,堆起万千笑容,一打叠儿的:“林姑娘!林姑娘好!给林姑娘请安!林……”

    她着,武曌压根不看她,没有停留半步,直接往前走,险些就要消失在眼前,林红玉吓了一跳,赶紧/跑着过去,又瞥了两眼身边的贾芸,不知贾芸捡到手帕没有,不免羞涩的笑了两下。

    林红玉赶紧:“林姑娘!红本是宝爷房/中的,只是见不着世面,不如跟着林姑娘开眼界,红能识字,也会端茶倒水,起来,还和林姑娘同族,不如……不如请林姑娘收了我去,红也可以做牛做马,伏侍林姑娘!”

    武曌听到这里,才幽幽一笑,:“你想跟着我?”

    林红玉赶紧点头,:“是是是。”

    武曌则是又一笑,:“你模样儿不错。”

    她这么一,红更是挺胸抬头,她模样儿确实不错,容长脸,柳叶眉,杏核眼,一双菱角唇,还能会道的,红也是仗着这些,总是想要在宝玉/面前现弄自己的美艳,只可惜了儿,这荣国府哪个丫头拎出来,不是个美/人儿的?

    武曌第三次笑了笑,:“你口齿也伶俐,办事儿也利索。”

    红越来越觉得靠谱,结果就见林姑娘突然喜怒无常,收了笑容,换上了冷笑,:“可惜了,若我没记错,你前些日子,还跑去琏二/奶奶跟前儿现弄自己,得了琏儿奶奶的恩典,是给她当干女儿去了,如今又跑到我跟前来巧遇,若是这事儿被琏二/奶奶知道了,你不就是一拍两散,打了水漂儿么?”

    红听她这么,吓得浑身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不知道武曌是怎么知晓的这档子事儿,的确是有的,因着红在宝玉身边,没办法出头,所以郁郁寡欢,就跑到王熙凤那边现弄,王熙凤是喜欢她的伶俐的,口头了两句好听的,但是转念给忘了,好些日子红都没看到王熙凤了。

    这样一来,红又听武曌变成了皇后的义女,想要攀更高的高枝儿,所以才过来巧遇的。

    贾芸就在旁边,武曌也知道,贾芸似乎对红有些什么心思,但是因着自己的缘故,所以需要取舍,武曌却一点儿不留情面,:“姿色不是最好的,脑袋不是最聪明的,却喜欢现弄自己的才华,非但不是半个主/子,已经和身边儿的丫头闹得不能再僵,今儿攀这个高枝儿,明攀那个高枝儿,我这里是庙,容不下您这样的大佛。”

    罢了,武曌没个表情,直接转身走了。

    红呆立在原地,整个人都懵了,因为武曌似乎把她给看的透透的,就是这么回事儿。

    若红聪明?她的确聪明,知道自己的长处。比如美艳,于是到宝玉/面前现弄。比如机灵,于是到王熙凤面前现弄,都能投其所好。只是若她聪明,她也太不聪明了,坏事儿就坏事儿在红跟平头的丫头相处的太僵硬,所有的丫头都针对她,知道她想要现弄。

    武曌另外一方面不想让红高升,也是因为贾芸,武曌知道贾芸有心于红,但是红那是没被贾宝玉看上,才转儿投贾芸的,武曌心里头可把贾芸看成了骨/干,贾芸这德行,如今只是地位不是太高,能比不得宝玉?是她红想要退而求其次,就退而求其次的么?

    贾芸也没有话,知道武曌当面给自己看的,就默默地看了,跟着武曌走了,贾芸往前走,后面红顿时羞得红了眼睛,梨花带雨的要哭,还娇娇的喊了一声:“哥/哥……”

    贾芸根本没看她,抬步就走了。

    武曌坐进抱厦里,才幽幽地:“怎么,舍不得了?”

    贾芸连忙:“怎么会,林姑娘觉着不好,芸儿就觉着不好。”

    武曌被他的话逗笑了,:“这是全底下,最烂的马屁了。”

    贾芸干笑一声,武曌却又:“但也算受用。”

    她着,拿起桌上的册子来看,随便翻了翻,又一副很随意的口气:“明儿个,襄阳侯的太太约我喝/茶,襄阳侯的太太与那长安知府的太太沾亲带故的,我思量着,给你讨个官差事做做。”

    贾芸一听,惊讶的睁大眼睛,:“官差事?”

    贾芸从没想过武曌要自己去做/官,毕竟他虽然是贾家人,但是根本没有地位,如今这年头是可以买/官,但是贾芸目前还拿不出买/官的银钱来,再者了,就算捐官,你也要有人门路,没有门路,就那么点官/位,旁人都抢破脑袋了,你抢得着?

    贾芸喜形于色,武曌摇头叹气:“出息?”

    因着最近气好,有些春暖花开的意味,特别适合赏花喝/茶,另外一方面儿,也是因为武曌被皇后收做义女,这些富家官太太们,立刻就躁动起来,想要拉拢这新得宠的林姑娘,好些人请林姑娘过去喝/茶赏花。

    第二武曌就准备去襄阳侯府上了,襄阳侯的太太年纪不是太,比武曌这林妹妹的壳子,大了十几岁,辈分儿也是长辈,但是襄阳侯的太太绝不敢以长辈自称,恭恭敬敬的请武曌过来喝/茶。

    武曌下了车,进了襄阳侯的府邸,那面子早有人迎出来,就是襄阳侯的太太本人了,襄阳侯的太太脸上堆着笑,:“大妹妹可来了!真是想死我了,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除了襄阳侯的太太,还有好些其他人的太太/姐,都是来喝/茶的,其实是为了见武曌一面儿,谁不知道如今武曌了不得?

    襄阳侯的太太众星捧月的簇拥着武曌,请她进园子赏花儿,一面殷勤的陪着。

    武曌今来,就是为了给贾芸讨官差事做的,便委婉的了一下,自己家里有个能个儿人,不过平时不得用罢了。

    襄阳侯的太太和长安知府的太太的确是亲戚,只不过,前些日子长安知府犯了些事儿,此时正在避风头,因此襄阳侯的太太不知道这事儿能不能成,若是应承下来,不成岂不是被人笑话。

    她正迟疑着,那面儿突然有脚步声,随即一个姑娘的声音,脆生生的,却带着一股贵气和高傲,:“长安府上的同知不正好空缺么?我看挺好。”

    她这么样一,众人赶紧回头去看,不知是谁这么造次,还“我看挺好”。

    众人一回头,全都是“嗬!!”一声,唬的睁大了眼睛,武曌不认识她,只见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高挑身段儿,削肩细/腰,标准的美/人鹅蛋脸,一双吊梢眉,丹凤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笑唇,只是颧骨略高,有些高傲挂相的模样儿,一脸的贵气袒露无疑。

    武曌不记得这么个人物儿,那面儿襄阳侯的太太受惊似的,连忙:“郡主今怎么得空来了!前儿还不来,如今到来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襄阳侯的太太立刻给武曌引荐,:“大妹妹,这位可是忠顺亲王的嫡女!”

    武曌不由悄悄打谅了一下眼前的这位郡主,忠顺亲王府上的,那应该是极少数和贾府对/着/干的,如今这位郡主却主动过来,又搭讪,又送人情?

    那郡主笑着:“我的对么?别忘了同知的事儿,这不是挺好?”

    襄阳侯的太太显然惹不起这位郡主,心里都直打飐儿,其实长安府里根本不缺同知,同知官品不大,尤其是州同知,只有从六品,但是掌管地方的盐粮、捕盗、水利等等,可谓是个大肥差,油/水/多的直往外冒,如今长安府里已经有两个同知,不过同知这个职位,没有定员,可以自行填补。

    襄阳侯的太太思忖着,最近长安知府他犯了事儿,正在躲风头,可是林姑娘嘱托,如今郡主又过来凑热闹,都把话到这里了,不如卖个人情也好。

    襄阳侯的太太便对武曌和郡主:“是是是,我之前险些给忘了,是缺这个么同知,不是大事儿,还劳烦郡主记得,大妹妹,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姐姐我给你盯着点儿,准成!”

    郡主一听,便不再理襄阳侯的太太了,转头打谅起武曌来,她打谅的目光也不避讳,看了一番,之后笑了一声,就过来拉住武曌的手,:“前儿个听,水溶哥/哥多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侄/女儿,愁的他跟什么似的,如今见过了,果然合该他愁一愁。”

    武曌眸子一动,听郡主口气,还和北静郡王识得,如今郡主一副有/意拉拢自己的模样,不知具体为了什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