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干叔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正文 46.干叔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宫里有人来请, 是皇后请林姑娘进宫喝/茶,还有专门的车马。

    武曌也不推辞,换上了一身/体面的衣裳, 将画押的字据,还有那根金钗子放在身上,就出了门,随着传话的太监走了。

    那太监是皇后娘娘身边儿的, 怎么能不知道皇后的意思,见武曌“欢欢喜喜”的喝/茶, 顿时冷笑一声,觉得武曌的死期不远了,还这么欢喜,真是不知所谓。

    车马很快进了宫, 太监引着武曌往皇后寝宫去。

    武曌随着太监走进皇后的寝宫, 前脚刚踏进去,后脚还没踏进去呢,皇后已经厉声:“来人,给本宫拿下!”

    “呼啦!”一声, 从侧地里冲出一干的太监来,还都是早有准备的样子, 一下冲过来就要捉拿武曌。

    武曌幽幽一笑,:“不知民女做了什么, 皇后娘娘这般生气?”

    皇后冷笑一声, :“你冲撞了本宫, 本宫教训教训你这黄毛丫头,有何不可?”

    武曌笑了笑,:“若要找茬,怎么都能找出来的,更别是皇后娘娘这般尊贵,鸡蛋里总是能挑出骨头的。”

    皇后听她的露骨,又冷笑:“你既然知道,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了!你本是个聪明人,怪就怪在你长得不错,还聪明,你要知道,但凡是女子,美艳和聪明,得其一就是罪过,而你呢,竟然还卖弄自己的美艳和聪明,哼!能怪谁呢!?”

    武曌听了,不由“噗嗤”一笑,愣是半点儿都不害怕,:“皇后娘娘谬赞了,不过……岂是民女美艳聪明?只不过是皇后娘娘现弄自己的愚蠢罢了。”

    她这么一,全场的人都震/惊了,纳罕的看着武曌,心想着武曌怕不是疯了,就是傻了,不然怎么这样当众侮辱起皇后娘娘来?就凭这句话,皇后娘娘可以参林家一本,别是武曌,就是林如海,也非得死不可!

    皇后娘娘一听,顿时大怒,“豁朗!!”一声,将茶碗扔在地上,:“你竟敢辱/骂本宫?!”

    武曌温柔一笑,:“不敢,只是民女的都是大实话儿,皇后娘娘您自己想想,若不是皇后娘娘愚蠢没本事儿,怎么可能让贤德妃压了头等,民女怎么可能见到了皇上?如今皇上爱见,多看了两眼,皇后娘娘不觉自己无/能,反而怪/罪起别人长得妖/艳魅惑?”

    皇后气的胸口起伏,差点捶胸顿足,喝道:“好啊!好啊!你口口声声本宫愚蠢,你倒是好呢,今儿还敢进宫来,你就不愚蠢么?本宫今儿就先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划花了你的脸,砍了你的手脚和舌/头,我看你怎么巧言令色,怎么魅惑圣上!”

    武曌听她恶狠狠的话,也不见怎么着,只是叹气:“民女皇后娘娘是愚钝的蠢物,皇后娘娘偏生不信,如今又蠢成这样,当真少有的蠢才!”

    “你!!”

    皇后气的不出话来,武曌倒是笑眯眯的:“难道不是?民女将皇后娘娘送的催命符,转赠给了怀胎的永昌公主,永昌公主被自己亲生/母亲的催命符弄得滑胎,还从此不能再有身孕,依照皇后娘娘的脾气,能不置我于死地?难道我能不知?”

    武曌的这么直白,皇后狠狠盯着武曌,武曌则是笑着:“民女虽不聪明,但不至于蠢钝,自然知道皇后娘娘的心思,如今知道,民女还是来了,难道皇后娘娘不觉得,抓/住民女也太轻/松了一些么?难道民女就没有后招么?”

    皇后冷冷一笑,:“不是本宫看你不起,你一个蝼蚁,本宫一只手就能碾死你,你还有什么能耐?!就算知道,有什么用?”

    武曌抬头看着皇后,一点儿也没有卑微之感,淡淡的:“皇后娘娘,您这就大错特错了,民女虽然人轻言微,但并非是蝼蚁。”

    皇后:“那你还能是什么了?凤凰?我看是癞蛤/蟆!”

    武曌幽幽的:“民女虽人轻言微,但自以为是蝎子,蛰了人是会疼的,不只是会疼,还会肿,不只是会肿,有的时候儿……还会致命。”

    皇后不信,:“你一个黄毛丫头,我今儿就打死你,也没人能怎么的,往后皇上知道了,我自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办法搪塞!”

    武曌还是那么冷静,淡淡的:“如今皇后娘娘话得满,恐怕一会子就要没的现世打脸。”

    皇后冷冷的:“死到临头,你还这般嚣张,必须给你颜色看看!”

    武曌不话了,只是从怀中拿出东西来,旁边的太监宫女还以为武曌要行刺,吓得全都护住皇后,皇后也吓了一跳,还以为武曌狗急跳墙了。

    结果武曌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又拿出一根金钗来,笑着:“皇后娘娘,先看了再下定论不迟。”

    皇后娘娘有些狐疑,根本不敢去接,武曌也不着急,就展开来纸张,自己念了起来。

    这上面写的可是永昌公主和戏/子的苟且之事,永昌公主怀的是戏/子的孩子等等。

    这下子旁边的太监宫女,吓得都毁了,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话,不敢出声儿,皇后则是大喊一声,:“你瞎!!”

    武曌笑着举起钗子,将上面永昌两个字露给大家看,:“这钗子就是凭证,字据上也有公主那相好儿的画押……好,退一千步来,就算是民女编纂的,但是民女手上有这根金钗,这可是皇上御赐之物,永昌公主的贴身之物,还有这画押,民女不是想怎么,就怎么?”

    皇后顿时就慌了,不过很快镇定下来,:“你以为有这些就行了么?我今弄死了你,把金钗好和字据拿走,有谁能知道?我只,你进宫来喝/茶,不心落水死了,谁能质疑本宫!?”

    武曌一笑,:“民女皇后娘娘蠢钝,皇后娘娘再三反驳,如今真真儿的蠢钝了。民女既然敢进宫,难道没有留后招?”

    武曌顿了顿,:“民女不妨与皇后娘娘直了,若今儿民女没有回去,自会有早些安排下来的人,带着永昌公主的相好儿,还有另外一份字据给民女伸/冤,到时候把字据贴的满城都是,看热闹的自是多,到时候就不知,是皇后娘娘您,还是永昌公主的脸皮儿厚了?”

    皇后气的脸色惨白,脖子粗/红,眼睛充/血,仿佛要吃/人,瞪大了眼睛,睚眦尽裂的颤/抖着,:“你……你这贱民!!你敢威胁本宫!”

    武曌笑着:“这怎么是威胁呢?民女知道皇后娘娘是个知礼度,又识大体的人,这事儿要是闹出来,皇上和皇族都跟着难看,万一皇上一怒之下,废了皇后娘娘也是未能可知的事情,皇后娘娘……请三思啊。”

    皇后已经不出话来,伸手扶着胸口,瞪着武曌,身边儿的太监和宫女则是大气儿不敢喘,全都垂首站着,仿佛是空气一般。

    皇后忍了好几次,脸上青筋直跳,最后缓缓地张口,咬着后槽牙,:“你要怎么样?!”

    武曌听她松了口,就:“民女不想怎么样,只求皇后娘娘别为难/民女,还有一点……请皇后娘娘,收民女为干女儿,不知如何?”

    皇后一听,眯了眯眼睛,武曌:“收民女为干女儿,这样一来,民女和皇上也差了辈分,皇上断不可能不看面子,收民女入宫,岂不是称了皇后娘娘心意?何乐不为?”

    皇后默默思量了一下,似乎想用缓兵计,:“你的不错,那就这样罢,咱闹下去,我们谁也不能讨好,如今我收了你做干女儿,你把那字据和钗子给我。”

    武曌一听,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娘娘,您逗/弄三岁孩童呢么?如今民女把辫子都交还给娘娘,皇后娘娘翻/脸不认人的事儿,做的少么?民女可不会自讨没趣儿。”

    皇后被她点破,气的拍桌子:“你要怎么样?!”

    武曌:“自然是……要把这字据和金钗,时时放在身边儿,一烧三次高香供奉了。”

    皇后牙关得得得作响,气的七窍生烟,但是愣是没辙!

    卫若兰今儿在宫里当班,听皇后娘娘请了武曌进宫喝/茶,顿时吓得一身冷汗,他在宫里这么久了,自然知道大家背地里都是什么人,当即找了个信得过的太监,让他跑出去传话,到北静郡王府上去。

    今儿北静郡王在府里,没什么事儿做,突然有人上/门,原来是卫若兰派来的,还以为是什么不要紧的事儿,那太监急吼吼的:“王爷,大事不好,皇后娘娘请了林姑娘进宫,卫公子恐怕有变,请王爷搭把手呢!”

    北静郡王一听,顿时皱了皱眉,皇后请武曌进宫,定然是为了永昌公主的事儿,永昌公主是皇后的嫡女,皇后一直很是疼爱纵容,如今公主再不能有身孕,皇后自然恨武曌恨得咬牙切齿。

    北静郡王不知武曌准备的怎么样,就算心里知道武曌有本事,可还是会有所担心,北静郡王一思量,立刻站起来往太妃院儿里去,准备给太妃请安,请太妃出马。

    老太妃今也闲,儿子匆匆而来,老太妃一听,顿时觉得不行,还是需要自己去宫里走一趟才行。

    老太妃当即换了朝服,并着北静王准备往宫里去,名义上是看看皇上。

    皇上压根不知道皇后请了武曌过来喝/茶的事儿,其实皇上早就看上了武曌,觉得武曌温柔可人,姿色好,而且还大气,让皇后处理着,找个合适的机会,等林如海进了京/城,就把武曌接进宫里来。

    皇后答应的是好,只是心里根本没想让武曌进宫,只想着弄死武曌。

    今儿太妃过来,皇上还有些受宠若惊,太妃只是找了个借口,准备带着皇上往皇后那里走走,就永昌公主出了事儿,太妃怕皇后心情抑郁生了病,因此过去看看。

    皇上不明情况,还觉得老太妃心慈面善,就答应和老太妃一起去看看皇后。

    北静王是不能去皇后的寝宫的,只能在外面等着,卫若兰这会子看到了北静郡王,连忙赶过来,:“不知晚了没有,进来好一会子了。”

    北静郡王蹙着眉,没有话,面色不是很好看。

    那面儿太妃和皇上进了皇后寝宫,太妃心里头就怕皇后心狠手辣,已经对武曌下了毒/手,那再也找不到这么合自己心意的丫头了。

    哪知道一进皇后的寝宫,就看到武曌坐在皇后身边,皇后脸色通红,显然是气的,却装作和善的模样,拉着武曌的手,家长里短儿的着,好似很宠爱武曌似的。

    老太妃饶是见多识广,进来也懵了,那面儿皇后咬牙切齿,却不好表露/出来,板着笑容给皇上和老太妃请安,:“皇上您来的正好,真是大喜事儿呢,这林丫头真是乖/巧,也懂事儿,前些日子因着永昌出事儿,林丫头还去了府上,一直帮衬着,永昌很是感动,您猜怎么着?永昌竟然和林丫头,义结金兰,结拜了姊妹呢!”

    皇上一听,如遭雷击,姐妹?那不成了自己干女儿了?

    武曌则是“羞答答”一笑,:“民女卑微,承蒙公主瞧得起,是抬举民女了。”

    皇后又是咬着后槽牙:“这么着,臣妾一瞧,就口头答应了,收林丫头为干女儿,皇上觉得,意下如何?”

    皇上一听,心疼的心肝肉跳的,但是也没有办法,永昌都和武曌结拜了在先,自己若是再有个什么心思,反倒让下人看了笑话。

    那面老太妃白来了一趟,又是服气,又是好笑的,武曌竟然将皇后治的服服帖帖,又摆平了皇上想要她进宫的念头。

    转念一想,老太妃更是摇头叹气,这样倒好了,那自家儿子,岂不也平白升了辈分,成了……叔叔?

    北静郡王/还在外面担心,没一会子,老太妃并着武曌先出来了,北静王见武曌没事,松了口气,武曌已经走过来,恭敬的请安问好,口里:“侄/女儿给四叔请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